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首日受市场追捧,诺诚健华想变成港股“药神”?

阿尔法工场
03-24 07:30
导语:药物“奥布替尼”能否产生预期效果,是诺诚健华成败的关键。
2019年12月7日,美国中部城市奥兰多迎来了一场全球性的学术盛会:第61届美国血液学会(ASH)年会。
两天后,北京大学肿瘤医院的邓丽娟教授站上了这个世界级的舞台,口头叙述了,“中国多家中心参与的‘奥布替尼’,有望成为B细胞恶性肿瘤的首选治疗方案。”
话音刚落,台下一片哗然。
奥布替尼的出现,意味着“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CLL)/小淋巴细胞淋巴瘤(SLL)”有望通过药物治疗治愈。所以,在之后的采访里,多名教授认可了对中国创新药物研发的进步,还夸赞了研发这款药物的中国企业——诺诚健华(HK:09969)。
成立仅5年的诺诚健华,旗下就已拥有了9款潜力药物,它是港股今年聆讯通过的首个生物制药企业。诺诚健华上市首日表现抢眼,在哀鸿遍野的市场中高开5%,股价一度暴涨15%,市值超120亿港元。
投资者有信心,凭借创新药物,诺诚健华能否在资本市场一飞冲天,成为港股“药神”?
01 院士“创业”
2013年,诺诚健华由崔霁松成立,她曾在世界制药巨头默克公司工作14年。
另一位联合创始人是西湖大学校长施一公,他还有一连串的头衔,比如,中科院院士、清华大学生命科学与医学研究院院长。
所以,学术圈常能看到他的演讲与言论。2017年时,他在《中国社会学》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鼓励科学家创业。文章就国内教授热爱创业的乱象,提出了批评。
一年后,诺诚健华获得5500万美元的融资。
在IPO之前,诺诚健华经过7轮融资,累计超过2.7亿美元,包括Vivo Funds、Pivotal Chi Limited、Hankang Capital及中国结构调节基金等,都是诺诚健华的基石投资者。
机构最看好的还是诺诚健华的基本面:研发实力。它拥有超过100人的药物发现团队,60人的临床研发团队,药物发现团队与临床研发团队紧密合作,大大提升了研发效率。而管理层也几乎都有多年的研发经验,研发实力强大。
参与本次全球发行的机构同样大咖云集,摩根士丹利和高盛联手担任保荐人,由他们联合保荐的公司几乎都是明星公司,如美团、小米、药明康德等。UBS银行、招商证券、招银国际、浦银国际全部参与承销。
然而,尽管诺诚健华展现出成为明星股的潜质,但由于盈利能力的不确定性,市场中依然存在着对诺诚健华的质疑。
与注重业绩炒作的A股不同,港股的投资者都十分看重公司的业绩,尤其钟爱于高分红的公司。从这个角度看,诺诚健华表现不佳。
2017年和2018年,诺诚健华的营收仅为10万元和162万元,期内亏损高达3.42亿元和5.54亿元。2019年,亏损势头进一步放大,仅用9月个时间就亏掉了6.53亿元。也就是说,诺诚健华在2年9个月的时间里,巨亏了15.49亿元,
此外,在招股书中,诺诚健华颇为硬核的明确表示,过去从未进行过分红,未来短期内也不会,将会把所有盈利都放到市场与研发上。
诺诚健华的这种做法,像极了“为梦想窒息”的贾会计。
02 靠“专业”赛跑
诺诚健华卖的可不是梦想,卖的是希望。这是因为创新型药企的投资逻辑,与常规的逻辑不同。
创新型药企的投资逻辑主要有两条主线,其一是核心药品未来的市场空间;其二是研发成功的概率。一家成功的创新型药企,不仅需要将药物成功研发出来,同时还必须保证市场足够大,只有这样才能收回成本,乃至盈利。
如何获得广阔的市场空间呢?唯快不破。
只有抢在所有竞争对手之前研发出药物,才能最大限度的获得市场份额。如此来看,创新型药企抢的是速度,拼的是研发实力。
每一款新药从研发到上市都需要经历四大阶段,分别是项目立项、临床前研究、申请临床研究批件、临床试验。其中,耗时较多的阶段为临床前研究和临床实验阶段,都会花费数年的时间。
(点击看大图)
项目立项阶段主要是药企通过市场调研,发现有潜力的市场,然后确定要攻克的疾病,并选择合适的品种。由于整个创新药研发阶段普遍研发时间十年以上,药企必须拥有领先于市场最少十年的眼光,该阶段直接影响到药企成功与否。
临床前研究阶段是药品由虚拟到现实的过度,根据确定的药物靶点(药物与机体大分子结合的位置)进行化合物合成以及筛选,到若干符合要求的化合物后,药企还需要大浪淘沙进一步筛选。
将化合物数量筛选至个位数后,就可以进行临床试验申请,然后开始进行临床阶段试验。在完成临床III期后,药物就基本可以开始销售。此外药物上市后,药企还需要继续进行临床IV期试验,确定药物的副作用,进一步提升药物的安全性。
整个新药研发流程,是一个极为漫长的减法过程,最开始立项阶段和临床前研究阶段需要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但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研究组必须不断排除错误的化合物以及临床试验时没有效果的药品。
创新型药物不仅对企业的专业性和预见性要求极高,同时漫长的研发期也在考验药企的资金实力。如果药品成功推向市场,那么就可以连续多年获得药品的收入,从而给药企提供进一步研发新药的资金;而如果研发失败,绝大多数的药企都会面临较大的危机。
从这个角度来看,尽管诺诚健华研发实力雄厚,但由于创新型药企本身极高的不确定性,任何一个环节出现纰漏都有可能前功尽弃。
因此诺诚健华依然有极高的风险,仅适合风险偏好较为激进的投资者。
03 药物就是“希望”
药物不止是患者的希望,也是企业的希望。所以,诺诚健华目前投资的看点,全部集中在奥布替尼之上。
奥布替尼是一款聚焦于淋巴癌及免疫系统疾病的药物,主要的作用机理是通过阻断B细胞的BTK激酶(B细胞抗原受体信号传导通道的关键激酶)活动从而干扰B细胞发育,诱使B细胞自我溶解,达到控制B细胞恶性癌变的过程。
在过去,癌症的治疗方法主要为手术治疗、放射治疗和化学治疗。
由于癌症的急速扩散,很多时候都是通过放疗与化疗抑制肿瘤细胞的发展,然后在通过手术来切除肿瘤。但化疗与放疗不仅抑制了肿瘤细胞的生长同时也对正常细胞有所伤害,因此副作用极强。
奥布替尼治疗的方法属于靶向治疗,具备很高的特定性,副作用远小于传统的治疗手段。
据招股书,奥布替尼在多项疾病中都已经达到临床II期阶段,针对复发性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CLL)、复发性小淋巴细胞淋巴癌(SLL)以及复发性套细胞淋巴癌(MCL)的研究基本已经完成临床II阶段。
已经完成新药申请,距离上市销售仅一步之遥,奥布替尼可谓是诺诚健华的希望。
(点击看大图)
正如前文所述,新药成功与否除与药品研发成功概率相关外,还与整个市场相关,那么淋巴癌及免疫系统疾病目前的市场情况如何呢?
招股书显示,目前全球仅有三种药物正式通过审批完成上市,分别是美国强生公司的ibrutinib、英国阿斯利康公司的acalabrutinib和中国百济神州zanubrutinib。其中,国内市场仅有强生的ibrutinib一款获得上市许可,acalabrutinib和zanubrutinib分别在美国批准上市。
虽然从时间来看,奥布替尼并不占据先机,但由于其拥有较其他竞品更高的选择性和稳定性,因此副作用更小,具备自身的竞争力。
目前上市的3款BTK抑制剂全部采用稠合双环核心,而奥布替尼则采取独具匠心的单环设计,从结果来看,奥布替尼显著的降低了脱靶的情况,所出现副反应的概率远低于其他三款已经上市的产品。
(点击看大图)
同时,在适用症方面,奥布替尼有可能治愈的疾病数量是目前市场的产品中最多的。也就是说,奥布替尼不仅效果更好,较其他三款产品还拥有更广阔的市场前景。优于国内唯一竞争对手ibrutinib的效果,奥布替尼有望完成国产替代,实属是患者的希望。
(点击看大图)
BTK抑制剂是一个具有广阔空间的市场,2018年整个BTK抑制剂全球的市场份额为45亿美元,预计到2030年整个全球市场规模将达到235亿美元,中国市场规模将达到26亿美元。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奥布替尼具备在市场分一杯羹的潜力,甚至由于极高的安全性有可能成为最受欢迎的产品,但同时风险也无处不在,如临床试验存在被中断和失败的风险,目前数据再好也不过是一时的表现,尚需更多的数据验证。
此外,创新型药企还需要具备药品研发的持续能力,而诺诚健华除奥布替尼外,其他产品依然距离上市较远,能够形成有效的产品矩阵,也是诺诚健华所存在的问题。
奥布替尼就是诺诚健华的希望,能否达到预期是至关重,其本身具备超越整个行业的潜力,但同时高度不确定性也加剧了风险,毕竟希望也有落空的时候。
所以,诺诚健华想变成港股“药神”,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往期高命中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