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热5月又来了!千米厚冰原加速融化,2020年什么都遇到了?

环球科学猫
2年前  
作者:文/虞子期
2020年以来,对于地球到底是变冷还是变热了,我相信这个问题也是在不断地热议之中,因为我们在不同地区看到了两种不一样的气候情况,那就是要么非常冷,要么非常热,这可能就是我们说的全球变暖带来的“极端气候现象”,并且这种气候模式变得也是越来越频繁,很多人都在对我们地球的生态系统感到担忧。
当然全球变暖的发展确实影响较大,极端气候现象只是其中一个,它携带的“连锁效应”还有更多,例如海平面上升,动植物面临灭绝或消失等等,都说明了气候是我们如今最应该保护的。
史上最热5月又来了
当然对于“史上”这个词语可能在2020年已经不陌生了,听得太多了,在前几个月我们也看到了,反正综合情况来说,2020年以来基本都已经突破历史性的高温了。
根据欧盟气候监测数据显示,地球经历了最热的史上最热的五月,其中就算是西伯利亚的气温都比上个月高出10度,这完全是不敢让人相信,北极地区都这么热,其他地区不热不太可能了。当然我们在这里需要说明下,在5月的时候,西伯利亚地区由于出现了异常的“暖流”,所以这可能是其中的原因。
根据哥白尼气候变化服务处(C3S)报道指出,除了5月之外,西伯利亚大片地区也连续几个月异常温暖,所以说这也不算是奇怪的事情了,同时在2020年5月的前12个月之中,新数据也表明了,地球的平均表面温度比工业化前的水平高出1.3摄氏度,这对我们来说已经是一个“噩耗”,因为我们的目标是将全球的气温上升限制在2度,尽可能控制在1.5度以下,如今已经提升到了1.3度,这已经快达到‘临界点’了。
同时根据全球气温的测量数据显示,5月的气温比1981年至2010年的5月平均温度高0.63度,其中阿拉斯加,欧洲,北美,南美,非洲和南极洲的部分地区温度高于平均水平,所以说高温真的是无孔不入,地球就快没有凉快的地区了。
高温之下影响已经出现了什么?
首先我们知道,在西伯利亚,阿拉斯加和加拿大北部地区,这些寒冷的地带都存在大量的永久性多年冻土,而随着气温的上升,这些永久冻土地区已经严重出现了变化,并威胁到生活在北极地区的一些动物以及人。同时当这些永久冻土融化之后,也将会释放出更多的温室气体,在永久冻土之中存在人类的第二大温室气体——甲烷。甲烷的不断释放会二次增强气候的变化。
同时除了甲烷之外,就是我们最常见的二氧化碳,在这些永久冻土之中也存在,根据科学监测数据显示,在俄罗斯和加拿大森林的永久冻土含有多达1.5万亿吨的二氧化碳,约为如今年排放量的40倍,所以升温也在增强它们的排放,很明显已经在超负荷影响了。
同时自19世纪中叶以来,整个北极地区的平均温度上升了超过2摄氏度,是全球平均水平的两倍。所以北极地区的升温是更加快了。而根据联合国去年表示,在未来10年中,人造温室气体排放量每年必须下降7.6%,才能将全球变暖限制在1.5C。所以人类改变气候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当然在升温之后,我们前面也说了,冰川的融化也是大规模的出现,其中最为严峻的就是格陵兰岛地区,上千米厚的冰原都在加速融化之中,其中带来的海平面上升贡献是最大的,其中在2019年的时候,全年净损失了6000亿吨冰块,约占全年海平面上升总量的40%。所以海平面的危机已经进一步加强。
2020年怎么了?人类还有多少时间?
确实2020年出现的气候问题越来越严峻,什么都遇到了一样,5月全球出现有史以来最热的一月,在前几个月我们也看到了南北极气候的问题,例如:南极红雪,绿雪事件,北极甲烷爆发等等。都是在气温上升之后带来的影响。很多人都说2020年怎么了?为何自然灾难这么多,除了气候问题之外,还有火山喷发,地震等问题。其实我们这里还是可以明确地说,那都是属于正常的。
火山,地震每年都有发生,只是强度不一样,所以很多人都不在意。而对于气候,完全是掌握在我们自己的手中,而人类还有多少的时间,也只能说看我们对生态环境的重视度有多高。如今全球继续升温,但是大家依然没有意识到温室气体带来的影响,所以减排等问题一拖再拖,甚至还有更多的地区在加速排放,加上对自然净化气候的树木,草原等进行破坏,这更加让气候极端化了。
综合情况来说,如今的气候问题非常严峻,我们不能让什么霍金预言,火星男孩等预言成为现实,如果真的地球变成了“火球”,那么人类何去何从,可能也只有最后一条“尽头路”了。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