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足球怎么了?贵州冲超失败,四川云南欠薪,重庆斯威资金短缺

湖北老球迷
2019-12-06 15:11
寒冬来临,本来冬季并不太寒冷的西部地区,却因为俱乐部资金的紧张,变得寒意十足。
四川尖庄与云南陆昆在赛季中期就爆发出欠薪的问题,云南飞虎年初因为欠薪最终被解散。中甲最后几轮联赛,贵州恒丰连续输球,不但输掉了冲超的资格,赛季结束后文总也宣布不再过问联赛的事情。就连早早保级成功,拥有不错的阵容的重庆斯威也爆发出资金紧张的问题,未来还能不能留住小克鲁伊夫以及队内一众实力派球员都是一个问题。
西部球队连续出现问题, 他们究竟是怎么了。
早在曼萨诺执教时期,贵州恒丰就被曝出资金紧张,贵州智诚将自己手中的大部分股份都转给了恒丰,这也让恒丰这家并不算大的房地产企业扛起了贵州足球全部的希望。
豪赌的2018赛季,贵州不但没有保级成功,反而早早降级。今年联赛开始之前,球队连本土球员范云龙都被出售出去,球队将目标定在了中甲磨炼三年。瘦死骆驼比马大,贵州恒丰还是争取到了冲超的机会。但紧张的资金,本就淡薄的阵容,让贵州在最后几轮联赛连续输球,最终球队也没能完成冲超。
与其他三支西部球队相比,贵州恒丰还算幸运的,至少他们目前还没有爆发出欠薪的事件。今年联赛一开始,四川尖庄的球员就双线作战,既要参加联赛,又要参加与原投资人何亚平的讨薪之战。
大多数投资人都一样,何亚平也好,蒋立章也罢,他们有些喜爱足球,但更加看重自己的资产。在自己不能亏损的前提下,四川队的转让工作变成了比保级战还要漫长的拉锯战。从春节一直到了感恩节,这场战斗还没有结束。
相比于中甲,中乙关注度更低,云南陆昆一直到欠薪3个月以后才被曝光。球员在没有拿到薪水的情况下坚持了很久,但依然最终在南区垫底降级,他们也只能明年从中冠联赛继续出发。陆昆至少还留下来,丽江飞虎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今年2月,他们因欠薪被足协撤销了资格。
说到中冠联赛,我们翻开他们的联赛报道的时候都有一个醒目的标题——SWM斯威汽车中冠联赛。能够赞助中冠联赛,斯威汽车其实并不差钱,他们每年还出资上亿元成为中超重庆斯威的冠名商。但对于中超联赛来说,1个多亿的资金其实有点少。
2018年,据贵州恒丰老总文筱婷透露,他们投入了接近20个亿,但球队依然保级失败。在德转的评估中,重庆斯威的球员身价常年屈居中超倒数第一。但就是这样一支平民球队,蒋立章与他背后的当代集团也感觉有些吃力。
斯威的赞助可能只够重庆队国内球员与教练员的收入。目前的中超联赛,动辄上亿的工资用于支付单一外援的收入,而这样的外援人数下个赛季可能会增加。国内球员的收入同样不菲,据传言,难以登场的小球员动辄50万的保底工资,如果是一个金老板推荐的U23球员,光签字费就将达到千万级别。
与东部俱乐部相比,西部球队实力不强,小本经验或许才是他们应该做的事情。
有老板说只要热爱就能搞好足球,不过这些所谓的小球会老板大多以房企为基础,加上当地政策的宽松。在2009、2010以及2015-2017他们已经赚的盈满钵满,足球不过是他们对外做出的广告。
由于长久以来,西部基础薄弱,政策上难以与其他地区相比。这些俱乐部的投资人大多无法从当地获得等价的回报,时间一长,当初对于足球的热爱反而成为了包袱。
当地的足协对于俱乐部支持度也很一般,当地的小球员早早去了其他俱乐部,在球员大量流失的情况下还能够坚持培养年轻球员,这些队伍已经很了不起了。目前中超联赛中大红大紫的杨立瑜、张修维、向汉天、曹永竞、谢鹏飞等人既没有为家乡球队打过一分钟比赛,也没有给家乡俱乐部带来过一分钱的转会费。
西部足球的崛起,任重道远。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新闻、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