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代步车”调查之四:治理难题如何破?

人民网
2月前   人民网官方账号
父亲的“老年代步车”被扣,云南省的李百祥想到的不是损失三四万块钱,而是父亲以后怎么买菜。
不独李百祥父亲有此遭遇,也不止云南省对“老年代步车”进行查处。近几年,围绕相关车辆,各地出台了不同的管理办法。一些地方因禁止“老年代步车”上路被质疑“不让开为什么让卖”;未禁(限)行地区的车辆管理则成棘手问题;还有一些地方,如何接送孩子、买菜和就医,困扰着老人们。
“老年代步车”身份未来能否“转正”?现有车辆如何管理?老年人的出行问题又当如何解决?
多地禁令已出台
2020年3月28日,李百祥父亲开着“老年代步车”在云南省双江自治县沙河乡允景路行驶时,与一辆机动车发生剐蹭。李百祥父亲称,因没有登记挂牌,车被交管部门扣留,“我去弄车,(交警队)就让我给出一个保证书,(保证)别再往出开了。”
云南省蒙自市政府办公室12月7日回复网友留言时提到,2020年,云南省公安厅等三部门联合下发《关于组织开展低速电动车综合治理工作的通知》,要求坚决打击三、四轮电动车存在的生产经营无序、违法违规销售、车辆无牌上路、驾驶人无证驾驶等违法行为。
山东省微山县也发布了禁行通告,要求自2020年6月1日起,机动三轮车、电动三轮车、未列入工信部《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的电动四轮车,在部分区域全天24小时禁行。
由于部分地区禁(限)行,一些经销商将车辆低价卖到非禁(限)行地区。
王立强在微山县经营着一家电动车专卖店,经营范围包括三轮、四轮电动车和三轮摩托车。“生意都断了。”通告发布后,他以7折价格处理了店里的新车,“卖给附近不查的地方,也有专门大量收车的。”
今年以来,河北省邢台市的骆先生两次跟随同行前往微山县收购二手“老年代步车”,“共收了100多辆车。”山东省聊城市高唐县的一家“老年代步车”经销商的部分车辆也来自周边禁(限)行地区,“中间赚个差价。”
山东省聊城市高唐县某“老年代步车”经销商销售的车辆。 人民网 金慧慧摄
2018年11月2日,工信部等六部委印发《关于加强低速电动车管理的通知》,将“老年代步车”划入低速电动车范畴,要求各地根据本地区具体情况制订在用低速电动车处置办法,研究设置一定时间的过渡期,通过置换、回购、鼓励报废等方式加速淘汰违规低速电动车在用产品。
与上述禁(限)行地区不同的是,一些地方给出了违规“老年代步车”淘汰期限,并出台过渡期管理细则。
2020年1月20日,重庆市经信委等六部门印发《进一步加强低速电动车管理工作方案》,提出对在用的低速电动车,设置三年过渡期,过渡期届满后不得上道路行驶。在过渡期内,对低速电动车参照机动车进行管理,各区县政府公安机关应当结合辖区道路交通状况,合理划定低速电动车禁、限行区域。
河南省驻马店市的非标电动三轮车悬挂防盗识别编码。 受访者供图
7个月后,河南省驻马店市印发通知,要求禁止在市中心城区生产、销售未经国家机动车产品主管部门许可生产的电动车,对于通知发布之日前购买的非标电动三轮车、低速电动四轮车,悬挂防盗识别编码,并限定3年过渡期,过渡期满后禁止在市中心城区上路行驶。
标准编制进行中
李百祥父亲的“老年代步车”合格证上,额定载客一栏写着“4”。
在南京工业大学交通学院教授王卫杰看来,现在的“老年代步车”功能太泛化,“到底什么是‘老年代步车’,其边界在哪里?应尽快制定生产标准规范管理。”
记者查询全国标准信息公共服务平台发现,国家标准计划《四轮低速电动车技术条件》于2016年11月22日下达,国家标准计划《四轮低速电动汽车技术条件》于2019年9月6日下达。这两个项目的周期都是24个月,目前均处于起草阶段。
2020年9月1日,工信部在对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第7609号建议的答复(以下简称建议答复)中指出,工信部组织行业专家、重点企业开展了多次讨论,各方已达成“微型、短途、低速、特定区域内使用、安全和环保要求不降低”的共识,形成《四轮低速电动车技术条件》标准草案,目前正在加快标准编制工作。
东南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交通法治与发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顾大松表示,“老年代步车”标准一直未出台的核心问题在于,生产资质对企业资金和技术能力要求较高,且如果要求车辆上牌、驾驶人考证,这类车受欢迎程度将受影响。
“‘老年代步车’按道理属于汽车类型,如果使用者一方面希望它具有汽车的速度和配置,另一方面又不希望将其按照机动车管理,恐怕很难实现。”顾大松说。
王卫杰认为,标准制定难点不在标准本身,而是对这类新兴交通方式的认定,“‘老年代步车’就是代步工具,功能不能再泛化,否则可能给后期交通管理带来较大压力。”
全国标准信息公共服务平台显示,现行的《电动自行车安全技术规范》和《电动摩托车和电动轻便摩托车通用技术条件》修订分别经历了19年和9年。
在前述建议答复中,工信部指出,根据《机动车安全运行技术条件》相关规定,电动三轮车应归属电动摩托车范畴。
记者查询发现,北京、山东等地已实行电动自行车挂牌管理,而三轮电动车挂牌尚未统一。记者在走访中看到,北京市、德州市的电动自行车基本挂牌,而三轮电动车多数未挂牌。
一些地方的三轮电动车虽挂了牌,但被禁(限)行,如上文提到的山东省微山县。对此,当地居民刘琨表示不解,“低速三轮出厂有合格证,本人有驾驶证,上了牌照,还买了保险,为什么禁止上路?”
对于电动自行车和三轮电动车不同的管理现状,顾大松认为,电动自行车属于非机动车,虽然要求挂牌,但不需要驾驶证。而三轮电动车纳入了机动车范畴,不仅需要挂牌,还需要驾驶证,改变相对较大。
在王卫杰看来,无论是电动自行车还是三轮、四轮电动车,其管理问题都需要通过立法解决,有法可依才能实现有效管理,“如果国家层面立法较难,可以借鉴当前的电动自行车管理,部分省市先行先试立法。”
同时,他也强调,没有标准就无法立法,两者应统筹协调。
源头治理需加强
2020年4月16日,李百祥在人民网留言称,“希望我省能够有配套的措施从源头上解决这种车辆(‘老年代步车’)的问题。”
云南省临沧市公安局回复表示,该类车辆的存在,问题在于生产、销售等源头问题,生产归属工信部门管理,销售归属市场监管部门管理,“针对我市市场上销售此类车辆问题,我局于2019年4月18日已经给市场管理局发过函,建议其加强此类车辆销售方面的监管。”
不止临沧,湖南长沙等地交管部门也遇到了同样的管理难题。
长沙市公安局望城分局交警大队特勤中队中队长谢建兴对记者表示,长沙市望城区2020年10月起开展了为期3个月的“老年代步车”集中整治,效果有待继续加强,“实际上,开展集中整治是规范管理的最后一个环节,不想让它们出事故,还需加强源头治理。”
如何从源头上解决“老年代步车”生产、销售及使用问题?
王卫杰表示,“老年代步车”从生产制造到后期管理是一个体系,涉及工信、市场监管和公安等多部门,建议国家层面牵头做好包括生产标准制定、交通基础设施升级、交通管理在内的顶层设计。
他认为,社会治理应考虑隐性成本,“老年代步车”方便了老年人出行,扩大了他们的活动范围,其交通管理社会成本也不能忽视。
和李百祥父亲一样,很多“老年代步车”使用者认为,既然不能上路就不应该允许销售,否则车辆闲置对他们而言是很大损失。李百祥提供的收据显示,父亲的车售价36800元。
顾大松建议,加强供给侧和需求侧管理,将“老年代步车”纳入汽车属性的国民用车范畴,“这类车在农村使用较普遍,汽车下乡政策可以给予配套补贴。”与此同时,他也指出,安全是机动化出行第一要务,企业应努力提升技术水平。
2020年10月22日,公安部宣布取消申请小型汽车、小型自动挡汽车、轻便摩托车驾驶证70周岁年龄上限。在此基础上,顾大松建议,对“老年代步车”使用者和车辆进行证照管理,放开驾培服务,为有需求的人群提供更多便利。
“让考(驾驶证)咱就考去,让挂牌咱就挂,不让上路我觉得这是不合理的。好几万块钱买的新车,才开不到7000公里。”李百祥父亲说。
出行体系待完善
李百祥父亲在云南省双江自治县郊区租了一个养牛场。据他介绍,养牛场位置偏僻,平日里购买生活用品需要去县城,而班车时间不是很固定,且养牛场距离车站两三公里。
“5天去赶一趟集。”李百祥父亲说,“老年代步车”不能上路后,他搭乘熟人的车,或者在路上拦车去县城,“有时候拦人家那个大车、拖拉机,逮着什么坐什么。”
李百祥告诉记者,当地农村的主要交通工具是摩托车,而父亲今年62岁了,他不放心父亲骑摩托车,“摩托车速度很快,风吹日晒雨淋的,老年人身体素质没年轻人那么好,生病了恢复也慢。”
两位老年人准备乘坐“老年代步车”。 人民网 杨乔摄
相比城市,乡镇老年人对“老年代步车”的需求更大。采访中,相关生产及经销商均表示,车辆主要销往城乡接合部。在山东省德州市武城县鲁权屯镇宏海路边,记者统计发现,10分钟内至少有20辆三轮、四轮电动车驶过。
2019年9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交通强国建设纲要》,提出推进城乡客运服务一体化,提升公共服务均等化水平,保障城乡居民行有所乘。
“农村公路修好后,大家能够走得出了,但怎么走得好还有待提升,”顾大松说,“一些地方明确了农村客运的公益性,且定点定班定线开行。”
接送孩子是老年人出行的又一需求。2020年11月19日晚高峰的1个小时里,记者粗略统计,百余辆三轮、四轮电动车经过德州市三八中路与解放中大道交叉口,其中大部分为接送孩子的车辆。
北京市某幼儿园的校车。 人民网 金慧慧摄
顾大松认为,接送孩子应交由校车这一公共产品实现,孩子们集中乘坐校车通行效率是最高的,而且有助于缓解早晚高峰的道路拥堵。他建议,校车规格大小可根据城市道路和学校周边环境灵活选择,但要给予优先路权,保障其安全。
“现在的校车管理思路是推责式的,只要校车出事故,责任全是学校和校车公司的,最后大家都不敢用校车了,”顾大松说,“从公共最优角度讲,还是要强化校车理念,大家一起想办法解决校车管理问题。”
贴着“透析专用”的“老年代步车”。 人民网 金慧慧摄
“老年代步车”还被用作就医的交通工具。在北京市东三环外一栋居民楼前,记者看到一辆“老年代步车”上贴着“透析专用”字样。
10月23日,在民政部2020年第四季度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养老服务司副司长李邦华指出,根据相关预测,“十四五”期间,全国老年人口将突破3亿,从轻度老龄化迈入中度老龄化。
王卫杰认为,“老年代步车”兴起的核心是老年人出行问题,应尽快建立便利老年人出行的综合交通体系,完善配套基础设施。他建议管控“老年代步车”速度,完善步行道设施,让其在步行道通行。
“老年代步车”生产、销售、使用、管理如何规范?其背后的老年人出行系统如何完善?人民网《人民直击》将持续关注。
(文中刘琨、王立强为化名)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rmzj@people.cn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
—— 分享新闻,还能获得积分兑换好礼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