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祁连山到阿尔金山RX1S史上第一穿之强闯雪山(四)

摩托财智
6月前  
半夜突醒,一片银白。不好,央隆乡下大雪了祁连山大雪覆盖,院子里昏白一片,所有的车子变白了!远看山峦,白雪把整个祁连山都覆盖了,昏天黑地,白茫茫一片,一夜间大地完全变了颜色。怪不得孤裘卧不暖呢!
翻越祁连山小视频
从祁连山到阿尔金山:RX1S史上第一穿之国画走廊大通河谷(二)
往期回顾
自26日从兰州出发算起,不过才仅仅过去了四天时间,却真真切切的经历了一年四季的交替。昨天傍晚下雨的时候,我就非常担心这会变成一场大雪。果不其然,昨天傍晚下的还是雨,半夜里就改成下雪了,摩托车和行包覆盖着厚厚的一层白。雪还在下,天色迷蒙昏暗,没有停止和放晴的丝毫迹象。
一夜的雨加雪,山道必然被大雪掩埋,即使积雪融化了,也是极端湿滑泥泞不堪,垭口、达坂上肯定会结冰,变得溜滑。如果没有连续几日的晴好走风天气,是不可能通过的。这下可真的麻烦了!这是做计划时我最最不想出现的事情:胡天八月即飞雪。那时,我多么希望古人错了,我也跟着错了好了,气候变了啊。
作为探险的当事者而言,这就是一大不幸:古人没错,我的预估应验了。现状凄凉,大脑混乱。何去何从,难以决断,困境就是要往死了折磨人啊。天气预报,今明两天都是暴雨蓝色预警!也就是说,祁连山上必定还是大雪或者暴雪!
下一步,怎么办?严峻的形势摆在面前,需要理性研判、预估风险、避免危险、当机立断。通往苏里的路有两条。一条是央隆至苏里的老乡道,距离最近,但路况极差,早已无人维护了,破烂不堪,溪流、塌方、乱石、雨沟、泥石流遍布,极其难走,有悍马越野车勉强得过,除了越野车,其他车辆都是妄想。
另一条是牧道接瓦乎寺煤矿的矿山道,需要绕远约五六十千米。绕远不怕,最大的问题是,可靠的朋友告诉我,这条道路被煤矿封闭了!自从木里某煤矿在祁连山保护区里非法开矿一事被央视曝光之后,路过的这家瓦乎寺煤矿就设卡不让通过了。最新消息显示,央隆直达苏里的乡道被昨夜大雪封山,越野车素车不可能通过,我车的龟背胎也不可能通过,硬闯绝不可行。
如今形势下,也只有使用备用方案了。备用路线有两条。一条是去往嘉峪关方向,到瓜州、敦煌、阿克塞。第二条路线就是返回去一段路,经野牛沟、木里、天峻、德令哈到阿克塞。这两条路线都是暂且绕过祁连山脉,先去走阿尔金山,在完成穿越阿尔金山阶段以后,再返身回到阿克塞、肃北,从西向东穿重新越祁连山。这也是我计划中的一个预设方案,没有大问题,只是穿越的顺序变更了一下而已。
雨雪变小了,但山上的路肯定不能走了。我决定使用备案一,走嘉峪关、瓜州、阿克塞,先去走阿尔金山。我的所有旅行探险计划,都有多条备用路线和应急路线,最多的可达五六条之多,这是探险活动的基本做法。
饭后出发,我穿上了所有的防雨装备。道路两边的大山还在下雪,乌云、绿草、雪山相连,偶尔露出白光的山峦最醒目、最瞩目,江山变得特美。在出村的路上,拍了很多雪山背景的照片和视频,就连我这东北人都认为很美的。
出央隆约三十千米,开始走上去往嘉峪关的沙土路,欲翻越走廊南山。相比柏油路面,无人维护、凸凹不平的沙石路,一下子变得难行了许多。路面绵软湿滑,好在路基都是硬底儿,只要压着车辙、控制住速度走就没有难度。虽然路况很不好,但哟还能边走边想心事儿,总觉得如此改变路线心有不甘。
突然意识到,既然现在要翻越走廊南山,我就有可能翻越托来南山,翻越两山的难度差别不大!立刻掉头返回央隆,加满油箱,十点半出发,过桥,不走老道,在九公里牧道路口左拐,改走南线去瓦乎寺煤矿的矿山道。不是知道煤矿把路封了吗?怎么还要走这里呢?啥意思啊?
闯呗!闯雪山!闯卡子!
过三道溪流,越往上走,路面越湿滑,几次就要侧滑翻车,好在用力控制住了。我车是原装的龟背胎。龟背胎属于公路用胎,在干燥的铺装公路上跑,龟背胎的摩擦系数是最高的,最安全。但在雨雪中、沙土道、泥泞路面上,它就变得摩擦系数最小、最打滑、最不安全了。
龟背胎走在这样的地方就是顶级的“滑胎”,稍有不慎就会倾覆!心想,如果它是菠萝胎就好了!走到半山腰,雨雪已经弥漫掩盖了山巅,小雨加小雪,越来越冷,风越来越大,看不清路况,揭开面罩方可骑行。不知有多少次了,明显感觉到了后轮在扭摆,前轮在配合扭秧歌,这是十分危险的现象,必须高度注意,小心操作,精细调整,动作中若有毫厘的差误,就来不及也没有机会纠错了,必然翻车!一身冷汗行至山顶垭口,风雪更大了,地面有刚刚解冻的暴雪冰碴,异常湿软溜滑。
这是矿山自己修建的路,路面够宽,大多不难走,问题也就在于它是新建路,路面软土太多,由此因大雨大雪变得更加湿滑不堪了。这个时候,新建路就不如老旧路了,经过多年的行车,路面早已被压实了,即使大雨大雪,也有大部分路面是硬底儿,走在上面心里放心啊。
上山容易下山难,雨雪路面上行已经很难了,下行就更是难上加难了!下行极其小心谨慎,不敢放纵车子,几次的出现出溜的险情都被化解,眼看路面坡度在减小,心里有点轻松了。雪山总算是翻过来了,但心里有个大疙瘩依然没解开,那就是卡子在哪里?怎么过卡子?
朋友的消息果然没错,几公里后遇到矿山设的板房卡子,栏杆上锁不让过,其实摩托车可以从栏杆的一边跑过去,越野车就不行了。卡子人员说这是私人修的路,有权利不让过。进屋里,烤烤火,身子暖和了,我好说歹说一通,当他听我说我是专门走中国的大江大河的,这次就是来看疏勒河源头的,不知是惊奇了,还是感动了,主事儿的开始打电话给某某,说了很多才转向我说允许过去了,还让我摘下头盔摄像机,不能拍照,
他搭车直接到下面的卡子,我们得以放行。
费劲千辛万苦,冒着偌大风险,吃尽百般苦头,终于安全地翻过了托里南山,松了一大口气!但勇气不可泄,前面还不知道会有多少难题有待去面对、去孑孓呢。在整个旅程中,都要保持憋足一口气,目标没完成,就不能掉以轻心,时刻保持严谨理智,直到胜利凯旋而归。还真是不出所料啊,另一段更加艰难危险的路程就在明天!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
—— 分享新闻,还能获得积分兑换好礼哦 ——
更多精彩内容进入 [旅游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