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组织部长”交代:最早给云南分帮派的,是秦光荣!

掌上曲靖
3月前   曲靖日报社官方帐号
反腐警示专题片《清流毒——云南在行动》
11日播出第一集:
识毒、析毒、祛毒。
肃清秦光荣流毒、重建风清气正政治生态。
“云南干部队伍搞坏从白恩培开始,但根子是秦光荣。为什么呢?最早给云南分帮派的,是秦光荣。”
2021年1月11日晚,在云南省纪委监委推出的反腐警示专题片《清流毒——云南在行动》中,有云南“地下组织部长”之称的苏洪波如是说。
专题片直指,秦光荣是云南政治生态最大的污染源、第一污染源。
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2019年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019年9月26日,经中共中央批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对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调查。决定给予秦光荣开除党籍处分;按规定取消其享受的待遇;收缴其违纪违法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随案移送。
2020年9月10日,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审理了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受贿一案。
中共云南省委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决定,坚决肃清秦光荣流毒,重建风清气正政治生态,一场清流毒的行动在云南全面展开。
“我是云南历史发展的罪人”
1999年1月,秦光荣从湖南调入云南。此后直至2014年10月,他在云南工作了近16年,历任政法委书记、组织部部长、常务副省长、省长、省委书记等重要岗位。
2019年5月,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
秦光荣作为云南政治生态最大的“污染源”、第一“污染源”,对政治生态带来的是“源头式”污染,形成了“破窗”效应,破坏极其严重,影响极其恶劣。
经常游走在白恩培、秦光荣身边的政治掮客苏洪波的一番话,正好印证了这一事实。“云南这个干部队伍搞坏,从白恩培开始但根子是秦光荣,最早给云南分帮派的是秦光荣。”
专题片指出,秦光荣担任省委书记后,不仅没有肃清白恩培在云南“玩了十年,贪了十年,耽误了云南十年”的恶劣影响,反而还进一步往深处“走”了几步,换个形式滋长云南“以山为名 以地为伍”的山头主义和帮派现象。
秦光荣唯圈、唯亲、唯利的腐败行为,直接造成过去一段时期云南干部工作乱象丛生,致使一些干部信奉“圈子文化”,整天琢磨该如何拉关系、找靠山、抱大腿,也给一些政治掮客、政治骗子创造了生存空间。
对云南政治生态带来的是“源头式”污染,形成了破窗效应,破坏极其严重,影响极其恶劣。
“你说干部生态能好吗?你要多带着人到秦(光荣)身边来坐坐,他就能够给你解决问题,你就算在他的圈子里。你只要在他这个圈子里面,什么事情他都能够帮助你支持你。老秦就喜欢这样拉拉扯扯,(喜欢)这些兄弟朋友哥们。”谈起秦光荣的“圈子”,政治掮客苏洪波说。
专题片还首度披露,秦光荣在忏悔书中写道:
对于云南政治生态净化不利问题,我要承担历史责任,特别是在担任省委书记后,管党治党失责弃守,完全没有履行全面从严治党第一责任人的职责,我是云南历史发展的罪人。
“我死定了”
在专题片第一集中,出镜最多的就是秦光荣的“大管家”曹建方。
2011年11月至2015年12月,曹建方担任云南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其间,秦光荣担任云南省委书记。
专题片指出,作为秦光荣的“大管家”,曹建方充当了秦光荣“源头式”污染的帮凶,“看领导脸色”是曹建方行事的一贯原则。
社会上曾一度传言:“在云南依照规章制度办不成的事,只要曹建方一出面就能办成”。
2016年1月29日,中央纪委网站发文《中央纪委2015年给予10名中管干部党纪重处分并作出重大职务调整》。其中就提到,云南省委原常委、原秘书长曹建方因严重违纪,受到开除党籍处分,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
专题片中说,早在2016年1月,曹建方在接受组织调查时,伪装老实,避重就轻,选择性交代了部分问题,组织本着“惩前毖后 治病救人”的原则,给予开除党籍处分,取消其副省级待遇,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收缴违纪所得。
云南省纪委通报曹建方等4人违纪违法案情
2019年1月4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云南省纪委通报曹建方等4人违纪违法案情。曹建方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们谋取利益并收受巨额财产,涉嫌受贿犯罪。
曹建方在担任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期间,正是秦光荣担任省委书记时期。作为秦光荣的“大管家”,曹建方充当了秦光荣“源头式”污染的帮凶。
“看领导脸色”是曹建方行事的一贯原则,在与白恩培、秦光荣、仇和等人相互编织利益链的同时,也忙于圈“圈子”、布“棋子”。
在曹建方被“断崖式”处理三年后,2018年5月30日,监察法颁布后,首例被发布A级通缉令的西南林业大学党委副书记、校长蒋兆岗落网。
曹建方被“断崖式”处理3年后,经历政治生命的“二次终结”,让其意想不到的是,2018年5月30日,《监察法》颁布后,首例被发布A级通缉令的蒋兆岗的“落网”,打破了曹建方“软着陆”的美梦。
蒋兆岗是曹建方圈子里最忠心的“马前卒”,他的落马,意味着曹建方“伪装老实”的盖子将会被彻底掀开。
曹建方还妄图掩盖自己的罪行,把受贿赃款赃物用拉杆箱分装后转移到其姐夫、哥哥、大舅子以及广东老板等人处藏匿,又钻头觅缝请相关干部吃饭,借机拉拢腐蚀,打探案情。
当工作人员让他确认受贿数额时,他马上站起身朝着卫生间走去,喃喃自语,虽然是事实,但他一下子接受不了,说“我死定了”。
最终,曹建方的政治生命被二次终结。
2019年1月2日,经中共云南省委批准,云南省监委对云南省农垦总局规划统计处原副调研员(中共云南省委原常委、秘书长)曹建方严重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调查。
经查,曹建方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巨额财物,涉嫌受贿犯罪。经云南省监察委员会会议研究并报中共云南省委批准,决定取消曹建方退休待遇;收缴其违法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随案移送。
清除流毒
需重拳出击
除了曹建方,还有哪些秦光荣的“圈中人”被查处?
专题片分了三类。
第一类是龙雪飞、许雷、张朝德、姜兴林等攀附秦光荣的一批干部。
第二类是苏洪波、杨勇明、舒保明、白建丽、何清帆等一批政治掮客、政治骗子。
第三类是余麻约、李华松、付加兴、王俊强、周凯、赵立功等受秦光荣流毒影响尤甚的一批党员干部。
2020年5月,《中国纪检监察报》曾首度披露,云南省政府驻广州办事处原巡视员龙雪飞和峨山县委原书记姜兴林等依靠攀附谋求政治上位,与不法商人相互勾结实施利益输送。
龙雪飞于2019年10月被查,在其31年工作生涯中,辗转湖南、广东、云南等地,先后供职于十多个企业或政府部门。
姜兴林于2019年11月被查,他曾任玉溪市政府副秘书长、市土地储备中心主任,玉溪市华宁县代县长,华宁县县长,峨山县委书记等职。
他们攀附了谁?
专题片第一集中透露,两人都与秦光荣有关。
龙雪飞提到,他和秦光荣的攀附和依附,从长沙就开始了,“如果说秦光荣斗着胆子把我用到出版社当了董事长,我也不知道我会干出什么来,我可能会搞几千万。”
姜兴林表示,要提拔成正处,就不惜重金请舒保明跟秦光荣说情打招呼。
姜兴林提到的舒保明在片中的身份是“政治掮客”。在片中提到的几位政治掮客中,除苏洪波、何清帆之外,其余几人公开报道并不多。
来源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云南省纪委监委网站、北京青年报、春城晚报等
编辑丨蔡黎思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