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一段“畸形”友谊!益阳这个禁毒大队原大队长被判8年!

今日益阳
6月前  
2020年10月初,中秋连着国庆,在一个合家团聚的好日子里,罗琪面对的不是家人围桌吃饭的温暖,而是一张冰冷的审判决定书,在“双节”的前两天,他因犯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和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
“罗琪在公安系统工作多年,业务能力出众,又重朋友情谊,对他这个结局我们都震惊不已。”曾经与罗琪共事的同事都深感惋惜。
沅江公安系统年轻有为的大队长,因为一段“畸形”的友谊,不仅将自己的“警察梦”彻底葬送,还使自己深陷囹圄。
2000年5月,罗琪从沅江市公安局巡逻警察大队调到沅江市公安局马公铺派出所,从巡逻警察成长为办案民警,但他万万没想到会在马公铺认识一个影响他人生走向的人。
罗琪到马公铺派出所报到后不久,就接到了聂纯昌将人打伤的报案。案发后,聂纯昌前来自首,声称自己是因为打老鼠才误伤了刘某,并已将其送去医院治疗。罗琪心里很清楚事情绝不像聂纯昌所描述的这样简单,后因没找到刘某本人,这个案子不了了之。
“聂纯昌没有受到应有的处理,我有责任,作为案件的主要查办人,我没有建议对聂纯昌采取强制措施,在找刘某时我也没有尽力。”罗琪向办案干部说出了与涉黑对象聂纯昌初识的经过。
罗琪的“灵活处理”让聂纯昌尝到了“甜头”,便想方设法请这个“重朋友”的警察吃饭喝酒,彼此间开始产生“惺惺相惜”的味道。
“2003年的这段时间,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都有许多的不如意,聂纯昌在我心情最低落的时候经常陪我聊天,让我觉得聂纯昌是真心关心我,对我是雪中送炭,是真心朋友。”面对办案干部,回想起当初的场景,罗琪将脸埋入双手之间,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我喜欢打牌,常常手头紧张,2003年我给聂纯昌打电话,跟他借一万块钱。聂纯昌二话不说答应了我的请求,当天就将一万块钱借给了我。”罗琪向办案干部交待。这笔借款两人彼此都心照不宣地再也没有提起过,直到罗琪被留置前,这笔钱仍然没有归还,借条也被聂纯昌早就撕毁了。
2011年年底,沅江市公安局进行内部竞聘上岗,在外人眼中业务能力强,又是刑警大队副大队长的罗琪是刑警大队大队长一职的有力竞争者。
“2008年我在信用社借了20万元一直没还上,银行的人多次找我催账。这个时候聂纯昌主动找到我,拿出20.5万元帮我连本带息还清债务,甚至提出在竞聘时给我经济支持。”罗琪主动向办案人员交待。
罗琪与聂纯昌的关系越来越好,对聂纯昌的妈妈罗琪也跟着叫‘娘老子’。聂纯昌对罗琪金钱上的有求必应,甚至主动出资帮其竞聘,实际上就是一种‘投资’,只有罗琪站到更高的位置上,对他的帮助才会越大。罗琪心里其实对聂纯昌的目的很清楚,但他为了金钱,为了追逐更高的权力,竟然用所谓的‘友谊’来进行自我麻痹,逐步成为了聂纯昌导演的‘无间道’中的主角。”办案干部介绍。
聂纯昌在罗琪身上的“投资”很快就得到了回报,罗琪为聂纯昌通风报信、打招呼、拉关系,成为了聂纯昌在警队里的“内鬼”。
2017年,罗琪刚调任沅江市公安局禁毒大队大队长,就接到了聂纯昌侄儿的电话,说自己因为在网上购买了气枪被沅江市公安局刑警大队调查。罗琪立即通过自己的关系向相关办案人员打听情况,并将消息告知聂纯昌,甚至联系聂纯昌亲属销毁证据。
2018年底,沅江市公安局组织查办聂纯昌案,罗琪听说这个消息后,第一时间将相关情况告知聂纯昌,并想方设法为聂纯昌接近案件牵头负责人提供帮助。
2019年3月,聂纯昌被抓后,罗琪作为其中的“保护伞”被组织查处。2019年11月12日,罗琪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并被移送司法机关。
作为一名公安干警,罗琪心里其实非常清楚聂纯昌接近他,给予他的所有帮助和好处真实目的并不单纯,但是他却被眼前的利益所蒙蔽,最终为聂纯昌所用,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党员干部在交友过程中一定要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在平时的交往中也要秉持“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心态,做到交友不为利,净化自己的社交圈、生活圈和朋友圈,只有选择正确的交友方式,才能让我们终生受益。
来源:清风益阳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