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韩振营流窜15省杀死63人,身边竟有5名以上女性相随!

交通大小事
2月前  
韩振营,河南跨省系列杀人抢夺案主犯。其8年间流窜14地市杀人抢劫作案,经警方查证,其作案23起,杀死27人,杀伤10人,但他坚称杀死63人。
1996年12月27日,湖南省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韩振营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韩振营,1974年出生于河南省镇平县彭营乡。1988年6月因打架被行政拘留15天,1990年元月19日被依法逮捕,同年9月18日因盗窃罪被南阳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判刑9年,投入河南省新郑监狱服刑。
1992年4月减刑一年,1993年10月减刑一年,1995年元月16日由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假释,25日出狱。1995年6月19日因抢劫、盗窃被某市公安局刑事拘留,押在某看守所,27日被依法逮捕,同年9月22日因病在某市中心医院就诊,次日凌晨5时许脱逃。
1995年3月上旬,韩振营窜到湖北省武当山东侧太山庙旅游区,将景区一位30岁左右男摄影师打下悬崖致死,韩从死者身上抢走金戒指、照相机及若干钱财后,逃离现场。
1995年3月26日,韩振营窜至河南省邓州市,将西城区金鸡泉一号楼的31岁韩某杀害,抢走1000多元人民币后逃离;6月上旬某夜,韩振营窜至河南省方城县,将粮食局大院一68岁老太太杀害,抢劫数万元后逃离现场。
1995年10月至1996年3月,沿河南、湖北、湖南、浙江一线,连接不断发生以抢劫财物为目的的凶杀案,一幕幕鲜血淋淋的人问惨剧摆在公安干警的面前:
1995年10月13日,湖北襄樊市路灯管理处技术员黄永杰被半夜人室的歹徒用铁锤砸死;11月26日,浙江杭州市灵隐风景区,温州游客应凌聪被人用皮带勒死;
12月22日,浙江杭州市灵隐风景区,福建游客柯顺容被人用背包带勒死;30日,湖北荆沙市医药局守夜人王学汉被半夜人室的歹徒用铁锤砸死;31日,湖南醴陵市一位68岁的老妇被半夜入室的歹徒用铁锤砸死,其孙女被砸成重伤;
1996年1月2日,湖南株州市淞南市场二位值班老人半夜被歹徒用铁锤砸死;8日,湖南常德市常崇酒楼保安人员张桃菊半夜被行窃人用铁锤砸死;同日,湖南张家界市五交化公司职工王平双半夜在常德市街头被歹徒用铁锤砸成重伤;
1月15日,河南郑州市居民蔡新阳一家三口被半夜入室的歹徒用铁锤砸死;2月11日,湖北武汉市贺家墩156号居民贺大成被半夜入室的歹徒用铁锤砸死……
值得一提的是,在韩振营逃亡的这一年时间里,他身边经常带着一个如花似玉的女青年,正是年方19岁的赵艳霞。1995年,赵艳霞只身到湖北省沙市学习美容,认识了流窜来沙市的韩振营,之后,她跟着韩振营亡命天涯。
1996年3月11日,赵艳霞跟着韩振营从河南省南阳市来到湖北的沙市,却最终被韩残忍地杀害。赵艳霞在临死之际,用血水在地上写下了韩振营的电话号码。两天后,韩振营在湖南省澧县被擒。
随后,在连续56天的突审中,韩振营供述自己在15个省、市、自治区流窜作案67起,其中杀人案59起,自称杀死63人,杀伤10人……这一切,甚至连专案组的干警都听呆了。
截止1996年5月15日,警方共查证案件33起,已查证确认23起,总共杀死27人,杀伤10人。
1996年12月27日,湖南省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当庭宣判:韩振营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韩振营不服,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然而一些事情总让人不能理解。
韩振营在逃亡的一年多时间里,身边竟有5名以上的女性。这些女性年龄都不大,最大的才20岁出头,最小的才17岁。
一是韩振营基本上是一个文盲,甚至不讲一点仁义道德,与他在一起有何共同语言?二是和韩犯有过较密切的接触后,应该对他的所作所为有一定的了解,为什么就不能引起警惕,反而和韩犯共同生活?如赵艳霞最后虽然想离开韩振营,但还是没勇气向公安机关举报韩振营。韩坦白说:“我不杀她不行,她知道得太多了。”另4个女青年难道不险吗?三是这些女青年的家长,就没有一个能制止女儿的这种荒唐行为,对女儿交朋友不闻不问?其中有一个家长还发现自己女儿上了韩振营的床,最后只是将女儿叫回来,逼他交1000元的青春损失费,要韩振营和女儿正式处朋友,以期最后达到结婚的目的。如果青年人只是因好奇和一时冲动不能控制自己的话,那么,年长者又是为了什么?是为了韩手中劫掠来的沾满血腥的钱吗?
年方19岁的赵艳霞,是陕西省勉县县城人,1995年只身到湖北省沙市学习美容,认识了流窜来沙市的韩振营。赵艳霞毕竟年纪小,见韩振营长得还挺俊秀,对自己信誓旦旦,就动心了。在这以后,赵艳霞把韩振营带回过陕西勉县。她家里给他找了个店面,让他在那里跟赵艳霞继父学用中草药医病的特长糊口。但韩振营本性不改,偷偷地带着赵艳霞逃离了勉县,又开始了他流窜作案的犯罪生活。此后,赵艳霞跟着韩振营到过河南、湖北、湖南等地,赵艳霞对韩振营是真心相待,陪着他东奔西跑,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应该说就是一颗铁石心肠,也会被赵艳霞的心捂热。
然而,在1996年3月11日,韩振营带着赵艳霞从河南省南阳市来到湖北的沙市,赵艳霞对韩振营说,自己出来这么长时间了,家里也不知自己的去向,自己想回家去看一看。韩振营听了,冷冷地说:“不行,你不能回去。”
赵艳霞听了这话有些不高兴,心想:我又没卖给你,怎么就不能回去呢?当晚,赵艳霞已从心底里厌倦了这种东躲西藏的生活,她真想回去扑到她母亲的怀里一诉衷肠,今后不再到外面乱跑了。可是,这种机会不会再有了。
韩振营带着赵艳霞顺着荆江大堤往苗圃里走,越走越黑,走得赵艳霞有些不安。韩振营冷冷地说:“沙市是我俩初次相识的地方,今天也成了我俩最后分别的地方。”
赵艳霞觉得这话有些不对劲,刚想说点什么,只觉得脖子上面一阵凉风掠过,紧接着一股暖暖的热流从自己的脖子里喷涌而出。然后赵艳霞“扑通”一声栽倒在地。
这时,韩振营听到有人朝这个方向走来,他来不及将刀上的血迹擦干,赶紧将刀折叠后放进口袋里,匆匆而逃。这血迹就是留在他折叠刀上的紫褐色的陈旧血迹。
赵艳霞后来被人发现,因失血过多,在送往医院的途中死亡。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
—— 分享新闻,还能获得积分兑换好礼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