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新都清流镇:农村疫情防控最后1米,是一群“格格”的担当和坚守

四川微政务
10月前  
来源:新都区委宣传部
成都市新都区融媒体中心 作者 陈宇
疫情防控期间,大家关门闭户,能不出门尽量不出门。但她们却天天出门。她们身穿蓝背心,被称为社区“网格员”,简称“格格”。农村是疫情防控的重要环节,在田间地头行进,在乡村院坝走家串户,入户摸排、查漏补缺、照顾孤寡、劝散红白喜事、协助复工复产......在农村疫情防控的最后1米,是这群“格格”的坚守和担当。
关心困难独居老人
网格中心 信访格格李思思 领导给我下了强制休息通知书
“主任,刚刚接到群众的电话举报,柳泉村有人在家里悄悄咪咪聚众打麻将,我下村看下”3月10日接近中午,清流镇网格中心专门负责信访处理的网格员李思思接到举报电话,没顾得上吃饭,骑上自己的电瓶车就奔举报的点位去了。
与驻村的网格员现场发现处理并上报不同,对于群众通过信访渠道来电来邮件举报的,网格中心网格员必须第一时间调查处理并在规定时间内做完调查处理报告并上报相关部门。白天现场处理信访件,晚上写调查处理报告,疫情期间,李思思的日常就是这样度过,有时举报者的电话深夜打来,李思思也要和同事一起出发处理。从疫情控制开始的24天里,李思思吃住都在镇上网格中心没有回家,后面可以轮休的通知安排出来,她也没有去申请轮休,直到3月初领导点名给她下了一张强制休息通知书。“疫控网格中心就我是网格员,这是我的责任。”李思思说。
截至目前,经李思思手办结的疫情防控信访件70件,其中市长公开电话55件,接待来访人员17人次,办结率100%。
翠云村 疫买格格李孟慈 我是孤寡老人的快递小妞
今年24岁的翠云村网格员李孟慈,2018年毕业于电子科技大学,这个本可以留在成都当高薪“程序猿”的女孩子选择了回到家乡当了一名普通的网格员。在村社区入户排查、宣传发动、安排消毒的日常工作外,李孟慈还有另一个身份“疫买团团长”。为解决社区居家观察人员的生活困难,从1月24日起,翠云村成立了一个特殊的帮扶小组“疫买团”——疫情期间,帮大家跑腿买东西。疫买团团长李孟慈带领几个志愿者担起这份工作。他们除了把“经营范围”以传单的形式发放给每一户在家居家观察人员,并主动留电话、加微信外,还把村里的孤寡老人、患病老人作为重点帮助对象,跑腿买药送菜,代买生活用品成了李孟慈每天的工作内容之一。
随着这一阶段复工复产的开始,除了协助需要外出务工、卖菜的村民办理健康卡外,宣传“天府健康通”外,李孟慈还开动脑筋,运用自己所学的专业,制作手机小程序“城市生活防疫工具包”,包含“返程交通锦囊”、“菜市场采购
锦囊”、“安全复工锦囊(上下班安全防护)”、“历史轨迹(远离病毒风险提醒)”。“我们村一大半青壮年这个月都要陆续出外复工,除了天府健康通,随身再带个锦囊更方便”李孟慈告诉记者,小程序正在调试中,不过作为专业的程序员,这对于她来说不是难题。
翠云村网格员李梦慈正在给村民帮助申请健康证
三尺村 麻辣格格张渝 我收了村里38副麻将牌
说起网格员张渝,三尺村的村干部的评价都一致:一枚有方法,敢硬刚的麻辣格格。张渝被村民深刻记住的是她对村上聚众打麻将的处理。三尺村是清流镇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的村,幺店子茶铺和麻将馆也比别的村多。成都疫情防控指挥部5号令一出来,茶楼麻将馆开始要求停止经营。在农村,幺店子茶馆和麻将馆成了这一时期的防疫重点。
1月28日,有人举报,村里某幺店子聚了两桌打麻将。张渝接到举报后并没有急忙去抓现行,她认为“只有给别人留够面子,别人才能心平气和跟你讲道理”。她赶到现场,等人打完一局后劝散打麻将的人,然后找到负责人郭某,告知疫情的严重性以及组织聚众打牌的危害性,郭某也当场表示不再组织了。
针对那些顽固的“麻友”,张渝明确告诉他们“要是再打麻将,就给你们录视频,到时上传到村民微信群,再转发给辖区派出所,让群众来评理,请警察来讲法……”对于一些反复几次当面不打麻将,背地里关着门打麻将,还有把麻将租回家打的村民,张渝查到后,绝不客气,当面硬刚,把麻将收缴回。“在这个过程中总结出来的经验是,对于机麻光收走插电线是不行的,只要收走几个牌,让这副麻将割不了牌就好”张渝告诉记者并给记者展示了一纸箱收缴的麻将牌,她说,她一共收了村上38副麻将牌,每副都拿一个塑料口袋装好,每个塑料口袋里都有一张纸条,纸条上写明是几号在哪里收缴的哪家的麻将牌,要等疫情结束后再通知村民来取。
麻辣格格张渝
水梨村 演讲格格叶菊飞 劝脱红白喜事28起
怕麻烦,似乎是人的本性。但对于水梨村的网格员叶菊飞来说,面对麻烦,却不厌其“烦”,善理乱“麻”,以特有的坚韧和执着,把一个个麻烦全部化解掉。对于她的点赞,集中在春节期间,劝脱了28起红白喜事、寿宴、满月酒等。
1月29日,96岁的村民胡某某病逝。按照习俗,远亲近邻都要到逝者家中吊唁,送别最后一程。
叶菊飞得知情况后,立刻上门对逝者家人进行劝说,“现在疫情严重,大规模聚集交叉感染的风险很大,最好能丧事简办”。当时,家属们正处在失去亲人的悲痛中,情绪比较激动,一口回绝了丧事简办的建议。
“现在处于特殊时期,亲朋好友、乡里乡亲都来帮忙本来是好事,可是人越多感染风险越大,到时亲朋好友要是跟着一起感染了,对谁也不好呀!”叶菊飞三番五次来到逝者家里,从情理法各个角度,苦口婆心做工作。不仅她自己劝说,还想办法通过丧家的亲戚侧面劝说。
“老人为家里操劳半生,本来想让她热热闹闹地走,但是疫情当前,不能拿大家的生命安全冒险......”经过7个多小时的沟通,逝者家属终于愿意配合疫情防控工作,决定放弃当地安葬习俗,丧事从简、不办酒席、不举行集体告别安葬仪式。
“婚宴的话,我会先找到办酒碗的乡厨,跟他说明厉害,找他摸清情况,然后再去找主家谈,这样会相对比较顺利”叶菊飞跟记者传授她的经验。
演讲格格叶菊飞
据了解,疫情发生以来,成都市新都区清流镇的15名“格格”们参加了三轮排查,共排查11621户32452人。而这只是清流镇网格员的缩影,对于全区606名村社区的女性网格员来讲,她们联防联控、群防群控,外防输入、内防扩散,坚守农村疫情防控最后一米的顽强斗志,是她们的无私奉献,让我们看到了美好和善良;是她们的敬业坚守,为我们筑起了防护墙。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
—— 分享新闻,还能获得积分兑换好礼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