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7年最萧条冬窗!大牌从此再无缘 中国足球和金元说拜拜

2020赛季中超冬窗关闭(赛季开始前会增设不少于3周的国内转会窗),和以往的热闹景象相比,这个冬窗格外冷清。尽管足协放宽了外援使用规定,但16支球队中仅有9队的外援补充到5人,只引进了15名新外援(不含租借回归、内部交流)。【关注新赛季中超】
上港新援成为中超冬窗标王,身价仅600万美元
与以往冬窗的豪购相比,新赛季的冬窗各队的引援投入仅在3000万欧左右,创造了最近7年的新低,甚至不如过往赛季一名外援的转会身价。外援标王(上港洛佩斯)只有600万美元,在各项政策的束缚下,中超引援真的从烧钱转为理性?
放开政策,冬窗仅15名外援新面孔
2019赛季的下半程,各队的第4外援不再成为鸡肋,而去年年底公布的新赛季新政中,中国足协又放开了外援使用政策,实行“注6报5上4”。虽然没有球队奢侈到注册6名外援,但在原先各队只有4名外援配置,2支升班马都需要在外援方面进行补充的情况下,中超并没有出现外援蜂拥而至的景象。
大连的新外援
包括了国安的比埃拉、申花引进的姆比亚、永昌从中甲引进的奥斯卡、建业的多拉多、华夏的卡埃比、富力的雷纳迪尼奥,这6名外援不是租借回归,就是中国联赛球队的内部交流。真正出现的新外援面孔只有15人,这其中黄海和永昌2支升班马就用掉了5个名额。
包括上港、苏宁、鲁能、重庆4支球队在内,均只引进了1名新外援,卓尔、大连人和华夏各引进了2名新外援。这其中,大连人将卡拉斯科租借到马竞之后,引进2名瑞典外援萨姆-拉尔森、丹尼尔森后,终于凑齐了5名外援。卓尔压哨签下亚眠中场格纳霍,也补齐了第5外援。华夏上赛季的外援中,马斯切拉诺落叶归根,拉维奇退役,补充2名新外援,加上卡埃比租借期满回归后,依旧只有4外援的配置。
足协虽然放开了外援使用政策,但预想中的全部球队都实现5外援配置未能形成。豪购已经成为历史,缝缝补补变为了趋势。
附:中超冬窗新外援
上海上港:洛佩斯
江苏苏宁:瓦卡索
山东鲁能:卡达尔
武汉卓尔:卡里索、格纳霍
大连人:萨姆-拉尔森、丹尼尔森
重庆当代:西里诺
华夏幸福:保利尼奥、梅米舍维奇
青岛黄海:罗曼-亚历山德里尼、约瑟夫-米纳拉、亚戈斯-武科维奇
石家庄永昌:罗穆洛、苏祖
10队集齐5外援,标王仅600万美元
包括租借回归、内部交流的外援在内,中超冬窗一共只有21名外援的流通,但集齐5外援的球队一共只有10支。其中3队压哨补齐5外援,包括了卓尔签下格纳霍;大连人连宣瑞典2将后,在最后时刻完成5外援的阵容配置;绯闻传了一个冬窗的鲁能,签下卡达尔之后,同样集齐5外援。加上此前的恒大、国安、上港、苏宁、重庆、富力和永昌,一共有10支球队以5外援的配置出战新赛季中超。
黄海在转会窗截止日官宣了3名新外援
目前还缺少1名外援的球队,则包括了申花、泰达、建业、华夏和黄海。天海成为最可怜的球队,只有2名外援在阵中,而且球队目前出现的状况,能否“保住”这2名外援还是未知数。
但外援的身价,与中超烧钱时代相比,已经是小巫见大巫。上港从全北引进的洛佩斯,转会费只有600万美元(546万欧),苏宁引进的瓦卡索转会费仅为270万欧,鲁能的卡达尔身价为300万欧,卓尔的卡里索仅为200万欧,大连人的2名瑞典外援,身价均为500万欧,排在洛佩斯之后。
中超冬窗标王的身价区区600万美元,这也是过往赛季无法想象的一幕。要知道3年前,上港引进奥斯卡可是花费了6000万欧,成为中超史上的标王。2年前,国安引进巴坎布也达到4000万欧,恒大2019赛季之前从巴萨买断保利尼奥,还花费了4200万欧。短短1年时间,就再无球队触碰足协的引援调节费红线。
附:中超球队外援人数
5外援球队:广州恒大、北京国安、上海上港、江苏苏宁、山东鲁能、武汉卓尔、大连人、重庆当代、广州富力、石家庄永昌
4外援球队:上海申花、天津泰达、河南建业、华夏幸福、青岛黄海
2外援球队:天津天海
7年新低,转会开支仅3000万欧!中超引援变理性?
2016赛季的冬窗,中超16队的转会投入达到了3.47亿欧,在那一年力压英超、西甲,成为全球冬窗投入最多的联赛。2017赛季的冬窗,中超16队的转会投入达到了4亿欧(约30亿人民币),不仅蝉联了全球冬窗的第1名,也是有史以来职业联赛花钱最“厉害”的一年。
随后的2个赛季,中超烧钱的势头被遏制,2018赛季的冬窗开销迅速“缩水”为1.479亿欧,尽管在2019赛季的冬窗,中超的花钱力度有所回暖,但未能达到2016和2017赛季的力度,只有2.19亿欧(约人民币16亿)。
虽然还会增设不少于3周的国内转会窗,但最后的总成交额都用不上“亿欧”这个单位。以目前区区3000万欧的开销来看,增设转会窗后,中超冬窗的转会费数据突破4000万欧基本属于不可能。创造7个赛季以来的新低,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中超一夜之间回到了解放前。
在国外效力的林良铭也回到国内加盟大连
此前2个赛季,不少俱乐部还敢突破调节费红线,包括国安引进的比埃拉、巴坎布,恒大的保利尼奥和塔利斯卡,大连人的卡拉斯科和哈姆西克,但2020赛季的冬窗,外援清一色压在调节费以下。内援方面,中超只有4名球员达到顶格的2000万人民币转会费,包括了大连人引进的吴伟、陶强龙,上港引进的于睿,以及国安引进的杨帆。
租借成为内援的主流操作办法,鲁能和申花将一批年轻球员送出去,都是租借锻炼,买提江这样的国脚级球员竟然是以自由身转投上港,让泰达吃了哑巴亏,让上港赚了大便宜。徐亮和国安续约,然后让申花掏出转会费离开的一幕,如今的中超已经不会再发生了。
中超突然变得“理性”让人有些看不懂,除了受经济下滑的大环境影响外,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也是一大原因。但主要的因素还是因为足协多变的政策,让各队的引援极为谨慎,尤其是外援方面的选择,毕竟一旦明年的政策出现大变,需要清理多余外援,就意味着不少花费就将打了水漂。
恒大在归化球员方面的操作就成为前车之鉴,花费大力气、大手笔拿下的阿兰和洛国富,最后却需要租借离队,和其他俱乐部共同承担球员的高额薪水。而且恒大此前给本土球员开出高薪,最终也成为了包袱,包括曾诚、冯潇霆在内,虽然租借离队,恒大还得承担部分薪水。萧条的冬窗,意味着中超迎来了拐点,但是奔向更为职业,还是更为混乱,无人知晓。
(扎库米)

相关推荐

中超冬窗汇总:恒大沉寂上港罕见出手 天海离队13人加盟0人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新闻、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