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物得志唐金尚:文玩行业正在红利期,要建立服务标准与新品牌

新商业情报NBT
2月前   新商业情报NBT官方媒体号
文玩行业是一个容量巨大的传统市场,直播的出现加速了其线上化,行业整体正处于红利期。玩物得志APP将从交易服务标准与衍生合作两手发力,推动业态更新发展。
整理 | 任彤瑶
曾被认为是小众圈层生意的文玩行业,正在直播电商的改造下迎来了线上化的机遇。红利期的出现催生了一批垂直电商交易平台,国风文化电商平台“玩物得志”便是其中之一。
在11月18日举行的三声2020第五届中国新文娱·新消费年度峰会上,玩物得志APP创始人、CEO唐金尚表示,文玩、玉翠等“国风好物”属于精神消费品类,建立在用户的物质基础之上,是需要经过种草的非刚需型产品。随着中国经济基础发展,未来将有2-3亿新中产人群成为精神消费品的重度客户,传统文化所代表的消费品类蕴含着巨大的机会。
唐金尚认为,新一代消费者理解的“国风好物”更多是潮玩、汉服等品类,但其市场容量总体有限,且缺少线下业态做匹配;但文玩是现存大容量的传统行业,无论是翡翠、茶叶还是核桃手串,都是从中国日常文化中衍生出的精神消费品,本身就有丰富的线下业态基础——据估算,玉翠珠宝行业在中国是一个五千亿的大市场。
直播的出现加速了文玩交易的线上化,并为行业带来了新的增量。唐金尚估计,到今年年底玩物得志预计将会突破100亿元的交易额。线上化的红利也使文玩电商成为今年的一大热门投资领域,“玩物得志”于近期完成8000万美元C轮融资。
除了业态线上化,国风相关品牌的空白也是机会所在。大部分成熟的业态都会经历品牌化,唐金尚认为文玩行业也走到了这个阶段,“国风好物”有可能发展为东方文化的IP衍生品,关公、孙悟空之于中国,正如钢铁侠之于美国。
玩物得志APP将一方面通过“先鉴别后发货”的鉴别服务建立商品端的标准,另一方面基于跨界合作,更好地将文玩与文创、内容等领域进行结合,从中诞生新变化与新业态。“在未来3到5年,会有更多人看到我们这个品类在线上的巨大魅力。”
以下是《新商业情报NBT》(微信公众号ID:newbusinesstrend)根据嘉宾演讲整理的内容:
01 传统业态的线上新机会
之前大家可能对我们这个品类的了解相对偏少,相信我简单介绍完之后,大家对这个品类,包括对玩物得志这家公司会有一个更全面的了解。
我们把自己叫“国风好物”,本质上卖的大部分商品是国风好物跟文玩、玉翠相关的产品,我们统称叫精神文化品类。我们做的是跟用户的精神生活相关的非刚需性产品。
2019年全国人均GDP突破一万美金,全世界不同的国家在突破一万美金GDP之后,都会发生一些关于文化产业的变化,我们这个品类其实也是。
我们把它叫精神消费品类,我把这个品类分成两大类:一类叫以西方流行文化为代表的品类;一类是以传统文化为代表的品类。我认为奢侈品也是精神消费品类,包括艺术品文化的衍生品,手办、潮鞋也是,本质上奢侈品代表的是欧洲贵族,手办的起源是美国体育文化的动漫衍生品。
我们认为翡翠本质上是中国女人文化的IP衍生品,和田玉是中国儒家君子文化的衍生品,茶叶是中国南方人的文化,包括核桃、串儿这一类工艺美术,其实跟当地特色有关联。所以我们做的这个大品类,叫中国传统文化品类的精神消费衍生品。
我们认为这些品类本身是没有上限需求的,因为它建立在用户的经济基础被满足的基础上。有一定的物质消费的基础了之后,我们才会有一些消费放在精神需求上,放在喜欢的品类上。
另外一点,这个品类的需求端是非刚需的,所以它需要文化种草的过程。只不过大家关注的互联网上的主流人群,其实更多是年轻的消费人群,他们所理解的国风好物,更多是汉服、潮玩相关的产品,这类产品本身在市场的容量不是很高,在线下没有相关的业态做匹配。
我们做的这个品类比较有意思,每个城市里面都有茶城,书画城,文玩城,都有花鸟文鱼城,所以玩物得志做的第一件事情,是把线下业态搬上来,推动这个行业线上化。大家看自己身边的一些朋友喝茶的、戴串的,甚至佩玉的,其实是衍生到整个中国民众的日常生活当中。而且我们认为这个品类随着线上化,会有越来越多的增量用户,更容易进入到这个品类的场景里变成客户。
之前在线下时,很少有人注意到,这个品类其实是一个市场容量较大的行业。我们给玉翠珠宝行业做了一个估算,有五千亿的市场。由于直播的出现,所以有一个不断线上化的过程。玩物得志才成立两年,但我们今年应该有将近一百亿左右的交易额。所以到目前为止,我认为这个行业处于线上化的红利中。
02 文玩业态到了品牌化的阶段
但是搬上来之后,我希望玩物得志还能做一些什么事情呢?我们看整个精神文化消费品类里,中国传统文化所代表的一些消费品类,里面蕴含着巨大的机会,不管是我刚刚讲的线下业态的交易体量,还是大家逐渐喜欢的一些汉服类、国风相关的精神消费品,当前其实都是没有太多的品牌出现的,所以整个这个行业其实面临着一个机会。一方面因为随着中国的经济基础发展,所有民众生活越来越好,会有越来越多新中产的人群变成精神消费的重度用户。
第二点我们认为东方文玩就是国风好物,只不过大家比较关注之前已经线上化过的商品跟品类,大家可以持续关注,大概3-5年之后,我认为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能看到我们这个品类在线上爆发的巨大魅力。
往前推大概三百年前左右,整个全世界人民最喜欢的精神消费产品其实是丝绸、茶叶、瓷器。所以我们这个行业本身爆发过,只不过当下我觉得它需要一个新的机会。
在线上一方面通过我们这样的渠道来教育更多用户成为这个行业的爱好者,另外一方面我们也希望推动这个行业本身做一些创新化。因为我们觉得,属于中国设计的好时代到来了。我一直在讲东方文化的IP衍生品,我把IP这个概念这样来分:我认为关公这个形象,其实是中国的美国队长,因为他是打仗打出来的,像美国的钢铁侠形象等于中国的孙悟空。
和田玉里面卖的最多的产品形象第一个叫貔貅,第二个叫平安扣、平安锁,第三个是菩萨,第四个是弥勒。中国这些IP其实跟海外的IP没有本质的区别。
之前大部分这个行业的客户都是圈内的用户,更多的是根据这个商品的原料属性来做交易。大家买和田玉本身先认的是新疆料还是青海料,更多像一个B端采购的需求。但是大部分成熟的品类,甚至像潮玩包括潮鞋这样一个品类,都经历了品牌化的过程,这里面IP在慢慢发生一些作用。我认为我们这个行业本身也到了这个阶段。
03 行业需要新标准与新变化
我们也希望能推动这个行业往这个阶段发展,对于ToC用户来讲,把一些好的设计产品做出来,通过对这个IP本身的喜爱刺激相关的交易。
所以我们做了两件事,一件事是推动这个行业线上化,帮这个行业建一个商品端的标准,通过“先鉴别再发货”的鉴别服务帮这个行业定一个标准,目前平台单月鉴别服务订单数已超过一百万单。
第二件事,我们建立标准之后,也推出了一些玩物得志相关的产品,希望跟更多行业里的设计师合作,把这个行业跟文创甚至内容领域做更好的结合,做更多衍生品相关的服务。我认为通过文玩这个品类聚合了一些喜欢精神文化消费,有一定消费能力的目标客户,在这样一个客户池里面有机会去种草,帮助用户认识到更多中国文化为代表的好东西。
我们也把一些工艺美术大师的作品放到我们这个平台上来,并且助力他们往标准化、品牌化路径去走。通过跟这些大师的合作,能看到整个中国的工艺美术行业、文玩行业在逐渐变成国风好物的品类代表,衍生出了一大批相关的品牌。
而且我们认为这个行业是有机会产出东方奢侈品的,让用户真正为美的东西买单。我们也会继续跟一些权威的鉴定机构和博物馆合作,把咱们国风好物一些线下的业态搬到线上来,并且给它重新定一个线上服务的标准。
我们团队本身还是比较年轻的,从我们角度来讲,我觉得这行业是会被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所喜爱的,大家之前觉得这是一个“油腻”的行业,我觉得这个行业有机会通过我们鉴别端的服务、标准端的服务,一方面改变大众对行业的刻板印象,另外一方面我们也希望推动这个行业有一些新的变化,能更好的迎合年轻受众,让这个行业焕发出新的活力。
我们通过定标准,让大家不再购买到假;通过设计、文创产业的推动,也通过参加咱们这种会议开放合作,开放心态,让更多的伙伴能跟我们一起帮助这个行业。我们也做了杭州首届历史经典产业的潮玩节,线下参加文博会等活动,通过这些新兴的方式,让更多的人能认知到这个行业,知道东方文玩等于国风好物。
我们很多手艺其实都已经传承了几百年的时间,是非常有生命力的。我们在精神文化消费跟国运的红利期,文化产业是我们可以付出十年甚至二十年的时间去做的一件事情。所以我们公司的使命叫东方文化传承者,希望我们公司能有机会把这个行业做大,真正把文化符号落到让大家都能喜欢的产品上,推动这个产业发生一些新的变化。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
—— 分享新闻,还能获得积分兑换好礼哦 ——
更多精彩内容进入 [新国风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