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数“大老虎”为何迟迟不落马 原因浮出水面

央视网新闻
01-17 07:53
纪检监察干部因违纪违法被查处,教训沉痛。一些违纪违法的干部往往不把制度当回事,等到出事之后才明白制度存在的意义,追悔莫及。
视频:《国家监察》第五集 打造铁军,时长约45分
在1月16日播出的电视专题片《国家监察》第五集《打造铁军》中,中央纪委原第九纪检监察室正处级纪检监察员吴文广、中央纪委原第十纪检监察室副处长孟弘毅现身说法。
片中披露,吴文广和甘肃省原省委常委、副省长虞海燕长期保持密切交往。
在北京郊区的玉泉三号会所,虞海燕每到北京开会或出差,就会在这里和吴文广碰头。虞海燕觉得认识太高级别的领导没有用,就是这些具体办事的人,能了解到他最关心的信息。因此,对于吴文广提出的要求,虞海燕尽量满足。
在办案过程中,吴文广主谈的一名涉案老板被关押在兰州。该老板的家人找到吴文广,希望他帮忙捞人。吴文广利用虞海燕的权力帮老板办了事,从中收取了好处费,作为回报,自然也得给虞海燕想要的东西。
2014年,中央巡视组在对甘肃省第一轮巡视中,接到了关于虞海燕的问题举报并移交中央纪委。由于举报内容并不具体,中央纪委按照程序决定先对虞海燕进行函询。虞海燕写好回复材料后,请吴文广这个内行先行过目,把关之后再报给中央纪委。
在中央纪委决定对虞海燕开展初核时,作为初核工作组成员之一的吴文广,担心虞海燕一旦出事自己也将暴露,将初核涉及到的问题向虞海燕等人透露,并极力用各种手法从中破坏。
然而,吴文广的企图终究没能如愿。
2017年,虞海燕因严重违纪违法落马。机关纪委很快就查清了吴文广违纪违法的事实,给予其开除党籍和公职处分,将其收受500多万元财物涉嫌受贿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强化教育管理,多次以相关案例在机关进行警示教育,但仍有极少数干部在利益面前心存侥幸。
孟弘毅就是其中之一。
据其自己供述,在中央纪委工作期间,他利用十多年的时间,逐渐编织起一个关系网,把一些关系比较浅、不太了解、做事张扬、口气比较大、交往比较复杂、没有什么实力的人,逐渐清理,不再联系。自己认为相对了解一些的、交往时间长一些的、实力比较大的,继续保留了下来。
孟弘毅把这张网当作自己为其他人员和商人老板办事的一个途径,利用自己和其他地方领导干部手中的权力和影响力,经营这个人脉网,以此来实现自己方方面面的利益。
据专题片透露,孟弘毅和一些商人老板交往密切。当时,他所在的处室正对辽宁省委原书记王珉展开初核,有两名辽宁老板主动向孟弘毅提供各种物质享受,并向他打听消息。
对方给孟弘毅提供的物质享受是他从未经历过的,并承诺利用他们的平台和关系提拔孟弘毅。在物质利益和政治利益的双重诱惑下,孟弘毅泄露了办案机密。
这两名老板得知消息后,转身就透露给了相关涉案人员,这给案件的查办工作造成了很大的困难。
孟弘毅在片中忏悔道:“实际上,我在编织自己的网的同时,也成为他们网上的一个结点,被他们编到了自己的网里去。”
事实上,早在2017年播出的专题片《打铁还需自身硬》中,就曾提到过类似的案例。
中央纪委第四纪检监察室原主任魏健,在中央纪委机关多个岗位担任过领导职务,参与查办过薄熙来案、戴春宁案等多起大案要案。经过调查,魏健涉案总金额达数千万元,数额之大、物品之多,令人震惊。
中央纪委第六纪检监察室原副局级纪律检查员、监察专员罗凯,从开发商手中先后低价购买了四套住房、两间商铺,而他则在自己联系的天津地区多次为该开发商在土地审批、工程项目等方面提供帮助。
广东省政协原主席朱明国曾先后担任重庆市政法委书记、广东省纪委书记。落马后,从其别墅里搜出了大量财物。经调查,他收受各项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41亿余元,另有9104万余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曾经身为执纪执法者的朱明国,形容自己过的是两面人生。
纪检监察干部因违纪违法被查处,教训沉痛。一些违纪违法的干部往往不把制度当回事,等到出事之后才明白制度存在的意义,追悔莫及。面对镜头,吴文广忏悔道:“很多的这种教训,终身的遗憾。我也不想再看到任何一个我的同事,再走上这条路,就是说机关组织上不允许做的事,一定不要做。”
2019年,全国共谈话函询纪检监察干部9800余人,组织处理1.3万人,处分3500余人,涉嫌犯罪移送检察机关150人。这组数据彰显着纪检监察机关防治“灯下黑”,坚决清除害群之马的决心和意志。同时,也提醒广大领导干部,要时刻绷紧抗腐蚀、反围猎这根弦,强化自我约束,丝毫不能放松。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新闻、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