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光荣首度现身说法,奢华“秦家大院”曝光

长安街知事
01-12 20:52
秦光荣生活上贪图享受,爱慕虚荣。其在北京通州的别墅面积约1200平方米,还在老家永州修建“秦家大院”,主体建筑面积约1600平方米,飞檐翘角、奢华气派。
视频:秦光荣腐败细节曝光:老伴儿子大肆敛财 北京别墅上千平米,时长约3分43秒
电视专题片《国家监察》今天在央视综合频道播出第一集《擘画蓝图》。
长安街知事注意到,山西省首个被留置的干部郭海,贵州省原省委常委、副省长王晓光,茅台集团原董事长袁仁国,监察体制改革之后受个主动投案的中管干部艾文礼,监察体制改革后首个投案的原省部级一把手秦光荣等现身说法。
秦光荣:修建1600平米“秦家大院”
专题片披露,2018年底,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唯一的儿子秦岭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
秦光荣说:“当时对我来说也非常痛苦,也感到紧张。痛苦是儿子他要接受调查,要受到党纪国法的处理,紧张的也是怕自己一些问题要暴露出来。当时说这个问题的时候很纠结的,最后还是作出了一个重大的选择,主动找组织说清问题。”
他自我反思指出:“上梁不正下梁歪,下梁不正倒下来,所以家里面接连出了大问题,老伴收取红包礼金数额都很大,儿子也是违纪违法胆大妄为,经济上出了问题。”
专题片介绍。从湖南到云南,秦光荣身边环伺着一群商人老板,围猎与甘于被围猎交织,为了经济利益而相互勾结的政商圈子就此形成。
秦光荣生活上贪图享受,爱慕虚荣。其在北京通州的别墅面积约1200平方米,还在老家永州修建“秦家大院”,主体建筑面积约1600平方米,飞檐翘角、奢华气派。
王晓光:暗号、接头、密谈对抗组织审查
专题片披露,感觉到自己可能被调查之后,暗号、接头、密谈,这种影视剧里的情节,在王晓光身上真实发生了。他和涉案人约定,把公园作为碰头地点之一,并买了专用电话号码,商定了暗号秘密联系。
王晓光自述:“我就跟他们讲,约好每个礼拜,周二或者是周三,我们在几点钟在公园里面见面,就是走路嘛,以这种散步的形式在一起碰一碰。如果有什么变化我就会给他们发短信,改地点、改时间。买的一个号,这样的话就是来家、到这个公园、到球馆,说了一个就是家、球、园三个字。”
王晓光还着手转移和销毁赃物。被留置后,在他家中发现有一间房子堆满了茅台酒,数量达四千多瓶。而事实上,在听到风声后,王晓光已经处理掉了一批价格最贵的年份酒。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第十监督检查室副主任王衡介绍:“王晓光调任遵义的书记之后,他就自己设计了图纸,整个的一层给他进行了装修,办公的地方,也有客厅、卧室、厨房、衣帽间,还有健身房等等吧,总共有15间房子,有610多平方米,花了160多万元。”
袁仁国:收下5公斤定制金鼎
专题片披露,袁仁国利用手中权力违规批专卖店、批“后门酒”,谋取巨额私利,最终走向违法犯罪。他每年预留了一定量的酒,就是计划外批酒,在制度安排上他造成了一种权力的寻租空间。
袁仁国一方面把茅台经营权作为搞政治攀附、捞政治资本的工具,违规为甘肃省委原书记王三运,贵州省原副省长王晓光等人及其亲属办理茅台酒经营权并增加配额指标;另一方面也大肆谋取私利。
自2004年以来,仅袁仁国妻子和儿女违规经营茅台酒就获利2.3亿余元。一大批经销商、供应商千方百计和袁仁国拉关系、搭人脉,大搞利益输送,袁仁国办公室外的走廊,曾经每天门庭若市。
贵州省纪委监委专案组工作人员刘勃介绍:“有个经销商为了讨好袁仁国,他送给袁仁国一个定制的5公斤的金鼎,然后上面还刻了一句诗,这句诗是清朝的贵州的一个诗人写的,里面有一句就是‘酒冠黔人国’,当然这里面的‘人’是人民的人,但是给他做金鼎的,把这个‘人’就换成了袁仁国的后面两个字,‘酒冠黔仁国’,袁仁国的‘仁国’两个字,来讨好他。”
艾文礼:带着三个箱子投案
2018年7月10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接待了一个特殊的来访者。他是专程从石家庄来投案自首的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这是监察体制改革之后,第一个主动投案的中管干部。
艾文礼先后4次主动到中央纪委国家监委交代有关问题。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工作人员顾桧介绍:“(艾文礼)带来了三个箱子,其中有行李箱也有纸箱,还有编织袋,这些物品都是他过去收受的一些涉案款物和其他的礼品、礼金。他逐一地把这些物品都一件件交到我们手上,然后摆在桌上的时候,大概占据了桌子的有一半以上。”
按照程序规定,涉案款物必须逐一清点、登记、拍照,这个工作用了一整天时间,最后由艾文礼签字确认。
专题片披露,艾文礼曾经暗示某老板,退休后想到北京和孩子一起住,该老板立即出资两千多万,在北京一处小区为他购置了两套房产。
郭海、王晓光、袁仁国、艾文礼、秦光荣等人,要么主动投案自首,要么迅速落入法网,正是在于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进一步提升了权威,整合了资源,健全了体制,形成了监察全覆盖的强大威力,令腐败分子无所遁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