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女谢祥符:灵魂栖于新疆,汉回友谊绵长

力量湖南
5月前   《文史博览·人物》官方账号
人物
名片
谢祥符
1934年10月出生于湖南涟源,1951年入疆,1952年4月因患肺结核在新疆逝世,终年18岁
“整整66年,66年,我们不知道她葬在哪里。如果没有那位回族老人,我们66年的担忧与难过还不会结束。”当说起自己未曾谋面的姑姑时、说起那位新疆回族老人对姑姑的关照时,谢棣森无限唏嘘,“那位回族老人是我们一家人的恩人。”
谢棣森的姑姑谢祥符正是当年支援新疆建设的“八千湘女”中的一位。1951年,17岁的谢祥符在长沙考取新疆招聘团,入疆之后再没有离开,长眠在了新疆。
1
1951年,北正街是长沙最热闹的地方,3月,街上张贴的一则招聘吸引了大伙儿的注意,大家使劲儿往前凑,看看上面说的是什么:新疆招聘团要招聘女兵去建设新疆了!
挤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17岁的谢祥符格外兴奋。她是湖南涟源人,家里有6姊妹,她是最小的一个。家里本就穷,继母又动辄不给饭吃、不给被子盖,谢祥符长到17岁还是瘦瘦小小的。家里的日子过不下去了,谢祥符索性跟着哥哥来到长沙谋生。看到新疆招聘团的招聘启事后,年轻热血的谢祥符立即决定:要去祖国边疆!
谢祥符马上跑回家,告诉了自己的哥哥,但遭到了坚决反对:新疆那么苦,谁能放心得下这么小的小姑娘一个人去到那里呢?
可谢祥符决心已定,她瞒着哥哥,悄悄迁了户口、报了名,等确认被录取之后,她才告诉哥哥。
哥哥本以为年幼的妹妹只是一时兴起,没想到,谢祥符真的是一腔热血去建设祖国的。入疆之后,在给哥哥的信里,谢祥符写道:“入疆的路途中,坐车子时间很久,不要担心,组织上的照顾很好,同志们也很和气,我自己更要负起责任了。”
描述起在新疆的生活,她的语气也充满坚毅:我们在这里睡地窝子,吃大饼子,但是我不怕苦,不怕累,一定要好好锻炼自己!
▲得知弟弟妹妹也想来建设边疆时,谢祥符在回信里鼓励他们:建设新疆,锻炼自己,不负青春
当听说家里有弟弟妹妹也想报名支援新疆建设时,谢祥符十分高兴。她在回信里写道:“青年人应该在革命中锻炼出来,不要浪费了自己的青春时期,要让青春蓬蓬勃勃。热烈期盼你来新疆!”
寥寥几句,谢祥符对于建设新疆的热忱便跃然纸上。但谁也没有想到——这竟是谢祥符留下的最后一封家书!
2
此后大半年,本来一月最少寄一封信回家的谢祥符忽然和家人断了联系。家人担心忧虑之余,却也无计可施:部队的位置总在变动,没有谢祥符寄回的信件,家人并不知道部队迁往了何处,无法联系上部队,更不知道该去哪里找这个年幼的小妹妹。
湖南与新疆之间山水迢迢,在长沙担心小妹妹的家人并不知道,抵达新疆一个月后,身体底子差的谢祥符就因恶劣的气候条件和生存环境病倒了,那一封封家书,都是妹妹自病房里寄来,不想让家人担心,在那大半年里,她对自己生病的苦痛没有吐露半个字!
当时,一封信件从新疆“走到”湖南,需要好几个月的时间。1953年元月,在一个冰凉刺骨的日子,邮递员递来了一封信,里面是谢祥符最后的消息:
“谢祥符,生于1934年10月24日,1951年3月7日在长沙报考八千湘女,考取新疆招聘团,参加革命工作,于3月10日启程,赴新疆第一野战军六师十八团三营任战士,不幸因患肺结核,任职不满一月即住院治疗,于1952年4月7日病故,年龄18岁,安葬于新疆焉耆县永宁区二村。
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北军区第一野战军政治部”
谢祥符的父亲一下子被这突如其来的噩耗击倒了,当即晕了过去。醒来之后,老父亲哭着要找自己的小女儿:“她在哪里!她在哪里!要找到她!”
但,在当时那个通信不发达的年代,加之谢祥符战士身份的特殊性,想找到她,谈何容易!在家人的记忆里,谢祥符永远停留的地方,就是模糊的“新疆焉耆”。
3
得知女儿病逝的消息后,谢父悲痛欲绝,他将小女儿的相片制成瓷画,附上亲手题诗:何时有梦入家园!以此时时追忆自己的女儿。
而谢祥符的哥哥也一直惦记着这个小妹妹,谢棣森说,直到九十多岁,父亲还是总会想起她,“吃饭的时候,过节的时候,甚至发呆的时候,父亲总时不时会想起她,一说起这个小妹妹,他的眼泪就会止不住地流。”
此后,谢祥符的家人一直没有放弃寻找她,但面临着难以克服的困难——新疆的发展、建设速度之快,使得这里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谢家人所知道的地址范围太模糊,当年的“焉耆县永宁区二村”或是有了新的行政片区划分,怎么找也找不到了。
时光飞逝。谢棣森参加工作后,寻找姑妈的任务就交到了自己的肩上。但谢棣森心里也明白:找到的希望已经很渺茫了。
因为从小就听父亲讲姑姑与新疆的故事,所以谢棣森一直对新疆有特殊的感情。2010年,谢棣森偶然得知,湖南省新疆商会正在筹备建立,而负责人正是一位同为致公党员的朋友,他立即找到这位朋友,问:我可以加入吗?
朋友好奇地问:“你不是新疆人,怎么会想要加入?”谢棣森回答:“我的姑妈是建设新疆的烈士,我是湘女的后代。”
听了这话,谢棣森的朋友又惊讶又敬佩,当即同意他加入,此后,谢棣森成为湖南省新疆商会秘书长。
自此,谢棣森一边尽职尽责地负责商会工作,一边不忘继续寻找姑妈。2016年、2017年,他曾两次随湖南考察团到访新疆,在工作的间隙多处打听,却一无所获。
4
2019年,谢棣森第三次来到新疆,结识了库尔勒上库园区招商局局长陈长彬,在与他闲谈时,谢棣森提起了自己的姑妈葬的村子在焉耆县,名叫“永宁区二村”,陈长彬一拍大腿:“我就是焉耆县永宁镇长大的呀!我这就帮你打听!”
或许命运终于眷顾了跨越半个多世纪仍在寻找谢祥符的谢家人,机缘巧合之下,极具戏剧性的事情发生了:当时,永兴镇干部都要去老乡家里同吃同住同劳动,一名干部在老乡家里提起了这件事,回族老乡一下子激动起来:“我知道!我知道!”
这位名叫索生元的老人说,自己的父亲索德寿在世时,曾经严肃地交代过一件事:自己家屋后的墓地里,其实埋着一名汉族小姑娘,“这是一个秘密。”
透过老人的讲述,当年发生的事情一点点变得清晰起来。
据索生元回忆,父亲曾经告诉他,1951年时,父亲在田地里劳动时,一名援疆队伍的干部走过来,小声地和他商量:我们队伍里有一个18岁的小姑娘生病过世了,能不能请您帮忙安葬她,让她好好地走?
▲谢棣森为湘女演唱歌曲时,热泪盈眶
对于这些来支援新疆建设的战士们,索德寿和周围的乡亲们都是感激且信任的。索德寿一听,觉得这个小姑娘很可怜:她是因为来建设新疆牺牲的,而且才18岁,多年轻啊,太可惜了。
但在当时,索德寿家中的墓地是家族墓地,安葬在其中的都是家族血亲。目睹援疆部队在这里做的一桩桩、一件件实事的索德寿实在不忍心,出于对援疆部队的感恩与对谢祥符的同情,他答应:一定像安葬家人一样,好好安葬下这个小姑娘。
这成了索德寿老人一生最大的秘密。他瞒着周围所有人,安葬下这个小姑娘,直至晚年才告诉自己的儿子。
驻村干部与索生元一对,时间、年纪、去世原因、援疆战士身份等等信息全部吻合!他立马联系陈长彬。过了几天,在陈长彬和镇、村干部的陪伴下,已经70多岁的索生元带着他们走到当年父亲埋葬谢祥符的地方,给谢棣森传回了视频。
谢棣森的父亲得知消息后,放声大哭:“快70年了!终于找到你了,我的妹妹!”
5
“索德寿老人是我们一家人的恩人。”谢棣森对老人家感激不已,“感谢他像安葬家人一样安葬我的姑妈,我们终于可以安心了。”
“太不容易了。”目睹了整件事的陈长彬说,无论是当年17岁就支援新疆建设的谢祥符,还是像对待家人一样对待“八千湘女”的索德寿老人,还有近70年来坚持不懈寻找她的谢家人,都让人看到一种力量。
“无论哪个时代,无论哪个民族,各民族之间互帮互助的这份热情和情谊,对这种奉献精神的缅怀,都是生生不息的。”身为一名祖籍山东、在新疆长大的“新二代”,陈长彬格外感同身受。
如今,近70年过去了,如果回到当初,谢祥符会不会后悔去新疆的这个决定?
“她不会的。”谢棣森毫不迟疑地说,“那时候都知道去新疆会经历多么艰苦的生活,会面临多严峻的考验,但是他们那些决心去新疆的人,就是做好了思想准备,一定要去建设祖国、磨炼自己的。”
这也是天山上芙蓉花开的注脚。
策划 | 杨天兵
统筹 | 黄琪晨
文 | 《文史博览·人物》记者 夏丽杰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转载注明:“力量湖南”(lilianghunan)微信公众号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