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特效药,我们就拿新型冠状病毒无计可施了吗?

中国经营报
02-13 14:00
首先,我们要知道的是,没有特效药,不等于没有治疗方法。针对新冠肺炎,目前的一般治疗包括支持治疗、抗病毒治疗和抗菌药物治疗等。重型、危重型患者在对症治疗的基础上,积极防治并发症,治疗基础疾病,预防继发感染,及时进行器官功能支持。这些治疗的目的就是为了增强人体的免疫力,但又不能让免疫反应过于激烈。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以下简称“新冠肺炎”)疫情形势牵动人心,有关病毒的各种消息备受关注,尤其有关特效药的讨论一直是民众关注的焦点。
新冠肺炎如何被治愈?
众所周知,SARS虽然已过去17年,但还没有发现针对非典病毒的特效药。而目前,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的特效药也尚未被发现。
事实上,不仅是这次发现的新型冠状病毒,由于病毒的特殊结构,目前对于任何病毒都没有发现行之有效的治疗药物。
那么,在缺乏特效药的现状下,目前出院的患者是如何被治愈的呢?
首先,我们要知道的是,没有特效药,不等于没有治疗方法。
据金银潭医院党委副书记、院长张定宇介绍,新冠肺炎属于一种自限性疾病。
所谓自限性疾病就是指疾病在发展到一定程度后,靠自身机体调节能够逐渐控制并痊愈。比如大家都熟悉的病毒性感冒,我们在得了感冒之后,即使不吃药,经过一段时间也能痊愈。(并不是鼓励大家有病不吃药)
有些人也许会说,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不去治疗,等着自愈不就好了?
事实显然不是如此。首先我们来简要了解一下,为什么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会导致死亡。
据了解,人体在感染病毒后,自身的免疫细胞会帮助我们去消灭病毒。但有时候免疫细胞也很容易“用力过猛”,在杀死病毒的同时,也连带杀死了很多正常的细胞。
另外,免疫细胞在工作的时候会释放出很多细胞因子,这种因子一旦过多,就会产生一种名为“细胞因子风暴”的现象,剧烈的免疫反应就会给人体的其他器官造成不必要的负担,从而影响身体机能,进而导致死亡。
这一点从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在国家卫健委于2月4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所做的介绍中我们也可以发现一些端倪。
焦雅辉在会上介绍,死亡病例以高龄为主,80%以上都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且多数有一种以上的心脑血管、糖尿病等基础疾病。
因此,从各类专家科普和新闻报道中我们可以发现,目前新冠肺炎的治愈主要还是靠人体自身免疫力调节。
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健康教育手册》中可以看到,针对新冠肺炎,目前的一般治疗包括支持治疗、抗病毒治疗和抗菌药物治疗等。重型、危重型患者在对症治疗的基础上,积极防治并发症,治疗基础疾病,预防继发感染,及时进行器官功能支持。
这些治疗的目的就是为了增强人体的免疫力,但又不能让免疫反应过于激烈。
同时,再辅以吸氧等治疗方法,保障我们的身体机能正常运作,帮助免疫细胞“正确”杀死病毒,从而治愈病患。
哪些药物有望用来治疗新冠肺炎
虽说目前针对新型冠状病毒仍没有特效药,但医学界对于特效药的探索没有停止,当下也有一些药物被寄予厚望。
▶ 瑞德西韦
瑞德西韦(Remdesivir)是吉利德科学公司最初开发用于治疗埃博拉病毒的广谱抗病毒药物。但发现它对SARS病毒和中东呼吸综合征病毒都有很好的效果,这两者也属于冠状病毒,且与2019-nCoV (2019新型冠状病毒)在结构上相似。在对美国首例新冠病毒患者的治疗中,瑞德西韦显示出了一定潜力,于是被公众寄予厚望。
瑞德西韦可以干扰病毒RNA依赖的RNA聚合酶(RdRp)的活性,起到抗RNA病毒的效果,从源头抑制病毒的合成。
目前,为了让更多的患者能尽快受益,国家药监局直接批准中日友好医院和中国医学科学院药物研究所联合申报的注射用瑞德西韦进入III期临床试验,预计完成时间为2020年4月27日。
值得注意的是,该药物的第一期、第二期安全性的临床试验是在境外完成的,与我国存在人种差异。只是由于特殊时期,所以瑞德西韦在国内直接进入第三期有效性的临床试验。此外,该药物在美国仅有一例实验数据,不足以证明其安全有效。
至于瑞德西韦在本次新冠疫情防治中,能否作为特效药有效治愈感染新冠病毒的患者,抑制疫情的蔓延,我们也只能耐心等待临床试验结果。
值得一提的是,据第一财经报道,目前国内已经出现了瑞德西韦的仿制药。
博瑞生物医药公司2月11日发布公告称,公司已于近日成功仿制开发了瑞德西韦原料药合成工艺技术和制剂技术,并已批量生产出瑞德西韦原料药,瑞德西韦制剂批量化生产正在进行中。公司还表示,如果该产品能获批上市,疫情期间将主要通过捐赠等方式供应给相关病人。
而除了被给予厚望的瑞德西韦外,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办公厅印发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中也收录了以下几种药物来指导目前一线的治疗。
▶ 克力芝—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片
洛匹那韦和利托那韦复方制剂,商品名为“克力芝”,是一种增强型蛋白酶抑制剂,原本用于治疗艾滋病、丙肝、SARS等疾病。
王广发医生在一线感染病毒并被治愈后,接受采访时提到治疗过程中使用的抗艾滋病药物“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片”对他个人很有效,于是该药品迅速引发了公众的关注。
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片是复方制剂,其中的“洛匹那韦”(lopinavir)和“利托那韦”(ritonavir)分别是两个药。
洛匹那韦是一种蛋白酶抑制剂,可与HIV蛋白酶催化部位结合,干扰病毒的装配过程,因此作为抗病毒药使用。
利托那韦也是一个HIV蛋白酶抑制剂,但是低剂量的利托那韦还可以通过抑制肝脏代谢,从而提高洛匹那韦的血药浓度。正是这个原因,洛匹那韦通常和小剂量利托那韦联合使用,用来治疗HIV感染。
SARS时期该药也显示出了一定的作用。
当时香港地区有研究发现,在41名使用“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片+利巴韦林”作为治疗方案的SARS患者中,患者死亡率仅为2.4%。而作为参照,研究者所在的医院,在2003年4月16日之前,常规治疗过的111个SARS患者,死亡率则为28.8%。
但遗憾的是进一步的临床试验还没有开始,SARS病毒就消失了,该试验也未能继续进行。
SARS、中东呼吸综合征、新冠肺炎都是由于冠状病毒所导致,与HIV一样,都属于RNA病毒,在病毒的复制、组装过程中,可能使用一些相似的蛋白功能。
正是因为新型冠状病毒同以上病毒结构相似,国家卫健委在第三版诊疗方案中,将洛匹那韦/利托那韦定为抗病毒治疗的候选药物。
目前该药针对新冠肺炎的临床试验正在进行中。
▶ α-干扰素
除了用于患者治疗的候选药物,目前一线和患者密切接触的医护人员也在使用干扰素进行个人防护。
干扰素是人或动物机体自身经病毒等物质刺激后产生的一类蛋白质。其中α-干扰素具有广谱抗病毒活性,在自然情况下,是人类应对病毒感染非常重要的免疫保护性细胞因子。一方面它可以促使病毒mRNA降解,导致病毒蛋白合成受阻,进而抑制病毒复制;另一方面对于未受病毒感染的细胞,α-干扰素通过诱导细胞产生抗病毒蛋白而建立“抗病毒状态”,可以避免细胞受到包括冠状病毒在内的病毒感染。
除了以上几种药,第五版诊疗方案中还收录了激素、抗菌药等用于支持治疗的药品。
其他争议较大的药品
2月4日,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李兰娟团队公布最新研究称,建议将“阿比多尔”“达芦那韦”两种药物列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六版)》。
这一消息随即引起业界热烈探讨。
▶ 阿比多尔
阿比多尔是一种具有免疫增强作用的非核苷类广谱抗病毒药物,用于治疗甲、乙型流感病毒等引起的上呼吸道感染。它通过抑制病毒包膜和宿主细胞膜的融合,从而阻断病毒进入宿主细胞。
针对阿比多尔在治疗新冠肺炎方面的应用,目前李兰娟院士团队的研究仅限于体外细胞实验,但体外实验代替不了临床实验,药效并不明确,也有一定副作用,因此其临床的有效性需要进一步通过临床试验的研究佐证。
▶ 达芦那韦
达芦那韦主要通过竞争性抑制HIV感染细胞中GagPol多蛋白的裂解,从而产生不具感染性的未成熟病毒体,通过抑制蛋白酶活性阻止病毒复制。
但同样的,达芦那韦的相关研究目前也仅限于体外细胞实验,仍需要进一步通过临床试验证明其是否有效。
新型冠状病毒疫苗正在研制
疫苗是防控传染病最有效的手段之一。因此,除了特效药的研发之外,新型冠状病毒疫苗的研制进展也牵动人心。
疫苗的原理是利用病毒的遗传编码,诱使人体细胞产生与病原体表面相同的蛋白质,免疫系统学会识别这些蛋白质,以便在病毒进入人体时发现并攻击病毒。疫苗模拟了自然病毒感染发生的过程,提前给人体补了一课,在人体内建造了一座“制药厂”。
目前,我国科研团队最新研发的新型冠状病毒疫苗已经开始动物试验。在动物试验完成后,还要进行临床安全性、有效性评价等。这之后根据试验周期和病人的情况,临床试验周期可能还要持续几个月至几年不等。
因此,疫苗要真正用于人类,短期内或许难以实现。
就像大家所知,SARS疫情已过去了17年,如今仍没有SARS疫苗上市。
这是因为疫苗研制具有滞后性,以SARS疫苗为例,当疫苗从实验室研制出来以后,SARS已经销声匿迹了,使得做临床试验的人群都找不到,疫苗效果的评价自然无法开展。
同样,也许新冠肺炎的疫苗研制出来后,疫情已经得到了很好的控制,但这并不代表疫苗研制是“马后炮”。
新型冠状病毒变异再快,也在冠状病毒这个大类里,目前大数据研究发展迅速,一旦有新变异出现,可以马上通过生物信息学或大数据挖掘找到共用的靶抗原、发病机制或受体,快速指导疫苗的改良。
17年前,通过对传染源的严格控制,遏制了非典病毒的大肆传播,加之季节变化,气温升高,怕热的非典病毒就此逐渐消失。
17年后,随着防控工作的有序推进以及各种研究、试验的密集展开,相信在这场“战役”中,我们也终能获得胜利。
策划:中经补课委员会
文案:寒潭清、喜庆
校对:彭玉凤
参考资料:
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绝大部分新冠肺炎患者都可以治愈,微博@央视新闻,2020.02.10
“冠状病毒”是什么?武汉新型肺炎病毒是如何使人生病的?微博@李永乐老师,2020.01.29
死亡病例中多数为高龄男性,微博@新华视点,2020.02.04
童兰,瑞德西韦重症组病人刚入组,国内仿制药已出现,第一财经,2020.02.12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EB/OL],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国家中医药管理局.
蒋倩、郞锦义、郭鹏、江庆华、肖洪涛、冯梅,循证医学视角下的我国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比较[J/OL],华西药学杂志:1-4[2020-02-12]
宋杲、成梦群、魏贤文,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治疗药物体内外研究及药物研发进展[J/OL],病毒学报:1-6[2020-02-12]
刘千勇、王晓良,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的靶向药物研究策略[J/OL],药学学报:1-17[2020-02-12]
抗艾滋病毒药物“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片”可治疗武汉肺炎?凤凰网,2020.01.24
陈岷、童荣生、边原、舒永全、杨勇、杜姗、李文渊、刘心霞、闫峻峰、龙恩武、何林,皮下注射α-干扰素治疗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的循证快速评估[J/OL],医药导报:1-19[2020-02-12]
业内之忧:刚做体外实验就称药物有效是否太草率?第一财经,2020.02.05
中国开发新冠病毒疫苗开始动物试验,最快4月进入临床,第一财经,2020.02.10
陈薇院士:疫苗出来之前隔离是最好的办法,浙江大学澎湃号,澎湃新闻,2020.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