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容杀妻案牵出毒贩案,缉毒警行程数万公里缴获毒品5公斤

扬眼
10-26 20:34
2019年,句容城某高档小区,发生一起杀妻案。二婚的丈夫将妻子杀死后,外出寻找毒品壮胆“压惊”。
发布会现场。
8年前镇江警方侦破的一起贩毒案件,令镇江警方始终不能释怀。涉案的扬中吸毒女子殷某,让镇江禁毒民警“旭东”(化名)死死盯了8年。2019年,随着句容杀妻案的突破,殷某竟“意外”进入警方视线!由此,一起贩毒大案也浮出水面。
镇江缉毒警不惧艰险,即便是在疫情防控期间,骁勇善战,奔赴湖北、广东、云南、四川等多地,行程数万公里,抓获毒贩37人、吸毒人员60余人,缴获冰毒4000余克、海洛因1000余克。
“该案还是2020年以来,江苏省告破的最大的贩毒案件”,句容市公安局副局长王世界告诉记者。
杀妻案牵出贩毒案
“魔鬼常常隐藏在细节里!” 镇江市公安局禁毒支队禁毒大队大队长“旭东”说起这起案件的源头,已是在2012年。在镇江警方办理的一起贩毒案件中,扬中的吸毒女殷某被强制戒毒2年。此后,殷某又多次因为吸毒被处罚,却始终未能彻底戒断毒品。年近5旬,没有经济来源,到底是什么支撑着她高昂的“吸毒消费”?是否存在着以贩养吸的可能?
此后,有着18年缉毒工作经历的“旭东”一直盯着她,却没有找到过硬的证据来证明自己的判断。
重重谜团,在2019年打开一丝缝隙。此时,句容一高档小区发生了一起杀妻案。
抓捕及审讯
句容公安局禁毒大队副大队长黄警官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涉案的二婚男子许某某因情感不和等问题,在将二婚妻子杀害后,心情激荡难以平复。他随即打电话给姐姐,称自己杀人了,并称自己要去买毒品吸食来压惊和消除恐惧。其后,他和朋友驾车至句容郭庄许某处,以1400元/克的价格,购买了约1克毒品吸食,抑制杀人后的巨大恐惧和伤痛。
当年底,随着杀妻案的突破,许某贩卖毒品,也进入警方视线。但为了“钓大鱼”,句容警方暂时没有惊动许某,而是循线查找到了其上线“胖妞”房某。在追查房某时,意外出现了!其上线竟然为扬中男子冷某!再调查,被死盯着的扬中女子殷某,原来是冷某的姘头。
警方在侦察后发现,冷某本身也没有正当职业,却花销阔绰,大手大脚,存在贩卖毒品嫌疑。
缴获的手机及毒品
缴获的刀具
随着案情的上报和汇总,由镇江市禁毒支队统筹,句容市公安局抽调力量的专案力量开始组建。
豪横的毒贩“大哥”
“旭东”介绍,通过研判分析,确认冷某是殷某的现任男友。冷某年过5旬,人生经历颇为曲折,其母曾是陕西的高级知识分子,在下放扬中时跟扬中一男子所生,后随母回到陕生活。在陕西,冷某曾经营过舞厅等生意,手上积累了一大笔钱。钱多了,就开始坏事,冷某染上了吸毒。
此后,本来过得风生水起的日子,却因“自我放飞”,走上吸贩毒歧路。多次入狱服刑后,始终未婚的冷某离开陕西,回到出生地也就是其父所在的扬中生活。
警方侦查还发现,潜水很深的冷某,出手十分阔绰。其中,他在扬中就租住了三处房产,除了和殷某共同居住的一处外,还有专门的贩毒仓库。
“冷某为人很义气,是个当‘大哥’的料子”,“旭东”开玩笑的告诉记者,他将殷某就当成妻子看,殷某的开销包括其家中的人情世故,都由冷某“一手下”。冷某对殷某的情真意切,上演了真实版的“我贩毒,养你啊!”
正因如此,有了冷某的强大后盾,殷某日子过滋润潇洒,这也就不难理解。
但尽管如此,人心不足,殷某还时不时偷了冷某的毒品去卖。
除了对殷某照顾有加,警方还查明,冷某对手下马仔王某等,也是“厚爱有加”。他花了30多万,买了一辆雷克萨斯给王某驾驶;同时,喜欢在网络上赌博的王某,一旦输了钱,冷某也会替马仔买单。
但狡猾至极的冷某,名下没有任何财产。他将所有的资产,都挂在其另一马仔名下。
或许是贩毒的钱来的过于凶猛和轻松,23日发布现场,在缴获的10多部手机中,紫牛新闻记者发现多为华为和苹果的品牌手机。
此外,在被“圈养”的殷某的手机壳上,有这样一行字:“做自己的女王,随心所欲,想买就买”;而另一案犯陈某的手机壳上,则写着:“钱途无量”。
两部手机,无不透出毒网之下多金的暴虐和“豪横”!
没有固定收入来源的冷某,如何供养女友,“富养”马仔?
暴利驱使冒死贩毒
“我们把这几年收集的线索,与句容这次的案件进行了碰撞比对、研判,得到有效信息”,镇江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支队长赵浦说。2020年初,镇江、句容两级公安机关成立专案组,加足马力开展侦破行动。调查发现,冷某多次向湖北人陈某汇款,其马仔经常驾车前往荆州、仙桃等地,极有可能是去购买毒品。此时,新冠疫情来势汹汹,冷某等人进货受阻。然而,飞涨的毒品价格,已经从“批发价”每克约350元,到最终“零售价”上涨到5至10倍,每克达到了1500元以上!
3月30日武汉解封。在暴利的驱使下,专案组发现,冷某正在筹措资金。果不其然,4月1日,冷某派出马仔王某,准备自驾前往湖北荆州、仙桃等地。
此时,湖北的疫情稍有缓解,但依然较为严重,一般人避之唯恐不及。战机稍纵即逝,谁来做这个特殊的“逆行者”?“让‘旭东’带队去!”镇江市公安局副局长单永建在多番考虑后,一锤定音。同时,句容市公安局禁毒大队黄警官等也立即请战。4月1日一大早,黄警官与“旭东”分别带队,10多名缉毒警兵分两路驱车前往湖北。
“由于疫情仍在持续,办案民警在当地既无法办理住宿,也不敢住宿。至于吃饭,只能选择那些露天店,或者吃随车携带的方便面!”黄警官告诉紫牛新闻记者。
冷某、王某等到案后,警方查明,即便是在春节疫情最为险急之际,在暴利的驱动下,今年1、2月间,王某仍冒死前往湖北贩毒两次。黄警官介绍,春节前的一次,王某甚至在湖北高速上转了一夜都未能下高速,最后还是上线陈某冒充其亲戚,将其接了下去带出毒品!
毒贩冒死贩毒,大疫期间,缉毒警其实也是在“冒死”缉毒。
一天走出8万步
专案组发现,4月4日夜里10时许,王某驾驶车辆离开镇江,最终驶向了湖北仙桃。尽管得知嫌疑车辆的大概区域,但要得知具体停泊位置,只能通过最原始的办法,步行摸排确定。
“赶到仙桃,已经是早上6点,目标车辆在哪,牵动着每个民警的心,来不及修整,大家就徒步开始地毯式搜索。”“旭东”说,受疫情的影响,街面上冷冷清清。来不及多想,大家只顾着急匆匆搜寻附近的小区公共停车区、地下车库。
在此过程中,一民警还不小心崴到了脚,但是他依然迈着蹒跚的步伐继续寻找。在脚步覆盖十几个小区之后,终于如愿找到了目标车辆。车辆锁定,以车找人,以人来找毒品,案件似乎清晰起来。
当天,包括这名崴了脚的民警在内,他们的微信步数显示,达到了8万步。“8万步下来,整个人都差不多虚脱了”,黄警官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加上精力要高度集中,真正是身心俱惫。
但4天的蹲守,民警却发现,镇江号牌的雷克萨斯在湖北纹丝不动。而镇江专案组却发现异常,一辆湖北号牌的车辆,悄然到了扬中!
狡猾的冷某和马仔王某,“金蝉脱壳”并贩毒得手。此次,王某带回了1公斤毒品,由于赌博输钱资金不足,1公斤毒品中被王某掺入了100克辅料。
再狡猾的狐狸,也总有露出尾巴的一天
第一次收网不顺利,单永建立即安抚并要求,“我们要多研究对手,掌握规律,不出手则罢,一出必定击其要害!”
5月29日,女儿20岁生日。当天下午5点,“旭东”再次接到出征的命令。
“我一直盯在这个案子上,最熟悉情况,还是我去最适合。女儿的生日,以后再补!”扔下这句话,“旭东”和兄弟们再上征程。
“没有拿到货!”
这次王某更换了一台镇江号牌的白色奔驰车。到湖北荆州后,不差钱的王某,入住一家五星级酒店,而办案民警只能选择附近的小旅馆,展开侦查和蹲守。
“当时我们的行李用具,全部都是用完即打包,随时准备出发。”经过数天蹲守,6月3日,“旭东”和战友发现王某准备驾车返回。
信息传回专案组,通过缜密部署,一队在湖北留守,等待收网后对湖北的4名“上线”实施抓捕;一队在湖北紧盯王某,做好“随行护送”,伺机抓捕;还有一队在南京苏皖交界的星甸收费站,做好收网兜底。
同时,在镇江、南京等地,对冷某以及贩毒下线进行严密侦控,只待抓捕王某成功后,第一时间收网。
从湖北上高速后,王某故意将车子开得慢,以确定后方有没有警方跟踪。为此,专案组安排了三组车辆,交替跟踪,一路伴行。
“王某在路上与我们斗智斗勇,不断试探。”黄警官说。王某为了试探是否有警方跟踪,在收费站短暂停车,然后迅速驶离。
经过一番智斗,在湖北麻城木子店服务区内,王某终于放下警惕,停车加油。
机不可失!缉毒警一拥而上,将其控制。
“旭东”告诉紫牛新闻记者,王某没有过多反抗,明白过来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没有拿到货!”而这句话,对已经跟踪王某多天的缉毒警们来讲,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经过20多分钟的初步搜查,未发现毒品。熟悉车辆的“旭东”,意识到毒品很有可能藏在某个部位内。果不其然,在汽车空调滤芯内,缴获冰毒1020.99克。
有冰毒作为明证,警方决定全线收网。在抓捕冷某的“上线”陈某时,由于陈某同院的亲属曾因涉枪被查处,镇江民警请求了当地特警协助。6月3日晚11点,缉毒警撞破房门,将熟睡的陈某抓捕归案。
经过搜查,没有发现枪械,但查获了部分刀具。
此后,专案组不断循线追踪,深挖彻查,多次赴湖北、广东、云南、四川等地开展抓捕,将缉毒战果最大化。警方查明,仅在2020年的1月、2月、4月和6月,冷某就组织了4次贩卖毒品,接头不同上线,涉案毒品4公斤!
在记者面前,十几张核酸检测报告,都写着“旭东”的名字。“今年疫情影响,每一次出去办案、抓捕,回来都要进行一次核酸检测。积累下来,就成了厚厚的一摞。从今年春节开始,他就没在家过一个节日,甚至错过了女儿20岁生日。说起来,我们对他的家人也有很多的亏欠!”谈到这里,赵浦支队长一声叹息。
通讯员 仇亦非 周明月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万凌云 文/摄
校对 苏云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
—— 分享新闻,还能获得积分兑换好礼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