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林日报】正义从不缺席

横山公安
2月前   横山县公安局官方账号
点击播放 GIF 0.0M
张治国:“他原本是一名教师,人特别聪明,口才又好,也写的一手漂亮的字,现在简直就是恶魔。”
沈轩成妻子:“他真是坏到极端的那种人。”
王占忠:“典型的黑社会头子,他就是黑社会的组织者和策划者。”
大家口中的他就是曹毛牛,本名曹磊,横山区某中学的教师,2012年冬以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并将所吸收的存款放贷给他人从中牟利。为了顺利收回所放出的贷款,他又在2013年11月7日成立“横山县残疾人阳光就业信息部”,对外称残疾人协会,专门召集、拉拢一些残障人士,为自己或他人讨债,并插手解决经济纠纷而横行一方。
1、横行乡里 手段恶劣
巧取豪夺称霸一方
横山是革命老区,也是正在建设的国家级能源化工基地的重要组成部分。随着近年来榆林能源经济的快速发展,大量的民间资本暴增,使得民间借贷行为变得频繁起来。一时间,典当行、金融公司等提供民间资本借贷的店铺随处可见,这其中,曹毛牛的“生意”做得最是风生水起。一些老百姓专门打听到他这来借贷,谁曾想因此一步步陷入了困境,有的甚至改变了人生。
“2014年,曹毛牛跟我堂弟因为债务关系纠缠不休,将我堂弟的儿子控制了一天一夜,我堂弟找我出面协调。2016年我堂弟不在家,曹毛牛就开始纠缠我,当年10月份,在县法院门口将我殴打至骨折,我都是60岁的人了,让欺负得没有一点办法。”受害人王占忠回忆道。
本来只是受亲戚之托当个调解人,可没想到两年之后突然被曹毛牛纠缠还被打伤,这气受得那叫一个冤枉,然而这远远没有结束。
“他还在村委会门口贴了侮辱我的传单,那段时间我听到他的名字就紧张,给我造成很大的精神压力。”提到曹毛牛的恶行,当事人王占忠直到现在还恨得咬牙切齿,久久难以释怀。
受害人王占仁是王占忠的堂弟,向曹毛牛贷了30多万元,曹以套路贷的形式一直要钱,扫黑除恶曹被捕之后,王占仁翻看曹的条据时才知道自己已经还了接近150万元了。为了让王占仁还钱,曹毛牛带些残疾人在王占仁的办公室拉屎、撒尿,摆花圈放哀乐,软禁他的儿子,把家里的车也扣走了。
据横侦一号专案组民警屈世峰介绍,曹毛牛组织的参与者都是社会闲散人员,他们没有固定的收入,曹给他们适当的好处,统一安排吃住,这些人就能安定下来听曹的派遣。
横山区市民沈先生一家四口原本过着简单幸福的生活,和曹毛牛没有任何交集,可因为一份保证书所有的平静都被打破了。
沈先生妻子的哥哥向曹毛牛贷了款,曹毛牛就把沈先生“请”过去当保人,沈先生认为曹是一名教师,不会做太出格的事情,于是就去赴约。
“曹毛牛把我老公扣在酒店里,让他写一张50万元的贷款单子,不然就别想走。因为曹打听到两天后我儿子过满月,知道他着急,还威胁说不打条子就恐吓家人和孩子,我老公没办法只得把字签了。”受害人沈先生媳妇告诉记者。
在曹毛牛等人的威逼利诱下,为了确保家人平安,沈先生不得已在欠条上签字画押。然而,这才是噩梦的开始。
之后曹毛牛陆续到沈先生单位找人要钱,强行抢走沈先生家的小轿车一辆,后来又扣下摩托车,摩托后备箱有孩子上下学的接送卡,曹毛牛就打通幼儿园电话恐吓学校,要炸学校,还让所有的孩子陪葬。为了尽快要到这50万元,曹毛牛又盯上了沈先生的父母,来到沈先生父亲单位找茬,还在快手上辱骂他们,讨债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网上直播骂人、画符诅咒、上门哭闹、威胁恐吓,沈先生一家被曹毛牛纠缠了整整七年,直到公安机关抓获曹毛牛,一家人才如释重负。
曹磊是黑恶集团的领导者,对内大家称他为曹老师,外出时大家称他为曹总。他和手下韩杰虎负责外出带队讨债,其余人员负责实施尾随、拦截、抱腿、辱骂、滋事、聚众造势、非法限制人身自由、非法侵入住宅等违法行为。像沈先生和王家兄弟这样的受害者还有很多,退休教师白先生就是其中一个,这些年他所遭受的,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一辈子都忘不掉的痛。2012年,白先生的亲戚和曹毛牛贷款,他当了担保人后噩梦也就此开始。
“我们去曹毛牛那儿办贷款,他拿出借款协议让我们签名按手印,手续办完后曹毛牛说他很快就把钱打到账户上,我们就离开了。过了半小时左右,曹毛牛给我们打来电话说暂时钱不够,借条他毁了。岂料两年后,借条再次出现在我们面前。”白先生回忆说。
2014年7月,曹毛牛指派残疾人断断续续来到白先生家七八回索要贷款,这些人在白先生家翻箱倒柜,在地上翻滚,还在院子里大小便。白先生一辈子教书育人,从没和别人起过争执,可曹毛牛等人的折磨让他们一家人在邻里周边抬不起头。由于压力过大,一段时间内白先生的精神甚至都出现了问题。
2、警方历时10个月 核查线索1500余条
黑恶势力土崩瓦解
2019年3月14日,横山公安分局接到市委扫黑除恶第一专项巡察组、市局扫黑办移交的“关于横山区某教师曹磊多次寻衅滋事”的案件线索后,随即展开核查。横山曹毛牛黑恶势力团伙雇佣残障人士强迫逼债、寻衅滋事,肆意插手民间债务纠纷,充当“地下出警队”等,且在横山区横行多年,严重危害社会平安和谐。那么横山警方是如何调查取证、果断出击,一举铲除这一毒瘤的呢?
接到市、区扫黑线索以后,横山区副区长、公安局局长贺国钰当机立断,成立曹磊案的专案组,本人任组长,成立一个20多人的专案组开展调查取证。据专案组民警调查,该组织先后在横山西沙、李界沟等地租用房屋作为固定活动场所。他们制定了请销假制度、财务管理制度、日常工作流程等规定,并统一制作了通讯录,统一食宿,统一行动,在外出讨债时携带统一制作的铁拐,穿着印有“讨债”“还我活命钱”字样的服装,借此造势形成影响,逼迫还债。
专案组民警屈世峰、李鑫介绍道:曹磊组织是以曹磊为首,以他手下的韩、李为第二层面的骨干成员,然后笼络一些残疾人、老年人、智障少年作为组织的最底层,组织成员对曹毛牛言听计从。曹磊等人故意聚众造势,形成组织影响力,在横山城区及周边县区的党政机关、司法机关、企事业单位、大街小巷等公共场所和居民住宅内,通过喧闹、播放哀乐、静坐等方式留滞他人家中拒不离开,同时他们在墙上写大字报,利用快手等网络平台辱骂、威胁、恐吓他人,有组织地实施故意伤害、寻衅滋事、非法拘禁、非法侵入他人住宅、敲诈勒索、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等违法犯罪活动。
专案组民警姚建余、张治国介绍道:受害人讲起这些残疾人来到家里滋事、闹事的行为,让人感觉像听小说一样,好多受害人是举家搬迁,不敢在榆林地区呆。受害人对发生过的案情不愿意回忆,也不愿意再次受到伤害,虽然说这个案子中正义没有缺席,但是受害人受到的伤害是无法弥补的。
为增加团伙收入,曹磊安排其组织成员韩某虎、李某贵等人带领残疾人有组织地到红白喜事现场,阻挡行驶中的婚车强行索要钱财供团伙开支使用,维持该组织的日常运转。他们为骨干成员发放工资和日常吃住开支,交电话费,给残疾人发放零花钱,甚至还出资组织成员到北京、内蒙古、延安等地旅游。通过前期的调查,以曹磊为首的黑恶势力团伙组织架构和罪行已经昭然若揭。
2019年5月24日,横侦一号专案组通过研判,认为时机成熟,可以对曹磊实施抓捕,当天下午在曹磊名下的一个茶行内将其抓获。
曹磊归案后专案组民警迅速对其团伙体系进行梳理,分别将其骨干成员全部抓获归案。该案历时10个多月,专案组民警远赴榆林、西安、内蒙古、山西、甘肃等地,共核查违法犯罪线索1500多条,终于将这一黑恶势力集团彻底摧毁。
经查,2011年12月至2014年7月,曹磊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共计603.5万元,放出贷款共计1415.84万元。曹磊先后通过非法手段索回现金256.42万元,扣押财物、房产等折价394.7万元。其中,曹磊采用非法手段逼迫被害人签订协议变更所有权归曹磊所有房产3处;强占他人房屋和车库两处;采用非法手段扣押被害人车辆后强行签订协议抵债有轿车4辆、摩托车2辆,逼迫被害人用100克金条折价4万元、银元宝折价2万元抵账。
该组织在为曹磊讨要债务的同时,借助组织形成的影响力,延伸到插手解决民间纠纷、替人讨债,并以债权转让等形式掩盖其非法活动,其业务逐步扩展至横山周边的榆阳、靖边、安塞、乌海等地。
2020年9月10日,曹磊等13人涉黑案二审宣判。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处首犯曹磊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敲诈勒索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故意伤害罪,数罪并罚,合并执行有期徒刑十八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其余各被告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至一年又两个月不等,并处相应罚金。
以曹磊为首的黑恶势力团伙的土崩瓦解,不仅宣示了我市公安机关有黑必扫、除恶务尽的坚定决心,而且有力地震慑了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也为平安榆林建设提供了稳定的社会环境。
来 源丨榆林日报
编 辑丨廖志承 牛 壮
责 编丨谢 晋
审 核丨董庆丰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
—— 分享新闻,还能获得积分兑换好礼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