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电子竞技联合会,究竟是不是局外人的自娱自乐?

国际电子竞技联合会原本就是为正在高速发展的电竞行业搭台唱戏的,但是经过两个多月的观察我们能发现,这场戏“国际”有了,“联合会”有了,唯独缺少了“电子竞技”这个主角。
部分素材来源:TEO
编译:二闹
图片:来自网络
1
去年12月,国际奥委会在瑞士洛桑举行了第八届奥林匹克峰会,电竞、游戏与奥运会的关系正式成为奥委会探讨的主要内容之一,而且会中探讨出了奥运+电竞的两个重要探索方向。其一,着重探索奥委会与游戏厂商之间的合作机会;其二,加深奥委会与各个电竞社区之间的交流,探索可持续性的发展方式。
国际奥委会首次将电竞作为奥林匹克峰会的主要探讨内容为行业释放出了极为重要的信号,也让逐渐冷却下的电竞入奥呼声再度高涨起来。
10天之后,国际电子竞技联合会(GEF)正式在新加坡成立,该联合会建立的初衷是“成为全球电子竞技行业的声音与权威”。从一开始,国际电子竞技联合会便希望让电竞行业化零为整,以类似国际奥委会的方式对电竞行业进行统筹与监管,其中包括沿用保障选手权益的运动员委员会、制定反兴奋剂和公平竞赛准则以及统筹全球各个国际和地区电竞委员会等措施,同时将电竞入奥作为联合会的首要任务。
国际电子竞技联合会的成立能够如此引人注目,其中主要原因便是其董事会成员“大牌云集”,新加坡国家奥林匹克委员会秘书长Chris Chan担任首届主席、国奥委会前秘书长魏纪中出任副主席一职。除此之外,董事会中还有亲历5届奥运会、加拿大奥委会委员Charmaine Crooks以及国内腾讯控股副总裁程武等多位大佬。
前有国际奥委会对电竞的态度转变,后有国际电子竞技联合会成立,不长的时间内,来自传统体育行业的力量对电竞一行展现出了足够的重视程度,国际奥委会领衔诸多国家奥委会大佬集体背书也几乎为整个行业画了一个“大饼”,以致于整个行业一片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他们仿佛不仅看到了电竞入奥的希望,也看到了行业有望快速追上传统体育步伐的光明未来。
诚然,目前的电子竞技无论在地区还是在国际环境中都缺少权威性的中央管理机构,整个行业仍处于十分松散、混乱的状态,但是仔细思忖,刚刚成立不久的国际电竞联合会能否胜任“中央”位置,他们又能否成长为行业最权威的机构?
2
国际电子竞技联合会成立之时,组织的短板就已经十分明显。当一票传统体育大佬集体为行业发声之时,不难发现,这一组织中缺少了“电子竞技”这个主角。起初,腾讯副总裁程武的出现意味着电竞与游戏行业的头部大佬对这一组织的认可,然而两个多月过去了,国际电子竞技联合会依然是腾讯在唱独角戏,这就牵涉出了一系列问题。
首先,当腾讯这一全球知名游戏厂商加入之后,不管是该组织的成员所属还是未来即将举办的全球性电竞赛事,是否会允许其他非腾讯系游戏厂商的加入?纵然国际电子竞技联合会的成立获得了腾讯的支持,然而游戏厂商作为商业组织,之间存在着明显的利益冲突,作为董事会成员之一,“霸道”的腾讯是否情愿与网易、V社这类竞争对手同处一个屋檐之下?
同时,国际电子竞技联合会在去年成立时曾宣布了2020年初的全球性电竞赛事计划,由于腾讯的加入,后期这样的国际性赛事是否能够容纳非腾讯系电竞项目的加入?这一切都尚是一个未知数。
另外,游戏厂商并不能如同国际奥委会对全球国家的统领那般按照国家和地区划分,如果按照游戏厂商进行单个划分,那么在未来的决议中,类似腾讯这类握有多家知名游戏厂商股份的大佬又应该如何制衡?如果没有良好的制衡方法,国际电子竞技委员会又是否会成为腾讯的“一言堂”?
当然,上述问题首先需要建立在国际其他游戏厂商愿意加入的前提之下,而问题是对于其他游戏厂商来说,这一组织是否具备参与价值?当然,让自身电竞项目入奥确实是一个不错的价码,但是对于一些游戏厂商来说,入奥同样并不具备吸引力。
以V社为例,作为热门电竞项目DOTA2与CS:GO的发行商,它对管理自家游戏以及电竞赛事似乎并不感兴趣,在DOTA2赛制大改之前,V社赛事几乎完全由各类第三方运营,作为主管方,V社对俱乐部、赛事利益也并不操心,甚至在此之前的9个赛季都没有准确的赛程计划安排。
对于这样一个“甩手掌柜”来说,加入国际电子竞技联合会不仅无法为其带来显著利益,甚至会影响自身的“度假”。如果国际电子竞技联合会成为电竞行业的“中央”组织,那么这些游戏厂商必然会受到管控。V社的CS:GO的开箱曾在多个国家遭到封禁,如果国际电子竞技联合会要对全球电竞、游戏市场进行统一化管理,那么这些封禁游戏内购服务的国家与游戏厂商之间的利益冲突该如何调和?
除此之外,作为一个独立于体制之外的民间组织,国际电子竞技联合会有能否有效的对整个行业进行统筹与监管?能否成为行业权威?答案已经显而易见,如果该组织能够调和各个游戏厂商之间的利益冲突、各个游戏厂商与不同国家地区法规之间的利益冲突,那么统筹行业的计划便具备了一定的可行性。但是问题的关键在于,这一独立在各个国家体制之外的民间组织并不具备容纳全球所有电竞游戏厂商的实力,也不具备能够干预各个国家政策、法规的权利,如此一来,谈何权威性?
举个简单的例子,拳头公司的英雄联盟曾经登上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的舞台,这一成果源自亚洲电子竞技联合会的促成,但是显然,亚洲电子竞技联合会并没有管理拳头公司的权限,而拳头公司也并未允许外部组织干涉其游戏内容以及游戏规则。很明显,任何电竞项目的知识产权都掌握在游戏厂商手中,无论是对游戏内容本身还是电竞赛事都有着绝对的话语权,并且具有合法性。纵然国际电子竞技联合会手中握着一张“电竞入奥”的好牌,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游戏厂商愿意因为入奥而改动自身的游戏内容、竞赛规则、甚至是被类似奥运会、亚运会这样的赛事扰乱自身电竞联盟的赛程安排甚至是商业利益,商业化依然是电竞赛事的根本。
3
建立全球性的监管组织固然是行业所需,然而国际电子竞技联合会在注重吸引传统体育权威发声的同时也忽略了电子竞技的主角地位,缺少游戏厂商与电竞项目加盟的全球性“权威”组织对目前的行业来说无异于空中楼阁,更像是一场局外人的自娱自乐,最终不但导致电竞爱好人群对其知之甚少,赛事与厂商也很难与其打上交道。
真正的国际电子竞技联合会,应该首先解决如何让各类电竞游戏厂商坐到一起,平衡各方的利益冲突,在求同存异的过程中首先对行业完成统筹,建立起权威性,其次才能实施“电竞入奥”这样一个长远大计。
热文推荐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
—— 分享新闻,还能获得积分兑换好礼哦 ——
更多精彩内容进入 [游戏频道]
  • 1865456官方回应公务员“投毒”事件

  • 1668211常州商铺致5死火灾系人为纵火

  • 1537844外交部宣布制裁对台军售美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