从这个乘客的举报信中,我们看到了境外输入的管理漏洞

八点健闻
2月前   八点健闻官方账号
有病毒学家指出,“严格意义上,航空公司让这帮密切接触者上了飞机后,也让其他70多个乘客遭到了被感染的风险”,“更重要的是,你让这个飞机的环境也被迫可能产生了污染”。而每一次对于飞机的全面消杀,都要花费几十万甚至百万,要做到每次都消杀,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按照正常流程,如果没有乘客或者国航人员报告在入境时报告这一情况,这些乘客只需要集中隔离14天,再回家隔离14天即可。在旅途中,感染新冠的例子并不罕见。
增加入境乘客的隔离期,或许是解决这一漏洞的最佳方案。
2021年1月份,原计划已经从意大利回到中国的黄云,不仅没有回国,却举报了他本该搭乘的航班CA878国航的所有工作人员。
39岁的中国人黄云,在意大利米兰工作十几年。原定2020年下半年回国做第三次肠胃息肉切除手术,却因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迟迟耽搁。意大利是欧洲疫情重灾区,早期紧急封城,切断了与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航班往来,后期逐渐恢复国际航班。
去年12月初,黄云联系上一家旅行社,想要买到价格适中的回国机票。疫情中,国际航班价格高居不下,从米兰回北京,有直飞航班,价格在4万元上下,但需要中转的联乘机票,价格只有一半。
等了近1个月,直到去年12月底,他终于买到了1月4日出发的联程机票——从米兰飞到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再从哥本哈根飞到北京,前半程是北欧航空,后半程是中国国航航空。
这班名为CA878的国航航班,疫情期间每周从哥本哈根载两波人回国,分别落地北京和石家庄。
1月2日上午,黄云在当地医疗机构做了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和血清特异性IgM抗体检测,很快拿到了双阴性证明。双阴性证明是很多国际航线回中国的必备通行证,是指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和血清特异性IgM抗体检测的检测结果均为阴性,才可入境。
黄云带着行李和48小时内有效的双阴性证明上了飞机,和他一起登机的,还有30多个人,大多是中国面孔,他们和黄云一样,买了这班联程机票,打算回国。

转机过程中,一名乘客核酸检测结果阳性

当地时间1月4日上午11时20分,这班北欧航空的航班从米兰起飞,两个小时以后,也就是下午1点25分,飞机在哥本哈根凯斯楚普机场降落。在这两个小时中,所有的乘客都戴着口罩。
下了飞机后,包括黄云在内的30多个乘客,在机场再次做了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和血清特异性IgM抗体检测,他们依旧全程戴着口罩,集中在一个区域等待结果,此时已经下午3点。
如果检测结果还是双阴,下午7时40分,他们将乘坐国航CA878次航空,经过8个多小时飞行,在北京时间1月5日上午11点到达北京。
不料,就在登机前的1个多小时,下午6点左右,一位男性工作人员来到人群中,叫出了黄云和另外一个女留学生的名字,让他们跟随他下楼。与此同时,剩下的人依次拿到了双阴性证明的纸质报告。
女留学生的报告上显示,核酸检测结果是阳性。男性工作人员对她说,必须要隔离。黄云的报告上面,核酸检测结果是阴性,但是血清特异性IgM抗体检测阳性。男性工作人员告诉他,这种情况上不了飞机,但也达不到隔离标准,可以返回意大利。
因为没有IgG的检测结果,黄云的检测结果意味着几种可能:
当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IgM阳性、IgG阳性时,黄云可能近期接触过病毒,需要复查核酸;当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IgM阳性、IgG阴性时,他有可能处于感染初期,感染时间可能在一周内,也需定期检测核酸。
总的来说,黄云的结果意味着,他有可能是一个新冠肺炎感染者。
有敏感的乘客很快发现,一帮人在登机前申请回国所需的绿码时,黄云和那个女生不见了,那个乘客随即给黄云发了微信信息,“你人呢?”但没有得到黄云的回复。此时,工作人员收走了女留学生和黄云的护照,他们要被带去酒店隔离。
其他的30多个乘客,在不知道身边有两个疑似新冠肺炎患者的情况下,登上了这班回国的飞机。登上这班飞机的,还有另外一拨人——70个左右直接从哥本哈根出发的人。

黄云为什么举报国航

1月5日上午11点,飞机载着100多个人落地北京后,好几个人陆续加了黄云微信,问为什么在飞机上没看到他,也有人直接问他,是不是被感染了,黄云回复,是的。
有个乘客忍不住了,直接在群里发消息,“我们回国的航班上有人确诊了,大家都知道了吗?为什么航空公司的人都不和我们回去的人通知下呢?这可是一飞机的生命啊”。随后,微信群里的国航工作人员在群里回复,“你不要散播谣言!引起恐慌!”,并把她踢出了群。
△受访者供图
在她的认知里,如果发现有感染者,她和其他30多个乘客作为密切接触人员,应该被隔离在哥本哈根当地,怎么还能上了飞机?
该乘客被踢出群后,并没有缓解其他人的紧张,反而更多人和黄云发来微信,说自己压力很大,万一被感染了,回去感染了家人怎么办。
在入境北京时,乘客们需要交一份责任承诺书,其中第三条是“本人声明未隐瞒任何病情和与新冠肺炎患者接触史”。因为没有得到国航工作人员的确认,和女留学生以及黄云坐在一起的乘客,都在这份承诺书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并交了上去。
很快,他们被带到北京的酒店隔离,交了14天的隔离费用。
黄云则返回了意大利,继续等待下一轮核酸检测结果。
在得知国航并未将情况如实告知其他乘客后,黄云仍然越想越害怕,其他乘客是否有权利知晓此事?
他向国航工作人员申请将此事告知其他乘客,但得到了和另一个乘客一样的待遇,被踢出了微信群。
于是,身在意大利的他向国家疾控中心打电话,但打不通,最终向国航总部和北京12345热线递交了举报信,信的主要内容之一就是CA878班次国航工作人员向同班机其他乘客隐瞒他和女留学生被感染的事实。
△受访者供图
“同一航班SK1686米兰飞哥本哈根,有两名旅客在到达哥本哈根,做出阳性报告单,当这两名旅客没有登上CA878的飞机时,其他乘客就马上猜测到是否感染,所以该旅客直接向他所在的回国群里发布确诊消息,让其他乘客保持警惕,但国航工作人员置飞机上100多名乘客生命于不顾,阻止我发布确诊消息,并向全体旅客群解释,我是在造谣。”
“他们不但不去找出感染者位置附近的旅客和通知北京的机场,让密切接触者上了飞机,让整个飞机上的乘客都处于被感染的风险中”。

并没有违反程序的国航

在疫情这个特殊时期,上述情况中,国航有义务告知乘客,有两名乘客阳性报告的事实吗?或者说,这30多个乘客应该要被留在当地隔离,还是入境后增加隔离天数?
按照程序,只要乘客在上飞机之前持有双阴性证明和绿码,即可返回中国。
八点健闻就“在转机过程中,如果有人核酸检测是阳性”的情况咨询国航客服,对方表示,在国航办理乘机,只看双阴性证明和健康码,乘客是否需要隔离和隔离多久,由当地防疫部门决定和执行。
去年11月27日,中国驻丹麦大使馆发布《关于搭乘航班赴华人员须凭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及血清抗体检测双阴性证明乘机的通知》,通知明确提到,所有搭乘航班赴华的中、外籍旅客,持有效的HS码或HDC码、本人双阴性结果纸质证明,经航空公司查验后登机(纸质证明交航空公司留存)。
如此来看,从法律规定上讲,国航将没有双阴性证明的黄云和女留学生留在了丹麦、将带有双阴性证明的其他乘客载回北京,符合规定和要求。
对航空法研究颇深、第八届、第九届北京市律师协会副会长周塞军解释,无论国航也好,还是其他航空公司,乘客只要是买了票,就等于签订了航空运输合同,乘客达到乘机的要求,就可乘机。
“航空公司实际上和乘客签订的,是一个民事合同,但它并不是一个一级管理机构。至于有两个乘客确诊不能上飞机,国航怎么核实这个事情呢,怎么对他们进行监控?可能国航更多的义务是在你登机的时候,是不是具有双阴性证明,你只要有个双阴证明,我就允许你登机,你要是没有双阴证明,我就不允许你登机。对于国航来讲,它也没有能力,也没有法律途径去查这个。而且它也没有权力去确定这30多个人是不是密切接触者,这个对于国航来讲,已经超出了一个运输公司的权力范围。”
至于与感染者在北欧航空飞机上的密闭空间一起待了2个小时的30多个乘客,周赛军律师认为,航空公司自己也不能做一个认定,认定这30多个乘客就是密切接触者,“认定是不是患者或者密切接触者,这是防疫机构的事情,这不是航空公司的事情,航空公司没有这个义务”。
周塞军解释,换个角度,如果航空公司以那两个人没有拿到双阴性报告,就跟这个30多个乘客说,你们都不能上飞机,乘客问为什么?航空公司回答,因为你们和这两个人是密切接触者,所以尽管你拿到了阴性报告,我也不同意你上飞机,那你说这句话的后果是什么?
“你可以反推,航空公司阻拦其他乘客上飞机,原因是虽然你们拿到了双阴性报告,但因为你们是感染者的密切接触者,航空公司有这个权力吗?这个时候,这30多个乘客要把乘务员打死的心都有了,说你有什么证据?所以航空公司不应该扩大自己的权力。”
周塞军打了个比喻,就好比进每个超市买东西的时候,超市要量体温,要看行程码,这个时候如果你说进来了五个人,有两个人一量体温超过38度,那么这两个人,这两个商店就不让进,但是你凭什么说这个商店就有义务告诉其他进来的顾客,这两个人是可疑病例?超过了体温,就不让你进了,这是超市做到的义务,至于你是去医院看病,还是回家,你认为超市有义务管吗?我的义务就是不许你进,如果你要进了,超市就违反规定了。

漏洞和风险在哪里?

很显然,从法律规定上来看,国航并未违反规定。但在遵循法律规定之外,一个显然易见的漏洞和风险也由此产生。
有病毒学家指出,“严格意义上,航空公司让这帮密切接触者上了飞机后,也让其他70多个乘客遭到了被感染的风险”,“更重要的是,你让这个飞机的环境也被迫可能产生了污染”。而每一次对于飞机的全面消杀,都要花费几十万甚至百万,要做到每次都消杀,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因为按照正常流程,如果没有乘客或者国航人员报告在入境时报告这一情况,这些乘客只需要集中隔离14天,再回家隔离14天即可。
在旅途中,感染新冠的例子并不罕见。以黄云和那位女留学生为例,即使他们的第一段旅程前的检测结果是双阴性,也有可能在旅途的前半段被感染。
在这批乘客隔离的这14天里,中国的石家庄、黑龙江陆续爆发大规模疫情,流调显示均可能与机场的境外输入相关。
而境外输入病例,在越来越多的地方出现。仅仅是1月16日当天,上海、福建、广东、四川、天津、山东、湖南均出现了境外输入确诊病例。截止到1月16日,境外输入现有确诊病例共有278例。

最终的补救:增加这批乘客的隔离期

黄云没能登上的这班CA878国航,至今没有人告诉其他乘客他和另一个女留学生可能被感染的事情。
那位核酸检测阳性的女留学生迫切想回国,在没有等到规定的14天隔离期结束,在哥本哈根的酒店隔离了4天后,再次做了核酸和抗体检测,这次的结果是双阴性,她再次坐上了回中国的国航航班。
另一边,被踢出群的那位乘客很快也得知了女留学生回国的消息,她感到更加不安,却无能为力,“万一她又把另一批乘客感染了怎么办?”
据黄云透露,1月11日,那位女留学生乘坐的航班落地北京后,检测到了另一名感染者。
正在等待新的检测结果的黄云,接到了旅行社和国航打来的道歉电话。
不知是否与黄云的举报有关,其他乘客原本将在1月20日结束14天隔离期,准备各自回家居家隔离14天,但在1月17日上午,这班飞机的乘客们临时收到通知:
各位客人大家好,近期北京及全国多地相继出现入境人员在结束14天集中观察后,确诊并引发本土病例的情况。根据全国疫情防控工作电视电话会议要求,按照1月15日上午,北京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第一百次会议暨首都严格进京管理联防联控协调机制第五十一次会议精神,为切实防范超长潜伏期感染者所引发的疫情风险,确保首都防疫工作平稳有序,决定进一步加强入境进京管理联防联控措施,在原有政策不变的基础上,从14天隔离期满后再增加7天集中隔离观察时间。
发信息的工作人员也明确表示,接下7天的房费和餐费全部由政府承担。
这意味着,这班飞机的乘客收到的集中隔离期由14天,转变为14+7天,也将应用到后续的入境航班乘客中——这或许是现阶段填补境外输入管理漏洞的最合适方案。
吴靖|撰稿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
—— 分享新闻,还能获得积分兑换好礼哦 ——
更多精彩内容进入 [健康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