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历史上的“赏金猎人”,为什么在中国从未出现?

七追风
03-03 18:28
在动漫、小说、影视作品中,赏金猎人是个频繁出现的职业。他们本领不凡,为了赏金四处追捕罪犯,演绎了一个个传奇的故事。实际上,赏金猎人在欧美历史上确实存在。今天我们要解决的问题就是,为什么赏金猎人在欧美这么活跃,中国历史上却没有出现过?
首先,我们大概了解一下赏金猎人的历史吧。
美国西部赏金猎人
所谓赏金猎人,指的是以追捕罪犯、获取赏金为职业的人群。所以,赏金猎人被司法机关所认可,长期以此为业,并且亲自动手抓捕罪犯。这意味着,那些仅仅靠提供信息拿奖赏的人,算不上赏金猎人。
赏金猎人的具体起源难以追溯,目前来看,至少从中世纪开始,就有资料记载他们的活动了。比如13世纪的英国,赏金猎人就常常出现。当时,很多被指控犯罪的人,开庭之前找到担保人的话,是可以暂时被释放的。等到开庭的时候,被告只要能出现在法庭上就可以了。但是,为了预防犯人趁机逃跑,担保人就要承担一定的责任。
因为担保人一般都是被告人的亲戚,关系密切。所以一旦被告没有出现在庭审现场,法庭就会惩罚担保人。有些担保人不愿意承受无端的惩罚,于是出钱雇佣一些强壮且机灵的人,把逃跑的被告抓回来——最早的赏金猎人就产生了。
虽然那时候并没有赏金猎人这个称呼,但是鉴于中世纪城市议会对酷刑的青睐,赏金猎人应该很有市场。直到文艺复兴之后,欧洲各国的法律也慢慢的健全。严厉惩罚担保人的行为,逐渐转变成了缴纳保释金的制度。
所谓的保释金制度,指的就是被告在没有被定罪之前,法律意义上依然是清白的。所以他们可以通过担保人缴纳一笔现金,以保证自己会出庭受审,之后就可以被释放。当然,如果到时候他没有出庭,那就需要赏金猎人出马,将其抓回来了。
但是,随着工业革命后资产阶级慢慢掌权,欧洲国家普遍开始完善法律制度,加强执法力度,赏金猎人的地位就越来越尴尬,也就慢慢变少了。
在大洋彼岸的北美,随着美利坚合众国的建立,赏金猎人又蓬勃发展起来了。
西部片中有很多赏金猎人形象
18世纪末开始的西进运动,浩浩荡荡的欧洲移民迁往广阔的北美西部,建立了一个又一个小镇。因为交通不便、人烟稀少,再加上“开荒时期”的美国执法部门经济困难,人手短缺,导致罪犯们非常猖獗。
联邦政府和各地的行政长官,在迫于无奈的情况下,只能依靠赏金猎人去追捕罪犯。此时的赏金猎人,已经类似于美国执法机关的“编外力量”,他们通过地方执法官发布的通缉令,代替警察追捕犯人。不过,大多数情况下,他们都要把犯人带回小镇受审,只有在极端情况下,才会出现“不管死活”的通缉令。
但是,随着法律制度的不断完善,美国政府执法力量不断完善,赏金猎人的地位也受到了威胁。从19世纪中期开始,美国开始出现一些私人侦探社,取代单打独斗的赏金猎人,辅助警方追捕罪犯。
比如1850年,著名的阿伦·平克顿创建了“平克顿侦探事务所”,美国第一家私人侦探机构。曾经的赏金猎人慢慢变成了私家侦探,他们积极抓捕罪犯,也慢慢的扩展业务,开始参与各类民事案件和家庭纠纷的调查,生意越做越大。
当然,目前美国还有一些更像是传统赏金猎人的职业,那就是专门的保释金追缴员。他们受保释金机构的委托,持证追捕犯人,获取酬劳。但是,美国不同的州对他们态度不一样,有些州就完全禁止“赏金猎人”的存在。
不过,只要保释金制度存在,赏金猎人这个职业,就一定会存在,只是名称会有变化而已。
大概聊了欧美的赏金猎人历史之后,我们再来看看,为什么会有这种职业出现。
猎巫运动
需要靠赏金猎人追捕罪犯,最现实的原因就是执法力量太弱。我们先举两个例子,比如《天文学家的女巫案》中,讲述了开普勒的母亲卡塔琳娜,被恶意指控为女巫的案子。在17世纪初被指控为女巫,十有八九难逃一死。但是,卡塔琳娜在被指控之后,立刻离开了居住地,来到了儿子居住的城市避难。指控她的那些议员没有及时派出追捕力量,仅仅是清点了卡塔琳娜家的财产,防止她以后私自出售。
再看一个例子,《欧洲死刑史》中记载,1589年10月23日,纽伦堡在执行一次死刑的时候,监狱里被关押的一个犯人——卡塔琳娜·莱歇尔,被自己年迈的丈夫救走了。实际上,监狱的看守根本没有把牢房门锁上,犯人们本来就可以在里面自由活动。
同样在纽伦堡,1554年末,监狱看守马尔克斯·克耶那因为头一天晚上喝多了,第二天竟然把监狱的钥匙交给了自己的女仆,让她去看管犯人……可见,就连抓回来的犯人都没有足够的人员去看守,更别说派出执法人员追捕犯人了。
赏金猎人能在18世纪的美国西部继续兴盛,最重要的原因也是当时执法力量并不强大。
赏金猎人能在欧洲出现并兴盛,第二个原因,就是执法权的问题。
贵族领主
开普勒的母亲卡塔琳娜既然已经被控告为女巫,怎么还能轻松逃离,并且非常安全的和儿子在别的城市居住?一个很大的原因是,卡塔琳娜生活的城市莱昂贝格,属于16世纪德国符腾堡公国。而她和儿子安全生活的城市林茨,已经不属于符腾堡公国的领地。
也就是说,虽然同样属于德意志联邦,但符腾堡公国议会无法跨境追捕犯人。
公元11世纪之前,大部分的欧洲商业性城市都没有兴盛起来。此时,大大小小的贵族庄园到处都是,国王对贵族的控制力非常微弱,每个贵族都有权制定自己领地内的“庄园法律”。也就是说,零零散散的贵族领地形成了自给自足的小王国,司法上很少受到别人的干扰。
等商业性城市崛起之后,城市议会成为执法者,维持本城的秩序。但是,新兴资产阶级控制的议会,和国王以及贵族矛盾重重,他们极力提高城市的自由度——所以,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法律,执法范围最多扩展到城市周边地区。
即便是到了17世纪,欧洲各国国王(及政府)的控制力逐渐加强,各地之间依然我行我素,司法人员极少能“跨境执法”。
所以我们可以想象,赏金猎人最活跃的时期,王国法律、庄园法律、城市法律、公国法律,混乱的存在于欧洲大陆。执法人员的活动范围大大受限,罪犯很可能翻越城墙之后,就可以大摇大摆的离开了。这种情况下,依靠可以四处行动的民间执法力量“赏金猎人”,可能是最好的选择了。
第三个重要原因,就是司法权和神权的冲突。
中世纪欧洲死刑
从公元8世纪开始,基督教为了扩大影响力,开始极力宣传“绞刑架奇迹”——在当时,很多虔诚的教徒会在绞刑架下祈祷,希望上帝能宽恕罪犯,有些时候绞绳会断裂,犯人侥幸活了下来。于是,这就成了上帝的宽恕,成了绞刑架奇迹。
为了获取更多底层人们的支持,教会一直强调的就是宽恕。这让中世纪的大多数时间内,贵族领主、法官,甚至是城市议会,都迫于压力显示出更多的宽容。法官们参照的法律条文受到了教会的巨大影响,比如16世纪初萨克森很多城市市政厅里,就刻着这么一段话:“法官宣读审判的同时,他自己也会被上帝审判。”
这意味着,虽然执法者希望法律更加严格,以维持社会秩序。但是教会则希望通过救赎,以宗教的力量稳定社会秩序。这是一种巨大的矛盾,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神权都是占上风的。因为欧洲各地司法被“压制”,游离于司法边缘的赏金猎人,自然有了发展的机会。
花了这么大篇幅去解释赏金猎人能出现的原因,大家自然容易理解,中国古代为什么没有赏金猎人了。
中央集权制极大稳定了国家统一
首先,从秦汉时期开始,中国就是中央集权制度下的大一统国家,法律制度完整统一。自上而下的完整官僚体制,从郡县到乡、亭、里,地方执法机构遍布国家每一寸土地,互相之间又紧密联系,几乎不存在执法矛盾。
其次,在拥有完整官僚机构的同时,为了预防犯罪,及时处理各类民间纠纷,中国古代除了官府之外,还大量设置了负责“教化”的人员。
比如在秦汉时期,地方上大量设置的“三老”。《汉书·百官公卿表》中就有“大率十里一亭,亭有长;十亭一乡,乡有三老……三老掌教化……”所谓三老,实际上就是最基层的管理者,他们德高望重,影响力大,对维持地方稳定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秦汉之后,地方乡绅逐渐担负起教化民众的责任,成了官府执法不可忽视的辅助力量。在这种情况下,赏金猎人没有存在的空间。
最后,相对于欧洲神权与司法权的冲突,中国古代把“礼”和“法”融合到了一起,互相辅助,形成了稳定统一的“礼法”体制。礼法结合的制度,极大的加强了中央集权,稳定了社会秩序。
所以,当执法在全国范围内都不存在巨大阻碍的时候,统治阶级的控制力就更强了。于是,脱离官方管束的“赏金猎人”,在古代中国完全失去了生存土壤。
综上所述,赏金猎人在欧美出现,有特殊的历史原因。古代中国长时间的大一统,加上一直延续下来的礼法制度,是赏金猎人无法存在的根本原因。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
—— 分享新闻,还能获得积分兑换好礼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