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毕业28年,同班同学已有7位不在人世,和我熟悉的就有三个!

愚伯的自留地
4月前  
文:晓峰子
图:来自网络
高中毕业后,我们每个人便天各一方。即便后来借着网络的便利,不少人先后取得了联系,但由于自己在深圳工作,真正见面的老同学也是少之又少。
不过,每次春节回家,还是能够见到离家不远的几位同学,从他们的口中,我也了解到其他同学的一些信息,其中有一大半,也加了彼此的微信。
闲暇的日子,我喜欢翻翻同学们各自的朋友圈,从他们发布的内容里,就基本能看到他们如今在过着怎样的生活:有人在创业路上忙得没白天没黑夜,有人选择在老家找一份闲适的工作,有人在北上广深拼事业漂泊但也充实,也有人早早结婚生子生子一家人其乐融融......
其实任何一种人生都值得一过,有艰辛也一定有幸福,过生活最重要的不是让别人羡慕,而是让自己满足。但有些同学,却再也看不到他们了。
今天中午,群里有一个同学发来信息,说班级的李某某同学,因为遭遇车祸离世了,方便的同学可以去为他送行一下。闻听此噩耗,每个人都很难过,随即,大家又展开了募捐,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来给予他这个家庭一些温暖。
说起来,李某某已经是我们同班同学中,第七个离世的了,高中毕业才28年,我们也陆续走上奔五的年纪,但谁也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个先来,然而这就是现实的人生。
在去世的七个同学当中,其中有三个我比较熟悉,因为其中有一位离我家只有一百多米远,另外两个一个是我的前桌,一个是我的远房表哥。
和我同村的是个女同学,我们从小学到高中一直在同一个学校读书,事实上,她的成绩也始终比我好,但在高考时,却因过于紧张,发挥失常,导致高开落榜,而我却考上了南京外贸学校。
当年高考她是以六分之差落榜的,成绩优异的她想复读,但家中的窘迫,却使她失去了这个宝贵的机会。高考的前两年,她的父亲在砖厂干活时,被失控的手扶拖拉机压住了腿部,成了残疾,因着家庭的贫困,她的哥哥很难说上媳妇。
面对着家徒四壁的光景,这位女同学无奈之下,只好跟着一些亲戚去东莞打工,在当地一家鞋厂干了半年后,老家的母亲给她打电话说是父亲病危,让她火速返家。
到家后才知道,原来母亲是骗她的。父亲坦言,是媒人前来提亲了。不过,这次的提亲是“换亲”。虽然她内心有一万个不愿意,但考虑到父母的难处,还是含泪同意了。
在20岁那年,这位同学给哥哥换了亲,然而她却没有嫂子那么幸运,她的哥哥虽然长相一般,但憨厚老实,又有一把气力,而给她换的男人却是一个吃饭不知饥饱,睡觉不懂颠倒的十足的傻子。
可是,要强的她,绝不甘心和一个傻子过一辈子的。婚后不久,她再次毅然离开家乡,远赴东莞继续打工。但哥哥、嫂子、父母几乎是每天一个电话,催她赶紧回来。她的母亲更是扬言:“如果你不回来,就死给她看。”
她回来后第三天,就喝农药死在家里的高粱地里,被去薅草的母亲发现时,身上都变味了。从结婚到去世,加起来一共四个月,每当想起这位离世的女同学,我的心里总像针扎一般难受。
第二位去世的同学,当年在我的前桌,我和他比较熟悉。我读高中时的学校,离他家也就三百多米,那时我就住在他邻居的亲戚家。
每天放学,我们都是一块回家的,虽然他是回民,但我们之间也是无话不谈。他大专毕业后,留在了连云港新浦区工作。
2007年的11月,我去墟沟那边出差,我特意在新浦那边逗留了一晚,两人见了面,饭后他没有回家,开了房聊了整整一晚。彼此述说着当年的友情和分别多年之后的想念。分别时他送了再送,我觉得彼此之间的情感,还是当年的那种清纯与厚重。
由于彼此相距甚远,平时的交流也仅仅局限于电话中的一些问候。
但在2013年的6月17日,我却在他妻子那里得知他不幸的消息。他患了肝癌,并且已经严重腹水,希望我能抽机会过去看看,也许见过一面之后,将是永别。
那时工作虽然很忙碌,但我还在请了一周时间的假期,再次赶到了连云港。五年多的时间没见,再次看到他时,他已经瘦弱的不成样子,看到我,就紧紧抓住我的手,他说话的力气已经很微弱,但他的一双眼睛却努力大睁着,慢慢地环视着守在他身边的亲人们。
去医院咨询了他的主治医生,得知来日不多了。我给他留了一些钱,在医院照顾了他四天之后,含泪泣别。我给他留了一些钱,算是尽一点老同学的心意。
几天里,他的妻子表现出让人惊叹的坚强。和同学握别之后,他的妻子送我出门。转过弯,刚准备和她说再见,却见同学的妻子已是泪如泉涌。
也许,她的泪水,是只能眼看着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在自己面前一天天衰微而无能为力的悲伤。
片刻,她笑了笑,狠狠擦去脸上的泪水,转身进了病房。只是,她转身的那刻,我们已经泪湿眼眶。
我回深圳的第四天,那同学就离世了,生前医院的一幕幕,我永远难忘。
第三位离世的人,是我远房的一个表哥,他大我一岁。小时候去姥姥家走亲戚时,就认识他,不过,他小学和初中的生活,我们并没有交集,他是考上高中之后,我们才在一个班级的。
姥姥特别疼我,因此即便在外地工作之后,每年的春节回家时,我都会去探望,因此,有这种特殊的关系,和这位同学见面的机会相对会多一些。
他结婚比较早,考上师范学院的第二年就成婚了,因为那时找对象比较困难,父母在他读高二时就定好了亲,女方担心他上大学之后中途变卦,千方百计的催促,无奈之下,他们就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毕业后,他回到了我们当年读高中的学校任教,妻子在街上开店做一些小生意,生活平平淡淡,但也有属于他们自己的幸福。
我每次回家时,都会去他那里坐坐。他身体素质特别好,最喜欢的一项运动是骑行,有时,他骑行很远,到过河南固始县,到过山东泰安,到过江苏台儿庄等地方,他计划到退休的时候,要骑行全国各地。
而骑行同样是我的爱好,故每次交流都相谈甚欢。我们甚至还相约,等我们退休了,一起行走天涯。
然而世事难料,当我看到班级的一个同学发布他去世的消息时,我晕眩良久,我实在难以相信,一个鲜活的人,就这样离开了我们。
我记住了那一年,那一月,那一天,2017年11月18日,他是在骑行中,因遭遇车祸离世的。不可承受的生命之轻,不经意的来,不经意的去,不经意刺得心拨开一层层深处的疼。
我唯一遗憾的是,我没能参加他的葬礼,没能去送他最后一程。
他走得太突然,一句话也没有留给自己的亲人,家中的顶梁柱轰然倒地,他70多岁的父母亲不知要怎样面对未来的生活……家里,留下了深爱他的妻子和一双儿女。
听去送行的同学说,他葬礼的那一天,他四岁的儿子,还不知道家里发生了什么,手里拿着玩具,聚精会神的玩着,并不时用好奇的目光,看着院子里进进出出的人,他或许根本不知道,自己从此再也没有爸爸了。眼前的场景,让人看了,有说不出的酸涩。
次年国庆节我回家,去了他的墓地看了看,他的妻子给我讲述了丈夫遇难时的故事。当时,同学还有十多里地就要到家了,但在经过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突然一辆电动车冲上了公路,正在高速运行的一辆货车,为了躲避,急忙打方向盘闪避,发生侧翻,正好压住了正在往北骑行的车队,他们中有三人受伤,而他却遭遇了不幸。一切都在电光石火之间,除了我们痛彻心扉,我们还能做什么?
时光如水,冲刷去很多曾经的记忆,唯有生活和情感上经历过的疼痛,让人一步一回头,难以忘记。
有些离世的同学,我并不太熟悉,但看着当年的毕业照,我依然能够找回他们当年的影子,仿佛他们或叽叽喳喳,或埋头苦学的样子,还停留在眼前。我们同学中,年龄最大的,也不过50岁,但其中一些人,却去了另外一个世界。
人的生命,有时并不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今天,再次听到一个同学离世的消息,想起了自己熟悉的三位,我禁不住悲从中来……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
—— 分享新闻,还能获得积分兑换好礼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