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欠湖北医护人员一个凯旋仪式

人民日报
03-26 16:35
总觉得迎来送往的感恩仪式和热闹之中,缺了点什么,缺了一些人的身影。湖北人在送各地驰援的医护,各地欢迎回家的英雄,谁来送湖北本地的医护,又是谁去接这些带着一身疲惫的英雄们,给他们一个同样隆重的凯旋仪式?
闪亮着希望的日子,看着各地医护人员回家,很是欣慰,他们拼命保护的武汉安全了,他们也都安全,无人感染,健康归家,这是战役给我们最大的安慰。离开时,他们受到了最高礼遇的欢送,到家时,他们又受到了最隆重的迎接,过水门接风洗礼,领导接机,鲜花掌声簇拥。人们知道医护人员并不在乎这些,他们只想赶紧回家抱抱久别的孩子,好好休息一下,陪陪家人——但公众很在乎,这些仪式不只是献给医护人员,更是向社会传递一种价值观,为社会做出贡献、拼过命的人,就该受到这样的礼遇和致敬。
然而,总觉得这迎来送往的感恩仪式和热闹之中,缺了点什么,缺了一些人的身影。湖北人在送各地驰援的医护,各地欢迎回家的英雄,谁来送湖北本地的医护,又是谁去接这些带着一身疲惫的英雄们,给他们一个同样隆重的凯旋仪式?朋友圈里看到一个武汉医生说,撤离一线了,没有过水门的接风洗礼,坐着公交车去隔离依然很开心,两个月我终于可以休息隔离了。另外一个医生,离开他所住的酒店时给工作人员留了一箱牛奶零食和一封信,称酒店是临时的家,说给酒店添了很多麻烦,感谢这些幕后英雄。这些,让人泪流满面。
多朴实可敬的医护人员,事了拂衣去,坐着公交车去隔离依然很开心,最应该被感谢的他们,却首先想着自己给酒店添的麻烦,想着感谢酒店的服务。他们深藏功与名,他们在拼命两月之后默默离开,从我们身边悄悄走过,坐到角落里,不求名利。热闹的欢送仪式中,我更关心他们收拾行李悄悄离去的背影,我们也欠这些本地医护人员一个隆重的凯旋仪式。他们坐着公交车离去很开心,我们感到不安。
我知道,湖北本地医护人员未享受到种种隆重仪式,这不是有意的冷落,而是无意的忽略,或是一种文化习惯。亲疏远近有不同的表达方式,本地医护人员,是自家人,自己人好像不用太讲客气。而外地不远千里驰援湖北的医护,他们本可以不必承担这份风险。向这些驰援者致敬,是起码的礼数。自己人收拾一下行李就可以回家了,外地驰援者还须千里迢迢赶回家,送行是一种尊重。虽然如此,我还是觉得不能忽略了本地医护人员,在他们拼命守卫过自己所在的这座城后,也应该给他们一个凯旋仪式。
这个仪式,既是致敬,也是一次集体的心理抚慰。这座城市的医护们,他们在最危险地方比普遍人目睹了更多生离死别,更多地经历了死亡、焦虑、感动、无力和恐惧,他们心理上可能都有一些无法逾越的障碍和很难消解的心结,一个仪式,一个欢迎凯旋归来的表达,也许能让他们稍稍释怀。对他们来说,可能不仅是简单地收拾行李回家,他们更需要从疲惫和心痛中走出来,在精神上走出ICU。
一线的每个医护人员都很伟大,他们克服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困难和恐惧,我们戴一会儿口罩都会觉得难受,听到别人咳嗽几声都觉得害怕,他们穿着防护服不吃不喝很长时间,病毒就漂浮在身边的空气中。尤其是湖北本地的医护人员,他们可能比外地驰援者经历过更多的挑战。战役初期,重灾中心一片混乱和慌乱,孤立无援,什么都缺,缺医疗物资,缺吃缺喝。直播镜头中医生年夜饭那几个蛋黄派和方便面,让无数人心酸和心疼。缺交通工具,他们有人只能走着去医院。缺防护服,冒着巨大的感染风险。
还有,他们还承受了初期信息不畅时无防护的感染风险,他们的家人都在重灾区,在心系病人的同时,他们还牵挂着家人。病床上等待救援的人,有的就是他们的同事,他们还承受着目睹不治的同事痛苦离开的心碎之痛。
虽然他们可能走几步就回家了,坐两三站公交就是家,但从医院到家,无论多远多近的距离,仍应该欢送一下他们。就像他们驰援湖北的同行应得的一样,这也是他们应得的,让他们感受到这份荣光,感受到人们记下了他们每一分每一秒的付出。这是社会铭记和感恩的一种文化仪式,公众通过仪式铭记,他们通过仪式感知到这份铭记,社会通过这种方式凝聚了善良、友爱和团结的精神。不给他们一个隆重的凯旋仪式,对不起他们。凯旋归来的英雄合影中,一个都不能少。
对武汉和湖北的医护人员来说,他们的家乡就是战场,他们一直在战场,凯旋归来,仍在昨日的战场。不忘记每一个付出过的人,不让这闪亮的日子里有任何一个落寞的英雄背影,这关乎一个社会的道义和良心。
(来源:吐槽青年:曹林的时政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