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白玉为什么那么值钱?

高端古玩鉴定出手
2年前  
汉白玉的主要成分是碳酸钙,是一种化合物,一种石灰石形态,内含闪光晶体,给人一尘不染和庄严肃穆的美感,。汉白玉质地坚硬洁白,石体中泛出淡水印,俗称汗线,故而得名汉白玉。所谓“玉砌朱栏”,华丽如玉、
汉白玉是中国古代皇家建筑、雕刻使用的名贵石料,故宫、天坛、天安门金水桥等经典建筑都有大量使用。在人民英雄纪念碑、人民大会堂、毛主席纪念堂等当代国家工程中,也有广泛应用。它们所使用的这个汉白玉,是特指北京房山大石窝镇高庄村西的石矿中出产的一种石头。
乾隆时代玉器代表了清代玉器的水平。这一时期的能工巧匠得以继承和运用历代琢玉工艺的宝贵经验,借鉴绘画和外来雕刻工艺技术,创造性地发展了具有鲜明时代特点的琢玉艺术。乾隆时期玉器分为两大主流:仿古玉和时作玉。此外,还有仿痕都斯坦玉。仿古玉器有两种:一种是仿古彝玉;另一种是仿汉玉。时作玉是清玉的又一主流,形制丰富多样,图案、做工均很丰富。痕都斯坦玉也称印度玉,西方称之为莫卧玉,具有阿拉伯风格的造型和花纹,其特点是抛光强烈,器薄如纸。 洁白莹润,纹理细腻,造型轻巧,圆口,略外撇,深弧腹,平底,矮圈足,外壁上下边沿均以连续回文和如意云头单线纹相间勾边,中间浅刻乾隆御题诗:“讹称五日向河投,原是地灵产物尤。归我幅员同郡县,任其土贡入春秋。量材中椀圆而鉅,譬色如脂沉不浮。何必烧磁珍大邑,扣真哀玉击夔球。”落款“乾隆癸巳夏御题”,其后刻“干”“隆”双字方形章。此白玉碗,用料考究,色泽温婉,设计纤巧,制作精美,更有御题诗为饰,加之“乾隆御用”款玉器较为稀见,因此更显珍贵。
说起汉白玉,大家并不陌生,咱曲阳县就是著名的“雕刻之乡”,西羊平镇的黄山脚下就有汉白玉啊!目前全国出产白色大理石矿的地区有河北曲阳、四川宝兴、雅安、湖南耒阳、北京房山等,这些地区出产的大理石现在都被统称为“汉白玉”。
汉白玉,互联网百度百科注释说:汉白玉特指北京房山大石窝镇高庄村出产的白色大理石,质地坚硬洁白。主要成分是碳酸钙,它是一种化合物,化学式是CaCO3…等云云,浓浓霸气的商业广告指向性与化学性分析,实在欠缺商榷与严肃,不敢恭维。
汉白玉这一称呼,由来已久,并非今日之笼统称为所有白色大理石为“汉白玉”也不会由化学式CaCO3说了算。关于“汉白玉”的称呼来历网络上有这么几种说法:
一,现在很多学者认为,汉白玉这个名称是少数名族命名的。“汉”自古是指汉族人,来自汉族地区的白玉叫做汉白玉;
二,是曾经有一种玉发现在河床上,人们称它为水玉、水磨玉,后来人们在山上或陆地上发掘出这种白玉,于是称为旱白玉,后来渐渐称为汉白玉了;
三,汉朝时候使用广泛,比如汉白玉造像,栏杆,石道,狮子等等,渐渐的后代人们使用这种材料就称为汉代的白玉,慢慢发展称为汉白玉;
河北曲阳产的大理石
从目前各地博物馆的藏存的大量石刻文物来看,中国古代使用的白石地区集中在以北京房山、河北曲阳、陕西西安为中心的地区。以白石佛造像遗存最为突出,古代白色大理石雕刻的佛教造像当代文物界称之为“白石造像”。以现存历史文物来看,北京房山地区出产的白石目前尚可以追溯到唐代造像与佛塔等,证明自唐代起北京房山地区开始发现与使用大理石制作各种宗教用具,距今一千多年。
北京房山区云居寺收藏的唐代白石佛塔
北京房山区云居寺收藏的唐代白石佛塔(内部浮雕造像)
而河北与西安地区的白石佛造像至少可追溯到北朝时期。陕西西安古称长安,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十三朝古都,文化积淀深厚,北朝时期是西魏、北周一直到隋唐的首都,历史遗存非常丰富。陕西省历史博物馆、西安市博物馆、西安碑林博物馆收藏了众多的古代石雕石刻佛教造像,其中有一部分是白石造像,历史从北周到隋唐,大件的白石造像比较少见,可见白石这种材质还是比较珍贵的。西安博物馆中有两件北周或隋代的站菩萨像(见图5),鉴定17665359575高约70厘米,菩萨身躯采用白石雕刻,贴金彩绘,规制很高,而底座却配了青石底座,如不是白石昂贵难寻,为何配备青石底座?遍寻西安周边古今并无盛产白石之矿的记载,难怪著名佛教造像鉴定专家金申先生怀疑长安地区的白石是河北幽州等地进贡而来。本人曾在西安各博物馆多次参观学习,特别留意白石质地的优劣,尤其是唐代之前的白石造像材料特别细腻、温润,瑕疵较少,透光泛出象牙黄色的暖色调,与河北曲阳东魏北齐时代白石造像很多质地相同,使本人也怀疑是否为曲阳白石千挑万选,跋山涉水进贡到长安,才使汉白玉如此金贵。唐代姚如能《安禄山事辑》就记载了安禄山从河北幽州地区进贡而来的玉石天尊像、玉女神、天丁力士、六乐童子、香炉等等白玉雕刻敬献大唐玄宗皇帝的事迹。西安唐代的白石造像材质大多明显没有前朝优质,这也反映了汉白玉产地河北曲阳历经北魏、东魏、北齐、隋唐大量造像与佛教建筑的使用,按古代采掘条件优质的汉白玉材料更加难寻,退而求其次,或者又有新发现的白石矿口替代也无法与前朝的白石品质相媲美。
陕西省西安市博物馆收藏的北周-隋代白石观音像
北京故宫慈宁宫曲阳修德白石造像馆
河北曲阳县城南西羊平镇黄山脚下盛产汉白玉的矿口历史悠久,《曲阳县志》载:“黄山自古出白石,可为碑志诸物,故环山诸村多石工”。 据现有文物考证,公元前二百多年的西汉中山王刘胜夫妇的墓中,即有曲阳汉白玉雕制的五件陪葬俑出土,现藏河北省博物院。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河北曲阳县修德寺遗址出土了从北魏到唐代的两千余件(块)佛造像,时间跨度由北魏中晚期至唐天宝年间,这一时期的佛造像最为珍贵的是有271件纪年造像,纪年造像为镌刻在佛像底座上祈福与时间的发愿文或称铭文,不但提供了同时期的衡量造像的标准器,也无意间通过发愿文透露出对汉白玉的称谓雏形。
河北曲阳羊平镇黄山脚下的大理石矿山
河北曲阳产的汉白玉石材透光度
河北省博物馆藏西汉中山靖王刘胜墓出土的曲阳汉白玉材质跽坐像石佣
部分东魏北齐时期曲阳汉白玉造像的发愿文铭文拓片
不光是曲阳本地出土的佛造像发愿文称曲阳白石为“玉石或白玉”,河北乃至邻省山东、山西发现的曲阳白石材质造像也有发愿文称之为玉像或白玉像,在当时已经是很普遍的现象,而且传播很广。
山东博物馆藏曲阳汉白玉石质造像《比丘僧馥造三尊像》发愿文
山东博物馆藏曲阳汉白玉石质造像《薛树花造背屏像》发愿文
山西省博物院藏曲阳汉白玉材质虞弘墓石椁简介
如此密集大量的发愿文对曲阳所产的白石造像称之为“玉像、玉菩萨、玉思惟、白玉像”等并不是个案的出现,是其它白石产区未所见的称呼现象,既反映佛教徒比丘众与居士众对佛教偶像的尊重,也凸显出对汉白玉材料的珍视。
中国文化主流的儒家学派对玉德评价是至高无上的,认为玉有玉德,人只有具备了玉的这些高尚品德才能成为君子,实现人的最高境界。“石之美者为玉”东汉许慎的《说文解字》诠释了美石为玉所赋予的精神与人格,并把美石所兼具的五种美德阐释:玉,石之美者有五德。润泽以温,仁之方也;理自外,可以知中,义之方也;其声舒扬,专以远闻,智之方也;不挠而折,勇之方也;锐廉而不忮,洁之方也。”孔子言:“君子比德于玉”。鉴定17665359575汉朝时佛教东传,佛教的造像艺术至南北朝时代蓬勃而发,异彩纷呈。河北曲阳产的上等汉白玉由于十分温润细腻,既含有儒家五德之美,也与佛家教义所追求相吻合,自然成了佛教造凿圣像的绝佳材料。
河北临漳邺城遗址吴官庄佛造像窖藏坑发掘资料照片
2012年,河北省临漳县在原东魏、北齐首都邺城遗址抢救发掘出土石刻佛造像2895件(块),出土石刻造像年代跨越北魏、东魏、北齐、隋、唐,其数量创新中国佛教考古之最。本人多次赴临漳的邺城博物馆、临漳佛造像博物馆,实地考察这些造像,大约百分之九十五以上为曲阳汉白玉材质雕刻而成。由此看来,曲阳汉白玉如此得到北朝与隋唐皇家寺院的垂青,是对曲阳产汉白玉材质的充分肯定。
河北临漳佛造像博物馆的曲阳汉白玉材质佛造像
河北临漳佛造像博物馆的曲阳汉白玉材质佛造像
曲阳汉白玉的开采与使用史一直以来遵循以历史遗留文物为佐证,追溯到西汉仅仅是一个研究发现的步伐,2015年中国雕塑界文化学者陈培一先生提到远在商代的安阳殷墟妇好墓就曾出土疑似曲阳汉白玉材质的陪葬器。根据这一线索,笔者择机赴安阳殷墟实地考察。无奈,殷墟妇好墓现今展示的石雕大多是当代文物复制品供游客参观,原件在河南省博物馆收藏。2017年3月份借出差到河南省博物馆参观,却又因场馆装修,仅开放了一座展厅,并没有看到妇好墓的汉白玉陪葬器展示。通过互联网查询,妇好是商王武丁的第八位妻子,能征善战,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有文字记载的女将军。其墓共出土玉器755件,大理石雕刻艺术品有15件。在网上搜到妇好墓的几个石雕的图片,印证了陈培一先生所说,色泽、颗粒结构等的确与曲阳汉白玉材质极为近似。殷墟妇好墓处于现今行政区划河北与河南交界不远,距离河北曲阳300公里左右,是最近的汉白玉采矿点,提供了极大的可能性。
河南安阳妇好墓陪葬的大理石石雕 (图片来源于网络)
河南安阳妇好墓出土陪葬的大理石石牛(图片来源于网络)
如果证明,曲阳汉白玉的使用历史将会从距今2200多年的西汉延伸到3200年前的商代,假如能进一步证明商代的这些汉白玉石雕是夏朝所遗留,那么曲阳汉白玉石雕是基本贯穿了整个中华历史朝代的完整链条,伴随了华夏文明进程几千年的唯一汉白玉产地。
商代大理石枭形立雕(台湾“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藏)宁孜勤摄
商代大理石枭形立雕(头部)(台湾“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藏) 宁孜勤摄
商代大理石雕虎首人身形立雕(台湾“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藏)宁孜勤摄
商代大理石对尾双伏兽形立雕(局部)(台湾“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藏)宁孜勤摄
当代曲阳还有许多传承汉白玉手工技艺雕刻的传承人,他们把圣洁的天然汉白玉用最原始一锤一刀发挥到极致,这在其他任何石雕产区已经看不到了。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