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运营商接连“反水” 华为怎么应对?

直新闻
10-18 07:28
专家认为,从美国到欧洲,都在数字信息网络时代闭关锁国。西方的封闭,恰恰会是它们更加在技术上没落的开始。在短期内或者在相当一段时间内,恐怕趋势还会进一步地加强。
文/何王子彧 丁舒航
【直新闻按】据外媒报道,正在比利时建设共享网络基础设施的运营商Proximus和 Orange Belgium,已经选择欧洲设备供应商爱立信和诺基亚来进行网络部署升级,并计划在2023年之前网络系统中不再使用中国设备。
比利时老牌电信运营商Proximus早在2009年就开始与华为合作,华为为其打造了一张 “single RAN”网络,在一个平台上支持各代移动技术。Orange两年前也在比利时和卢森堡采用了这种做法。咨询公司Strand Consult表示,没有其他供应商为上述运营商的RAN提供设备。根据去年11月宣布的网络共享伙伴关系,这两家公司的网络将被合并。而华为如今却面临着被抛弃。实际上,近日,Proximus和Orange Belgium就宣布,诺基亚将全权负责在其共享网络中部署新的5G技术。
那么,欧美国家接二连三地推出针对华为的限制举措,是否意味着华为面临着全面的封锁,未来是否有翻身的可能?一些欧洲国家跟风的背后,隐藏着怎样的黑幕?深圳卫视&直新闻记者何王子彧就此专访了互联网专家包冉,带来独家解读。
深圳卫视&直新闻:虽然在今年7月,比利时国家电信部长菲利普就曾坚定表达过立场:不会将华为拒之门外。但电信运营商Orange比利时分公司以及比利时老牌电信运营商Proximus近日接连宣布将以诺基亚和爱立信完全替代华为的服务以及设备。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您认为此举背后暗藏何种深意?
包冉:最直接的原因是什么?还是由于美国政府在频繁地挥舞着所谓长臂管辖权的大棒。无论是在电信领域还是在芯片领域,它所谓的长臂管辖权实际上是一个非常霸道,但是又很讨厌的机制。
而在目前,美国依然是全球的一个霸权状况下,可以看到Orange实际上虽然源自法国,但主要业务领地覆盖欧盟的领地,包括整个欧洲,同时它又是一个世界级的电信运营商,它所提供的无论是对普通消费者的业务服务,还是对国内常说的叫政企客户,也就是企业级客户及政府这些机构组织客户,这样的一些客户服务是多种多样的,而这多种多样势必要运用到大量的、源自于美国的芯片技术,或者是其他的通讯技术专利,就像在芯片行业对中国的制裁一样,美国一旦挥舞起长臂管辖权的大棒,就意味着如果它Orange,或者比利时当时的电信运营商使用了华为整个系统,它就可以对整个当地的无论是Orange还是比利时的运营商实行管辖权的管制,这种管制一定会使得它们正常的业务停滞。
但是对于运营商,一个服务一旦开始,它不能够立即地停下来,运营商的服务,就是所谓的穿上水晶鞋跳舞,除非直到运营商关门清算的那一刻,否则会一直持续的,也必须要一直持续地为自己的客户提供业务。在这种情况下,客户的选择虽然令我们非常不开心,但是也是可以理解的。
深圳卫视&直新闻:我们注意到,此前华为已为比利时提供十几年的电信服务,而这突如其来的“业务转接”的背后,是否违背了“公平竞争”这一市场原则?
包冉:那肯定是违背了,因为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美国政府。它凭借美国在当前世界科技行业的强势,尤其是在上游科技领域,比如芯片级操作系统级,这种操作系统,往往还不是所谓的叫做消费级操作系统,什么电脑手机的操作系统,往往这里指的是什么?比如片场系统soc或者其他这样的操作系统,应用于整个系统及设备中的这些指令集芯片架构。那么它有这些优势,它就利用这些优势蛮横地去干预,在第三方领域市场对运营商主体,来干预它们的正常市场化招标和采购行为,这难道不是一个典型的霸权行为吗?肯定是的。
深圳卫视&直新闻:美国到处以“国家安全”为由向盟友施压,试图剥离华为在全球的5G业务。在比利时运营商“拒绝华为”消息释出后,美国副国务卿凯斯·克拉奇更是表示,这一系列行为进一步证明了全世界迈向“可信供应商”的势头。您如何理解所谓“可信供应商”这一概念以及克拉奇的表态?
包冉:如果单纯只是在字面上理解“可信运营商”,它是个中性的名词,但可惜它被美国政府歪曲了。如果可信,那么当年的“棱镜系统”,窃听自己全国以及全世界的通信通话是谁干的?是美国中情局干的。包括德国总理默克尔的通话,也会被监听,这难道是可信网络吗?所谓的“可信网络”,就是你不能采用别的国家,尤其是中国高科技的面向新一代的5G乃至往后演进的通信网络的体系和系统。他说你中国的用了华为的不可信,实际上正好暴露了什么呢?
美国人现在心很虚,为什么心很虚?因为实事求是地讲,从咱们国家改革开放以来,这40多年,在通信领域这是第一次。中国企业凭借大量原创的自己的自主知识产权优势,成为了全世界标准领域的领跑者,而这种的标准领域恰恰又作用在了被称之为现代信息化社会的整个中枢神经体系,就是网络体系。信息网络是整个信息化社会的、信息社会的中枢神经,而5G不仅仅连接人和人,还能连接物和物、人和物、物和人。
所以,面对这样一个划时代的信息化网络的演进,美国政府实际上是心虚了,包括美国的企业界和产业界也心虚了。这种心虚就导致了一系列的使用非市场化的因素来野蛮地干预市场、干预产业、干预企业。这种作为实际上并不鲜见,之前有很多的案例了,比如法国的企业、日本的企业,在曾经技术崛起的当口,都受到过美国政府的这种制裁。所以,我认为这种行为,一是暴露了他们的这种心虚胆怯,另外一方面所谓“可信化网络”,在他们口中的个性化网络,实际上恰恰是不公平的网络,不可信的网络。
深圳卫视&直新闻:英国议会国防委员会日前发布了关于5G安全的报告,但报告中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华为从事了“间谍活动”,然而欧洲众国依旧认为应加强对所谓的“高风险供应商”的关注。我们是否可以将其理解为欧洲在向美国示好?欧美国家接二连三地推出“禁”华为的举措,您又是如何看待这一“抱团”行为的?
包冉:事实上在整个文明冲突层面来观察,欧洲其实一直是美国的小兄弟。虽然在很多具体的事情上可能也有分歧,但是在大的理念上,它们是保持一致的,阵营是一致的。这是它们一个传统,这是客观事实,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如果再进一步用简单的话来说,其实欧洲的数字化产业又是比美国严重落后的。而通信行业由于有了诺基亚、西门子、诺西,包括像Orange法国电信、英国电信,并且这些大的运营商在,几乎除了ARM这种芯片设计架构公司之外,欧洲能够拿得出手的,几乎是唯一的数字化、信息化和智能化领域的。而恰恰就在这样所谓的领先行业、领先产业或者领先的细分行业里面,欧洲人其实更加感到害怕。
其实无论是对美国一些互联网公司制度上的抵制,或者是制度性的制裁、罚款,还是对于中国的华为,以华为为代表的新一代通信业的供应商、全系统供应商的防范,实际上可以毫不客气地说,从美国到欧洲,都在数字信息网络时代闭关锁国。这是一个事实。但是另一方面,又不得不承认这样的一个现实,恐怕在短时间内不太会得到扭转或逆转。我预测,在短期内或者在相当一段时间内,恐怕趋势还会进一步地加强。
所以对未来的困难,还要再想得更充分一些。
深圳卫视&直新闻:比利时运营商Proximus选择在2023年前完全取缔华为的服务,而英国则是要求在2027年前拆除该国5G网络中已使用的华为设备和组件,近期英国议会国防委员会更是表示这一日期应需要提前至2025年。这些时间点有何特殊意义?您认为在此期间,从技术上来讲,业务转接是否来得及?转接过程会存在哪些挑战?经济上的损失呢?
包冉:首先我们看它的时间表,大概是对应着整个全球5G标准化进程的完善和最终完成。现在有一个客观现实,全球5G标准化工作其实并没有做完。5G标准出来了,也定义了三大基本应用场景,但是这只是完成了一部分的阶段。整个标准完整的制定,还有待于进一步地完善。应该是在未来的2~3年之内,也就是到2023年左右的时候,全球的3GPP,国际电信联盟,应该会就整个5G的完善和完整的标准做出最终的定义。事实上它们想抢在这个时间点之前,来排除或者挪走华为相关的系统和设备软件和应用,实际上就是不想让华为继续领跑5G标准。这是第一个,但是我认为它们这样的做法恐怕很难变成现实,为什么?
第一,这是一个硬核产业的竞争。所谓硬核产业一定是有大量的长期技术和应用和场景的积累,才能够厚积薄发,而华为拥有这一点。即使现在在西方世界纷纷对华为系统关上大门,对以华为为代表的中国的供应商关上了大门,但是咱们中国5G的应用领域,尤其现在是4大运营商包括移动、联通、电信还有中国广电,都在纷纷加速推进5G的进程。包括咱们的国家电网,其实现在已经成为全球3GPP标准组的成员,也一起协同5G的进程,因为电网的智能供电和5G彼此是相互依存的关系。所以中国依然有广袤的国土面积和市场,以及非欧美“反华急先锋”的市场,依然可以为我们所用,以华为为代表的企业依然有足够多的场景的实验空间和试运营的空间。
这些试运营的场景和空间一定会为我们在5G乃至6G的未来技术架构标准架构的设计上,依然会使得我们以极大的概率继续占据领先的优势。西方的封闭,恰恰会是它们更加在技术上没落的开始。
这里面肯定是有经济上的额外的支出,这是毫无疑问的。一个本来已经成型的系统,现在等于是又进行重新架构的重置,还要进行供应商重新的配置,这一定是意味着很多无谓的消耗,这是必然的。
至于消耗成本的高低,现在确实不好判定。对于整个运营商,整个欧洲,比利时,或者是法国Orange,或者是美国运营商,实际上它们也会采取很多不经济的方式来投资建设自己的5G网络。因为5G网络,毕竟目前它还是定位在面向消费市场基本盘。
既然是一个面向消费市场的基本盘,其实是要用市场的方式来调节的,任何的投入是要经济的。你不能不经济,它不像比如你要把它归类为军工工业,那可以不计成本地投入,那是国家的军事战略安全。但是5G因为有相当一部分确实和现在整体信息社会的安全息息相关。如果把它这个完全归类于军工产业,显然是不合适的,也发展不起来。所以我觉得在这样的情况下,很多西方的运营商实际上是进退维谷,左右为难。
对于华为,我个人认为它的挑战主要是指,其实任正非老先生也提到了,要做好心理准备,可能在未来几个财政年度中,华为的全球营收会出现比较大比例的下滑,无论是消费端的手机业务,包括其他个人电脑终端等等业务,也包括在5G系统所谓电信系统级的业务方面,估计会产生相当大比例的下滑,20%~30%的下滑可能都是可预期的。但这个关口一定要闯过去,因为只要有技术的领先,就不怕别人的封锁,因为越是领先的技术越深,能够使得自己的马太效应,技术领先度的马太效应在不断加强。
对于欧美的运营商,坦诚地讲,它们短期内应该不会有太多太大的感觉。5G通信网络,实际上并不是针对于4G的各种应用的升级,比如消费者可能会觉得带宽更宽了,速度更快了,实际上并不是的,而是它要面向新一代的物联网环境。在新一代的物联网环境的总体设计框架下,它是一个全新类型的信息网络社会,整个西方会错过的是物联网世界。所以当他们醒过味来的时候,应该会晚了,因为到时已经为时已晚了,但在短期内他们不会感觉到太多的阵痛,这是实话实说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
—— 分享新闻,还能获得积分兑换好礼哦 ——
更多精彩内容进入 [科技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