渗入血液?污染海洋?防晒霜真安全吗?

言安堂
9月前  
最近的太阳 ,可能成精了。
好在我们有照妖镜---防晒霜。
作者 | Ginger/Rex/Sweetie
可是,作为现代刚需的防晒霜,今年可是真的人红是非多。
2020年1月,帕劳开始正式禁止使用和销售含有二苯酮-3,甲氧基肉桂酸辛酯 ,奥克立林,等“海洋不友好成分”的防晒霜。美属维尔京群岛(US Virgin Islands ),荷兰加勒比岛博内尔岛等度假胜地紧随其后。
同月,美国FDA发表文章,报道了六种防晒剂(二苯酮,阿伏苯宗,奥克立林,胡莫柳酯,桂皮酸盐和水杨酸乙基己酯),大面积涂抹后,会进入血液的"事实"。
2月18日,欧盟委员会最终还是将可吸入二氧化钛列入二类可疑致癌物。在敏感的大众眼中,“可吸入”仨字容易被自动屏蔽,物理防晒霜也几乎受到牵连。
今天不说别的,盘一下历史,防晒剂的是是非非,都是怎么回事。
环保问题 - 化学防晒剂污染海洋?
夏威夷岛的珊瑚褪色事件,第一次将羟苯甲酮(BP-3)和甲氧基肉桂酸辛酯(octinoxate)这两个防晒剂推到了风口浪尖。
纪录片《Reefs at Risk》说:“据估计,每年有 14000 吨的防晒霜沉积在海洋中,全球 15% 的珊瑚礁正在受到防晒霜的影响。”
夏威夷法案的推行,除了激愤的民意,还有一部分原因确实来自科学数据的支持。比如《Archives of Environmental Contamination and Toxicology》在2016的一篇报道,经常被引用。
不但用实验证明了BP-3确实造成了珊瑚白化,对珊瑚具有遗传毒性,DNA损伤与二苯酮浓度增加之间呈正相关,还是一种骨骼内分泌干扰物,可以引起扁平骨的骨化。
同时,研究人员也通过实地测试,验证了在美属维尔京群岛,BP-3对珊瑚礁的污染范围为75 µg / L至1.4 mg / L,夏威夷地区的污染范围为0.8至19.2 µg / L。而BP-3对7种不同珊瑚物种的珊瑚细胞LC50(光照4小时)范围为8至340 µg / L,LC20(光照4小时)范围仅为0.062至8 µg / L。
你说这个板子该不该挨?!
有支持,就会有反对。最大的反对还是来自防晒剂生产商和美国防晒霜制造商。毕竟,在防晒剂需要得到FDA批准的美国,禁掉BP-3,不是小损失。
反对的声音指出,珊瑚礁面临的最大威胁不仅仅是防晒霜,包括全球气候变化、不可持续的捕鱼活动和来自陆地的污染(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然而,在民众心中,这种“我有错,但不全是我的错”式的反对,基本无效。
有民意,有实锤。夏威夷法案的威力还是相当可观。今年,帕劳等独家胜地,比夏威夷更早,纷纷开始正式禁止使用和销售含有BP-3,甲氧基肉桂酸辛酯 ,奥克立林的防晒霜。
而且这一次的范围也更加扩大,4-甲基苄亚基樟脑,三氯生,尼泊金酯类苯氧乙醇,也被划在了被划为“海洋不友好”的范围之类。
安全问题 -- 防晒剂渗入血液?
紧随海洋污染问题之后,防晒剂进入血液的质疑更是一个灵魂拷问。
毕竟不是人人都去海岛潜水,但是人人都很惜命。
这件事很有意思,美国FDA一直揪着化学防晒剂不放。
2019年,FDA测试了四种防晒剂(BP-3,阿伏苯宗,奥克立林和麦色滤SX),2020年1月又测试了六种防晒剂(BP-3,阿伏苯宗,奥克立林,胡莫柳酯,桂皮酸盐,水杨酸乙基己酯),都证明了在大面积涂抹的情况下可以进入血液,而且BP-3最高。
我们一直说,剂量是结论的变量,也是结论可信度的标尺。在两次实验中,每一种防晒剂的浓度都没有往死里加,而是在常用的添加浓度范围内。和平时使用习惯所不同的是,大面积涂抹覆盖了人体75%的面积,而且在每两小时涂一次(连续4次涂抹)的情况下,几乎会用掉100多毫升的放防晒霜。这种土豪做法,一般人是达不到的。再者,反对意见持有者也对“进入血液”这种吓人得说法,表示反感。因为防晒剂进入血液中造成危害的剂量,各个防晒剂各不相同(有些的危害还并没有发现),而且对于剂量阈值,FDA和欧盟还是各执一词,明显FDA要严格得多。
相比之下,欧盟倒是对有机防晒剂宽容一些,而是一直揪着物理防晒剂不放。SCCS建议二氧化钛的添加量,在25%以内。
大众的Concern并不在于物理防晒剂本身,而在于纳米级别的物理防晒剂。SCCS迄今为止批准了四个纳米材料:氧化锌和二氧化钛就位列其中。
虽然,Marissa D等人甚至耐心的分析了1980年-2008年的实验数据,研究经皮吸收评估数据总结显示其安全性是可以。
欧盟还是要求了如果添加了纳米材料,则要求在成分列表内标记“纳米”。
而一些物理防晒剂供应商,也赶紧递交材料,证明自家原料在皮肤表面呈团聚结构,分子量大于主动渗透的普遍临界值,并不会造成渗透的风险。
安全问题 -- 物理防晒剂吸入致癌?
最后一个问题,应该杀伤力最小了吧。
关于二氧化钛的可吸入风险,2017年,欧盟风险评估组Risk Assessment of the Agency (RAC),建议将可吸入二氧化钛粉列为二类致癌物。
但是,欧盟内部自己都没有吵清楚。去年9月中旬的专家听证会(CARACAL)上,9位欧盟成员国反对将二氧化钛归类为致癌物质。
终于在2019年10月4号,欧盟委员会还是决定先解决问题再吵架。于是发布了关于修订-物质和混合物的分类、标签和包装法规。
正式规定:
含有大于等于1%二氧化钛粉,且粒径小于或等于10微米的液体混合物,需要在标签上增加警示标识《注意 可吸入性的有害微滴会在喷洒时形成,请勿吸入喷雾或薄雾》,对于含有大于等于1%二氧化钛粉的固体混合物,则要求标注《注意 可吸入性的有害粉尘会在使用中形成,请勿吸入粉尘》
那到底涂防晒霜有没有吸入致癌风险?加拿大油漆和涂料协会(CPCA)我觉得把法规解读地挺好:《欧盟物质和混合物的分类、标签和包装法规》分类的重点是考虑任何归因于粉尘暴露环境下的风险,而不是暴露在配方产品(包括油漆和涂料)中,因为这些产品中钛白粉已经处于混合物中,因此不会产生危害。
除了小宝宝不用防晒喷雾这种常识,吸入致癌物质的风险,还是比烧烤摊撸串,污染环境中跑步要小得多。
最后看下来,防晒霜最大的风险,可能还是怕你不涂。
排版 | Bugu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
更多精彩内容进入 [健康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