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博拉病毒与新冠病毒两面夹击,刚果民主共和国疫情灾难将雪上加霜

健康潜伏者
04-13 09:14
位于中非的刚果民主共和国过去一年半以来,都在奋力对抗着夺走数千人命的埃博拉病毒,原本近日就能正式宣布疫情结束,不料10日境内却又出现确诊病例。对长年内战、民穷财尽的刚果民主共和国而言,新冠肺炎的全球大流行无疑是雪上加霜。
据《美联社》报道指出,新冠肺炎很有可能因为病毒筛检未能落实,在刚果民主共和国(DRC)悄悄传播。在这个世界各国自身难保的时刻,没有人知道接下来国际能够怎么协助刚果民主共和国。非洲有两个“刚果”,另一个是刚果民主共和国西边的“刚果共和国”(Republic of the Congo)。
2020年4月,非洲刚果民主共和国将同时面临埃博拉病毒、新冠病毒疫情肆虐
埃博拉病毒肆虐已超一年半,只差3天就能宣布“疫情结束”
今年3月初,刚果民主共和国的医护人员庆祝当时“最后一位”埃博拉出血热痊愈病患出院,若能度过两个潜伏期(到4月13日)都没有新病例出现,刚果民主共和国的埃博拉疫情就能正式宣告结束。
不过本月10日,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又出现新的埃博拉死亡病例。世界卫生组织秘书长谭德塞在推特上说:“很不幸地,这意味刚果民主共和国政府无法如愿在13日宣布伊波拉疫情结束。”
这是继2014年埃博拉病毒在西非3国──几内亚、赖比瑞亚、狮子山──大爆发之后,史上第二严重的埃博拉病毒疫情。从2018年8月至今,共有3456人感染,其中2276人宣告不治,其中绝大多数病例都发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
这是一场“危机中的危机中的危机”,三重危机
埃博拉的肆虐已经令刚果民主共和国东部的居民人心惶惶,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他们必须将同时应对在全球大流行的新冠肺炎。若是新冠肺炎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大爆发,当地的医疗规模绝对不足以应付。
刚果民主共和国人口超过8000万,但仅有约65部呼吸器,全部位于首都金夏沙,另有20部还在运来的路上。此外,刚果民主共和国因长年疫病丛生,医疗人员本来就已经忙于应付各种疫情,去年麻疹的爆发就在刚果民主共和国夺走了6000条人命。
从欧洲、美国、日本的情形看来,许多医疗先进地区都对新冠肺炎措手不及,刚果民主共和国面临的压力更不用说。除了医疗资源匮乏,还有更多原因都使刚果民主共和国落实防疫更加困难。这个非洲第二大国,在过去数十年经历内战,尽管拥有丰富的矿产资源,但官僚贪污却令国家陷入赤贫。此外,刚果民主共和国人民对专家极端不信任,甚至导致医疗人员在埃博拉病毒肆虐时遭到杀害。
东北部城市贝尼是本次埃博拉病毒爆发受创最严重的地区,与世界展览会合作的社区工作者米隆德说:“这是一场“危机中的危机中的危机”。我们欠缺安全保障、受埃博拉病毒荼毒、现在又可能要面对新冠肺炎。”
善用埃博拉防治经验,成黑暗中的一线希望
不过,乐观一点来看,比如勤洗手、社交疏离等用来对抗埃博拉病毒的方式,也是应对新冠肺炎的基本法则。
贝尼目前已经有两起新冠肺炎病例。米隆德表示:“我们还是抱持着希望,希望能够像战胜埃博拉一样战胜这次的传染病。人民仰赖的是谨慎、警戒心,还有为了保护家人早就已经在遵守的卫生习惯。”
埃博拉疫情时期,贝尼的社区工作者四处进行公共卫生宣讲,现在他们也开始提醒人民防治新冠肺炎。相关的防疫信息也通过广播电台、简讯和宗教领袖向民众散播;校园、教堂与清真寺等公共场合也备有洗手消毒用品。
贝尼市长布旺卡瓦说,针对新冠肺炎的防疫措施都似曾相识,不过要求民众待在家中这点则比防治埃博拉时更严格。若民众不愿配合,当局已经准备好采取“严厉手段”来应对。
让民众有参与感、训练当地医疗人员是防疫关键
虽然埃博拉与新冠肺炎都属于传染病,但前者死亡率高达50%,后者病例80%只会出现轻微到一般的症状。两者的传播方式也不一样。埃博拉主要通过体液接触传染,经常发生在传统葬礼中碰触死者遗体的时候;而新冠肺炎的传染力则远高于前者,通常是在咳嗽或打喷嚏时传播。
这也意味着在刚果民主共和国要控制疫情传播并非易事。这个国家面积高达234万5000平方公里(国内海南省的65倍),中央政府能掌握的区域有限,贫穷地区的卫生条件与公共卫生建设相当差,因拥有矿产而较富裕的东部地区则苦于武装团体暴力横行。
WHO在非洲的紧急行动负责人亚奥博士认为,大量筛检和接触者追踪将是新冠肺炎防疫关键;不过,让民众认知到疫情严重性并一同合作防疫,或许更加重要。
亚奥说,这代表当局不能只是呼吁,还要赋予民众责任感,让他们加入防疫工作。另外,由于以往协助DRC的捐赠国家目前都陷于水深火热中,另一个防疫关键是训练当地民众投入医疗服务。
亚奥指出,若是疫情扩散至位于人口1400万的首都金夏沙,将会是一场大灾难。但如果能维持在零星个案,那就还可以应付。截至12日,刚果共有223名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其中20人死亡。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
—— 分享新闻,还能获得积分兑换好礼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