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必看!火爆日本的三国志展来北京了!

文博圈
一年前  
2020年刚刚到来
一场重磅展览就将载誉归国
隆重启幕!
▲东京国立博物馆“三国志”大展 (引用自トーハク広報室@TNM_PR)
2019年巡回东京国立博物馆、九州国立博物馆的“三国志——文化主题特展”终于在国内观众的千呼万唤下,于2020年1月23日-4月19日在北京中华世纪坛展出,展览由中华世纪坛艺术馆与中国文物交流中心联袂呈现!
中日双方专家
历经三年共同考察
寻访国内10多个省市自治区
40余家文博单位
精选170余件组珍贵历史文物
以独特视角
重现真实三国历史风貌
展示三国文物考古研究最新成果
从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生活多方面
带你领略一个“看得见的三国”!
参展单位
(滚动查看)
中国国家博物馆
天津博物馆
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
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
勉县博物馆
汉中市博物馆
河北博物院
涿州博物馆
河北省文物研究所
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
洛阳博物馆
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
焦作博物馆
新乡市博物馆
广西民族博物馆
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物馆
临沂市博物馆
东阿县文物管理所
四川博物院
绵阳博物馆
甘肃省博物馆
兰州市博物馆
湖北省博物馆
鄂州市博物馆
赤壁市博物馆
武汉市博物馆
云南省博物馆
南京市博物总馆
辽宁省博物馆
辽阳市博物馆
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院
长沙简牍博物馆
内蒙古博物院
亳州市博物馆
三国朱然家族墓地博物馆
马鞍山市博物馆
合肥三国遗址公园
从刘备祖先
中山靖王视若珍宝的错金银铜豹
到与曹魏名将曹休形影相随的鎏金铜带钩
从铭记了吴国职官、附税、军粮调运实况的长沙走马楼竹简
到与“马踏飞燕”铜像一同入葬雷台汉墓的兵马俑群
……
本次“三国志”大展的展品阵容
以“豪华”二字总结绝不过分!
参展作品中,不得不提的还有在主海报上“C位出道”的明代关公铜坐像,其体量惊人、工艺精湛,圣人一派威风凛凛、不怒自威,无需“开口”便能道尽已经融入中国人血脉之中的三国豪情。
局部
若想真正领略大展的精华,自然是要亲临现场。不过如今大展尚未开幕,我们便从中率先撷取出如下六件重点展品,以飨读者——篇幅所限,六件重点展品也并不能涵盖大展的全部菁华,但相信它们已足以为你种下本次“三国志”大展非去不可的理由!
重点展品
本次“三国志”大展的展品阵容,以“豪华”二字总结绝不过分。若想真正领略大展的精华,自然是要亲临现场。不过如今大展尚未开幕,我们便从中率先撷取出如下六件重点展品,以飨读者——篇幅所限,六件重点展品也并不能涵盖大展的全部菁华,但相信它们已足以为你种下本次“三国志”大展非去不可的理由!
“魏武王常所用挌虎大戟”石牌
东汉-三国魏 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 河南安阳西高穴曹操高陵出土一级文物
近年来在河南洛阳西朱村,发现了另一座规模宏大的曹魏墓,其墓主人有可能便是曹魏明帝曹叡,墓中出土的250余块刻铭石牌和碎片若干,形制、内容均与“魏武王常所用挌虎大戟”石牌等与十年前河南安阳西高穴大墓出土刻铭石牌高度相似,证明这种“标注随葬品”的现象确实在曹魏葬俗中一直存在,更加夯实了曹操墓的历史真实性。
曹操眼见汉代大量财富被制成随葬品埋于地下,便宜了他这样的“摸金校尉”,便在本朝推行薄葬,不封不树。
本次“三国志”大展还将展出的曹操墓文物,如陶鼎一组、青瓷罐一件,其实论精美程度都只能算是其貌不扬,甚至无以和东吴贵族墓中所出文物作比。但恰恰是这些仅存的薄葬品,陪伴了这位生前位极人臣、身后彪炳千秋的伟人一千多年的地下时光,当今人与其凝视时,想必谁都无法压抑内心深处的激动之情。毕竟,眼前这些文物的主人不是别人,是曹操呀!
毌丘俭纪功刻石
三国魏正始六年(公元245年)辽宁省博物馆 吉林集安西板岔岭出土一级文物
也许你对三国曹魏的大将毌丘俭(“毌”音同“罐”,“毌丘”为复姓)并不熟悉,但如果你对朝鲜半岛历史感兴趣,那么你一定会知道在中国的三国争霸正酣之时,一个东北亚王国还曾几近被曹魏扫灭。
位于今中朝边境一带的高句丽族,西汉时便建立了政权。及至其第11世王东川王位宫,本与曹魏关系良好的高句丽挥师南下,想要用后院起火的策略进犯辽东。毌丘俭之前便有讨伐割据辽东的军阀公孙渊的经验,此次迎战高句丽他再次高奏凯歌,占领了高句丽的都城、现在的世界文化遗产地丸都山城,并屠杀官员数千人,使东川王携妻而逃。两年后,毌丘俭再征高句丽,其部下玄菟郡太守王颀追击东川王至千里之外。如此一役令高句丽元气大伤,要不是东川王侥幸逃脱,这一朝鲜半岛三国时代一霸甚至可能就此被灭国。
《三国志·魏书》中毌丘俭的传记记载,讨伐高句丽成功后,毌丘俭“刻石纪功”。想不到这块纪功刻石的一方残件竟然真在清末修建公路时被掘出,上书近五十个隶书大字,道出了一段一千多年前的英雄往事。纪功刻石被发现的消息很快不胫而走,中国官方还破获了一起日本人妄图将纪功刻石盗卖出境的案件。为了保护这件重要的文物,纪功刻石被运至沈阳,曾一度存于张作霖家中,王国维等学者纷纷予以研究。而今它已作为研究东北亚历史必不可少的国宝,被收藏于辽宁省博物馆。
“魏归义氐侯”金印
三国魏—西晋 甘肃省博物馆 征集 一级文物
中国的中古时代,西方、北方少数民族与中原汉人的融合,是一条重要的时代主脉。其中一支少数民族,便是分布于今四川、青海、甘肃交界地带的“氐”(音同“堤”)民族,即之后北朝“五胡乱华”的五股势力之一。
三国逐鹿的故事虽然发生在中原,但三国与周边少数民族的战争与和平也曾留下斑斑印迹,其中一件代表性的文物就是“魏归义氐侯”金印。
所谓“归义”,即“慕义归化”之意,是对周边少数民族归顺中原政权的美称。这枚据传从甘肃西和一带征集而来的金印,表明了在曹魏王朝短暂的历程中,曾有过氐民族主动归顺、得到封侯的美谈。
有观点认为,“魏归义氐侯”即为“武都氐王杨仆”,《三国志·魏书》记载他“率众人内附,居汉阳郡”。彼时曹丕正欲以“禅让”之名将汉帝彻底取而代之,氐民族的“内附”对他而言无疑是喜从天降,证明连少数民族都知道不应选择大打“正统牌”的蜀汉政权,而应加盟“大势所趋”的曹魏,这位未来的魏文帝登基大统自然名正言顺。当然,金印的主人也许还有其他可能,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归义”背后的温情并没有延续很久,“五胡乱华”就让中原大地被踏遍了少数民族的铁蹄。
制盐画像砖
东汉 四川博物院 四川省花牌坊出土一级文物
刘备定都巴蜀,掌控天府之国,其中一大得利便是当地的盐业资源。据记载,战国晚期李冰为蜀守时四川便有盐井出现。到秦汉,“盐井、渔田之饶”“家家有焉,一郡丰沃”。汉代施行盐、铁专卖制度,盐已不只是生活必需品,还是源源不断的财政收入。因而刘备能够据蜀地而望中原,盐业的襄助应不可忽略。
出土自四川成都邛崃花牌坊的制盐画像砖,便生动地展现了东汉四川以“井盐法”制盐的生动景象。最引人关注的是画面右侧那高耸的井架,工人正在其上以滑轮汲卤,可见当时制盐工业之成熟。在打盐井的过程中,难免还会将地下的天然气打出。西汉文学家扬雄在《蜀王本纪》中记载:“临邛有火井一所……井上煮盐”,说明有可能汉代蜀地甚至掌握了开采、使用天然气的技术,还有传说诸葛亮都曾亲自视察火井并改进天然气利用工艺。今天,四川自贡仍保留着清朝末年开凿的盐、气同产“燊海井”,其井深已逾1公里。
鉴于这件藏品对中国历史的重要佐证价值,在第二季《国家宝藏》节目中,制盐画像砖成为了四川博物院推选的三件国宝之一。
褐彩神鸟瑞兽纹青瓷盘口壶
三国吴南京市博物总馆 南京大行宫建康城遗址出土一级文物
褐彩神鸟瑞兽纹青瓷盘口壶是本次“三国志”大展的一件重点国宝,关键即在于它采用了一种此前学界认为唐代才出现的施彩技术——釉下彩。
这件瓷器通体绘满鸾鸟、神禽、异兽、佛像、羽人、仙草等艺术形象,连不易下笔的器盖内壁、内口沿处“都不放过”,可见当时瓷工的技艺绝非了了。
釉下彩瓷是先在胎体上施彩,再涂透明釉,最后入窑一次烧制而成,这种瓷器即便在唐代也只是昙花一现于长沙窑,其真正的高峰要等到一千多年后的青花瓷时代。褐彩神鸟瑞兽纹青瓷盘口壶在改写历史的同时,也让我们对江南青瓷起源、彩瓷之于中国与世界的意义,拓展了想象的空间。
在《三国演义》动人心魄的故事外,一个往往未被国人了解的事实是,三国时期还是中国政治、经济史的转折节点,尤其是东吴的强盛促进了江南地区的开发。来自北方的先进生产力让东吴的纺织、盐业、造船等发达一时,其船队甚至北达辽东、南抵南海、东通日本。
在汉代人烟并不稠密的长江以南地区,自三国后也被纳入了中国的核心地域范畴,这一趋势至南北朝对峙后更为发展,其中南京作为六朝古都脱颖而出。可见通过一件褐彩神鸟瑞兽纹青瓷盘口壶,我们便可以读出中国历史的大势。
童子对棍图漆盘
三国三国朱然家族墓地博物馆 安徽省马鞍山市朱然墓出土三级文物
1984年于安徽马鞍山发现的朱然墓,如今已经成为三国考古史上最激动人心的发现之一。虽然该墓早年被盗,但仍出土了一批稀世漆器,其中两件已被列为首批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漆木屐轰动了本以为国粹由本国发明的日本,事实证明木屐的根源也在中国;贵族生活图漆盘则惟妙惟肖地展现了当时孙吴贵族的惬意日常——宴饮、梳妆、对弈、驯鹰、出游。
在上述两件国宝因保存状况苛刻而很少以原件亮相的情况下,本次“三国志”大展非常难得地展出了同出于朱然墓的漆器精品“童子对棍图漆盘”:漆盘正面两位童子矫健而谐趣的身姿,同样展现出三国美术的极高成就;而漆盘背面“蜀郡作牢”四字,又令人浮想联翩:原来故事中的“蜀汉结盟”,就是这般模样?
有道是东吴四大家族“朱、张、顾、陆”,朱然的姓氏就表明其绝非等闲之辈,他年少时即是孙权的学友。不过朱然被中国人铭记的“事迹”,却在某种意义上不算光彩,那便是与潘璋一道生擒关羽。可能是为了烘托关羽的威名,这位在真实历史中为东吴贡献了股肱之力、得68岁享年的大将,却《三国演义》被写成遭赵云一枪刺死。
如今朱然的真实葬地与葬品得以重见于世,其漆盘将与后人纪念关公而作的绘画、雕塑共同现身本次“三国志”大展,看来历史的“缘分”,真是妙不可言。
展览时间:2020年1月23日-4月19日,每周二至周日9:00-17:00(16:00停止入场,除夕及每周一闭馆)
展览地点: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甲9号中华世纪坛二层世界艺术展厅
早鸟票价:40元
在“猫眼”app搜索“三国志”,即可购票!
至2020年,三国时代即将迎来1800周年纪念。能将收藏于海内各地的三国文物尽数荟萃,此次大展机会实属难得。那些众多此前只能在教科书上饱览的国宝,此番齐聚京城,想要与“真实的三国”面对面,快来中华世纪坛就对了!更何况“过了腊八就是年”,将于农历腊月二十九开幕的“三国志”大展,不正是你新春出行、潮流聚会的完美选择?
订阅2020年度
中国博物馆杂志
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快速订阅
-END-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文博圈立场
文博圈投稿:wenboquan01@163.com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
—— 分享新闻,还能获得积分兑换好礼哦 ——
更多精彩内容进入 [历史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