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幻巴西,无为总统

南风窗
06-30 18:09
苏珊娜是一个嫁到巴西人家的欧洲女郎。与巴西丈夫生下一女后,她与丈夫住在圣保罗的中产阶级社区依塔依穆·比比(Itaim Bibi)。那里是圣保罗第二大金融区,也被认为是这座贫富悬殊巨大的城市里最安全的中产社区。
然而,正是这些中产社区和富人区,暴发了巴西的第一波新冠疫情。随着有钱人从外国把病毒带回,3月时苏珊娜居住的社区就有了一个老翁感染新冠肺炎。
笔者与苏珊娜取得联系时,她非常担忧,因为她的女儿跟老翁的孙女是很密切的玩伴。女儿和小区里的孩子们共用很多游乐设施,包括游泳池和操场。所幸的是,苏珊娜的女儿和家人并未受感染,但是平时进出这个小区帮助老翁家打扫卫生的阿姨就没那么幸运。
5月21日,巴西圣保罗市一面涂鸦墙上的人物“戴上”了口罩
也正是这些帮中产阶级打理家务的清洁阿姨和保姆,把新冠病毒带到了贫民窟。苏珊娜看到巴西政府和小区管理方没有任何举措之后,感觉势头不对,便跟家人一起随自己母国的撤侨飞机回到欧洲。
她打算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回巴西,除了疫情原因之外,巴西社会即将到来的经济和社会冲击,也让她和其他中产家庭宁愿继续呆在海外。
疫情不受控,总统受冲击
通过在电视镜头前啃食热狗,巴西总统博索纳罗试图营造一种“生活如常进行”的氛围。他甚至宣称,新冠疫情是媒体布下的陷阱,导致了巴西经济停顿。
不少人表示,博索纳罗对抗疫工作置之不理的态度,让巴西每隔一分钟就有一人死于新冠疾病。博索纳罗的支持者们却认为,左翼地方政府任意封锁经济,导致不少中小企业破产,才是多地引发骚乱和示威的原因。博索纳罗支持者与反对者在街头对峙,很快演变成蔓延全国的暴力冲突。
美国眼下的“反种族歧视”示威也波及巴西。在巴西社会,“白人”和“黑人”的定义与外界有所不同:即使是东亚人,在巴西也被认定为“白人”。
当地时间5月24日,博索纳罗正在一家街边小吃店吃热狗,引起不少网友指责
而在17世纪被大量贩卖到南美的非洲后裔,则被单独划入“黑人”的类别。住在贫民窟、受到新冠疫情严重冲击的黑人群体,成为反种族歧视示威的主力,也是反对博索纳罗的一支重要力量。
在深圳经营巴西烧烤店的巴西人亚历山大告诉笔者,他身边几乎没有博索纳罗的支持者,许多原本总统的支持者也由于疫情肆虐改变了态度。
疫情暴发以来,博索纳罗辞退了两名卫生部长,他的铁杆盟友——司法部长谢尔吉奥·莫罗早在4月黯然辞职,在博索纳罗阵营内部产生强烈的震撼效果。
圣保罗街头的反政府抗议者
莫罗作为巴西右翼选民的英雄人物,在博索纳罗上任之初曾被寄予厚望——彻查左翼政府过去12年执政留下的贪腐案件。莫罗的离去,估计会带走博索纳罗30%的支持者。
更具威胁的是,巴西不少温和右翼政党选择与左翼政党合作,组建一个跨越左右的在野党大联盟,以促成博索纳罗下台。“我们团结在一起”运动,旨在发起弹劾博索纳罗的联署,目前已征集到10万个签名。
争夺舆论话语权
然而最新民调显示,博索纳罗依然享有30%的支持率。博索纳罗要稳住自己的基本盘,必须与媒体展开围绕新冠疫情的叙事争夺战。
媒体与巴西联邦政府对着干的一个重要战场,是疫情数据的真实性。巴西媒体一直质疑巴西政府公布的新冠死亡数字,几乎每天报纸的头条都是如此。
自6月8日起,巴西联邦政府竟然停止了公布新冠患者数据。与之针锋相对的是,媒体、反对派阵营以及部分地方政府,自发地调查和公布数字。
6月4日,在巴西首都巴西利亚,医护人员将一名新冠确诊患者送入医院治疗
早在执政之初,博索纳罗跟主流媒体的关系就非常糟,他在记者会上模仿特朗普怒斥媒体,甚至有激进支持者对记者发出人身威胁。
作为报复,巴西最大的两份报纸《Gruppo Globo》和《Folha de So Paulo》,都宣布“杯葛”博索纳罗在总统府门口的记者见面会,以免出席的记者遭到总统府外的民众围攻和辱骂。
在博索纳罗支持者看来,主流媒体早已被“极左势力”渗透,散播令人恐慌的“假信息”,导致民生凋敝、经济衰败。
博索纳罗众多支持者也走向街头
博索纳罗指责一些反对他的年轻示威者是“恐怖分子”,并且认为主流媒体采取双重标准:一般人行使暴力时被严惩,但是属于黑人抗争者的行为却受到纵容。
为了让支持者重新走上街头,博索纳罗不仅出现在集会上,他甚至还骑上一匹马,在警卫的簇拥下策马飞奔。然而,这种高调的亮相,却被人认为是旨在转移对自身惹上官司的关注。
事情还是与莫罗有关:莫罗的辞职,是博索纳罗强迫其辞退里约热内卢警察总长触发的。据说,里约热内卢的警察找到了博索纳罗家族一些早年的丑闻,甚至掌握了总统儿子制造虚假社交媒体账号和炮制假新闻的线索。
巴西总统博索纳罗(左)与前任司法和公共安全部长莫罗(右)
巴西当地分析家认为,博索纳罗被弹劾的概率非常高。新冠病毒造成的重大人员伤亡,有可能导致巴西总统被以“损害公众健康罪”起诉,从而触发弹劾机制;而莫罗辞职后继续遭到司法机构传召,作供词的时候难免会把博索纳罗强迫其辞退里约热内卢警察总长的更多内幕披露给社会公众,甚至把里约热内卢警方调查总统家族的一些细节也一起揭露出来,这也可能触发弹劾程序。
随着巴西累计新冠确诊数攀升到全球第二,博索纳罗继续“无所作为”,也许会把更多人推向他的对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