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简体横排的《陈寅恪合集》,何以引来争议?

讀書人
一年前  
译林出版社日前宣布,即将推出简体字版《陈寅恪合集》。如果属实,这将是中国第一部,也是目前为止唯一的一部简体字版的《陈寅恪合集》。
汉字简化后,简体横排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争议从何说起呢?难道在此之前都是“繁体竖排”?事实的确如此。陈寅恪先生的后人表示:先生“反对改汉字为简体,毕生未写简体字,且留有遗言,他的著作,必须用繁体字直排出版,否则宁可埋入地下“,并认为”繁体字和简体字解释的意义不完全一样,有一些东西我们看不懂需要查阅《康熙字典》。一直以来父亲看的书、学习的知识都是用繁体字呈现,他觉得有些简体字不能代表那个意思。”陈寅恪先生本人也曾在1965年致中华书局编辑的书信中提到:“又请注意下列两点:(一)标点符号请照原稿;(二)请不要用简体字。”
简体版陈寅恪著作
这个陈寅恪是何许人也,敢对象征着进步,先进和改革的简体字不屑一顾,依然坚持使用繁体字?
陈寅恪,江西修水人,著名历史学家。与王国维,梁启超,和赵元任并称为清华四大国学导师。今天,陈寅恪的名字对于多数的国人来说是陌生的。这样一位在过去的百年间极具影响力的学者何以默默无闻,何以被国人遗忘?建国之初,郭沫若邀请陈寅恪担任中古史研究所所长。陈寅恪提出的条件是:请毛先生和周先生应允其主导的中古史研究所不信奉马列主义,遵循自由的学术精神。结果自然可想而知。我想这也就是陈寅恪先生几十年来“默默无闻”的原因所在吧。
陈寅恪先生致中华书局之书信
一直以来,陈寅恪先生的著作都是以繁体竖版的形式出版。但是到了2019年年底,陈寅恪先生离世即满五十年。按照我国的《著作权法》,作者离世五十年后,其著作的版权即变为公共版权,也就是说任何出版社和个人在不侵犯其修改权、署名权、保护作品完整权这三种权能的前提下,可以自由使用。于是也就有了译林出版社的简体横排版的《陈寅恪合集》。译林出版社的编辑无法达到与陈寅恪先生对话的境界,法律不反对的事,所谓的道德与操守在今天就显得苍白和可笑了。抛开谋利的动机不谈,译林方认为出版陈寅恪先生著作的简体字版,有利于先生著作的传播。这近乎是一种托词。陈寅恪先生著作本身就不是写给普罗大众的,而是专业的历史学术著作。作品的性质决定了其不会为更多人所阅读。不要说是简体横排,就算是出版了汉语拼音版,也不会洛阳纸贵。这种简体的陈寅恪著作,用作研究参考,有点信不过,用来收藏显得不伦不类,有失身份,有沦为鸡肋的可能。
简体版陈寅恪著作
简体版的《陈寅恪合集》的出版,在法律的范畴之内是不存在争议的,争议的焦点集中在对于前辈学者意愿是否该得到尊重的问题。而这争议终归会归结为汉字的简繁之争,而汉字的简繁之争又是一个深远的历史问题,一个复杂的政治问题,一个高深的学术问题,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的。在这里提出几个问题,希望引起大家的思考:汉字为什么要简化?汉字简化的最终目标是什么?汉字简化的成效又是什么?
首先,汉字为什么要简化?持进步发展观者大体认为汉字是一种落后的文字,其制约了中国的进步与发展所以要改革汉字的书写形式。简单的说就是把传统和所谓的现代化对立起来,要现代化就必须消灭传统。可是日本和韩国都是在汉文化圈,对传统的保留远远多于中国,传统也没有制约日韩两国的经济发展。
陈寅恪先生
其次,汉字简化的目标是什么?按最初的理想是汉字最终拼音化。就如今天的韩国一样。韩国在历史上是使用汉字的,近代改为拼音文字。在汉字第二次简化方案遭受批评并被叫停后,汉字拼音化的闹剧基本落下帷幕。汉字拼音化是错误的,那么在这个错误动机的推动下,汉字简化的行动必然是粗糙和错误的。今天的简化字是不是一种将错就错?
最后,汉字简化的效果如何?效果可谓明显,当今中国人的汉语水平史上最差。看看我们的央视,记者们张嘴就是语病,满嘴病句。表达优美就不要说了,表达准确都是奢求。当前,英语成为时尚,成为卖弄和炫耀的资本,夹杂英语单词和缩写的汉语已是屡见不鲜了。有人预测百年之后,汉语将消亡。
陈寅恪先生
陈寅恪先生坚持的是什么?这坚持的背后是先生的痛心疾首。五十年前,陈寅恪是孤独的,时至今日,先生仍然是孤独的。中华复兴,任重道远。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
更多精彩内容进入 [新国风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