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首位欧委会“女掌门”将就位,她的前任为欧洲留下了什么?

环视全球
2019-11-28 19:28
从英国脱欧到难民危机,再到“欧洲一体化”进程迟滞以及内部的“潜在分裂”——从容克上任开始,他就不断面临各种考验,多重问题仍悬而未决。
独家供稿腾讯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环球网报道 记者 温家越 张晓雅】当地时间11月27日,法国斯特拉斯堡,欧洲议会正式通过了以德国前防长乌尔苏拉·冯德莱恩为主席的新一届欧盟委员会(欧委会)委员名单。这意味着12月1日,冯德莱恩将接棒现任欧盟委员会主席让-克洛德·容克,正式成为欧盟历史上的首位“女掌门”。
视线先回到过去领导欧盟5年之久的容克身上,自上任始,他就开始不断面临各种考验——从英国脱欧到难民危机,再到如今“欧洲一体化”进程迟滞以及内部的“潜在分裂”,多重问题现今仍悬而未决。5年时间过去,容克在任期间做出了哪些成绩,又留下哪些遗憾?冯德莱恩接棒之后的欧盟又将走向何方呢?
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丁纯认为,回顾过去,容克任期的政绩可以说是“喜忧参半”,欧盟委员会这五年间“功过皆有”;面对未来,由于欧盟面临的内外挑战不少,新任主席无论在主观还是客观上都有巩固欧洲一体化的压力和需求,如果处理得当的话,欧盟未来的发展应是巩固为主,前景谨慎乐观,但也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五年前,容克走马上任

时间回到五年前。
2014年7月15日,欧洲议会批准卢森堡前首相容克担任欧盟委员会主席。11月1日,容克正式接替前任巴罗佐,走马上任。
容克 图源:美联社
这位卢森堡前首相素以心直口快闻名,令行禁止,敢作敢当。他是一位坚定的“联邦主义”者,拥护欧盟,认为只有加强欧盟的作用,欧洲才能有出路。他的主张得到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时任法国总统奥朗德的支持,默克尔甚至为此没在欧委会选举时支持她的德国老乡舒尔茨。
2014年的容克对于未来的欧盟有哪些构想?或许可以从他当时提出的施政纲领中找到答案。
就任前,容克曾就当选后的施政纲领与新一届欧洲议会党团交换意见,他提出的五项工作重点,几乎涵盖了欧洲当时最关心的所有问题。
容克承诺,将促进经济发展和提高就业作为欧委会的中心工作;主张成立欧洲能源联盟以降低进口能源的经济成本和政治成本;主张继续推进欧盟与美国的自由贸易协定谈判;提出进一步改革欧洲货币联盟的计划,主张由欧委会直接管理欧元区;主张加强欧盟成员国市场和经济的进一步融合,同时妥善解决英国的各项诉求。
在移民政策问题上,他主张对非欧洲移民设置严苛的要求。容克说:“即便欧洲是最富有的大洲,也承受不起全球的灾难和痛苦。”在对外政策上,容克重申欧盟机构统筹成员国外交和防御事务的重要性,要更为谨慎和严格地对待欧盟扩张问题。
容克 图源:英国天空新闻网
但当时的容克可能没有预料,自2016年正式拉开序幕的英国脱欧“大戏”,会成为他任内“最棘手的问题”。
对于英国和欧洲而言,2016年6月24日都是历史性的一天:英国脱欧公投结果公布,51.9%的英国民众投票赞成脱离欧盟,英国将成为欧盟成立以来第一个退出的成员。然而,三年过去,蓝底黄星的欧盟旗帜依旧在伦敦上空飘扬,英国仍未“脱欧”。
今年9月,容克在西班牙《国家报》刊发的采访中表示,后悔当年“放手”让英国民众作出英国脱离欧盟的决定。他回忆,英国国内当时“脱欧”造势此起彼伏,而时任首相卡梅伦要求欧盟委员会“置身事外”。他说,这一要求下,“我们的委员会决定不干预,犯下大错”。
而除英国脱欧问题之外,欧债危机与难民问题也是容克任内的大事。

5年得失,3大考验

这5年,欧盟既经历过危机来袭的痛苦,也有危机过后劫后余生的庆幸。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丁纯认为,容克任期内的欧盟委员会“政绩”可以说是“喜忧参半”。
当地时间10月24日,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在欧洲政策中心思想领袖论坛上,发表其任内在布鲁塞尔的最后一次公开演讲,感叹他担任欧委会主席5年间的得失。会上,容克着重回顾了他任内期间经历的三大考验。
容克在欧洲政策中心思想领袖论坛上发表演讲 图源:欧盟官网
——英国“脱欧”:让欧盟棘手难解
“英国脱欧是一个耻辱,也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的最棘手的问题”。面对英国一再“拖欧”,容克有些无奈。
“我在英国脱欧问题上花了太多时间。现在已经够了。它可能会把整个欧盟搞垮,成为其他国家(类似行为)的催化剂,并永远分裂欧洲。” 容克当时说,“英国脱欧不符合英国的利益,也不符合欧盟的利益。我们所有人都将为此付出代价。”
不过,脱欧问题对欧盟造成的冲击并没有打垮容克对欧盟团结一体的信心,他同时表示,这也检验并凸显了欧盟其他27国的团结。“当我们经受过去五年来的考验时,面临着近几十年来我们所遇到的最大挑战时,欧盟的韧性和力量展露无余,”容克说,“我们并没有分崩离析。”
图源:法新社
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丁纯认为,欧盟委员会在英国脱欧问题上乏善可陈:既没能说服英国留欧,英国脱欧问题至今也还未得到彻底解决。
不过丁纯还表示,容克任期内的欧盟委员会最大的功劳,是坚守底线,以儆效尤,避免了其他成员国“跟风”的现象;同时,坚持不让其内部成员国如爱尔兰等受到伤害;以及较为灵活的态度立场,不为硬脱欧“背锅”。
——欧债危机:容克自认政绩不凡
2014年,容克当选欧盟委员会主席时,欧洲正经历二战以来最严重的社会和经济危机。在这场波及整个欧元区甚至欧盟的债务危机中,危机的爆发源——希腊,一度站在经济崩溃和退出欧元区的悬崖边。与此同时,危机不仅严重冲击了欧盟经济,对欧洲一体化进程更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也让欧洲选民对欧盟的信任度降至历史低点。
纾困援助亟待解决,欧债危机倒逼机制使欧盟不得不正视问题,拿出一系列举措帮助走出债务危机。容克表示,“我相信,我们抓住了这个机会,让经济回到正轨,”容克表示,根据《里斯本条约》,欧委会有责任维护欧盟的整体利益,而让一个成员国退出欧元区不符合欧盟的普遍利益,“所以我尽我所能让希腊继续留在欧元区。”
“我们今天看到的是一个不同的欧盟。我们的经济更强大,更有弹性。在某种程度上,欧洲人正在重新与欧洲建立联系,我们正在慢慢地找到自己在世界上的位置。”为此,容克认为,他在任期间的欧盟委员会最大的成就,就是帮助希腊摆脱债务危机。
在这个问题上,丁纯认为,欧盟委员会有功但不可独贪。“不管是防止欧元崩溃、阻止欧元区解体、还是一定程度上防止欧洲一体化衰退,欧盟委员会做了不少事,也的确有功劳。但由于主要成员国的协助、欧洲中央银行等也发挥了不可替代的‘救火队员’的作用,要独享其功劳恐难服众。”
——难民问题:欧盟仍然喜忧参半
到了让欧盟国家饱受困扰的难民问题,容克坦言,目前的结果与他当初的设想仍有差距,但他同时也表示,取得的进展与成就仍然可观。
“我们在这方面取得的成就比人们通常认为的要更多。在过去的几年中,我们为更多的难民提供了安全避难所。”容克回顾说,欧盟各国近年来接收的难民数超过了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接收难民总数的3倍。不过,容克也承认,在欧盟这些年面临危机中,分歧最大的还是移民问题。
丁纯认为,在难民危机问题上,由于难民潮的兴起与此前欧盟介入利比亚、叙利亚等问题本就有关,尽管目前大规模的难民潮已无,但难民危机处理中分配方案未能落实,而且成员国分歧裂痕难以弥合,加之引致的民粹主义思潮崛起泛滥和政治版图的改变等,也使“多速欧洲”成为严酷的现实。现在难民危机的长期后果还难全面评价,因此难民危机的减退恐难成为其表功的托词。
当然,欧盟面临的问题与危机不仅仅只有这些,容克在演讲中也表示,自己无法提及所有问题,但他表示“这五年让欧洲回到了正轨”。“我不想说我们已经走出了困境,”但他感慨,“我已尽力而为。为欧盟服务是我一生的荣幸。”

欧委会首位“女掌门”将就位

而现在,容克手中的“交接棒”将要递给冯德莱恩。
7月16日,冯德莱恩在结束的欧洲议会投票表决中获得半数以上议员支持,当选新一任欧盟委员会主席,成为历史上首位女性欧盟委员会主席,将从12月1日起开始正式“接棒”容克。
11月27日,欧洲议会投票通过了以冯德莱恩为主席的新一届欧盟委员会委员名单,为新一届欧委会就职铺平道路。
冯德莱恩 图源:路透社
对于冯德莱恩出任欧委会主席,有报道说,法国国际和战略关系研究所所长帕斯卡尔·博尼法斯表示,冯德莱恩能够推进欧洲实现更大程度的战略自主,她领导的新一届欧盟领导班子“将比前任在维护欧洲战略自主方面采取更坚定和强硬的立场”。
但丁纯认为,综合来看,并不能简单定义冯德莱恩在未来建设欧盟时的“软硬程度”。
图源:英国天空新闻网
“面对欧洲‘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欧盟目前实则是一个在相对走弱的政经实体。” 丁纯表示,欧盟的未来受制于内外局势:从外部因素看,以冯德莱恩为主席的欧盟委员会面临巨大的变化和压力如全球化冲击、特朗普治下不断退群、破规及敲打欧盟的美国等;而从内部角度讲,冯德莱恩要在这个节点上统合内部不同的观点、整合不同的利益,重新集合队伍,巩固一体化,重新出发,并非易事;且由于冯德莱恩并非通过传统方式用“顶级候选人”方式选出,而由法国总统马克龙提名的欧委会主席,是各方博弈平衡的产物,如何协调法德轴心,平衡不同成员国利益和诉求,巩固并提升一体化深度,除了硬朗个性,更需要妥协和平衡,方能成事。让我们且行且看。

下一站,欧盟将走向何方

冯德莱恩当选时就承诺,将建立一个强大而团结的欧盟,并表示将在对抗气候变化和数字税收等方面做出更多努力。
丁纯认为,如果冯德莱恩能较好地处理欧盟面临的内外问题,向着巩固欧洲一体化、巩固内部团结的方向去做,对欧盟未来的发展的前景我们可持谨慎乐观,但也不要有太大的奢望,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对于英国“脱欧”,冯德莱恩7月曾说,谈欧洲就不能不谈英国,如果有充分的理由,她可以接受英国再次延迟“脱欧”。英国《卫报》称,她也曾在对欧洲议会议员演讲时直言,自己将永远是一个“留欧派”。不过,冯德莱恩还补充:“我们将尊重英国人民作出的决定。我们将密切合作,解决共同面临的挑战,尤其安全事务。但有一件事必须绝对清楚:无论未来如何,我们(指欧盟与英国)之间的纽带和友谊是牢不可破的。”
《卫报》报道截图
对此,丁纯认为,对于英国脱欧问题,也许欧盟能做的事并不多,如英国最后能顺利脱欧的话,真正值得关注的也许是如何处理好与脱欧后英国的关系。因此,对于冯德莱恩来讲,她在这方面承担的压力远远不及英国首相约翰逊大。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
—— 分享新闻,还能获得积分兑换好礼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