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跳动为什么要“十面埋伏”,多线作战?

钛媒体APP
07-29 14:35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谷岛财经(ID:marketingsir)
最近,字节跳动动作频频,想不引人注意都难。
先是有消息称,所属字节跳动的今日头条,收购了深圳市中融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正在和多家金融机构商议合作,准备在金融界发力。
尽管字节跳动方没有正面回应传闻,但种种证据都从侧面证实了这一传闻。
深圳市中融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什么公司?
据天眼查,中融小贷成立于2012年6月,法定代表人贾帅,公司经营范围包括在深圳行政辖区内专营小额贷款业务。股东有两个,一个是深圳中洲集团有限公司,持股95%,另一个是深圳市赛兔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持股5%。
重点是,天眼查显示,公司有一条股权出质信息,质权人是深圳今日头条科技有限公司。
此外,人事变动也值得我们注意:2020年4月24日,新增的董事胡顺香、田硕来自字节跳动,而2020年3月6日,新增总经理李冠超也来自字节跳动,曾担任金融科技新业务的负责人。
传闻应当属实。事实上,字节跳动不仅加码金融领域,也在电竞、电商领域频频发力:据报道,阿里巴巴高级总监、全球电竞负责人之一的冯炜皓加入字节跳动,意味着字节跳动将在电竞领域大展拳脚。
字节跳动为什么要“十面埋伏”,多线作战?
第一,字节跳动面临着内忧外患:对外,美国和印度正在禁封TIK TOK;对内,腾讯和百度极有可能联合起来,狙击字节跳动。
其次,字节跳动一直积极拓宽赛道:只不过,如今的字节跳动处境更加险恶,走起路来也是步步惊心。
01、字节跳动的金融野心
事实上,字节跳动不是第一次出征金融了:一直以来,字节跳动在金融领域的表现都十分积极——我们可以借此管窥字节跳动的金融野心。
2017年,字节跳动初步试水金融。然而,结果让人失望:字节跳动试水失败,在宁夏银川申请的网络小贷牌照没有申请下来。
字节跳动没有就此止步。2018年,今日头条上线了“放心借”,主要业务为现金贷款,试水互联网金融,和南京银行、中银消费金融、华夏银行和新网银行合作。
2019年,字节跳动上线了一款借贷APP“满分”,主要经营的业务是消费信贷、分期等服务。
然而,字节跳动早期的软肋是没有金融牌照。
金融牌照有多重要?
某种意义上,金融牌照就是企业在金融经营领域的经营许可证,是企业可信度的背书,在业界,因为对金融牌照的管控一向严格,所以有“千金易得,一照难求”的说法。像平安集团这类持有全金融牌照的企业,更是凤毛麟角。
所以,字节跳动开足马力取得牌照:2018年,字节跳动先是把北京华夏保险经纪公司纳入麾下,拥有了保险牌照,然后又收购了北京金美林投资顾问有限公司,获得了证券投顾牌照。
然而,牌照分量存疑:上海证券报报道,字节跳动麾下的股市行情类APP海豚股票曾一度开放开户与实盘交易功能,海通证券、国信证券、国盛证券三家券商进驻海豚股票。但随后,该功能出师未捷,惨遭下架。
但无论如何,字节跳动收购了深圳市中融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就拥有了网络小贷牌照。
目前,字节跳动的金融业务线不仅有小额贷款、保险经纪、证券投顾,还通过旗下产品懂车帝入局汽车金融,且有吾先分期、多闪支付、轻栗分期、字节付等多个商标,在金融领域已经埋下炸药,蓄势待发。
02、多线作战,十面埋伏
不止如此。如上文所说,这几个月以来,字节跳动不仅在金融方向加码,还在电商、电竞、游戏等方向频频发力。
先是电商。一直以来缺少自己头部带货主播的抖音,打响了主播争夺战。在3月“抢宝贝疙瘩罗永浩大战”中,抖音干掉了快手,把罗永浩收入旗下。3月26日,罗永浩正式官宣入驻抖音,4月1日在抖音进入直播首秀。这被看作是抖音在电商直播发力的第一步。
随后,是对淘宝的防御,打响了抢商家争夺战。据一些商家说,今年四月末快五月份的时候,抖音开始有意识地引导商家把货上到抖音小店里,而不是引流到淘宝金融方面加店铺:一旦抖音发现主播通过购物车链接向淘宝倒流,就会暗中限制这个直播间的流量,甚至下架主播已经挂好的链接。
而6月,字节跳动正式成立以“电商”明确命名的一级业务部门,意味着字节跳动组建了一支电商正规军,而不是只为淘宝做嫁衣裳。6月1日,抖音上线了抖音小店的App,作为商家后台。
除了电商之外,多线作战的字节跳动还在电竞和游戏领域有所动作。
如上文所说,7月16日,前阿里巴巴高级总监、全球电竞负责人之一的冯炜皓加盟了字节跳动——此前,冯炜皓主要参与了WESG赛事(世界电子竞技运动会)的运营,并先后担任阿里体育电子体育部海外业务负责人与阿里体育电子体育部赛事总监。
可以看出,这两年,字节跳动一直在电竞领域屯兵储粮,蓄势待发。比如,2019年,字节跳动聘请了曾负责国内知名电竞赛事TGA大奖赛的运营、原腾讯互娱乾坤产品中心助理总经理那拓。这都是在填充字节跳动的电竞人才库。
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在2020年中国电竞市场规模预计达到1095.6亿元,千亿体量的市场正在吸引各方争相布局。如果字节跳动布局成功,有希望分掉部分蛋糕。
字节跳动对游戏的加码更是高调:今年4月24日,字节跳动副总裁、游戏业务负责人严授发布微头条:
“字节跳动游戏业务会有耐心地持续投入,游戏是内容行业,只要有耐心,内容行业是很难被垄断的,未来我们很看好这个方向,并将在2020年招聘超过1000人。”
不过如今,字节跳动的游戏布局还不算完善:主要是靠把Ohayoo旗下的头部休闲游戏推到海外市场,同时倚仗TikTok,打造热门手游、休闲游戏。但如今,尚未推出相对的“爆款”游戏。不过,不难看出,随着多线作战的同时推进,全面开花指日可待。
03、字节跳动为什么多线作战
首先,大势所趋,字节跳动面临着“内忧外患”。
外患是TIKTOK的艰难处境:6月30日,TikTok在印度被封杀。7月7日,美国国务卿迈克尔·蓬佩奥“考虑在美国禁用短视频应用TikTok”。随后,特朗普也表示:“美国政府正考虑在美国禁用短视频应用TikTok”。
7月20日,美国众议院投票通过了一项提案,提议将对 TikTok 的禁令扩大到国会议员和国会工作人员。提案通过后,将禁止联邦雇员在政府发行的设备上下载 TikTok。而如果两院通过,特朗普签字,这项禁令即将成为法律。
而美国和印度,是字节跳动海外用户两个最为重要的海外市场。海外的折戟,意味着字节跳动必须加码国内市场,增加自己的赛道。
其次,是内忧。国内视频赛道的竞争对手强劲,且腾讯和百度很可能强强联手,狙击字节系:6月16日,大家被一条新闻集体刷屏,新闻来源是路透社,标题言简意赅——腾讯有意成为爱奇艺的最大股东。
至于联手的原因,一方面是降低成本上的内耗,二是枪口一致对外,狙击字节系,尤其是西瓜视频。这也意味着腾讯和百度两家巨头首次在这个目标上达成了一致。
如果传闻成真,对于头条系的视频产品来说,未来的日子可能比较艰难了:腾讯联手百度,压力最大的不是优酷,而是头条系,原因在于,巨头已经放弃过去单打独斗的模式,采用围剿来进一步限制头条系的发展,对于头条尤其是西瓜来说,未来将面临更大的竞争压力,这也是百度和腾讯乐于看见的。
而且,字节跳动目前虽然体量大,但完全刚不过腾讯。所以,字节跳动只能开拓新赛道,十面埋伏,等待全面开花。
除了这些被动的原因,还有一点,就是多线作战一直符合字节跳动的调性。
可以看出,字节跳动从成立开始就在不断由旧业务孵化出新业务,仿佛自身是一个不断被推着、越滚越大的雪球。新业务和旧业务有黏连、暗合之处:比如电商业务的发展,一定程度上促进了金融的发展业务的膨胀。
如今,字节跳动已经膨胀成一个衍生出各种业务的大雪球:新闻、短视频、直播、电商、金融......字节跳动的边界在哪里,尚不能得知。
事实上,多线作战、全面配合,很可以形成多点爆破、全面开花之势,相互赋能,扩大未来的想象空间,形成业务价值再造。比如字节跳动的电商业务,和金融业务如果结合得好,能形成1+1>2的效果。
好比《亮剑》中李云龙打平安县城时,没有把兵力集中在东南西北中的一个方向做主攻、其他三个点佯攻,而是四个点同时强攻:“谁先打进去谁记大功。”
只不过,对于如今处境较为险恶的字节跳动来说,今时不比往日:如果说之前积极扩展赛道的字节跳动像一个到处沾花惹草的花花公子,就算新扩展的赛道不成功也无所谓,那么如今的字节跳动并没有太多可以“玩”的资本:可以说,如今字节跳动加码的每个赛道,走起来都是步步惊心。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