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荒时我最先想到了它:这里有你错过的《请回答1988》11集全细节解析

叶秋臣
02-05 20:10
文/叶秋臣
经常有人问我,《请回答1988》到底有什么魔力?为什么可以让大家在剧荒的时候最先想到它?
我说不出一个具体的答案,但却可以将所有的感受写下来分享给每一位喜欢这部剧的小伙伴们。这篇文章是叶秋臣为《请回答1988》写的第11篇系列剧评,每写完一集,就像一个与过去的自己不断对话并谅解和释然的过程。
《请回答1988》可以告诉我很多人生选择中的答案,可以告诉我过去的自己曾经犯过的错误,以及未来应该如何去面对新的生活。
看着剧中的人物和故事,每一处都有回忆里自己的影子,跟着剧情就好像回放了一路成长的片段,这部作品的温暖可以治愈所有人,每一次内心的触动都是感同身受,震撼且美妙。
1.预言的力量
《请回答1988》第11集有两个关键词,预言和秀妍。
因为几乎所有的剧情,都是围绕这两者而展开的。
双门洞三姐妹一起去找仙姑算命,得到了三个预言。
第一个预言是给豹子女士的,告诉她今年正峰会有大运。
第二个预言是给德善妈妈的,告诉她必须把二女儿的名字改成“秀妍”才能考上大学。
第三个预言是给善宇妈妈的,告诉她今年会再有一个儿子。
听起来似乎都是有些荒诞的表述,但没想到也算是一一应验了。
算命的过程里有两个细节值得关注。
第一个细节是豹子女士和善宇妈妈因为自己孩子的学习成绩都很优秀,所以问的是能不能考上理想中最好的大学(说明善宇和狗焕成绩水平很相近)。而德善妈妈心里很明白自己家的孩子不是学习那块料,所以根本不求学校有多好,只求地方好就行,后来又直接改成了“能不能上大学”(希望德善最好能与善宇和狗焕在一个地方,实在不行再考虑其他地方的大学)。
第二个细节是善宇妈妈和德善妈妈的关注点。当时仙姑说金家大儿子会走大运,然后善宇妈妈猜想“应该是考试没错”,而德善妈妈则是说“不会又中彩票吧”,侧面说明了两个妈妈的侧重点不同,善宇妈妈更看重学习,德善妈妈更注重金钱,在意的方面有差别。
三个妈妈求问的状态和表情特别逗,尤其是她们也会像其他人一样最怕的是听到仙姑说“这还用问我”,因为心里既想要知道得更加细节,又害怕惹毛了仙姑人家不说了。
PS:仙姑这个角度的眼睛看起来还是挺对称的。
2.德善的妈妈
自从在仙姑那里得到点化之后,德善的名字在本集中就都被普及成了“秀妍”,因为多叫一次德善,大学的档次就会下降一点(叫了这么多年还有下降的空间吗哈哈哈)。
每次别人喊了德善的名字一次,德善妈妈都会低头默默念上一遍“秀妍”,如果喊了两次那就默默念上两遍,仿佛这种操作就能抵消了刚才说名字带来的影响。
后来豹子女士发现正峰落榜,善宇妈妈也不太相信仙姑的预言了,但只有德善妈妈还在坚持让大家叫着“秀妍”,因为虽然她知道灵验的可能性很低,但没什么成本的话也不妨一试,万一成真了呢。
写这个小标题的时候,才发现之前虽然已经完成了10集的剧评,但似乎都很少会单独写一写关于“德善的妈妈”。其实在《请回答1988》里,德善妈妈一直是叶秋臣不太喜欢的角色。她的确在很多情节里散发了母性的光辉,但大多数情况下是很明显的偏心,而且常常是最先埋怨别人的类型,言语上也是附和更多缺少自己的想法,做什么事都存在侥幸心理。
说工作赚钱的话她比不上东龙妈妈,说生活智慧的话她比不上豹子女士,说踏实肯干的话她又比不上善宇妈妈,唯一的优势在于颜值的确是最高的,所以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赋予了德善高颜值的合理性。
3.德善的心意
因为家里的地面不平需要短期施工,于是德善一家人打算暂时寄住在狗焕家。
当时听到德善爸爸说“住在主人家”这句话时,德善的表情瞬间亮了一下,很是欢喜。除了即将住大房子的喜悦之外,还有她知道自己将要和狗焕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了,继上次确认狗焕心意之后,德善就像曾经给善宇表达爱意的方式一样,神情和神态都非常明显。
在读书室看书也会走神去想那一晚和狗焕近距离交流的事情(虽然平时也只会睡觉而已),然后默默笑出声来。同样受爱情萌动而无法用心读书的(当然平时可能也不是读书)还有遇见正峰的曼玉,她笑的声音比德善还大。但失恋的祖贤,在强烈的对比下就只能哭泣了。
女孩子们的小心思其实很好懂的,注意力也很容易因为暗恋上一个人而转移,大多数都会由于失恋而陷入完全无法正常生活的状态。
祖贤因为表白被甩,所以德善和曼玉放下了书本(本来其实也没想看),跑去安慰小姐妹。当得知祖贤是主动出击被拒绝之后,她俩的统一反应都是“疯了”,认为不应该女孩子主动表白,并说“表白立刻就会被甩”。
虽然她俩的反应相同,但后续曼玉却写了情书让德善带给正峰(间接等于主动表白),而德善则是相对没那么激进(长期观察不说破)。
和叶秋臣之前分析的一样,德善在感情上就是存在一些自卑的情绪,她不会主动去触发一段感情,如果闺蜜们没有说狗焕喜欢自己,她也不会主动去试探。
“主动”这个词,既是德善的心魔,也是狗焕的心魔,所以未来才会造成这段令人惋惜的暗恋。
姐妹团认为狗焕被试探的结果是“喜欢德善”,所以她俩嘱咐德善千万不要先表白,要等对方先开口。
一来是怕重蹈善宇事件的覆辙,二来是怕重蹈祖贤失败的覆辙。
4.狗焕和德善
此时的狗焕,刚刚得知了阿泽喜欢德善的消息,陷入了前所未有的两难局面。
一边是自己喜欢的姑娘,一边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
他想到自己可以做的,就是回到五个人都是“朋友”的状态,所以对德善显得比之前还要冷漠。
但其实这种冷漠是与以往不同的。
如果德善能够意识到过去的狗焕都是在通过言语刺激的方式(例如给她起外号和嘲笑等等)与她沟通,现在却突然变成了沉默不交流的特殊情况,可能两人感情的结果也会不一样。
但那样的话,德善也就不是德善了。
所以人物的性格和特点,早就注定了他们在感情上的结局。德善需要的,就是一个爱情里会积极主动向自己明确表达爱意的男人,而狗焕的所作所为自然不会是她期待的模样。
以下,就是本集中狗焕的自我克制四部曲。
第一种,目光闪避。
豹子女士做了韩式的汉堡牛排,德善进门时与狗焕本来有一段短暂的对视,两个人似乎都有些害羞,狗焕马上把目光躲了过去。
可怜的余晖,刚才是被善宇赶走,因为他坐在宝拉旁边。现在又被德善赶走,因为他坐在了狗焕旁边。就在德善刚刚坐下打算和狗焕开始说话的时候,善宇妈妈拿来了要给阿泽送去的饭菜。
这一个细节相当关键,因为这本是无意之举,但也意味着善宇妈妈也开始加入了阿泽和德善的助攻团(自己儿子也在场,但偏偏没找善宇送)。果然,和阿泽爸爸成为一家人之后,胳膊肘就会向自家人这边拐了。
德善看狗焕的时候是目光躲避,不看的时候他却是一直凝视(包括德善看向善宇妈妈时,狗焕的目光都是停留在德善的脸上)。
因为德善给阿泽送饭菜之后很久都没有回来,狗焕便一直盯着时钟在默默算着她逗留的时间,旁边的宝拉还说着“可能和阿泽在玩,他俩本来就合得来”。
德善坐下还没有一分钟就被叫走给阿泽送吃的,宝拉也说他俩关系很近,加上之前阿泽还表白过他喜欢德善,这一切都让狗焕心里不是滋味。
此时的德善,因为流鼻血所以睡在了阿泽房间里,而旁边的人则是在专心致志地研究围棋。
后来狗焕就跑去门口等,看德善什么时候能从阿泽家里出来,然后回到他的家里来。
好像德善在谁的家里,就代表着一种所属权一样。
第二种,保持沉默。
大概是这样复杂的心情还未彻底平复,所以狗焕第二天早上遇见德善洗完澡出来时,表情还是略带不悦。
当德善发现自己洗完的私密衣物不小心落在里面没拿出来,敲门之后狗焕也是直接用毛巾把东西包好递了出来,一句话也没说。
明明德善住在自己的家里是一个超级难得彼此亲近的契机,但却因为种种原因,变得更加尴尬了。
第三种,直接拒绝。
狗焕在阿泽房间里与娃娃鱼聊天,随后看到刚刚进门的德善时下意识举手打了招呼,结果打完招呼之后就感觉自己没收住,所以手就停在半空中僵持了一会儿。
看起来两人关系是有所缓解,但当德善提到一起去看演唱会的时候,他还是直接拒绝了。
不是婉拒,而是直接拒绝。
此时的娃娃鱼正在说着阿泽2月比赛很多所以很忙的闲话,却恰好成为了这个拒绝背后的原因。
因为阿泽。
这个狗焕和德善之间的凝视,让很多人都心碎了。
但双方均未表白自己的心意,又有阿泽夹在之间,他们还能怎么选择呢?
狗焕这样做虽然是情理之中,可也是让人深深惋惜。
看德善的表情,她一定是失望透了。
第四种,言语搪塞。
德善在狗焕换衣服的时候进了他的房间,想和他再次确认去演唱会的事情,此时的德善已经是二顾茅庐了,她非常想和狗焕一起来一场“约会”。
但狗焕这次又想以“和朋友有约”搪塞过去,无奈德善还在追问,他就开始胡诌了其他的事情。
看着德善眼泪都要掉下来的时候,狗焕的心里也不是滋味,但他没办法在得知阿泽喜欢德善的前提下继续和她有暧昧。
所以即便是两个人挨着看电视,狗焕也会刻意躲开,以免和德善距离太近自己也会像招手那样把持不住。
爱情里的时机和运气都太重要了,可能晚一天知道阿泽的心意,狗焕和德善也不会是这般模样。
幸好有豹子女士的一次小助攻,让德善和宝拉两姐妹去狗焕房间睡,后来狗焕在晚上去方便之后惯性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刚巧和德善躺在了一起。
这是一张神奇的床,除了上次可以用来确认心意之外,这次还拉近了两人之间的物理距离。
只有身体靠近了,心才能更加靠近。
看着德善还在熟睡,本想立刻离开的狗焕瞬间停了下来,他深情望向了这个自己很喜欢很喜欢的姑娘。
只有这一刻,他才能够将真正的爱意表达出来,不是任何的动作与言语,就是这短短几秒钟的凝视。
接着德善也睁开了眼,看到他的第一反应不是尖叫起身,而是三顾茅庐再次提出一起看演唱会的愿望。
这一次的狗焕,终于说了Yes。
那时候的德善,可能以为自己在做美梦吧。因为白天反复问都没有回应,只有梦里的狗焕才会满足她的愿望。
又是心疼狗焕和德善的一集。
5.德善和阿泽
德善去给即将参加比赛的阿泽送饭菜,结果就因为阿泽一副“你放那吧不用管我反正我忙起来也不吃”的模样,成功让德善留下来陪自己共进晚餐(没办法,德善就是长了一颗操心阿泽的心)。
看阿泽下围棋时不苟言笑的严肃氛围,但在看到德善后却能够马上切换成笑容满面,就能明显感受到狗焕和阿泽两者带给德善的温度差异。
如果你是德善,可能也会希望每天看到一个对自己笑的人陪伴在侧吧。
为了能让德善多留一会儿,阿泽提出了众多关于饮品的要求。先是上次享用德善调的咖啡喝上了瘾,然后又是要喝水,水不满足需求又增加了细项的描述要“温水”。
德善当然没有善宇妈妈对阿泽爸爸的那般顺从,所以对阿泽来了一场暴走式的震撼教育,并让其自己烧水解决。
结果大家都能猜到,以此前铺垫了整整10集的阿泽生活自理能力来看,他并没有可以独立烧水喝到温水的能力,还在拔掉插头的时候不小心把后方的德善锤出鼻血。
德善被气得紧紧攥起拳头,脑门上都在冒烟。
刚刚是被德善捶打,现在把德善锤出鼻血,阿泽还真是有一报还一报呢(虽然不是故意的,但很容易想到之前记仇的他)。
不过这一顿折腾,也让德善成功一直待在了阿泽家,无意中间接减少了她与狗焕的接触。
虽然这并不是什么拥有美好回忆的互动,但阿泽还是趁着把手纸拽出来的契机与德善手碰手了,这真是一颗有点负担的糖。
6.久违的聚餐
这一场狗焕家的聚餐,藏了两个信息。
第一个信息,汉堡牛排。
汉堡牛排,是第四集中狗焕一家出去给豹子女士过生日时狗焕点的菜。
做这一道菜来招待邻居,也是暗暗藏了豹子女士对儿子的爱。
第一次看到西餐的汉堡牛排旁边要搭配韩式泡菜,第一次看到盛奶油浓汤要用巨大的汤碗。
虽然氛围和西餐有点格格不入,但大家依然吃得很温馨,实力印证了“吃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和谁吃”这个真理。
切完牛排要搭配泡菜一起入口,正峰称赞豹子女士这样的做法是“中西合璧”。
做的菜是二儿子喜欢的汉堡牛排,做好后又得到了大儿子的赞赏,豹子女士很是欣慰了。
第二个信息,阿泽爸爸和善宇妈妈。
当时善宇妈妈是背着珍珠与阿泽爸爸一同进的门,从预言到之前的种种相处,豹子女士和德善妈妈直接现场起哄,说这两位已经自称是“我们”了。
接着豹子女士又问到了阿泽,凤凰堂说阿泽要准备比赛,所以没有来。
比起之前被问到儿子情况时面无表情的模样,自从有了善宇妈妈的陪伴,阿泽爸爸也开始喜欢笑了,话自然也多了起来。
阿泽爸爸和儿子一样,遇到喜欢的人都会产生极强的黏性。
看着一整块牛排觉得无从下手,在他没有开口的时候善宇妈妈就已经直接用剪刀从中间截断。
想喝水的时候,直接叫“善英”给他拿水,称谓早就不再是“善宇妈妈”。
大家讨论阿泽喜欢异性的表现时,他又下意识让善宇妈妈帮忙拿可以撒着吃的酱料;即便只是蘸了酱料弄脏了手,也是叫善宇妈妈帮忙拿餐巾纸;嫌弃装汤的碗太大时,还是叫善宇妈妈去帮忙解决。
看到这一幕,才发现阿泽对喜欢的人会增加黏性的特点,其实是父子遗传一脉相承啊。
看善宇妈妈和阿泽爸爸在生活上的互帮互助,他俩俨然已经是一对夫妻的模样了。而且给阿泽送的饭菜,也是善宇妈妈准备好之后递给德善的。
平日里阿泽爸爸对着其他人都是一副很漠然的神情,但只有把碗拿去给善宇妈妈时脸上才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爱本身就是藏不住的。
本来珍珠对阿泽爸爸其实还有一些陌生感的抵触,不过在狗焕一家和德善一家外出吃烤肉的契机下,凤凰堂也终于有了两代人接触的机会,增进了彼此间的亲密程度。
看着凤凰堂为了珍珠在头上都扎起了小辫子,那一刻善宇妈妈的心立刻就融化了,三个人在一起时很像真正的一家人。
给善宇妈妈的第三个预言是她会收获一个儿子,当时听完大家都觉得很胡扯,听完之后的阿泽爸爸也露出了从未有过的大笑。
新年时其他两家人都暂时离开了双门洞,刚好留下了阿泽一家和善宇一家共同跨年。当看着阿泽走进门来,与善宇有说有笑地聊天,善宇妈妈才发现自己新的儿子就是凤凰堂家里的阿泽。
这一幕,也是给未来两个家庭的合体埋伏笔。
7.宝拉和善宇
大家一起来狗焕家吃汉堡牛排大餐,一向待人温和的善宇直接让宝拉旁边的余晖挪个地方,好让他能和自己女朋友挨着坐在一起。
宝拉看到善宇时的表情也非常羞涩,是那种女朋友见到男朋友才有的害臊和腼腆。
终于在宝拉的脸上看到谈恋爱的小女人模样了,她整个人也变得温柔了许多。
这一集是把狗焕和德善虐得死去活来,但好在为了平衡所以让宝拉和善宇CP疯狂撒糖。
善宇在桌子下面偷偷牵宝拉的小手被嫌弃地甩开,这一切都被狗焕看在眼里。
本来自己的情感之路就不顺,还要看你们撒狗粮真是够了。
所以,善宇后来打电话到豹子女士家里,名义上和正峰说是要找狗焕,但狗焕明白他其实想找的是宝拉,加上心系德善的事情,于是心情糟糕到连这个传达媒介都不愿意当,直接把话筒塞给了宝拉(有趣的是宝拉也并不惊讶)。
其实和宝拉在一起之后的善宇有一些微小的变化,比如晚上珍珠在看动画片时他出门说要去读书室,平时的话一定会亲一下珍珠再走,但因为和宝拉有约所以这个习惯性的动作也没有了(而且是连续两次出门都没有亲)。
也许是因为处于热恋期吧,连平时非常关注的妈妈在外面打工,他也没有及时发现。
要知道,善宇可是一个连妈妈手腕不好都会主动去拧开瓶子的人啊。
还有,两人走到读书室门口时宝拉让他好好学习,未来“成为优秀的人”。但平时那么认真学习高度自律的善宇,居然说“一起去看电影”,而且还总是把“什么时候约会”挂在嘴边,不知道宝拉去哪里的时候会心烦意乱在书上乱涂,以上都是这个恋爱中的男孩子出现的微小变化。
唯一不变的是他对宝拉的细心始终如一,比如能够迅速发现她换了自己喜欢的新眼镜(德善都没发现),以及约会以来从没穿过裙子,这些小细节他一直从未放过。
说实话宝拉真的挺宠着善宇的,善宇去读书室的时候说他会在门口等,宝拉虽然表面上嫌弃但晚上遇见时还是笑容满面。
可能真的是很喜欢善宇吧,宝拉也为他改变了许多。过去的宝拉不论是对谁(即便是渣人前男友),都是比较自我的,也就是她做的决定不会改变。但对着善宇的时候,往往都是“刀子嘴豆腐心”,根本硬不起来,每次碰到他时脸上总会有藏不住的笑容。
这些宝拉对自己的心意,善宇也都是看在眼里,于是他立刻抓准时机询问“可以吻你吗”。
宝拉有些羞涩地轻轻点了点头。
然后就是善宇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地吻了上去。
很小心,很深入,很长时间的一个吻。
相比于其他CP们的进度,宝拉和善宇就像是开了倍速一样,从牵手到接吻都是遥遥领先,带着大学生谈恋爱就是不一样,这也暗示了如无意外他俩肯定是最早结婚的一对。
8.豹子的面子
其实从豹子女士与德善爸爸和东龙爸爸一起玩花牌的事情就能看出,她是很看重面子也很有自尊心的。
因为玩牌之前说要“赚教导主任的钱”,结果后续却没能如愿,而且没想到东龙爸爸还是那种扮猪吃老虎的类型,就更气了。不过东龙爸爸这种打牌选手也属于“一物治一物”,碰见德善爸爸之后就遇上克星再也闹腾不起来了。
虽然德善爸爸整治了抽千的东龙爸爸,但他还是同样把豹子女士给赢了,因此她还是觉得心里不舒服,最后唯有使用小伎俩放了音乐让珍珠出来跳舞毁掉牌局,才让心里有了一点小窃喜。
不知道为什么,叶秋臣每次想到这一屋子长辈围着花牌在叽叽喳喳地玩乐就觉得很温馨,尤其是东龙爸爸使诈出老千的时候更是让我笑得前仰后合,还有豹子女士用小机灵抖起来的演技真是令人叹服,看着德善爸爸那种拿珍珠也没什么办法的神情都憋不住想乐,《请回答1988》就是拥有这种连小赌博行为也让人讨厌不起来的魔力。
除了玩花牌时豹子女士展现出的小自尊心,其实还有很多剧情中也有相似表达。
比如在与德善妈妈谈到音乐时,她也展示出自己很博学的模样,虽然可能懂的只有一个名字而已;在讨论过去的时候,她又说自己在金融圈里待过,而且做得很出色;在提到狗焕爸爸时,又是形容得光环满天飞;包括在纠正德善妈妈关于汉堡牛排的英文发音时,也是相似的情况。
而德善妈妈基本都是顺着话茬表达自己的羡慕钦佩之情,比如她说看到狗焕爸妈夫妻俩可以去日本跨年,而自己只能坐火车回乡下所以很羡慕(德善妈妈的常规话术)。
正当两人闲聊时狗焕打来了电话,让豹子女士拼写自己的英文名。当时德善妈妈还在旁边,豹子女士便用熬汤当借口想要混过去。
第二次来电话的时候,她还是支支吾吾没回答,此时的德善妈妈说她要出门去超市了。
第三次时,狗焕已经在吼叫了,他说“念个英文名字有什么难的”。
但他不知道,豹子女士其实并不会念。
她涨红了脸,然后在电话的一端对着儿子说,妈妈不懂英文。
原来在金融圈里工作过只是放债,虽然豹子女士是最出色的放债人,但她和狗焕爸爸也都只是小学毕业而已。
突然也就有点懂得为什么豹子女士那么执着于正峰能不能考上大学,因为她不想儿子也生活得像自己一样累,希望他们能更有出息。
这也是大多数父母都有的想法吧。
但狗焕爸爸的鸡汤很好喝。
就像他在介绍完夫妻俩的学历之后说“在爸爸眼里,你妈妈是最聪明的女人”一样,狗焕爸爸在面对正峰的再一次落榜并没有沮丧且依然懂得安慰他说,一纸文凭和人生没有太大关系,不依靠别人养活自己,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金字塔尖上的人能有多少呢?如果努力不成,那么我们只要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就好了。
虽然不会英文这件事听起来似乎在孩子面前有点“丢人”,但豹子女士却因此收获了狗焕的关心,一袋从外面买回家的炒栗子,还有标注在护照里的英文读法。
狗焕这些如此暖心和贴心的小心意,是他成长道路上狗焕爸妈最欣慰的事情吧。
9.意外的宝藏
因为一场意外,我们度过了一次比往年都要长的假期。
德善妈妈说的这句话,莫名觉得很适合许多待在家里宅得发霉的朋友们。
没有剧荒无聊没事儿干,那就来刷《请回答1988》吧。
在11集中,叶秋臣依然找到了许多感同身受的共鸣之处,以及羡慕这些人生活的一些日常琐事。
善宇看珍珠吃饭的视角真是萌化了啊,因为在亲戚中没有哥哥,所以叶秋臣自小就没有享受过这种福利,故此很羡慕有哥哥们保护的妹妹,还有偶尔被喂食的宠溺。
同时也会在打扫房间时在缝隙里找到一些偶然丢掉的小宝藏,还会像正峰一样小心翼翼用硬币刮开虾条抽奖区,然后期待里面写着“再来一包”。手气不好时也会请朋友们帮忙,小时候还为了收集水浒卡所以整箱去买干脆面,有股相似的倔劲儿。
另外曼玉给正峰写信时也让我找到了一些零星的回忆,感觉有一个字或者一句话字体不够漂亮或是格式歪掉了,都会撕掉重来,于是垃圾桶里外就多了一些相同颜色的信纸团团。身边一定会有像娃娃鱼这样喜欢看成熟杂志的同学,也有那种考试成绩被所有亲戚朋友关心的小小压迫感。
这些都是我回忆里的小宝藏,现在又被《请回答1988》翻了出来,这种感觉其实滋味很美。
11集的剧评叶秋臣又写了将近一个月,还是由于强迫症的原因所以把文字删改了多次,配图和情节也抠得比较细,期间又遇到了很多突发事件,很抱歉更新得这么慢,但幸运的是在大家的不懈催更和打赏之下终于完成了以上的文字。
第12集剧评,我们再会。
文/叶秋臣
———————
—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叶秋臣)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抄袭必究—欢迎转发评论—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新闻、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