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隔40天,真人芭比们相继走上绝路,韩国娱乐圈的水有多深

说书小七
2019-11-27 09:00
具荷拉准备了圣诞树,却没有说服自己等到今年的圣诞节。
对于大多数不熟悉韩国歌谣界的人来说,具荷拉的死不过就是又一名韩国明星自杀了。
数月之后,具荷拉的名字就会记不清。
她的名字将消失,换来韩国艺人很容易自杀的结论。
01 跳屁屁舞的少女们
28岁的具荷拉,用自杀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鲁迅先生写过一篇文章,哀悼自杀的默片女王阮玲玉。
具荷拉和雪莉故乡的作家可会为这些沉在娱乐圈淤泥下的姑娘们写下一些痛心疾首的著作?
鲁迅说,让阮玲玉在花季一般的年龄早逝的原因无外乎是糟糕的男人,无孔不入的小报,以及糟糕的制度。
这些可曾有所改变?
具荷拉和雪莉都曾是唱劲歌热曲的女团队员。
韩国男人喜欢女团。
她们身上有一种男性荷尔蒙最需要的东西,青春靓丽看上去又很容易被征服。
自己生命定格在28岁的具荷拉曾经是女团的一员,她的队伍叫KARA。
这个队不能说没有名气,但也不能说有顶级名气。
她们著名的代表作名字有些特别,叫做屁屁舞。
多少有些不登大雅之堂,当然对少年人来说,这些把胸部以下臀部以上肌肤露出来的少女们,可爱又性感。
在昙花一现的阶段,据说具荷拉和她的四位队友,拿到的收入是1%。
合约纠纷和纷纷离队,如人们意料中出现了。
本来一个人的才能便不足以引起人们注视的女团成员们,鸟兽散后,星光更显暗淡。
02 长大后的剩余价值
女团解散后还想留在演艺圈就得选择单飞。
飞得起来,还可以做凤凰,飞不起来就得恢复小黄鸭的本色。
雪莉单飞后走了所谓的性格路线,出位,张狂,疯疯癫癫。
“疼爱”她的SM公司为了她接了限制级的表演,对手是当红炸子鸡金秀贤,该脱的脱了,不该脱的也脱了,换来的还是烂片的声誉。
谁不想继续做纯情少女?
做一代妖姬会让自己的名声成为什么样子,雪莉和具荷拉都懂。
像IU那样成为电视剧的纯情女主角太难了。
具荷拉今年在韩国已经没有经纪公司,她对朋友说很寂寞,没有亲密的朋友可以联系。
这对韩国人是一种要了命的难受。
韩国人在东亚国家中最特别的一点,大概就是他们是那种内裤都必须分享的心理。
尽管自己曾经的KARA队里有5名队员,并不是每个队员都可以是具荷拉可以去喝酒的对象。
这很自然,队员就像单位里的同事关系。
到日本发展的具荷拉已经只剩为数不多的剩余价值。
朋友这样昂贵的东西她早已经不配拥有。
03 平凡到渣的男朋友们
选择过早告别人世间的女明星们往往有一个共同点,貌美如花的她们都有一个让我们可以尽情吐槽的男朋友。
阮玲玉如是,雪莉如是,具荷拉的遭遇更是如此。
具荷拉急速下降的人生不得不说是拜自己的前男友所托。
本来就开始变糟的星途,因为和男友互殴的新闻,以及男友偷拍的录像带,变得糟上加糟。
把自己整成了行走的芭比,却又因为这些传闻被人称作长得像ET。
一次又一次的出庭作证后,前男友的打扮一天比一天风光,错把法院当T台。
法院并没有认可男友拍下的录像带是偷拍,这让具荷拉的名声不可挽回的跌倒了谷底。
恢复少女人设已经成了妄想。
一样的参与,这样的录像带被传出以后,只有女人就会受到世人的鄙视。
挣得少,却压力极大,做艺人依然是大多数韩国底层孩子们最向往的出路。
明知会被压榨,成名后的光芒万丈光在太吸引人了。
改变不了什么也不能说下一个悲剧不会出现。
只是昨日,天上又多了颗星星。
走好,姑娘。
作者:小七
图文编辑:说书的
申明:
本文基于媒体源和书籍信息客观写作,对涉及的人物无任何偏颇的恶意,当事人若觉不妥请随时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