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水中的生意人:仓库店铺被淹、损失几千万、新买奔驰积满淤泥

在歙县农贸市场,我们拜访了10家商户,他们的店面被淹、仓库进水,损失几十万到2000万不等。
航拍歙县受灾场景。
2020年7月7日,安徽歙县遭遇了50年一遇的特大暴雨,受持续暴雨和上游洪峰影响,境内多条河流水位上涨,河水倒灌进城区,导致多地积水严重。
这次强降雨造成的洪涝,让歙县经济开发区内190个企业和100多个体工商户库房浸泡在水中,官方统计直接经济损失超过35个亿。
在歙县农贸市场,我们拜访了10家商户,他们的店面被淹、仓库进水,损失几十万到2000万不等。
点击观看视频:损失2000万元的女老板江敏芳,受灾后说了什么?
“妻子看到被淹的惨状,脑梗复发住进了医院”
商户:吴永强
店铺:徽家茶铺
预估损失:30多万
徽家茶铺老板吴永强
开了20年茶铺的吴永强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店会被淹,他说,那天涨水太突然,等他赶到时,店里已是一片狼藉,到处都是茶叶、包装盒和特产干货,九成货物浸泡在水中,变成了垃圾。
店里的存货,加上两个进水的仓库,吴永强直接损失30多万元。
被淹的歙县集市。
妻子看到铺面被淹的惨状后,脑梗复发住进了医院。
这几天,吴永强心里乱糟糟的,一边要收拾店铺,一边要照顾妻子,他坦言压力不小,“好在女儿懂事,能帮我分担一些”。
吴永强的老母亲,心疼儿子的不易,常来店里帮忙清理淤泥、收拾受损的货物,她相信儿子能挺过难关,重头再来。
“一场大雨让我一夜回到解放前”
商户:江敏芳
店铺:保真名烟名酒名茶
预计损失:2000万
江敏芳哭诉自己的经历。
52岁的江敏芳,从事家纺、床上用品、喜糖商贸和茶叶生意20多年,受疫情影响,今年生意并不好做。
歙县农贸市场停车不便,她刚向银行贷款2000万,在城北买下了1000多平的门面,准备将这里的店陆续搬过去。
7月6日晚,洪水将江敏芳2000多平的店面,30个仓库全部淹没。次日早上她和丈夫孙孝来赶到时,整个农贸市场已全被水淹。
暴雨持续不停,洪水不到十分钟上涨到1米多高,最高时有2米,根本进不去店。
江敏芳丈夫涉水而入。受访者供图
夫妻俩几次努力都成了徒劳。不光店面被淹,停门口的几辆车也报废了。
“4个店面损失近2000万,我怎么跟客户交代?”江敏芳悲痛哭泣,丈夫则不停叹气。
7月9日再次见面时,在废墟中清理货品的江敏芳,心情有所平复,她说,她原本计划再干两年就退休,“但大雨让我一夜回到解放前”。
“做了十几年生意,还是第一次遇到”
商户:沈柳青
店铺:柳青文体
预估损失:200万
文体店店主沈柳青
沈柳青做文体批发生意十几年了,店里生意不错,她不久前还按揭了一套房和一辆奔驰,“顺利的话,几年就可以把贷款还清”。
但规划赶不上变化,一夜暴雨,把她的人生全打乱了。
店子被淹,停在附近,只开了几千公里的奔驰车,也被水没过了车顶。
被淹的车辆。
“店里到处漂着文具、书包、雨伞等东西”,做十几年的生意,这样的情况她还是第一次遇到。
中午水退去后,店里积了十几里面厚的淤泥。这时她才知道,她存放在五个仓库的新货,也全部被淹了。
沈柳青说,不久前,70多岁的老母亲被查出胃癌晚期,经过她精心照料,最近病情有所控制,而现在,“一切都又被打乱了”。
“所有积蓄都赌在了这批货上了”
商户:林国兰
店铺:吉文自行车店
预估损失:60万
店主林国兰
林国兰在歙县农贸市场做自行车生意。
高考后的暑假是自行车销售旺季,赶在中小学放假前,林国兰花光积蓄,进了一批货。但暴雨赶在旺季之前到来,他的店铺和仓库都被淹了。
洪水退去的自行车店。
“我和丈夫赶到店里,当时就傻眼了,自行车还没拆封,就被泡得透透的,被冲走的零部件、小包装更是不计其数”,林国兰一边清洗被水淹过的自行车,一边还原当时店里的情景。
洪水退去后,如何处理几百辆被淹的自行车,对林国兰是个大问题。
“轮胎的钢圈是不锈钢,但其他零部件不是,过段时间就会生锈”,林国兰说,即使按进价的三折处理,也不一定能卖得出去。
“短短十几分钟,店内乳品全部被淹”
商户:凌志明
店铺:乳品专卖店
预估损失:18万
乳品专卖店店主凌志明
凌志明的乳品专卖店,开了17年了。
儿子成家后,他和老伴一边开店,一边照料孙女,日子平淡且幸福。
7月7日天微微亮,凌志明接到电话通知,说河水要上涨,他撂下电话,顾不上打伞就跑到店里。
“那会儿水才漫进店里,我立刻把货往二楼搬,来回十几趟,但完全赶不上洪水的势头”。
十几分钟后,污浊的河水漫过一箱箱牛奶,漫过凌志明胸口,他只好无奈放弃。
隔壁门店堆积的货物。
“损失了差不多18万吧”,凌志明拧开一瓶药,往嘴里倒进几个药丸。
凌志明最近身体欠佳,嗓子一直发炎疼痛,吃了两个月药不见好转。这一场洪水之后,他觉得自己病情更严重了。
“才经营了2个多月的饭店被大水给泡了”
商户:杨荣新
店铺:亮亮饭店
预估损失:15万
亮亮饭店店主杨荣新。
杨荣新最近几年很不顺,经历了离婚之后,父亲又被查出癌症。看病花了四十多万,还是没救回父亲的命。因病致贫的杨荣新,成了村里的困难户。
几年前,杨荣新县城里开了一家饭店。第一家店转手后,今年3月底,他花了15万盘下了农贸市场这家饭店。
饭店被毁。
眼看着才开了几个月的饭店被水淹了,杨荣新很难过。
“打开饭店大门,桌椅东倒西歪,锅碗瓢盆散落四处,冷柜里的食材全泡在水里,地上全是淤泥……”
“疫情期间生意不好做,好不容易好转了,没想又遇到了大水”,望着饭店墙上2米高的水印,杨荣新感慨,“世事难料!”。
“这一场洪灾让我饱受打击”
商户:沈正元
店铺:正元童车玩具商行
预估损失:80万
店主沈正元。
2015年结婚后,沈正元开了家店,做儿童玩具、童车生意。
沈正元曾担心,不断发展壮大的电商平台,会对他的生意造成打击和影响。但他没有想到,打击并非来自网络,而是从天而降的暴雨。
洪水退去的农贸市场。
玩具和童车积压在四个仓库里,经水一泡,想要正常销售已不可能。
沈正元最近在跟厂家商量,能不能给一些支持,以减少自己的损失。“毕竟当初为了开这家店,我把所有积蓄都搭进去了”。
“能卖几个算几个,总比扔出去当垃圾强”
商户:余仙玲
店铺:侨新经营部
预估损失:70万
侨新经营部老板余仙玲。
从最初卖鸡蛋的地摊开始,到如今拥有门店和仓库,一场洪水后,余仙玲的生意又“归零”了。
余仙玲说,门店只是做商品展示,损失不是大头,仓库才是受灾最严重的地方。
“仓库被淹的货保守估算,有70万吧”,余仙玲说。
被水泡过的商品,就在门口销售。
虽然生意全部“泡汤”,但生性开朗的余仙玲脸上看不出愁意。
她微笑着向我们介绍店里的损失,一边整理被水淹过的商品,将其就地打折销售。
“能卖几个算几个,总比扔出去当垃圾强吧!”她说。
“有人抢拿被泡过的纸品,我制止都没用”
商户:汪春燕
店铺:世明纸业
预估损失:30多万
店主汪春燕
老板汪春燕和别家店主不一样,汪春燕主要经营纸品、卫生巾、毛巾,她的货物几乎没有抢救的必要,经水一泡,全成废品。
汪春燕店门口,堆积着被清理出来货物,环卫工还未及时清理。有不少路人在里面挑出一些拿走。
她提醒路人,这些都不能用了,别捡了,不卫生。“但很多人不听劝,好像捡到宝一样”,汪春燕摇摇头。
路人捡走门口堆积的废弃品。
说起这次的损失,汪春燕也很无奈,她说自己做生意都十几年,还是头次遭遇这种灾害。她亲历过1998年特大洪水,但22年前这里还没有开发。
看完仓库后,两人抱头痛哭起来
商户:张凌云
店铺:利荣百货
预估损失:100万
老板张凌云
张凌云和丈夫用了二十多年时间,才把店经营到现在的规模,“如今女儿上大学,儿子上初中,都是花钱的时候,收入来源却断了”。
7月7日早上,张凌云和丈夫赶到店里,看到被淹的惨状时,尚且能控制住情绪,但当赶到仓库,发现仓库也被淹了,终于情绪爆发,抱头痛哭。
洪水退后的农贸市场。
这次被淹,张凌云直接损失达100万。
张凌云说,连续降雨让她隐约有些不安,于是把自家货车停在了高处,把车保了下来。
洪水已经退去,张凌云和其他老板们一起开展自救,当地也发动了志愿者帮助企业开展厂区清理、洒水消毒,力争早日恢复生产。
张凌云说,经济损失固然惨重,但好在人没出事,“只要人还在,就可以重头再来”。
点击【紧急驰援南方洪灾,助力救援】,为南方受灾群众助力,献出自己的爱心。
《中国人的一天》第3786期
摄影&视频 | 范培真
剪辑| 励媒体
编辑 | 小为
出品 | 腾讯新闻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新闻、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