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岁“野保员”其美多吉:保护鸟类是我的责任 我要用一生去守护

中国网
5月前   中国网官方账号
中国网11月24日讯(记者 吴佳潼)在西藏自治区那曲县,提到其美多吉,无人不晓。村民们竖起大拇指说,“鸟儿们跟他很亲近,他是鸟儿们的守护神。”
58岁的其美多吉是夯措湖国家湿地公园的一名普通的野生动物保护员(简称“野保员”)。微微含胸的身躯,布满风霜的黝黑面庞,其美多吉谈吐间平静而真诚,憨厚又坚定。近日,中国网记者跟随“大江大河大征途”长江考察团走进夯措湖国家湿地公园,听其美多吉讲述他33年的护鸟故事。
图为夯措湖国家湿地公园野生动物保护员其美多吉。中国网记者 吴佳潼 摄
“从小与鸟儿为伴,它像家人一样”
夯措湖国家湿地公园位于海拔4500米的西藏自治区那曲县,地处长江上游支流,总面积2543.85公顷,是调蓄洪水、调节气候、净化水体和保护生物多样性的重要一环。作为国家级生态保护区,这里有黑颈鹤、金雕、雪豹等28种国家级重点保护动物。
由于生态环境优越,每年都有上百万只候鸟迁徙至此。像其美多吉这样的“野保员”,为鸟类到来后的休憩和繁衍提供了保障。
然而,这里曾经是鸟类的“噩梦”。1987年,夯措湖国家湿地公园偷猎现象严重,鸟在傍晚产蛋,第二天就被盗猎者开枪打死,并将鸟蛋盗走售卖。1997年,夯措湖的5个鸟岛总计只有20-30只鸟。到了2000年,夯措湖的鸟岛不再是鸟的天堂,岛上几乎看不见一只迁徙的候鸟。
看到这些,其美多吉很是痛心。他是那曲县的“土著”,对鸟儿有着特殊的感情,“我从小与鸟儿为伴,它们就如同自己家养的牛羊一般,是我的家人。看到有人杀鸟,我感觉自己的家被破坏了,我觉得我要守护它,这是我的义务。”
1987年,其美多吉开始义务护鸟,边放牧边环湖观鸟成为他每天的工作。高原上日晒风吹,他从未放弃,守护鸟类成为了他的信仰。
这一守护就是33年。虽然其美多吉曾有机会到外面工作,但他说:“如果让外面的人来守护我的家,我不放心,他们不熟悉这里的情况,还是让我自己来看着它吧。”
图为夯措湖国家湿地公园。中国网记者 吴佳潼 摄
“面对偷猎者的枪口,我不能退缩”
2000年,其美多吉有了国家发放的正式工作证,成为一名“野保员”,除了环湖观鸟,还要负责清理垃圾、填平车辙使草地持续生长等。他还有了工资,从最初的每年几百元到如今的人均7000余元。
可初期的护鸟工作危险重重,甚至要面对盗猎者的枪口。
2002年的某一天,8辆车以地方单位的名义要求进入夯措湖实地考察。由于缺乏经验,园区工作人员没有生疑。这天傍晚,其美多吉像往常一样进行环湖工作,突然听见湖区中心传来几声枪响,闻声赶来后发现,正是今天要求进入园内的8辆车在夯措湖核心区进行猎杀和偷盗。
其美多吉只身一人,却没有多想,随即上前阻止,盗猎者们对他围追堵截,甚至举起了枪,他险些丧命。逃脱后的其美多吉将此事上报当地林业局,最终政府出台了政策——进入核心区要加强审核,必须有相关单位工作证明方可进入。
谈起这段经历,其美多吉表示,虽有害怕,却不能畏惧。“国家重视了,肩上的责任更重了,保护自己的家不能有丝毫马虎。”
“大家称我为‘野保员’,但我更像是‘家保员’。”其美多吉对于“家”的概念,已非只是一隅之地,而是延伸到了这片广袤土地上与他共生长的生灵万物。他对这片土地有了更深厚的情感和归属感。
图为夯措湖国家湿地公园野生动物保护员其美多吉与同事在交流。任万里 摄
“鸟儿治好了我开心,鸟儿飞走了我不舍”
除了保护鸟类安全,其美多吉还主动担起了救治伤鸟的责任。截至目前,他累计救治过的伤鸟超过600只,包括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白肩雕等。
同是“野保员”的扎西平措告诉记者,起初,村民们在野外碰到受伤的鸟,都会直接送到其美多吉家治疗。他自费救治伤鸟,直到鸟儿可以自己飞走。
“救助鸟儿是我的责任,治好了它们我很开心,看到它们能自己飞走了却心情复杂,我舍不得。”其美多吉说。如今,湖区成立了夯措湖鸟类救护中心,配备了现代化的医疗设备,其美多吉成为救护中心负责人,与3名工作人员一起继续救护伤鸟。
凭着付出的真心,其美多吉获得了鸟儿们的信任,“鸟儿有很强的安全意识,但我走到窝边它们都不会飞走,甚至在我的脚边走来走去。”
谈及对工作的期许,其美多吉坦言,他希望能有一个观鸟专用的望远镜可以及时观察园内情况,也希望能够在园区内增派人手分担工作。现在,其美多吉带着儿子学习如何照顾鸟类,熟悉园区和工作内容,传承这份事业,守护这片土地。
“我一生都会在这个地方保护鸟,这里就是我的命根子,我要用生命来守护。”其美多吉说。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