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重庆近视手术专家汪红的一天——匠心30年铸就光明

记录重庆近视手术专家汪红的一天——匠心30年铸就光明
早在几年前,记者对汪红院长便早有耳闻,汪红,被人称为“汪飞刀”,做飞秒近视手术只需50秒,做ICL手术只需2分钟。所幸的是,今天,我们将近距离拍摄专访汪红教授的一天。
重庆近视手术专家汪红
重庆近视手术专家汪红,重庆华厦业务副院长,副主任医师,从事眼科临床工作30余年,曾在重庆第三军医大学大坪医院、浙江、云南等专业眼科医院从事屈光手术多年,对近视控制、手术治疗有着丰富的临床经验
作为一名技术高超的医生,重庆近视手术专家汪红教授始终坚持“医者仁心”,将患者的利益放在首要地位。从医多年以来,广博的学习充实了自我,指导了实践。在几十年的工作中,没有出现一次医疗事故。
重庆近视手术专家汪红教授讲解眼部结构
早晨,庆华厦眼科医院汪红教授趁着患者还未到院的时候提前检查设备。
10:00,汪红教授为初诊患者检查眼睛,和患者沟通最适合她的方案。
11:00,重庆近视手术专家汪红教授为手术病人做最后术前的检查,并再次进行术前的宣教,指导患者如何更好的配合手术。
11:30,一台手术做完接着又做下一台,只有中途换病人的几分钟内汪教授可以稍微休息一会,这会儿连续做完三台手术的她依然面不改色,也没有丝毫的懈怠。时针滴滴答答地走着,手术室里,除了监护仪的滴答声,手术钳互相碰撞的声音,安静得很。
重庆近视手术专家汪红教授正在进行手术
13:30在完成上午最后一台手术后,汪红教授仍然面不改色地走出手术更衣室,记者采访得知原来汪教授秉承军人的作息,以及多年的健身运动,让她总是活力四射、精神充沛,她总是以这样的精神面貌去应对更多的挑战。
为了更多的了解全飞秒近视手术,必须进入手术室观看手术的全过程。在记者的再三恳求下,重庆近视手术专家汪红教授终于同意记者进入手术室跟拍一台全飞秒手术的全过程。
记者换上手术衣、口罩、鞋套、手术帽,同医生一同进入手术室。
做近视手术的学生在经历彻底的面部消毒清洁后进入待手术间冲洗眼睛、滴麻药。
记者询问手术的学生冲洗难受吗?学生答冰冰凉凉的,还可以接受。
在上一台手术还未完成的时候,学生需要在这间房间做准备,可以从这个小窗口看到里面的手术过程,以为手术要很久,没想到很快就轮到门外等候的学生了。
进入手术间后,学生躺在了这样一台像美国科幻片的尖端设备床上,据介绍,这是重庆华厦眼科医院去年引进的德国蔡司smlie3.0设备,是时下最新的手术设备。
重庆近视手术专家汪红教授会给人一种雷厉风行、驰骋沙场的感觉,动作娴熟、行云流水,几分钟左右的时间,就能帮病人完成一台完美的屈光手术。躺在手术台上的学生还没什么感觉,手术已经结束,护士上前搀扶,而另一名护士则帮汪院长换上一套新的手术设备,准备下一台手术。
一只眼大概23 S的时间,激光就做好了基质层,重庆近视手术专家汪红教授细致地将其取出,可以看见非常完整的一片基质层角膜。
重庆近视手术专家汪红与患者术后合影
在眼睛上做手术是种什么样的感觉?
重庆近视手术专家汪红院长说,就像是在豆腐上切东西。在整个手术过程中,主刀大夫的双手一直是提着或悬着的,精神高度集中,脑、眼、手、脚四者密切配合。因此,屈光手术既是脑力活又是体力活,而一名优秀的屈光医生必须拥有大量的临床经验。“从业30多年,我的幸福感来自于服务患者,能帮助更多的患者告别近视,轻松生活是一件特别自豪的事,我的家人学生也在我的影响下,选择飞秒技术摘镜,几年前,我还亲自为我老公做了飞秒手术。”
“屈光患者与其它外伤性眼病不同,患者不仅要求看得见,还要求看得舒适,我相信我们顶尖的设备和经验丰富的两位主刀医生都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效果。”汪红教授说,医生这个行业跟其他职业最大的不同就在于,你的努力不仅仅关乎自己,让病人看得更加清晰,更加舒适是我们每个屈光医生的毕生追求。
(标签:重庆近视手术专家,重庆近视手术医院,重庆近视手术,汪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