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虫、慢性毒药?DNA技术在颠覆我们对历史人物的看法!

火星社会
09-04 22:12
美国《科学》杂志发表了一篇报道,加拿大麦吉尔大学(McGill University)的寄生虫学家正在进行一项新研究,他发现寄生虫在欧洲中世纪和现代一样流行。
这些寄生虫会引起腹泻,阻碍儿童的成长,甚至导致死亡,目前全球有超过15亿人受苦。
作为证据,科学家从中世纪的骨头和粪便中发现了它们,甚至在15世纪查理三世国王的骨骸中也找到它们。
现在我们知道中世纪的人类就被寄生虫折磨的“生不如死”,那它们的流行规模有多大呢?
在这项研究中,牛津大学的动物学家们从7世纪到18世纪间,从捷克、德国和英国的公墓中收集了600个土壤样本。随着尸体的腐烂,内脏会在骨盆表面沉降,而这为寄生虫卵提供了绝好的环境。
研究人员分析了这些DNA样本,发现了两种至今都在许多国家流行的寄生虫痕迹。在筛选了DNA后,科学家还发现了完整无缺的寄生虫卵。
而DNA在查理三世身上已经不是第一次展示神奇之处。
1485年查理三世战败后,被游街示众,草草下葬于教堂前。该处后被夷为平地,随之查理三世的遗体下落不明。
2012年9月,英国莱斯特大学的考古小组,在英国某个停车场地下,发现一具遗骨。
通过碳-14同位数检测确定死者死于1450-1540年之间。与骸骨上的十处伤痕与查理三世相似,为了进一步确定身份,借助DNA比对技术,与一名查理三世姐姐安妮的第17代后裔相似。
从而确定该遗骸为查理三世。
DNA技术不光对生物/生命技术影响巨大,更让后人对历史有着更真实的了解。
特别是厘清了一系列悬而未决的历史“公案”。
查理三世戎马一生,最终难掩战败,结束了金雀花王朝,改变了英国历史前进的方向。而改变人类历史方向的法国皇帝拿破仑死亡之谜,更是长盛不衰的话题。
2018年11月,应法国《科学与生活》杂志之邀,巴黎警察局毒物学实验室的负责人里科代尔、法国奥塞电磁辐射应用实验室的专家舍瓦利耶以及巴黎原子能委员会的专家梅耶尔再次对拿破仑的几缕头发进行了分析。
三位专家对每根头发的元素含量进行了上百次分段抽样测量,每一分段的间距都精细到0.5毫米。
最后公布的结果是:无论是在1821年拿破仑死后取下的头发里还是在1805年和1814年拿破仑在世时取下的头发里,砷的含量都超过正常值的5到33倍。
而砷是砒霜的主要物质。
让我们穿越时空,回到1821年5月5日黄昏,一代枭雄拿破仑在圣赫勒那岛的病床上长叹一声,结束了他的生命。
拿破仑的尸体解剖定于第二天下午在弹子房进行。
下午2点,参加尸体解剖的八位医生都来到了弹子房,第八位是一位31岁的英国医生法朗西斯科·安东马奇(出生在科西嘉岛)。
在过去的十几个月中他一直是拿破仑的私人医生。根据拿破仑生前遗言,由安东马奇主持这次尸体解剖。
解剖完后,对拿破仑的死因看法不一,但参与者都承认胃部有溃疡。
安东马奇认为“象是癌症”,英国人认为这是一种尚未发展成癌的病症。长期以来一直使人们认为,拿破仑死于胃癌,然而当时并没有一个医生确切地说是癌症。
由英国医生联名签署的报告中说,尸体解剖中发现拿破仑的肝脏较正常人大。
圣赫勒那岛总督洛瓦爵士对这种说法很反感,因为这将意味着,拿破仑在圣赫勒那岛期间系因健康恶化导致了死亡。
这位总督要求英国医生们从报告中删去这段文字,虽然他们勉强同意了,但有一位医生离开圣赫勒那岛之后便把这件事透露出去了。
最早发现这一问题的是瑞典牙科医生斯坦•福肖富德,他以1978年的技术装置检验的结果是,拿破仑的头发越是接近根部含砷量越多。
但砷又来自何处?
一种说法是:1819年拿破仑居住的房间新换了当时很流行的一种糊墙纸,纸上使用的绿色染料是以砷为基础制造的。拿破仑长时间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又缺少必要的通风设备和体育锻炼,大量的砷随空气被吸入体内,成了导致他死亡的慢性杀手。
更“浪漫”的一种说法是2017年底由当年随拿破仑流放到圣赫勒拿岛上的法国将军德•蒙托隆伯爵的后人、法国著名历史学家弗朗索瓦•德•孔戴•蒙托隆提出的。
按照德•孔戴•蒙托隆的说法,他在自家祖传的宅院中偶然发现了一个暗室,暗室里藏有其先人德·蒙托隆伯爵撰写的一部关于圣赫勒拿岛生活的手记。
蒙托隆伯爵在手记中承认,他在圣赫勒拿岛上经常给拿破仑吃含有小剂量砷的药,希望以此使拿破仑身体日渐衰弱,从而最终促使狱卒能允许他返回欧洲大陆接受治疗。
计划失败的原因据推测是拿破仑一直认为自己胃部有肿瘤,为了减轻胃部疼痛经常服用止痛药,结果止痛药与砷发生了致命的化学反应。
据说人的身体上保留时间最长的东西之一就是头发,无论是1978年的检测,还是2018年的检测,都能还能有拿破仑的头发作检测。
应该说,法国人还是幸运的:好在当年拿破仑不是个秃子。
其实调查拿破仑死因在法国是一个常事。
但是2018年这次如此大张旗鼓的调查,和之前在法国闹的沸沸扬扬的“开棺验尸”风波有关。
2018年年6月,法国历史学家布鲁诺•罗伊•亨利在自己的新著中对存放在巴黎荣军院内的拿破仑遗体的真实性提出了质疑。
拿破仑于1821年死后被就地安葬,1840年遗体方运回法国。
亨利指出:当年在巴黎开棺时,有目击者证实拿破仑的尸体保存完好,丝毫不像在岛上潮湿的土地中掩埋过19年的样子。
此外,经对照两次安葬目击者的笔录文件,亨利发现:拿破仑在下葬时,他的荣誉勋章佩带在衣服外面,而1840年在巴黎开棺时,勋章却被放置在制服里面。
1821年下葬时,有一银色马刺系在拿破仑的靴子上,但至1840年开棺时,这根马刺却不见了。
两只盛有拿破仑心脏和胃的器皿本应放置在棺木的一个角落里,但开棺时却见它们被放置在尸体两腿之间。
最可怀疑的一点是:开棺时人们发现拿破仑一口众所周知的黄板牙变成了刺眼的白牙。
亨利由此怀疑:英国政府在1840年将拿破仑棺木移交给法国时调换了尸体。
为证实自己的怀疑,亨利于今年7月致函法国国防部,请求允许对拿破仑的一缕头发进行DNA检验。这缕头发是拿破仑的尸体运抵巴黎之前不久由法国医生从尸体上割下来的,目前保存在巴黎法国陆军博物馆。
7月26日,法国国防部正式驳回亨利的请求,理由是:在进行DNA检验之前,必须首先获得拿破仑的后裔的许可,由他们当中选出代表提供一份DNA样本,然后才可以对拿破仑的头发进行检验,以确定两者之间的相似性。
亨利事后已写信给目前居住在科西嘉岛上的拿破仑第五代侄子查尔斯·拿破仑,请求他提供一份DNA样本,但未接到答复。
当然法国政府希望这位“伟大的皇帝”能够死于自然死亡,单就科技而言,DNA帮助人类在数百年后,找到了拿皇真正的死亡原因。
查理三世和拿皇是幸运的,数百年来一直有人契而不舍的追踪他们的生前身后事。进而找到属于他们的生物组织,从而让真相大白。
笔者认为,科技改变得不仅仅是生活,更是对世界的看法。而这种改变,才是前进的动力。当移民火星、器官保存、太空旅行等出现之际,大家都能坦然接受,这就是改变。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
—— 分享新闻,还能获得积分兑换好礼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