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背景下对家庭教育的反思

丽水教育
05-23 09:00
新冠疫情基本被控制之后,全国大部分地区中小学校已经陆续开学,其中许多地方初三和高三年级的学生返校已满一月,从学生返校后所呈现出来的学习生活状态,可以窥得其在居家期间所接受的家庭教育之一隅。本研究团队考察了几所初高中的几十位各年级段的学生返校后的表现以及对其进行了访谈,对其居家期间所接受的家庭教育情况进行了深度调研和分析,并在此基础上对家庭教育进行了反思。
从调查中可知,在近两个月时间的居家隔离时段内,家庭成员间的空间距离骤然“迫近”,相处时间空前拉长,家庭成员之间相处的形态从日常的“离散”状态转变为疫情期间的“密集”状态,从而导致家庭成员之间关系显著“变形”。尤其是父母与孩子之间的亲子关系似乎发生了重大转变,他们之间“斗智斗勇”的故事不断刷新人们对家庭教育的认知,“神兽”之谓也风靡网络。但是,对学生群体的调查也告诉研究者,他们对于“神兽”这种称呼并不接受,在他们看来,疫情期间的亲子关系的紧张以及所谓的“家庭教育”的变形,不过是家长们的教育理念集中而“夸张”的呈现。而对家长的访谈和调查也在一定程度上印证了学生的这种判断。总体而言,疫情让我们透过父母的家庭教育行为更加清晰地了解他们的教育理念,更加全面地了解家庭教育所存在的问题,从而也就为更新家庭教育理念,改善教育行为奠定了基础。
一、家庭教育存在的问题
相对于学校教育的普遍性、群体性、竞争性、学业成就观等特点而言,家庭教育更具特殊性、个体性、教育内容随意性的特征。但是,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学校与家庭之间的沟通交流愈发频繁,学校教育理念逐步渗透到家庭,对家长的教育理念产生了重大影响,从而在教育观念和教育行为中逐渐向学校教育靠拢。这样一来,家庭教育的优势被遮蔽,甚至成为了学校教育的“家庭延伸”,家长也因为理念的变化自觉不自觉地将自身的家长角色与教师角色混淆,从而引发了家庭教育行为的“变异”,这种情况在疫情期间表现得尤为明显,主要可以归纳为以下几个方面:
(一)学习为先,成绩至上
学校教育是将参与竞争的孩子聚集起来的场所,每个孩子不仅代表自己,还体现着家长的意志和他们所投注的文化、经济、社会资本。从幼儿园,到小学、初中、高中再到大学,孩子的竞争意识逐渐增强,学校的竞争氛围也日益浓厚。老师鼓励学生选择身边的同学作为竞争对手,互相攀比学习,你追我赶,以此来促进双方的进步。而家庭做为私人生活领域本难以起到类似的作用,孩子们回到家,离开了竞争的第一线,往往容易放松自己的身心。这个时候,受到学校教育理念深刻影响的家长就会思考如何趁他人放松,或者也在加速的情况下,促进子女的学习,巩固和提升原有的学业成绩优势。于是,各种补习班、兴趣班就应运而生,“不输在起跑线”、实现“弯道超车”等说法也开始流行,孩子们的神经自然无从松弛,只能高度紧张,各种厌学情状也随之产生,有一些孩子就会给自己贴上“学渣”标签——自我认知出现了障碍,成为了自身发展的天花板。这种情形在疫情期间则表现为父母对孩子网课学习和作业完成的不断“盯瞩”和“叮嘱”上——各种班不得已而停止了;同时,也表现为学生返校后对返校考试的畏惧上(也正因此,教育部门加强了对学生心理辅导的力度,学校也降低了考试难度,给学生以较为充分的过渡时间,取得了比较好的效果)。
(二)休闲有限,游戏有罪
什么是休闲?其实有专家以为可以从四个维度来理解休闲,从时间的维度看,休闲是自己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从活动的维度看,休闲是可以自主选择的活动;从存在方式的维度看,休闲是一种“不需要考虑生存问题心无羁绊”的状态;从心态的维度看,休闲则是一种‘心灵上的自由’”。(杰弗瑞·戈比.你生命中的休闲【M】.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2000:14)因此休闲属于积极自由,是生命的一种松弛状态。对于学生而言,休闲是学习的缓冲,生活的画笔,帮助孩子发展真实的自我,符合自然的发展规律。休闲时,孩子属于他自己,不再扮演异己的角色,可以尽情投入自己喜爱的事情,即使也在消耗精力,那也是一种积蓄能量、复归本真的过程。但是,中小学校尤其是初高中学校基本缺乏休闲的时间和休闲的教育,只有一定意义上的休息时间和体育锻炼。而在竞争观念、未来成就观念等的影响下的父母心中,更不具备对休闲的正确认识,相反,在他们的观念里,休闲往往等同于无所事事,孩子们如果还有时间玩耍、游戏则说明精力旺盛,还可以做更多的练习,学更多的知识。同时,孩子们从未接受真正意义上的休闲教育,不懂得如何合理安排休闲时间,从而也将休闲理解为空闲,也以为休闲“有罪”,做与学校学习无关的事情就是“浪费生命”,只能躲开父母的眼睛,偷偷玩游戏,看“闲书”。
而在疫情期间,孩子们在家的时间拉长,也就意味着休闲的时间更加丰裕,在父母眼里他们无所事事的状态更加明显,于是,各种要求和训斥开始增多,从而导致亲子关系愈发紧张。
(三)活动缺失,劳动无用
以学校知识为重的家庭中,儿童是无比忙碌的,缺少劳动和休闲。家庭活动是休闲活动的重要内容,它以父母与子女的互动为主,是父母带领子女切实体验生活的机会。家庭活动实际上可粗略分为户外活动与户内活动两大类,户外家庭活动例如父母带子女参观博物馆、动物园、艺术展等公共场所;组织踏青登山;外出就餐逛街等等:而户内活动只要是父母与子女共同度过的放松时间都可算作家庭活动,可以是邀请他人参加的派对,也可以是亲子之间的聊天,下棋,共同烧菜做家务等等。家庭活动是为了维系和升华亲子关系的同时,实现放松休闲的目的。通过家庭活动,父母能观察子女目前的成长情况,沟通中知晓子女的想法与困惑并且进行家庭教育,还能在活动中享受父母与子女相互给予的快乐。而当前的现状却是,父母与子女都变得更加忙碌,交集的空余时间越来越少,学习也成了亲子沟通的主要话题,家庭生活开始为孩子的学习让路,休闲活动的频率明显下降,过往的休闲时光变得可念而不可及。
当活动的空间逐渐缩小,劳动教育边缘化,家庭休闲活动也日益缺少,孩子开始别无选择,只好在家中继续扮演着学习者的角色,长久地坐在书桌前用功。学习难以避免地成为了他们在家中最正当的活动。从调查中得知,有许多孩子都有过相似的经历:疫情期间,他们为了躲避父母的唠叨与监督,故意装出学习的模样,实际上在做其他的事情。为了不让父母发现,很多孩子特意选择在做作业的时间里画画、写小说,当父母一进房间,就迅速盖上课本,然后装作在认真学习。在父母的观念中,学习时间的长短决定着学业成绩的好坏,学校中学生投入的时间差不多,那就加大在家中的学习投入。于是,家庭成为了学校的延伸,将学习作为孩子最具正当性的活动,劳动、休闲等都没有成绩来得重要,甚至毫无意义。殊不知,真正的学习并不是反复的课本知识学习,而是需要体验和接触多元新事物的探索过程,尤其是疫情期间,是对孩子进行生命教育和身心健康教育的最佳时机。
(四)管制失度,奖惩失当
高德胜在其《生活德育论》中认为,亲子关系是家庭教育的逻辑起点,良好的亲子关系体现为父母与子女间互相信任,和谐,增强彼此的安全感和信任感。这样的家庭中,父母与子女处于一种力量上的平衡,虽然中国传统文化强调生命秩序,并以此决定教育关系的秩序。但健康的家庭关系中既不会出现父母专断,也不由子女“称霸”,而是基于民主平等意识的交流互动。但动态的亲子关系并不容易维持平衡,许多父母出于对子女的高度期待,容易走向管制状态。父亲或母亲处于绝对的主导地位,他们总是凭借自身的年龄和生活经历优势对孩子提出指示,要求其服从。无论是父母对子女进行言语还是行动的管制,最可怕之处在于这种管制行为是披着父母爱的外衣,让人难以反抗挣脱。而且强制性行为容易导致上瘾,父母甚至会沉溺于这种管制状态中难以自拔,从而对孩子造成很大伤害而不自知。而基于这种管制关系的家庭教育中的奖惩机制极容易出现失当状况,难以受到良好的效果。
譬如,有的父母会因脾气比较暴躁而忍不住在情绪激动的时候惩罚孩子,使得惩罚可能出现偏差,在程度上过重。哪怕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但改进困难。其次,以施予式惩罚为主,家长通过施予孩子痛苦的刺激来发泄自己的情绪,但容易给孩子造成心灵上的创伤,难以靠言语安慰来修复。再次,没有做到先教后罚,也就不能使孩子理解受罚的原因,做好一定的心理准备。那种惩罚通常来得迅猛,孩子还没有“转过弯来”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因而不甘心接受惩罚,但又迫于权威不得不接受时,极易产生怨恨不满的情绪。同时,孩子容易习得父母的处事态度,不利于良好性格的培养。与此同时,在管制关系中,父母对孩子的奖励也会与自身的情绪关联,比较随意,这样的奖励从本质上来看,与惩罚并无区别,极容易遮蔽孩子遇见的困难和成长中的问题。甚至可能导致让孩子为获得奖励或者逃避惩罚而做事。
二、对问题解决的一些思考
(一)眼中有“人”的教育
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在教育对象上有着极大的差异,学校毕竟是实行群体教育的场域,教育的普遍意义占据主导地位,衡量教育水平的重要依据则是学生的学业水平。而家庭教育的对象侧重于孩子个体,教育的特殊意义是家庭教育的重点,衡量家庭教育成就的应该是孩子的德行品质。家长如果将家庭教育的理念混同于学校教育,就极有可能使得自己的眼中失去作为富有个性特征的“这一个”孩子,就会将自家孩子等同于其他孩子,就会在不断地比较中陷入焦虑的泥淖,就很容易看不清孩子的优势与特点。
(二)心中容“人”的教育
最了解孩子的毋庸置疑应该就是孩子的父母,那么,对孩子怀有最真实最现实的期待的也应该是父母。孩子既是父母的孩子,孩子更是他们自己,没有人可以决定一个人的成长轨迹,更不可能控制另一个人的未来。因此,家长很可能需要树立起这样的一个观念:孩子没有按照你的意志成长,这并非是糟糕的事,这恰恰是符合规律的,你需要做的是帮助他,不是控制他。你的心里要容得下和你意愿中不一样的你的孩子。有了这样的理念,那么,我们的家庭生活中的许多类似于“你应该”、“你必须”、“你不可以”为开头的规劝性语句很可能值得家长反思,这些规劝或许并不一定值得遵守,即使它们以爱的名义输出,在情感上占据了上风,但也不见得就是正确的。所以,作为父母,在对孩子进行教育的时候就必须考虑,我们所秉持的生活意义,并妄图将其强加到孩子身上,让他们也朝着自己生活的目标前进,是否在越俎代庖,是否一直在将孩子按照自己心中的模样“塑造”着?
(三)行中对“人”的教育
家长教育观念的转变极其重要,但是,最终还是要落在教育行为上才有意义。眼中有“人”、心中容“人”的家庭教育观念只有体现在真正的“成人”教育行为上,才能发挥出作用,才可能实现教育的理想。因此,家长在家庭生活中开展教育的时候,是需要有一个相对较为清晰的规划的。首先,应当想清楚一些问题,譬如:对于子女,自身的期望是什么?如何达到自己的期望?子女有什么想法?对于家庭教育,家庭教育(或者说我)应该起到什么样的作用?如何实施家庭教育?夫妻之间怎样分工?是否要给孩子报名课外班?如何陪伴孩子学习和放松?其次,家长将期望或者说总目标根据子女的教育阶段划分成数个阶段性目标。目标能给人以行动的方向感,使家长有计可施。再次,有规划就会有具体的分工,家人之间的分工也有利于加强互相之间的沟通合作,家庭成员可以时常以子女的教育为话题展开讨论,了解对方的想法和理念,针对子女出现的问题商量对策,然后配合行动。分工与合作更有利于家庭民主氛围的形成,更有效地提高家庭教育的质量,使孩子得到更为全面的关注。最后,家长在教育开展的过程中,需要持续性地反思自身的教育行为,更深入地关注家校衔接和家校合作。
(本文为2020年浙江省教育科学规划课题“疫情与教育”专项课题阶段性研究成果,课题号:2020YQJY578)
本 期
作品来源|
陈轶 丽水学院
张缨 丽水学院附属高级中学
点击播放 GIF 0.2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