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去学校看他,她都穿着检服,“你就说我是你姨”

中国长安网
2月前   中国长安网官方账号
司法救助雪中送炭受助百姓绝处逢生
“怀揽鸭绿一江水,背倚长白万重山。”被誉为中国最大最美的边境城市,辽宁省丹东市位于鸭绿江的中下游,与朝鲜仅一江之隔,而凤城是丹东的县级市。凤城市检察院坐落在享有“国门名山”美誉的凤凰山脚下。
12月1日,丹东市检察机关“劳模精神·榜样力量”先进事迹报告会在丹东市检察院举行,辽宁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凤城市检察院第五检察部负责人周平参加了报告会,并发表了演讲。在鲜花和掌声中,周平讲述了自己工作中的故事,感染了在场每一位听众。
在凤城市检察院第五检察部,周平主要负责控申工作,办理信访、司法救助、国家赔偿等案件。第一次见到周平的人,都会被她如江南女子般秀丽的外形所吸引,然而她做起事情来却是一副风风火火的样子,行事干脆利索,又细致周到,每个她接访过的群众都能深刻地体会到这一点。
但获得过诸多荣誉的周平鲜少接受采访,她不想让自己被过多关注.她说:“作为检察官,就应该为人民群众解忧。能够为群众办实事,就会感到满足。我在现在的工作岗位上,做的都是该做的事情。”
周平为人的低调,不是放在嘴上的。走进她的办公室,一株一人高的龙须树是唯一的装饰,她把一面面锦旗和一封封感谢信,都放在资料室。“我一看到锦旗和感谢信就感到责任更重了,压力也更大了。”她笑着对《方圆》记者说道。
一次救济,长期关怀
辽宁省今年开启了命案受害家庭关怀行动,首例救助者梁文英的案子就是周平办理的。
81岁的梁文英是辽阳解放战役残疾军人遗属,也是已经建档立卡的贫困户。1月10日,在一次家庭聚会中,因酒后发生口角,两个儿子打了起来,老三被老四一刀捅伤,失血过多死亡。
梁文英虽然有好几个子女,但是能够正常工作、养活一大家的还是老三和老四,他们是家里的顶梁柱,平时梁文英的生活起居也都是依靠这两个儿子。案发后,一个儿子死亡,另一个儿子收监,一家子如天塌一般。梁文英身体也不好,患有严重心脏病、肺气肿等多种疾病,如今老三和老四也不能陪伴在自己身边,她只能与患有脑瘫的一个儿子相依为命,生活十分困难。
考虑到梁文英家里的特殊情况,凤城市检察院决定帮助梁文英申请司法救助。对于这起救助案件,周平认为处理起来需要考虑的现实因素会比较多,尤其是老人的后续生活保障问题是她关注的重点。“我们发放给她救助金后,她自己能否有效管理?娘俩后续生活怎么办?”
在周平心里,人民利益无小事。梁文英未来的生活,她觉得不能只解决眼前的难处,要帮他们进行长远规划。为了能够尽快帮助到梁文英,她和检察官助理程璐仅用5天的时间,就把梁文英的司法救助案件给快速办结了,及时给梁文英送去了6万元的司法救助款。
疫情期间,周平前往梁文英家得知老人一直深陷痛失两儿的绝望之中,整日茶不思饭不想,流露出轻生厌世的念头。周平想着,一定要给她活着的希望和动力,除了进行心理疏导外,还专门帮她录制了一段视频,委托看守所干警转给她的四儿子看。
“四儿啊,你好好的,好生改造,早点回来,妈在家里等你,听里面(狱警)的话。”梁文英在视频中叮嘱儿子。“妈啊,您在家也都好好的,等我出去再好好伺候您。”当周平将四儿子录制的视频拿给梁文英看时,梁文英声泪俱下,表示要好好活着等儿子回来。
2020年4月,周平(右二)到梁文英家将她儿子在看守所录制的视频播放给她看。(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救助金的问题解决了,母子之间的联系也建立了,然而这起救助案件并没有因此而结束。“我们的工作能不能做得再细致一点,考虑得再周全一点?”周平经常会告诉自己不能以案办案,要把当事人的困难都考虑周全了。
面对梁文英家庭困难的情况,周平多次与当地党委政府、村委会和扶贫部门研究制定帮扶措施,最终确定由村委会代为保管司法救助金,村委会根据梁文英的生活需要定期发放救助金。而梁家的几亩地,村委会表示会找人帮忙耕种,保证梁文英家有粮食吃。同时,扶贫部门在年底产业分红的时候,也会考虑增加梁文英家的产业分红收入,并将她和患有脑瘫的儿子纳入商业医疗补充保险,增强抵御疾病的能力。
一有时间,周平就会远赴60多公里外去看望梁文英。6月12日,周平联合凤城市政协、市残联等部门,再一次来到梁文英家中进行回访。梁文英紧握着周平的手说:“闺女啊,你们又来看我啦,你上个月帮我联系的大夫真的很不错,我瞧完了病,喘气也畅快了。”“别客气,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梁姨,多保重身体,好好活着,有困难就找我。”周平亲切地叮嘱道。
对于梁文英的生活,无论大小事,周平总是尽心帮忙张罗着,她还联系了凤城市残联、市退役军人事务局等部门,将梁文英家庭作为重点帮扶对象,进行长期帮扶。
在同事看来,周平是一个很不怕“麻烦”别人的人。“谁好意思求人?大家都怕担人情。可在周平这里,只要是她接待的当事人有困难找她,她都会第一时间想办法帮对方解决。”当记者跟周平进行确认时,她莞尔一笑:“如果是我自己家的事,真会不好意思,但如果是我的当事人,我就要想方设法去解决。因为我想让自己经手的案件能够做到让群众满意。
“司法工作也是群众工作”
“黄姨,近来身体怎么样了?天冷了,注意添衣保暖呀。”11月24日,周平再一次电话回访当事人黄玉芬。
这是一起二十余年的信访积案。信访人黄玉芬涉案的贪污案件在1992年撤案,当时《国家赔偿法》(1995年颁布)尚未颁布,案件赔偿缺乏具体的指导依据,致使案件长期无法导入司法程序,进而引发黄玉芬长年上访。
周平还记得第一次看到黄玉芬来访时,自己内心受到的触动。“我想起了自己的母亲,也是古稀之年,应该安享晚年,而黄玉芬还在为自己的事情到处上访,我很心疼”。经过一番交谈,周平了解到黄玉芬被释放之后,做了腰椎手术,还得了浸润性肺癌、心脏病等多种重大疾病,多年来一直在各大医院治疗身体。
据周平介绍,黄玉芬是20世纪90年代当地有名的企业家,1990年4月,当时的凤城满族自治县检察院以黄玉芬涉嫌贪污罪、受贿罪立案。随后在1992年4月16日,凤城县检察院检委会认为该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撤销案件,然而此时的黄玉芬已经被羁押一年半之久。为了自己的声誉,黄玉芬拖着病体上访了二十多年,要求赔偿其被羁押期间的身体和精神、经济损失。因为多年上访,黄玉芬的精神压力很大。
周平有点担心黄玉芬的情况,她和同事与黄玉芬通话了20余次,还去她租住的地方探望了2次。周平每次都会关切地提醒黄玉芬:“黄姨,注意天气变化,要保重身体,有什么问题跟我们说,我们给你解决。”
“和多数上访人不同的是,黄玉芬每次都心平气和地表达着自己诉求,跟我们遇见的多年老访户不同,她慈祥温和。”周平说道,为了解开黄玉芬的心结,周平专门拜访了当年办理黄玉芬案件的办案人员,了解黄玉芬多年上访未能解决的原委。
通过周平的了解,有一件让黄玉芬耿耿于怀的事情发生在她的案件审理期间,当时在法庭上,有人骂她是贪污犯,言语上的刺激让黄玉芬一直想要证明自己的清白,而这件事,也促使她走上了多年的上访之路。
从黄玉芬的言语里,周平能够看出老人的沮丧情绪,特别是一些邻居熟人,这些年来一直认为她是贪污犯。其实早在1992年,检察机关已经撤案了,但黄玉芬一想到自己是一个快埋进黄土的人,还有人误会她的清白,内心就十分痛苦。
了解到黄玉芬“就想要一个说法”的心理,周平联系了原参与办案人员与黄玉芬见面。多年未见,他们都对黄玉芬送上关心和问候,一声“黄大姐,你好吗”,让她泪流满面,亲切的交流,让她非常感动,感觉自己是被尊重的。
“黄姨,过去的案子给您造成这么大的心结,带来一生的痛苦。您这么大岁数,本该安享晚年的,却奔波上访这么多年。我想代表我们干警,为我们当年执法观念和执法水平的不足,给您道歉。”周平真诚地对黄玉芬说。
周平和同事在办案过程中始终为黄玉芬着想,还时常以晚辈的身份对她加以宽慰和疏导。一开始黄玉芬信访要求赔偿金额包括医疗费、交通费、精神和经济损失费用共计三十余万元,周平对黄玉芬的信访诉求进行逐一回应和解释,同时也向她解读了《国家赔偿法》的有关规定。
经过一系列释法说理,黄玉芬说:“小周啊,我是被你们的工作感动了,哪怕现在只给我一分钱,我也感谢你们。”
2018年8月29日,凤城市检察院依法为黄玉芬申请办理司法救助,黄玉芬对该信访案的办理结果非常满意,并写下了息诉罢访承诺
在写给凤城市检察院检察长姜秀娟的感谢信中,黄玉芬说:“新时代检察官的作风真的感化了我,你们推心置腹跟我谈心,设身处地为我考虑,为我奔波20多年的事情画上了句号。你们用心用情工作,我今后好好生活,不再给国家添麻烦。”
为了表达谢意,黄玉芬带病专程为凤城市检察院送来了感谢信和一面写有“有担当、办实事、高效负责”的锦旗。现在黄玉芬和儿女住在外地,她还常常打电话给周平及其同事,嘱咐他们注意身体,邀请他们去自家做客。周平也热情地告诉黄玉芬,“现在检察机关出台政策帮助民营企业家,对他们的保障越来越完善啦。”
在周平看来,法律不应该是冷冰冰的,“司法工作也是做群众工作”,她也一直把这句话放在心里。对于信访工作,许多问题都是很棘手的,只有耐心倾听诉求,才能赢得信任和理解。
“作为一名检察官,群众来到这里,就是对我们的信任。如果属于职责范围内的,我们要竭尽全力帮助化解矛盾,为他们争取权利;不属于职责范围的,我们也要协调沟通好,帮助当事人找到渠道,解决他们的诉求。”周平说道。
把迷途少年带到有阳光的地方
9月16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张军来凤城市检察院考察工作时,周平和同事以及心理老师正在对一起故意毁坏财物案的附条件不起诉人小金进行心理疏导。
2005年,小金的父亲在乡下经营了一片果园,在果园边上建了一处20平方米的简易看护房。2009年,4岁的小金和母亲一起搬来简易房住。后来,果园经营不善,多年下来,亏损严重。因为酗酒严重,没有生活来源,金父干脆低于市场价把房子卖了换酒喝,醉酒之后,还会暴打母子俩。小金的母亲因为长期遭受家暴,被生生打成了精神障碍。
2012年9月17日白天,小金父亲醉酒后将小金和妈妈砍成了重伤,还将大门紧锁,阻止他人报警。那时的小金整个脸和胳膊也被砍得不成样子,等第二天邻居发现异常时,地上淌的血都风干了。
小金母子被送往医院后,当地政府和民众纷纷给这对母子捐钱、捐物,用于二人的医疗费用,民政部门也给母子二人办理了低保。小金父亲被判有期徒刑十年,小金的妈妈由于精神上受到刺激,被送去精神病院进行治疗,而小金的姥姥患有心脏病,无力照顾小金。民政部门出面把小金寄养在爱心人士家里。后来小金初中没毕业就去打工了。
2019年6月19日,小金在生日那天回到儿时居住地,无家可归的他心情很低落,又喝了点酒,冲动之余把附近一座孤房给烧毁了。2020年9月14日,凤城市检察院第二检察部鉴于小金的特殊情况,对他依法作出附条件不起诉决定。办案检察官认为小金的情况可能符合国家司法救助条件,遂将该线索移送第五检察部周平审查。
小金告诉周平:“回到小时候的居住地,让我想起当年和妈妈被暴打的日子……这些痛苦的回忆都深深埋在我的心里,没有地方可以倾诉,后来我一时冲动,才毁坏了财物”。
小金的身世让周平感到唏嘘。虽然他是这一起案件的被不起诉人,但是周平和同事认为,小金同样是上一起伤害案件的受害者。
小金是个帅小伙,性格腼腆,被砍伤以后,脸、手臂、头上都是疤痕,给他造成了严重的身心创伤。周平说:“十几岁的孩子正处于是非观尚未形成时期,父亲服刑,母亲精神病入院,无人对其进行正确引导,进而引发犯罪。所以,我们检察机关在帮助小金申请国家司法救助金之后,还应该进一步对他进行心理疏导,从根上去帮助这个迷途的年轻人。”经过一段时间的心理疏导,小金告诉周平:“我心里好受多了,感觉对未来有希望了。”
因为故意毁坏财物,小金需要向被害人赔偿1.4万元,他打算自己赚钱还上。在了解到小金的想法后,为了全方位帮助这个年轻人,周平所在的凤城市检察院帮助小金联系了一个帮扶基地,让他能够有工作和生活的地方,从此能走上正途。
现在小金在一个月能挣4000元,生活方面已经没有问题了,他还能趁着放假的时候去看望自己的妈妈。
11月25日上午,周平让同事联系小金一起去医院看小金的妈妈,她还特意嘱咐道,“电话别打太早,这孩子上夜班,让他多睡会儿”。
2020年11月25日,周平陪小金去医院看望患有精神分裂症的母亲。(摄影/方菲)
周平很细心,去医院前,她特地买了苹果和香蕉,她听小金说过,这是他妈妈爱吃的水果。从医院出来后,小金要赶回公司,临别时,周平嘱咐小金:“多看书,别老睡觉玩手机,有时间运动运动,有好的身体,才能更好地生活工作,别辜负关心你的人们,生活还是很美好的。”小金对帮助过自己的政府、检察官和收养家庭心存感激,他表示以后要多挣钱,让妈妈过上好日子。
救一个人,救一个家庭
“你妈手都烧成那样了还亲手给你包饺子,是什么样的一个感情啊,给你包的每个饺子,是什么样的分量啊……”记者采访的间隙,周平跟她的司法救助对象刘海媚的儿子周志明通了一个电话。因为刘海媚微信里告诉周平,周志明可能嫌弃自己,不想吃自己包的饺子,周平一个电话就给周志明打过去了。
在周平同事口中,周志明是一个特殊的男孩,大家都跟周平开玩笑:“干脆认周志明做干儿子算了。”有一段时间,下班之后,周平不是在给刘海媚发送一些激励周志明学习的鸡汤文章,就是打电话给周志明的班主任,了解他的思想学习。
对周平来说,刘海媚是一个让她印象特别深的当事人。2018年1月2日,一个寒冷的冬夜,49岁的刘海媚被前夫用汽油洒在身上点燃,烧成重伤,幸好儿子在家,才把她救下来。可是她被烧毁了容貌,手指头也因为烧伤而黏在一起。
2019年5月29日,刘海媚不服法院判决到凤城市检察院第五检察部进行申诉,见到刘海媚的第一眼,周平看到的是一张红肿而扭曲的脸,新旧疤痕像一条条虫一样盘踞在脸上。因为烧伤的比较严重,刘海媚的嘴巴红肿,张口困难,说起话来比较困难。除此之外,周平还发现,刘海媚穿着厚厚的衣物包裹着自己,还戴着帽子,因为夏天快到了,她的周身散发着一股说不上来的味道,说话时一边抓耳挠腮,一边拼命挠着大腿。
眼前的刘海媚让周平觉得很震撼。经过询问,周平了解到,刘海媚作为村里的低保户及慢性乙肝患者,已经住院三个月,花费治疗费12.5万元,前夫无钱无力支付赔偿,而她在离婚后,独自带着儿子租房生活,现在又因烧成重伤失去劳动能力,生活困难,二人仅依靠低保金维持生活,没有钱继续治疗。
来检察院申诉前,医院给刘海媚做了植皮手术,摘取了她大腿上的部分皮肤移植到胳膊和手背上,她的双手没有握力,尤其是左手,连筷子都握不住。随着天气变热,烧伤后排汗功能不畅,刘海媚难以忍受瘙痒,整宿睡不着觉。
如何解决刘海媚的经济困难和她的烧伤治疗费?周平下了很大的功夫。通过司法救助,周平为刘海媚申请到了5万元的救助金。考虑到刘海媚因烧伤面部瘢痕挛缩导致张口困难的情况,周平还找到本地一家医院,为刘海媚做了口周瘢痕松解手术。医院还注意到刘海媚上下耳郭因为烧伤黏在了一起,帮她打开了耳朵,恢复了听力。
也是这次耳朵手术让周平意识到,为什么第一次见到刘海媚时,她对声音的反应明显慢半拍,原来她耳朵被烧伤,一说话就会受到干扰。周平还担心手术失败牵扯到了面部神经,多次去医院沟通,医院被周平的行为感动,为刘海媚重新制订了手术方案,免费为她做了面部修复手术。
整个手术过程,周平和同事在手术室外足足等待了四个小时,幸好手术效果不错。刘海媚住院期间,周平和同事还联系了民政部门和残联,看看是否有相关政策提供一些救助。
在给予司法救助的同时周平没有简单的就案办案,还采取多元救助,尤其是心理救助。她经常与刘海媚通电话,帮助她重拾生活的信心。
2020年1月,凤城市检察院检察长姜秀娟和周平(右一)、程璐去探望即将手术的刘海媚。(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对刘海媚来说,儿子是她活着的最大希望。她出事前,儿子学习成绩中等。发生这样的事,村里传得沸沸扬扬,儿子很自卑,想辍学不念了。为此,周平专门去了一趟周志明的学校,找到他的班主任老师。她跟老师说:“小周家的情况挺特殊的,老师和同学能不能多关心和开导一下他,在课堂上多关照他,在品格和为人处世方面多教育他。好好学习是一方面,孩子的心理健康尤其重要,希望老师多费心。”
为了给孩子自信,周平每次去看他都穿着检服,周志明的同学看到之后很羡慕他,周平跟孩子说,“你就说我是你姨。”
周平和同事组成了一个爱心助学群,成员包括检察官、法官、律师、医生等,长期资助周志明的学业。2019年11月17日,在收到凤城市检察院同事的捐款捐物之后,周志明给周平写来感谢信,其中有几句话让周平特别感动:“这些压力一度让我喘不过气,也让我快失去自信,幸运的是,我遇到了你们。现在的我,像春天刚出土的小草,又恢复了勃勃生机。我相信,满怀希望,就会所向披靡。”
刘海媚自己都很难想象,作为一个遭受过毁容伤害的女人,独身带孩子,在检察官的帮助下,自己的身心能够恢复得这么好。虽然刘海媚不善于表达,但是她告诉周平:“周姐,我现在感觉特别幸福,从来没有感觉过这么好。真的,你不知道我以前过的是什么日子。前夫喝完酒就打人,我被打怕了,宁愿净身出户在外租房,也要离婚。”
如今的刘海媚逐渐从过去的痛苦经历中一点点恢复,她现在经常在微信上给周平发信息,有时候是儿子的考试成绩,有时候叮嘱周平别太辛苦了。周平听完都是淡淡地微笑和点头,末了还是重复着:“有什么事就找我。”
看着周平和刘海媚之间的亲密劲儿,同事都感叹道:“如果没有遇到周平,一个家境贫寒、母亲被父亲烧致毁容的孩子,极有可能会丧失生活的希望,但是现在孩子在周平的帮助下,重新恢复了自信,周平可能改变了孩子的一生。”
我们的工作可能影响一个家庭的悲欢离合
工作犹如一个转轮,不停歇也没有尽头,每天从早忙到晚是常态,但再苦再累,周平也会硬生生挤出时间照顾她的老母亲,这也是她内心柔软的牵挂。
“周平的母亲今年80多岁了,身体多病,在今年年初,又患严重心衰,住院抢救,那时候正赶上疫情值班,她一边照顾母亲,一边顶风冒雪执勤。”周平的同事说。
因为工作需要,周平曾被借调到丹东市检察院,带领全地区消灭了公开听证和司法救助空白点,受到了上级院的表扬。疫情期间,周平妈妈患严重心衰,考虑到母亲身体不好,为了照顾母亲,周平每天早上五点半起床,花一个半小时到丹东,下班之后再远程折返回凤城的母亲家。后来,周平还是放弃了调到市院的机会,回到了凤城市检察院。对家人的爱一定程度上也让周平对救助对象的遭遇感同身受。
周平的工作态度和处事风格其实受她父亲的影响很大,“她父亲曾经是一位厂长。为人正派,大公无私,全身心扑在工作上,做事情总是先替别人考虑,厂里职工都非常敬重他。”周平父亲的老同事说道。那时候,工人有事就去找周平父亲,她父亲也都会帮助工人解决。从小耳濡目染父亲的为人处世,也养成了周平扶危济困的品质。“我很崇拜我的父亲,他一直都是我的偶像。”
周平的父亲是抗美援朝的老兵,对周平姐弟从小要求很严格。周平一直想和父亲谈谈他参加朝鲜战争的事,但她父亲从来没有提过朝鲜战争的残酷,父亲说战友都牺牲了,他能活下来很幸运。
周平父亲最喜欢的一首歌就是《我的祖国》,在周平的印象里,父亲永远乐观积极向上,不抱怨,浑身充满着正能量,特别敬业,周平觉得自己也是遗传到了父亲身上的这些好品质,一心把自己奉献给了检察工作。
周平平日的工作内容,包括依法受理报案、举报、控告、申诉及犯罪嫌疑人投案自首、进行法律宣传和咨询活动等。面对复杂烦琐的工作,周平始终保持一颗初心,为群众办难事、办实事。面对困难,她不甘示弱,也从不退缩。对待来访者,她耐心细致,以诚相待。
能够最大程度地帮助群众解决实际困难,是周平给自己提出的工作目标。为此,她还会定期去各政府相关部门沟通工作,比如到凤城市扶贫开发事务中心了解国家出台的各项扶贫政策,带回各种材料给同事学习等。
为了帮助一些困难的司法救助对象解决生活问题,凤城市扶贫开发事务中心王刚经常和周平打照面,两人就当事人的低保、危房改造等实实在在的生活问题进行协商,王刚说,“我和周平已成为老熟人了。”
过硬的业务素质和真心为群众办实事的态度,以及对当事人、同事和家人无私的奉献和爱心,让周平收获了一致好评。
2004年到2014年间,凤城市检察院信访案件较多,当时分管控申工作的副检察长郭红章给了周平很高的评价:“周平工作非常认真负责,为人正直善良,热爱学习,做事追求完美。控告申诉科被誉为‘检察窗口’,是检察机关对外联系的桥梁和纽带,周平不仅基础工作抓得很实,而且站在了全院的角度。作为控告申诉科这个窗口的带头人,周平和她的同事们不仅用高效的工作态度和踏实的办案工作,展现了检察机关维护公平正义的形象,更为我们诠释了司法温情的一面。”
凤城市检察院检察长姜秀娟说:“周平在控申岗位上的工作可圈可点,她带领的控申工作,每年都排在全省前几名。”之前,丹东地区在司法救助方面的经验有过空白期,但是周平在最高人民检察院刚刚出台相关政策时,就开始琢磨该如何去开展这项工作。
面对案件中的贫困老百姓,不管分内分外,周平都一视同仁,热情接待。几乎所有当事人在案件结束后,都会给周平办案组和检察院寄来感谢信。面对外界的赞许,周平由衷地表示:“这些荣誉是对我们工作的激励。其实我挺感谢当事人,是他们的理解和信任,才使得我们的工作如此顺利圆满。”
无论是上访20多年的黄玉芬,还是被前夫烧伤毁容的刘海媚,抑或是从前没有家,后来有稳定工作、不幸又幸运的小金……周平都把他们当成自己的亲人,为他们排忧解难。“如果你家亲人遇到这样的难事了,你帮不帮,怎么帮,是不是要帮到底?实际上,我们办的每一个案件都是抚慰一个受伤的灵魂。他们虽然只是一个个体,但对他们来说,我们的工作影响着他们整个家庭的悲欢离合。”周平平静地说道。
从检30余载,周平先后被评为辽宁省最美女检察官、丹东市劳动模范、凤城市劳动模范……她带领所在科室连续四届被最高人民检察院授予全国检察机关“文明接待室”称号。4月底,她获得辽宁省五一劳动奖章。纵使荣誉数不胜数,她还是一如既往地坚持“一次救济,长期关怀,民有所呼,我有所应”。
在周平看来,人民利益无小事,把每一起群众身边的“小案”都当成“天大的案子”办好,坚持为民初心,办案求极致,才是检察工作的最终归宿。(本文当事人均为化名)
周平,辽宁省凤城市检察院第五检察部负责人,一级检察官。所在部门连续四届被最高人民检察院评为全国检察机关“文明接待室”。
2020年被授予辽宁省五一劳动奖章。周平对待群众热情亲切,每个她接访的群众都能深刻地体会到这一点。周平说:“作为检察官,就应该为人民群众解忧。能够为群众办实事,就会感到满足。我在现在的工作岗位上,做的都是该做的事情。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
—— 分享新闻,还能获得积分兑换好礼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