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大联赛停摆损失超40亿欧!梅西C罗恐面临降薪?中超这边风景独好

中超球员不会出现像欧洲俱乐部那样的降薪危机,根本原因还是运营不会受到足协分成,以及门票收入和赞助收入的影响。
视频:没萌到你算我输!保利尼奥在家训练,无辜小群众围观模仿,时长约53秒
因为新冠肺炎的影响,原本不希望停摆的欧洲五大联赛相继宣布“歇业”,没有了收入,各队都需要节衣缩食,除了英超俱乐部之外,其余四大联赛均将目光瞄准了球员的薪资待遇,希望推动降薪熬过这个艰难时期。
而原定于2月22日开打的中超,还不知道何时能够复工,不过即便如此,也没有任何俱乐部动球员薪资的“心思”,希望球员降薪熬过难关。
相比于五大联赛俱乐部靠着转播、门票、赞助费来维持运营,中超球队则是靠着母公司“输血”,严重的不职业反而让球员在这波动荡中“受益”,不需要为养家糊口发愁,只是中国联赛球队一旦出现问题,就面临解散的致命一击。
旱涝保收的中超外援在全球联赛中独树一帜

五大联赛停摆,损失超40亿欧

虽然新冠肺炎早就在欧洲爆发,但五大联赛却一直选择“坚守”,尽管遭到媒体的批评,德甲、英超就曾经试图用空场方式继续进行下去,最终在万不得已之下才宣布“停摆”。
究其原因,就是因为一旦停摆就意味着在金钱收益方面的损失。以英超为例,英超联盟和各大转播公司之间签订的合同,就要求英超7月31日前完赛,如果无法完赛违约金高达30亿英镑。
虽然英超是世界上最挣钱的联赛,不过前提是联赛正常进行、完赛,一旦出现意外情况,英超球队不仅无法收获到应得的分红,反而会因为违约付出一笔不菲的赔偿金。
德甲联赛此前刚刚宣布,过去一个赛季的收入再度刷新历史新高,而且在五大联赛中,德甲也是最后一个宣布停摆的,而停摆就意味着德甲这个赛季的收入肯定无法超越上个赛季。
英超停摆,直接带来的是经济损失。
根据欧洲媒体的报道,五大联赛的停摆导致损失超过了40亿欧,这其中英超受到的影响最大,预计超过12.5亿欧。而作为五大联赛中影响力最小的法甲和法乙,2018-19赛季的收入创造历史新高的21.1亿欧,但依旧亏损1.1亿欧,如果不能尽快结束停摆,大部分俱乐部的运营将陷入举步维艰的地步。
法甲俱乐部联合会主席伯纳德-卡亚佐就表示,如果法国政府不出手援助,接近半数的法国职业俱乐部会陷入破产的风波,“新冠肺炎对于俱乐部的财务影响实在是太大了,没有援助的情况下,有一半的职业俱乐部会在半年内申请破产,五大联赛已经损失超过40亿欧,法甲的大概损失是5-6亿欧。”
五大联赛球队的收入,基本上来自转播、门票、赞助费,这其中转播费是不少球队收入的大头,联赛陷入停摆,一旦无法尽快完成整个赛季的征程,还牵涉到赔偿的问题,更是让各支俱乐部头都大了。自从停摆开始,降薪便成了五大联赛的“主题”。

五大联赛集体推动降薪,中超岿然不动

在法甲排名倒数第2的亚眠,成为第一支因为受到停摆影响后宣布降薪的球队,亚眠表示,俱乐部目前无法得到门票的收入,为了维持财政公平,俱乐部全员降薪,包括了一线队的全体教练和球员,将会削减全体雇员16%的工资。
德甲球队不莱梅也通过官网表示全队降薪,“球员、教练以及管理层为大家树立了榜样,以帮助一些其他工作人员。我们一起为球队做出贡献,这是非常有意义的。”
即便是财大气粗的豪门,也不可避免陷入“降薪”的俗套,西班牙媒体就透露,巴萨正在推动降薪,甚至幅度高达70%,但降薪遇到的阻力也不小,不少球员都反对这一提案。
“自给自足”的健康联赛正在自寻生路
意大利虽然有相关法律保护球员薪水方面的利益,但意甲各大俱乐部正在研究如何合法降薪,C罗这样的巨星可能都要面临少拿工资的风险。
瑞士球队锡永更是走上了一条极端的道路,由于队中多名球员不肯接受降薪的要求,锡永一下子解雇了9名球员,包括了球迷熟悉的亚历山大-宋、朱鲁、敦比亚等球员。虽然锡永单方面因为联赛停摆解雇球员,接下来还将面临球员工会以及法律层面的纠纷,不过可以看出,欧洲联赛降薪将是大势所趋。
目前除了“家有余粮心不慌”的英超各队之外,欧洲俱乐部普遍陷入了经营危机。与欧洲联赛停摆相比,中超联赛则是推迟开赛,但球员除了陷入回国隔离、无球可踢的状态外,基本上不用在薪资待遇方面发愁,与欧洲俱乐部靠着本身的运营来维持收入状况相比,中超球队则不会因为联赛迟迟无法开启,转播收益、门票收入无法到账,陷入经营的困难,因为都是靠着东家“输血”。

背靠大树好乘凉,中超投入靠东家“输血”

根据媒体的报道,包括大连人、建业在内,新赛季都将压缩开支,但采取的方式不是球员集体降薪,而是在引援方面节衣缩食。建业没有引进第5外援,国内球员转会市场上也仅仅是瞄准自由身球员,甚至冯卓毅合同到期,因为年薪谈不拢,建业眼睁睁看着冯卓毅加盟中甲新军成都。大连人虽然引进了2名瑞典外援,不过与前2个赛季揽下卡拉斯科、哈姆西克相比,这些手笔根本不值得一提。
中超球员不会出现像欧洲俱乐部那样的降薪危机,根本原因还是运营不会受到足协分成,以及门票收入和赞助收入的影响。虽然2019赛季,中超各俱乐部都从足协获得了6000-7000万的分成,不过对于俱乐部的运营来说,这些分成只是九牛一毛。以恒大、上港为例,1年的开销超过20亿,根本不会在乎来自足协的分成。
欧洲球队极为看重的门票收入和赞助费,在中超球队身上同样不存在,中超球队的门票收入仅够主场的租借费、安保费用,而且绝大部分球队的冠名、胸前广告等赞助费大头,都是由母公司,或者与东家有关联的企业买下。绝大部分的运营费用,则是来自母公司的直接“输血”,只要母公司不出现问题,球队的运营就不会出现问题。
目前除了天海之外,中超其余球队的新赛季备战都在顺利进行。当然,受到新冠肺炎的影响,小微企业的经营极为困难,恒大、苏宁这些超大型民企同样面临危机,但在下属球队的运营方面,则采取了另外一种节衣缩食的方式,在引援方面不再大手大脚,将高薪球员租借出去,甚至和对方俱乐部共同承担球员薪水来减轻负担。
中超俱乐部降低开支,还要足协出台行政命令才能完成,包括限制高价引援、限制球员薪水、以及球队的投资帽、注资帽、奖金帽等各项政策都是接连出台。在运营方面,不会因为转播、门票、赞助收入受到影响,从而让俱乐部举步维艰,在五大联赛纷纷寻求降薪的情况下,中超“风景这边独好”,球员收入不会受到影响。
除了新签合同的球员,年薪要降到足协规定的范围之内外,新冠肺炎对于依旧有长合约在身的球员来说,几乎没有影响。当然,与中超没有受到太大影响相比,中甲、中乙多支球队面临解散,甚至辽足球员讨薪无门,这也是中国联赛的不职业之处。以往靠着母公司“输血”风光无限,一旦母公司出现问题,欠薪、解散各种风波就接踵而至。
五大联赛虽然通过降薪来寻求熬过难关,而中国联赛的球队要么不会出现问题,一旦出现问题就是致命的。天海的转让就像肥皂剧,如果不是万通接盘,早就宣布解散,即便万通接盘还需要苦苦煎熬,从中也不难看出,中国联赛还未真正走向职业化,未达到依靠转播费、门票、赞助收入这些市场经济来主导运营的状态,就还在处在半职业时代。
(扎库米)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新闻、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