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丨“五月男友”丁禹兮:若现实中遇到陈芊芊,也会把她宠上天

腾讯娱乐独家
2年前   腾讯娱乐一线官方账号
我一直都有压力,但我的压力在于,作为演员拥有什么样的责任,作为一个被人看到的人,我可能会去影响别人,那我是不是得给大家带来更多正能量的东西。我找到的意义在于此,不管红不红,都有这部分的责任和压力,来鞭策自己。
腾讯新闻《一线》 作者:胡梦莹
最近,丁禹兮的行程变得十分忙碌,录节目、拍杂志,几乎每天都忙到深夜,就连和腾讯新闻《一线》的对话都挪到了凌晨12点。不过电话那头的丁禹兮依然元气满满,声音清亮,少年感十足。
因为《传闻中的陈芊芊》这部戏的热播,他一跃成为“五月新男友”。在这部画风清奇的网剧中,他扮演的男主韩烁人设讨喜——表面文韬武略,实则腹黑而工于心计,从一开始就盘算着怎么搞死女主一家人,却在谈恋爱后变成“宠妻狂魔”。这个设定满足了不少女观众的少女心,还被网友直呼是“纯情小奶狗”。
《传闻中的陈芊芊》 丁禹兮饰 韩烁
前不久,编剧南镇在直播中称赞,丁禹兮不止演出了韩烁腹黑与可爱的反差感,还演出了少年感。谈及此,丁禹兮向《一线》透露,韩烁确实是一个宇宙铁直男,但人物是立体的不是扁平的,直男也有很多面,他想努力去呈现一个复杂、生动的角色。虽然现实中,丁禹兮还没遇到自己的“陈芊芊”,但他认为,如果谈恋爱了,应该也会十分宠妻。
剧中的故事设定,是一个女子当家做主的地方,社会风气是”男子无才便是德“,生活里处处都有“男德”的培训,女方休夫的“七出”、男子的“三从四德”、“男戒”等设定令人惊诧。丁禹兮直言,最开始看到剧本也被惊讶到,但在他看来,编剧是用反讽的意味去表达人人平等的观念,希望给观众带来笑点之后引发思考。
《陈芊芊》播出以来不断引爆话题,上热搜。但对于红不红这件事,丁禹兮称还没有明显感知,生活最大的变化是,去机场经常遇到粉丝接机。谈及此,他劝粉丝理智追星,也强调了自己作为公众人物的社会责任——刚刚开启流量之路的他,已经具备了一名优质艺人的自觉。
剧本里的韩烁是纯直男,我把他设计成了“小狼狗”
《一线》:《传闻中的陈芊芊》播出后,韩烁的个性很讨网友喜欢。一些观众评价他是“纯情小奶狗”,你是怎么理解这个人物的?
丁禹兮:我把他的动物形象设定成为“狼”。前期韩烁是狼,类似一匹荒野孤狼。但后期由于他的遭遇,他也变成了狼狗。我也蛮幸运的,大家和我观点一致,都是觉得他有点蠢蠢的,但也有自己的狠劲儿。
《一线》:“蠢蠢的”主要指哪方面?
丁禹兮:就是他自以为对套路看得很明白,但其实是套路中被套路的那个人。可他一直自信的以为自己看清了所有套路。这才是我觉得说自信满满的犯蠢。不过这种自信满满的犯蠢,也是他很讨人喜欢的一个点。
《一线》:他身上类似可爱、萌的属性是剧本的设定,还是你赋予的?
丁禹兮:其实剧本赋予他的是”直男“这两个字——铁直、宇宙最直男。但我选择把他比较让人不能接受的直男性格稍微包装了一下,可能就是网友所评论的可爱和萌。但在当下,我没有那么强烈的主观意识去说,我要从可爱、萌里去塑造这个角色,或者说我希望大家评论我萌或者可爱。
《一线》:网友们好奇,明明应该是事业脑的韩烁,为什么会变成恋爱脑的哈士奇,你怎么看待这种转变?
丁禹兮:因为有一个很至关重要的点,就是按照原剧情,韩烁直到最后攻占花垣城之后,才拿到了传世宝龙骨。但因为陈小芊介入,导致原剧情有了偏差,他在很早期的时候就已经治好了心疾。
在此之前,心疾这个事是悬在他头上的一把刀。他所有行为包括性格的改变,都是因为这个病发生的改变。这导致他极度渴望活下去,也导致了性格上的阴暗面。可当这个事不存在了,他的性格又恢复到以前那种善良和阳光。因为他10几岁的时候被查出患有心疾,在此之前,他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还是一个好人。所以我当下是这么理解他的。病愈后,他又恢复了到以前大男孩的性格。
《传闻中的陈芊芊》
《一线》:在你看来,心思深沉、偶有算计的韩烁算是腹黑男吗?
丁禹兮:原剧情或者早期,他还没有开始脑补的时候,他其实是挺腹黑的。
《一线》:后期韩烁还会认真做事业吗?
丁禹兮:他后来的事业就是自己跟小芊的爱情事业啊。其实他的选择方式就是小芊的事业就是他的事业。
《一线》:拍这部戏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丁禹兮:太热!刚开机的时候是7月底8月初最热的时候,当时在山上拍攻寨的戏,又是大太阳的,身上没什么遮荫的地方。衣服也很厚,加上打戏,就很容易中暑。前三天的时候小芊的衣服都是湿透的,因为她穿铠甲,是皮质的,更闷。我是拍那个打戏直接拍中暑了,中午靠解暑药和水撑着拍的。每次大家收工的时候,其实都挺累的。
穿女装不敢照镜子,差点肚兜装清凉上阵
《一线》:曾在采访时说,没想到剧情还可以“竟然这样”、“还能这样”、“原来这样”,“这样”指“哪样”?
丁禹兮:永远不要低估编剧老师的魅力。我们当时读剧本的时候,看到女尊男卑的设定和反讽,我觉得:“What?还可以这样?”就是可以告诉大家一些道理同时,还挺有趣味的。后面剧情也有一些意外和反转,我都觉得合理且意外,惊喜的地方可能是这儿。
《一线》:大家认为这是一部甜宠沙雕欢乐下饭喜剧,笑点多到数不清,拍摄的时候会笑场吗?
丁禹兮:还好。我们围读剧本时,讲到每一个笑点大家都会自发的笑。我们很信任剧本,不担心需要刻意恶搞、或者扮丑扮滑稽去博取观众的笑点。所以我们非常认真去演的话,观众自然会感受到剧本上的幽默。在当下是很少发生笑场的。
不过有一次,我记得是一场在树林里的戏,我们四个人站在那儿,不知道谁突然开始憋笑,很努力的憋笑。然后一个带一个,慢慢变成四个人每到那个点,都会强忍住憋笑。导演一喊cut,我们四个不知为什么,就放声在树林里大笑。
《一线》:编剧设定的故事背景里,女子当家做主,男子无才便是德。对于类似这样女尊男卑的设定怎么看?
丁禹兮:换位思考的话,我觉得这个设定其实是给我们提供一个换位思考的角度。如果变成当下那个人,你会觉得很正常、很舒服吗?我觉得这是好事,可以在笑完之后引起人的思考。
《一线》:有没有假设过,如果真的身处那样的环境,会怎么做?
丁禹兮:如果是我的话,我会快速融入这个社会,先好好生存下去。我要尊重他的存在,然后好好活下去。但是我会在人人平等这件事上再努力。
《一线》:有网友认为陈芊芊是渣女,既喜欢男一又撩男二。
丁禹兮:让他们仔细看剧。真的,这个问题剧中表现地明明白白的,根本不存在这样的问题。他们要好好看看小芊在剧里的表演,包括对戏的处理和对剧本的理解,我觉得挺准确的,剧本写的也挺好的。当然,她对裴恒好,站在韩烁的角度会吃醋,因为他的脑袋看不明白那么多的套路,他只能看到表面的、他所脑补出来的东西。反正我觉得,她还挺可爱的。
丁禹兮 资料图
《一线》:剧中提到“撒娇男人最好命”,你认同吗,会对女朋友撒娇吗?
丁禹兮:其实要说撒娇男人最好命,还是会带有自上而下不平等的看法。其实吧,撒娇撒对人了,其实就是好命的,不管男女。如果撒娇没撒对人,或者没撒对点,其实也不一定好命吧。至于我,我没有女朋友,以后的事以后再谈。
《一线》:韩烁为了哄陈芊芊开心不惜穿女装,对于当时的造型怎么看?
丁禹兮:剧组已经很挺保护了。一开始的造型更夸张,里面穿了个肚兜,你想想衣服里是加大码的肚兜,那个场景会有多么诡异。后来定妆后,大家想着保护我就换成了睡衣,我觉得也挺好玩的。
倒是没有照镜子的机会,每次换完衣服我就不照镜子了。穿上去之后,就给自己洗脑说,这是一件很正常的衣服。
《一线》:最开始穿肚兜是什么感觉?
丁禹兮:太冷了!主要是冷,你知道吗?没有东西护在平时有布料的地方,会觉得不自在或者不习惯。
咬糕点那场吻戏拍得很艰难,一大口糕点塞进嘴干巴巴想喝水
《一线》:谈谈和赵露思的合作?
丁禹兮:她的天赋和实力会让人觉得很轻松,围读剧本时就会不停找方法进入小芊这个角色。陈小芊这个人物有很多层次,因为有三重设置,一重是花垣城的三公主;一重是编剧陈小芊是上帝视角看这个世界;第三重是陈小芊和陈芊芊的融合。我觉得看完这部戏,大家会对她有新的认识,对她的演技有新的认可。
《一线》:这也是你们的第一次合作,搭档下来觉得和印象中有出入吗?
丁禹兮:还好,她是我合作过最年轻的女孩子,我对她来说更像是一个好朋友之间的认知吧。
《一线》:在片场日常相处模式是怎么样的,会像戏里那样日常互怼吗?
丁禹兮:不至于互怼,但经常会互相抛梗、接梗。赵老师的梗会比较多,然后我们看到抖音的梗,也会一起笑一笑。
《一线》:剧中吻戏还挺多的,拍的时候会害羞吗?
丁禹兮:刚开始的时候肯定会挺害羞,一到这种戏的时候就是彼此会比较客气。你懂的,就是那种突如其来的客气。不过这部戏的吻戏都是符合人物剧情,都有它的合理性,所以我觉得还好。
《一线》:你们拍的第一场吻戏是结婚那一场吗?
丁禹兮:不是,是被关在密室里,被水扑醒的那场。
丁禹兮 资料图
《一线》:对嘴咬糕点那场吻戏感觉难度还挺大的,NG次数多吗?
丁禹兮:那场戏我不得不让它顺利,因为黄色的糕点只有三块。只能全景一条,中景一条,特写一条,就没了。所以当时如果一条失败,就没机会了,也是挺大压力的。
我可能特别担心它不成功,就咬了一大口,没想到糕点直接断了,一大半在我嘴里。我当时的心情就是:天哪,我得把这一块嚼到什么时候,我才能说词啊?明明后面那句台词还挺甜的,但糕点在嘴里又干巴巴的,还是夏天,没喝水还挺口渴的,嘴里都呼噜不过来,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好笑。
《一线》:印象中最让你心动的是哪一场戏?
丁禹兮:有一场戏是和小芊闹矛盾了。她要参加少城主的武试,我很担心,就坐在台阶上鼓励她,告诉她我们玄虎城有一个习俗。就是任何许愿的话被月亮听到后都会实现,咱们要比别人离月亮更近一点。我那时基于韩烁这个角色,对芊芊更多是大哥哥对于妹妹的一种心疼,觉得她年纪轻轻就要承受这样的事有点不忍心。
《一线》:韩烁爱吃醋、还有宠妻狂魔这些小狼狗的属性,你觉得恋爱时,会和他一样吗?
丁禹兮:我想,每个人如果碰到了,应该都会有这种行为的。
《一线》:陈芊芊和陈楚楚,你个人更喜欢谁?
丁禹兮:楚楚应该不会想着恋爱吧,她最后的心思都在事业上。我也不会说,我喜欢哪种性格的女生,你只是遇到了你还挺喜欢的人,而她恰好是那种性格。所以我没想过她是什么样子,如果根据那个样子找人匹配,我觉得有点夸张了吧。
“感谢大家喜欢小丁,但更希望大家爱护自己”
《一线》:会希望《陈芊芊》有第二部吗,如果有还会演吗?
丁禹兮:我是希望韩烁和陈芊芊能非常幸福快乐的生活下去。至于续集,如果还是原来的团队,还是原来的合作伙伴们,我挺乐意再和大家一块度过那么欢乐的2个月的。我的目的不是再去怎么样,我很享受再能和大家在一块工作的感觉。
《一线》:《传闻中的陈芊芊》最近热度特别高,同时你主演的《韫色过浓》也在热播,有没有一夜爆红的感觉?
丁禹兮:很幸运能参加这样两个项目。至于红这件事,我平时挺少出门的,对此没有太大的概念。所以我只是觉得,大家有在看这两部戏,但对于红的界定和概念,我没太大感知。机场会有很多人来拍,但在疫情期间,我不鼓励这件事。
我每次也会劝大家早点回去,或者以后不要再来了。我很感谢大家喜欢小丁,也希望大家好好爱护自己,不要因为喜欢小丁而伤害到了自己。大家有时专注于拍我,没留意脚下或者身后,我会心疼撞到柱子或者绊倒,有时鞋带散了也没注意到。我特别害怕这件事,然后给旅客增添不必要的麻烦。
《韫色过浓》 丁禹兮饰 周时韫
《一线》:最近工作强大还挺高的,作为一个当红期的艺人压力大吗?
丁禹兮:当红期?可别这么说。我一直都有压力,但我的压力在于,作为演员拥有什么样的责任,作为一个被人看到的人,我可能会去影响别人,那我是不是得给大家带来更多正能量的东西。我找到的意义在于此,不管红不红,都有这部分的责任和压力,来鞭策自己。
《一线》:接下去还有特别想挑战的戏吗?
丁禹兮:我一直说,我挺想演民国戏的,因为我没有演过。我从古代到现代,到了现代又演高中生,然后就是大学生,大学生之后又是一个医生。我觉得好像断了一个民国这个有阶段性时刻的时代。还有一点私心是因为,那个时期的服装,比如长衫、西洋派的小西装,我都觉得还挺帅的,小时候看《情深深雨蒙蒙》会有这样的情结。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
更多精彩内容进入 [娱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