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与13位常德仁人志士的故事

常德女人
2月前  
常德人家国情怀、义薄云天
紧跟毛泽东一起
为了人民的解放、为了新中国
不惜抛头颅、洒热血
常德人博学多才、才华横溢
深受一代伟人毛泽东的赏识
便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在纪念毛泽东诞辰127周年之际
编辑《毛泽东与13位常德仁人志士的故事》
谨以此文表达600万常德人民
对开国领袖毛泽东的深切缅怀
一、毛泽东的儿子毛岸英最亲的“帅妈妈”
帅孟奇,是从湖南汉寿县走出去的无产阶级革命家。
毛岸英从苏联刚回延安,毛泽东就叮嘱他去看望帅妈妈。
毛岸英懂事理、体贴人,帅妈妈长帅妈妈短地叫得她心里热乎乎的。
帅孟奇无儿无女,视毛岸英为亲生儿子。
自幼失去母爱的毛岸英也从帅孟奇那里得到了母亲般的温暖和无微不至的关怀。
1950年10月的一天,毛岸英去朝鲜参战前向这位长期关照他疼爱他的老妈妈辞行。
他一走进帅孟奇的家门就兴奋地说:“帅妈妈,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要去朝鲜了,去打美国鬼子!”
“什么好消息?”帅孟奇故作不悦地说,“你要去朝鲜打仗,我不同意!”
“为什么? 帅妈妈。”毛岸英脸上的笑意一下子被赶跑了。
“不管你怎么说,就是不能去。我是组织部的人,没有我的批准,你就去不成!”帅孟奇语气坚决。
“唉……”毛岸英非常了解帅妈妈这份母爱情怀的真挚,他也更了解帅妈妈感情上不愿意自己上前线、道理上又不好太过阻拦的矛盾心境。
面对这份诚挚的母爱,他知道自己无法解释,也无须解释,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毛岸英就要出发了,又来到了帅妈妈家。他拉着帅孟奇的手说:“帅妈妈,我这次来是向您辞行的。”
“岸英,你真的要走?”
帅孟奇知道毛主席已经决定,毛岸英决心已定,就没再多说什么,只是心里一阵酸楚。
她拉住毛岸英的手说:“既然你明天就要离开,以后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面,帅妈妈给你做饭去,吃了饭再走!”
“行,帅妈妈,我就喜欢吃您烧的湖南菜。”
帅孟奇做的湘菜很适合毛岸英的胃口,但饭桌上的气氛沉闷。帅孟奇不再像以往那样喜笑颜开、问这问那,她除了不时给毛岸英添饭夹菜,让他多吃一些外,很少说话。毛岸英也没有过去的话多,只顾闷头一口一口地往嘴里扒饭。
临别时,帅孟奇要即将远行的毛岸英靠到她身旁,像慈母一样用颤抖的双手抚摸着他……
“岸英啊,我是真不同意你去的!唉......”帅孟奇叹了一口气,“可你和你爸爸一样,决定了的事情就非要去做不可。既然你爸爸同意你去,我也拦不住你,那就去吧!”
帅孟奇手牵着毛岸英,一边送行一边最后叮嘱道“上战场可不是儿戏,枪弹无情,你要当心啊!”
望着远去的毛岸英的背影,一行行眼泪流出来......
后来邓颖超告诉她毛岸英牺牲的消息时,帅孟奇顿感到天昏地转,接着就大病了一场。
您阅读这一段令人内心酸楚的故事,可想而知毛泽东一家与帅孟奇是什么样的情谊。
二、毛泽东的儿媳妇邵华
邵华,女,1938年10月出生于延安,其父陈振亚,湖南石门人。
由于她的姐姐刘思齐曾在1949年10月15日嫁给了毛岸英,毛岸青是毛岸英的弟弟,所以邵华在小时候就认识了毛岸青,两家人经常来往,关系密切。随着年龄的增长,邵华和毛岸青都懂得了男女之间的姻缘爱情。
他们热恋的消息传到毛主席耳朵里,主席关切地给岸青写信说:“听说你同邵华通了不少信,是不是?你们是否有做朋友的意思?邵华是个好孩子,你可以同她谈一谈。”
1960年9月毛岸青、邵华喜结良缘。
1970年,毛岸青和邵华生下一子,毛泽东为其取名“新宇”,即“要如昆仑山崩绝壁,又恰似台风扫环宇”之意。
2007年八一建军节,邵华与儿子毛新宇、儿媳刘滨、孙子毛东东在一起
毛新宇、刘滨携儿子毛东东来到石门外公陈振亚的故居
▲唯一一枚纪念章成为湖南博物馆镇馆之宝
三、毛泽东:“黄庞精神不死”
黄爱是中国工运先驱、湖南工运先行者、湖南劳工会创始人。
1897年生于武陵区芦荻山乡黄爱村里一个农民家庭。
1920年9月,黄爱在长沙结识毛泽东、何叔衡等,并与老战友庞人铨等发起组织湖南劳工会。
1921年12月25日,在毛泽东的策划下,湖南劳工会与长沙学界和社会各界联合举行反对帝国主义列强华盛顿分赃会议的游行大会,黄爱任大会主席,参加的工人上万人,号召全湖南、全中国、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声势浩大,引起军阀政府恐惧和仇恨。
1922年1月17日,黄爱与庞人铨一起被反动军阀杀害于长沙浏阳门识字岭,时年25岁。
在黄爱牺牲之后毛泽东做出了十项善后工作中,可见毛泽东与黄爱的感情之深:
一是召集劳工成员秘密开会,研究纪念黄爱的宣传工作;
二是亲自起草揭露“117惨案”真相文章并高度评价他们“黄庞精神不死”;
三是派专人把“117惨案”真相文章送往武汉首先发出黄爱和庞人铨殉难的消息,迅速传遍全国,引起工人阶级和全国人民的无比愤怒;
四是亲自为黄爱守灵扶棺;
五是亲笔题写挽联:奋斗为众生,千古伤心是工运;取义拼一死,九泉含笑亦冤魂!
六是亲自撰写纪念特刊发行;
七是毛泽东亲自题词并设计制作了一枚“黄庞精神不死”纪念章,发放给当时参加黄、庞追悼会的人员;
八是亲自在长沙主持举行了两次追悼大会;
九是1922年3月下旬派李立三到常德动员黄爱的父亲去上海等地追悼烈士、向社会各界控诉赵恒惕的暴行;
十是毛泽东建议得到陈独秀和党中央完全支持,不仅决定在上海,而且指示天津、北京、广州等地也举行黄庞烈士的追悼大会,迅速把湖南、天津、北京、广州等地工人运动和群众斗争推向高潮。
1922年5月1日第一次全国劳动大会特作出决议,把每年1月17日定为黄爱、庞人铨殉难纪念日。
四、毛泽东:一哭尔琢,二哭尔琢,尔琢今已矣!留却重任谁承受?
王尔琢,1903年生,湖南石门县人。
1924年考入黄埔军校第一期,同年秋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7年任国民革命军第4军25师74团参谋长。
同年8月,率该团重机枪连参加南昌起义。
1928年4月,朱德与毛泽东部队井冈山会师后,王尔琢任中国工农红军第4军参谋长兼第28团团长。
他协助毛泽东、朱德指挥红4军取得五斗江、草市坳、龙源口等战斗的胜利,粉碎了国民党军发动的第二、三、四次大规模“进剿”。
王尔琢率28团英勇作战,成为纵横井冈山的一员骁将,为保卫和发展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作出了重大贡献。
同年8月25日,在江西崇义思顺墟追击叛徒时,英勇牺牲,年仅25岁。
在为王尔琢举行的追悼会上,毛泽东、朱德高度评价了他为革命所作的贡献。
会场上悬挂着由毛泽东拟稿、陈毅书写的挽联:“一哭尔琢,二哭尔琢,尔琢今已矣!留却重任谁承受?生为阶级,死为阶级,阶级后如何?得到胜利始方休!”
五、毛泽东深入虎穴,张镇冒死帮助脱离虎口
现在曾家岩纪念馆里陈列着一张1945年10月11日在重庆机场毛泽东与国民党宪兵司令张镇握手的照片特别引人注目。因为这张照片背后隐藏着一段惊险难忘的故事:
在国民党军警制度中,宪兵是“见官大一级”,宪兵司令必是蒋介石的爱将。
原国民党宪兵司令张镇于1899年出生于湖南常德,1924年考入黄埔军校,毕业后分配到校政治部任干事,也就是周恩来的部下。
1932年任委员长侍从室上校侍从副官。1933年任特务团少将团长,后任宪兵一团团长。淞沪抗战中他率部与日军浴血奋战10昼夜,阻击日军。1940年底,宪兵司令部由芷江迁往重庆,张镇于1941年晋升为中将宪兵司令。
抗战胜利后,由于共同的敌人日本侵略者已经被逐出中国,国共之争再次成为国内外关注的焦点。权衡利弊之后,蒋介石在调兵遣将的同时,连续三次电邀中共领袖毛泽东到重庆谈判。
1945年8 月28日,毛泽东率领中国共产党代表团从延安飞抵重庆,开始了艰难、尖锐、复杂的重庆谈判。当重庆谈判有了结果,毛泽东便准备返回延安。
谁知就在这时,却传来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在红岩村附近的嘉陵江边公路上传出一声枪响,年方35岁、外表颇似周恩来的八路军驻渝办事处秘书、国民党元老廖仲凯的女婿李少石不幸中弹身亡。
这也验证了在国民党的一些将领纷纷向蒋介石表忠心,愿以自己的人头换毛泽东的人头,中统特务等各方势力都要争此头功的实事。
一时间毛泽东的生命悬于一线,毛泽东的安全问题越来越严峻了!
如何保证毛主席安全回到红岩村是一个非常紧迫的问题。
危急关头,周恩来利用中国人普遍的讲旧情和讲老乡之情的心理,找到了国民党宪兵司令张镇,周恩来要求张镇绝对保证毛泽东的安全。
张镇立即表示:“请周主任放心,晚会结束后,我陪毛先生乘坐我的车,不论哪方特务,恐怕都还没胆向宪兵司令的汽车开枪。”张镇当晚陪同毛泽东回到驻地。
第二天,张镇又进一步加强了警卫工作,凡毛主席的活动都由张镇亲自布置警戒。并命宪兵九团团长(系与他私人关系密切的常德人)蔡隆仁具体负责,查岗查哨,步步警戒。
1945年10月11日,张镇布置警戒,并亲自护送毛主席去机场。可以说,没有张镇,毛泽东是否能安全离开重庆还是个未知数。
登机前,毛泽东紧紧地握着张镇的手,特别感谢他对中共代表团的安全负责的功绩。
周恩来对张镇将军在重庆谈判期间所做的工作一直记在心上,全国解放后,他曾交待中央有关部门负责人罗青长、童小鹏说:“将来台湾解放了,对张镇在重庆谈判时期的这一功劳,一定不要忘记。”
据《党史博览》记载,1975年12月20日上午,弥留之际的周恩来叫来负责统战工作的罗青长,用微弱的声音交待不要忘记在台湾的张镇将军做过的这件好事。
六、毛泽东给丁玲挥毫赋诗——“昨日文小姐、今日武将军”
1904年10月12日生于湖南省常德市临澧县 ,原名为蒋伟,字冰之。
在少女时代曾经先后在桃源、常德、长沙等地读书;与杨开慧是岳云中学同学。
1936年9月在党的营救下逃离了南京,经上海潜赴西安,不久到了中共中央所在地延安。
毛泽东专门为丁玲在延安窑洞举行了招待会。
毛泽东写了著名的词《临江仙》用电文发给在前线的丁玲:
延安纪念馆介绍毛泽东与丁玲视频:。
七、毛主席身边的秘书长、开国大典最牛主持人——林伯渠
1886年出生于湖南临澧县修梅镇凉水井村一个普通的乡村家庭。
林伯渠1920年出任孙中山大元帅府参议。
在江西中央苏区,出任苏维埃中央政府国民经济部长,后任财政部长调任没委会主任及总供给部长。
在参加长征到达陕北后,林伯渠先任中央政府财政部长,继任陕甘宁边区政府主席,被毛主席列为“五老”之一。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在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被选为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秘书长。
在研究谁主持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时,毛泽东提议“非林老莫属”。
1949年10月1日下午3时,林伯渠以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秘书长的重要身份,在天安门城楼上主持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开国大典。
他一头银发,戴着黑色圆框眼镜,脸上洋溢着喜悦,用质朴的湖南常德话宣布了典礼的开始,然后说“请中央人民政府毛泽东主席讲话”,这才有了接下来毛主席宣告新中国成立的伟大、庄严时刻。
开国大典彩色影像首次公开,听听林伯渠用常德口音主持开国大典,这段珍贵的历史瞬间视频:
八、毛泽东和国民党人覃振的交情
覃振(1885-1947) 字理鸣,原名道让,湖南桃源人。
1903年,覃振从桃源高等小学堂(漳江书院此前合并入高等小学堂)肄业,考入常德府中学堂(常德一中的前身),是湖南共和革命的主要领导者。后长期担任国民政府司法院副院长。
1924年1月20日,孙中山在广州召开国民党第一次代表大会,会上,覃振等24人当选为中央执行委员、毛泽东等17人当选为候补中央执行委员。
此时覃振年届40岁,毛泽东刚满30岁,但两人老乡见老乡,话语融洽,意气相投、相互仰慕。
这是覃振与毛泽东的第一次握手。
龚光平2020,12.12拍摄
国民党第一次代表会结束后,覃振宴请湘籍友人,毛泽东应邀赴宴。席间,覃振夹起一个辣椒,笑道:“这是检验真假老乡的试金石。”大家都笑了。
茅盾先生的回忆录有这样的记述:“中央宣传部长汪精卫不在时,由覃振代,覃振不在时毛泽东代,毛泽东不在,由我代,我是代、代、代部长”。
中共中央统战部长李维汉回忆:“覃振和毛泽东关系比较密切,交情很深。在大革命时,已经是很熟悉了。”“1924年覃振从广东到湖南,拿了毛泽东同志亲笔写的介绍信给我,要我帮助覃振做恢复国民党组织的工作,我和何叔衡、夏曦两同志商量后,帮助覃振设立国民党筹备处。”“我和覃振的友谊也是经过毛泽东同志的中介而奠定的。”
胡耐安在《欢乐岁月覃理鸣》一文中回忆说:“毛泽东在国民党上层人士中,与覃振私交最好,就同乡关系、就私人交情,除覃而外别无第二人。”
1945年秋,毛泽东赴重庆和蒋介石谈判。覃振这次见到毛泽东非常激动,特地宴请了毛泽东。
后来毛泽东托林伯渠送给覃振一件黑色羊皮袍,覃振一直非常珍视。国共和谈彻底破裂,覃振辞去了国民党内的职务,一心想进入解放区,因病逝世未了心愿。
1957年3月,毛泽东在中南海颐年堂与翦伯赞握手。
九、毛泽东很看重这位马列新史学家翦伯赞
翦伯赞1898年4月14日出生在湖南常德桃源县枫树乡。
翦伯赞是中国著名的历史学家、社会活动家、教育家、中国马克思主义历史科学的重要奠基人之一。
翦伯赞与毛泽东的关系从1945年8月28日毛泽东来重庆谈判的日子里,翦伯赞在周恩来领导下,四处奔波,穿针引线,联络了一大批国民党上层左派人物和各界知名人士,如冯玉祥、覃振、章士钊、邓初民等和毛泽东会面。
毛泽东通过会见各界人士,宣传中共和平建国的政治主张,使其在与国民党反动派的博弈中掌握主动,赢得了人心。毛主席还诙谐地称这位比自己小四岁的湖南同乡为“翦伯老”。
1959年2月19日在《史学》专刊第152期首先发表了翦伯赞撰写的《应该替曹操翻案——从〈赤壁之战〉说到曹操》;同时还发表了希望学术界人士和读者参加讨论的《编者按》。
这篇文章认为“曹操不仅是三国豪族中第一流的政治家、军事家和诗人,而且是中国封建统治阶级中有数的杰出人物。”
毛泽东对此很关注,他看了翦伯赞的文章,说:“曹操结束汉末豪族式混战的局面,恢复了黄河两岸的广大平原,为后来西晋的统一铺平道路。”其后,这场讨论在报纸上展开,郭沫若、吴晗、王昆仑等都发表文章,重新评价曹操。
毛泽东是很看重翦伯赞的,他曾经告诉身边的人:“翦伯赞是讲帝王将相的,我们要想知道一点帝王将相的事,也得去找他。”
十、毛主席向别人介绍邹蕴真时说:“这是我的义友,救过我的命。
邹蕴真1893年出生于汉寿县株木山乡邹家坪村一富户家庭。
邹蕴真在1913年考进了湖南省立第四师范预科,同班同学就有毛泽东。
第二年,四师和一师合并,成立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二人又是同班同学。与毛泽东同窗五载,俩人交往颇深。
邹蕴真和毛泽东有很多共同语言,很快就成了密友。
毛泽东从小就锻炼身体,喜欢游泳、爬山、洗冷水澡,横渡湘江,俩人常外去散步,每到岳麓山顶,他们就席地而坐,横论国是,纵谈人生。
有一年放寒假后,邹蕴真和毛泽东一同护校,没有回家过春节。
1918年,二人从湖南一师毕业,就要分开了,邹蕴真感慨地说:“润之,我们同窗五年,舍不得啊!”
毛泽东写了两句诗送给邹蕴真:“同君负剑理山河,他日功成看谁多。”
看这份情景,不由让人心潮澎湃,离别之苦顿成冲天豪情!
1918年4月,毛泽东邀集13名进步青年创立了“新民学会”,邹蕴真与蔡和森、何叔衡、肖三、罗章龙、李维汉都是发起人。
1919年,邹蕴真捐款资助毛泽东在长沙创办文化书社,他和何叔衡等20余人都是骨干。
1921年8月,已任《湖南通俗教育报》编辑的邹蕴真,协助毛泽东与何叔衡,在长沙船山学社创办湖南自修大学。
在这一次次的进步活动中,他们的学友情也跃升为革命的战友情了。
邹蕴真对毛泽东的革命活动给予同情,有一次毛泽东在经费紧缺时,写信向邹蕴真求援,他慷慨捐寄出500块银元,缓解了毛泽东和当时革命的燃眉之急。
在1950年春毛泽东致函邹蕴真,邀请他前往北京。毛泽东在中南海会晤并款待了这位昔日同学。老友久别重逢,心中感慨颇多。
邹蕴真由衷地赞赏毛主席领导革命胜利的雄才伟略,毛泽东高兴而又谦逊地说:“没有什么,还是第一师范学习的那一点点。当年我们想把国家搞好,苦于没有办法么,东找西找,才找到马克思主义。”
事后邹蕴真记叙道:“润芝兄用小车将我接入私人客厅,畅谈达3个小时之久,感情依旧……”
十一、毛泽东:一砖头把你打到延安来了”的法学家陈瑾昆
陈瑾昆(1887-1959),男,汉族,1875年生,曾名文辉、辉庭,字克生,常德柳叶湖月亮山人。6岁起在家塾读书8年,1903年考入县办小学堂。
柳叶湖月亮山陈瑾昆故居
1908-1917年留学日本,毕业于日本东京帝国大学法律系。归国后曾任北洋政府奉天省高等审判所推事和庭长、修订法律馆纂修、大理院推事、最高法院院长。是享誉中外的著名法学家。
1946年10月,陈瑾昆就在北平地下党的安排下,同符定一、鲍明钤赴延安访问。百忙中的毛泽东专门抽出时间与他们见面,还与陈瑾昆商议筹办一所新型的“法律大学”。
1946年12月,陈瑾昆接受毛泽东诚挚地邀请,带着一家八口,欣然从北平到了延安。
数月里凝神于战事的毛泽东,在延安枣园驻地的窑洞里,热情接待了自北平而来的法学家陈瑾昆。
毛泽东早就听说了陈瑾昆由北平一路而来的种种遭遇,在席间风趣地说:“一砖头把你打到延安来了,还有国民党特务为你送行,真得感谢他们啊!”
陈瑾昆感慨地说:“是您和共产党救了我们全家,我的这条命已经不属于我自己了。”
1946年12月,经毛泽东和刘少奇共同介绍,中共中央直接批准陈瑾昆为中国共产党正式党员,并担任了中共中央法律委员会委员。
此后,陈瑾昆按照毛泽东的安排,开始起草解放区的《宪法》《婚姻法》《土地法》等法律文件,经常当面请示或书面报告毛泽东。
1947年1月16日,毛泽东写信给他说:“从新的观念出发研究法律,甚为必要。新民主主义的法律,一方面,与社会主义的法律相区别,另一方面,又与欧美日本一切资本主义的法律相区别,请本此旨加以研究。”
同年7月13日,毛泽东又写信给他说:“立法工作是一新部门,得兄主持,日起有功,是大好事。”充分肯定了陈瑾昆在法制建设方面的作用和地位。
人民出版社1983年出版的《毛泽东书信选集》中,收录了毛泽东写给陈瑾昆的四封亲笔信。
除了前面提到的三封外,还有1947年11月18日一封。
这封信的内容,除了谈形势、工作之外,结尾时毛泽东还谈到了自己的身体状况和对陈瑾昆家人的问候:“弟(毛泽东自称)身体有时略有毛病,大体尚好,勿以为念。天寒尚祈珍摄。敬祝,安好!并问陈夫人及诸小弟妹好!”更有意思的是,此信之后还有当时作为毛泽东夫人的江青的附笔:“江青附笔祝全家安好!”
如此来看,毛泽东对陈瑾昆,就不仅仅是一位领袖对著名学者的尊重、对法学专家的倚重,而且说明陈瑾昆一家到延安后,与毛泽东家庭之间也有着非同一般的密切交往。
十二、毛泽东对辛树帜称赞不已:“辛辛苦苦,独树一帜。”
2009年8月,兰州大学百年校庆前夕,一块刻有“自强不息、独树一帜”的黄河巨石被安放在校门一侧,安静地讲述着一个个关于坚守、关于坚韧的故事。
1909年成立的甘肃法政学堂,作为兰州大学的前身,只是为了适应清末逐渐开始的法制改革而设立的专门培养法律人才的地方。
直到1946年国立甘肃学院、西北医学院兰州分院等院校合并成立国立兰州大学,才形成一所文理、法学、医学、兽医四大学院并存的全国性综合大学。
主持筹办国立兰州大学的辛树帜校长在1957年出席全国政治协商会议期间,应邀参加了毛泽东主持的最高国务会议。
在听了他对发展全国农业生产和开展古农学研究的汇报后,毛泽东称赞不已,并说他的名字取得好,“辛辛苦苦,独树一帜”。兰大校训中的“独树一帜”即出自于此。
朔漠北望,大河东流,走过跌宕起伏的百年历程,自强不息依旧是学子薪火相传的兰大精神,独树一帜则在百年沧桑的黄河奇石上镌刻进了新的内容。
辛树帜,一位从临澧藕池垱辛家嘴走出去的农家弟子。我国著名教育家、生物学家和农史学家,毕生致力于科学教育事业,具有强烈的“教育救国、科学救国”思想,先后两度执掌西农,为开拓西北高等农林教育、创立西北农学院、兰州大学的教育事业奋斗了一生,做出了卓越贡献,成为中国农史学科奠基者之一。
辛树帜早年在湖南第一师范任教时,曾与毛泽东同事。
1957年,辛树帜应邀出席中央召开的第十一次最高国务(扩大)会议, 时隔30多年,两人再次相见,毛泽东热情地握着他的手,直呼他的名字。
十三、毛泽东唯一一次来到常德和周夏藩睡在一张床上谈古论今到天明
1921年4月下旬的一日,在波光粼粼的松滋河上,一只油漆斑驳的破旧小木船缓缓划进湖南省安乡县城船码头。
毛泽东身穿蓝布长袍,臂夹油纸雨伞,带着简易行李,从容地走出了船舱。
连日来,他以湖南省督学的身份,先后考察了洞庭湖区几个县的教育,和易礼容、陈书农最后来到了安乡。
踏上安乡县这块神奇的土地,有人向他描述了安乡县洪灾连年,一到夏季到处是一片汪洋,浮尸浪涌,人们逃荒讨米,流离失所……
毛泽东一行从县城出发徒步北上,经过近4个小时的寻访,毛泽东在安障乡岩口村找到了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的同学周夏藩。
周夏藩既惊奇又高兴,他从“一师”毕业后,一直在家乡从事教育工作。他看见大晴天毛泽东夹着一把雨伞,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润之真是一个精细之人啊!”
毛泽东笑着说:“晴带雨伞,饱带饥粮嘛!”
周夏藩家很是热情,为了招待毛泽东等人,专门请了当地有名的厨师做饭。
毛泽东等人在这里进行了两天的社会调查。
夜晚,周夏藩和毛泽东两人睡在一张床上。
他和毛泽东谈社会的腐败和人民的疾苦,谈教育、谈范仲淹在安乡读书等掌故。
二人越谈越兴奋,鸡鸣了才眯了一会儿。
参考文章:《中共党史》《三湘英烈传》《湖南工人运动史》《中国法制报》《帅孟奇的故事》《我的外公邹蕴真》《湖南日报》等
觉得不错请点在看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
—— 分享新闻,还能获得积分兑换好礼哦 ——
更多精彩内容进入 [历史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