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沈颢出狱了,那个曾经的“新闻圣徒”

吴飞微议
2018-10-22 00:00
今天,沈颢出狱了。
在这样一个从不缺少新闻的时代,这肯定不过是夜正浓的秋色中一滴飘落的秋雨,不会有太大的动静。
四年前的2015年12月24日上午9点,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对被告单位广东二十一世纪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强迫交易案,被告人沈颢敲诈勒索、强迫交易、职务侵占案,被告人乐冰职务侵占案作出一审判决。
在CCTV13的庭审画面中,沈颢说要表三个态:“第一,对公诉人刚才陈述的21世纪传媒单位犯罪的事实、罪名、证据没有任何的异议,没有任何的意见。第二,单位犯罪,我作为公司的总裁负有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我也愿意承担法律责任。第三,我向因单位犯罪而受害的企业赔礼道歉。如果审判长允许,我也希望能够让我站起来鞠一个躬,表示我的歉意。”
一个时代,一个纸媒辉煌的时代,伴随着他的入狱,也过去了。这之间,自然没有什么因果关系。但他入获背影后,报业是一片寒冬,其实,岂止是报业,整个传统的媒体从此黯淡无光了。
沈颢,1971年3月出生,浙江嘉兴人,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同年进入南方日报。历任南方周末新闻部主任、编委;城市画报执行副主编、21世纪经济报道主编。现任21世纪传媒公司总裁、《21世纪经济报道》发行人。
沈颢的成长,正值纸媒飞速发展的,所谓黄金十年。
孙玉胜在《十年:从改变电视的语态开始》写道:“尽管创业的过程充满艰辛,但我的同事们却用激情和意志矗立起了一座理想的山峦。他们用自己年轻的感受,独特的视角,开放的理念,全新阐释着属于这个时代的精神追求,宣扬着他们对生命意义和人文精神的理解。”
沈颢才华横溢,曾写下无数直指人心的金句。而21世纪报系更是在他手上,成为一家知名的报系。
1999年时任《南方周末》报社新闻部主任、编委的沈颢写下新年献词——《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泪流满面》:“没有什么可以轻易把人打动,除了正义的号角、除了内心的爱、除了前进的脚步……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总有一种力量它让我们泪流满面,总有一种力量它让我们抖擞精神,总有一种力量它驱使我们不断寻求‘正义、爱心、良知’。这种力量来自于你,来自于你们中间的每一个人。”“即使新闻死了,也会留下圣徒无数”。这篇文章文字激昂、意气风发、曾经感动无数读者,也让人们看到了一位理想主义者的才子气质和家国情怀。
沈颢及其他所代表的媒体,曾是新闻专业主义矗立在珠三角的一杆大旗。也许是经济的压力,让年轻的“新闻圣徒”不得不低头?
当年官司报道称,在沈颢执掌21世纪报系期间,通过制定高额考核指标,要求下属21世纪网、21世纪经济报道、理财周报3家媒体利用负面报道和“有偿不闻”的方式逼迫拟上市公司、上市公司“合作”、收取“广告费”。并且亲自参与重大“合作”事项的决策,对于21世纪经济报道的重要客户,直接指使相关主编删除负面报道。
有人曾撰文认为,在沈颢案中,沈颢要求其领导下的记者坚决杜绝个人腐败等寻租问题,在一定程度上或许是想保护记者的新闻理想和新闻行业的纯洁性。但在组织层面进行寻租行为,其后果相比个人腐败行为更加严重。
著名的新闻学者展江教授在文章中也认为,沈颢在执掌二十一世纪传媒期间确实为了追求营收目标和挽救经营颓势,不惜违背“新闻圣徒”的初衷,以致于放下职业理想而在道德层面上一落千丈,其典型表现就是他的机构收受了广告宣传费之后的“有偿不闻”的行为,这种行为有违职业道德,也为国家有关部门的党纪、行政规定所不容。因此对他进行哪怕是最严厉的党纪和行政处分应该是恰当的。
人类还是原始部落时代时,就明白“守望人”——帮助族人守望着地平线,一旦发现异常状况立刻鸣鼓示警——的重要性。现代社会中的新闻媒体扮演的角色就如“鸣鼓的守望人”角色。美国总统杰斐逊曾认为,出版自由甚至比言论自由更为重要,因为后者只影响少数人,而前者可以影响社会各个角落。他指出,出版自由的益处很多,特别是它可以防止野心家篡夺国家大权,虽然出版有时会引起伤害或有害作用,但他认为,一个政府只要本身公正廉洁,是不怕报纸攻击的,更不会因为恶意攻击而倒台。所以他留一句名言:
“假如让我决定我们应该有一个无报纸的政府,还是有一个无政府的报纸,我将毫不踌躇地表示欢迎后者。”
在袁氏复辟的1921年,梁启超先生不纳重金,写下了全国大报竞相刊登的千古名篇《异哉所谓国体问题者》;在军阀混战的1925年,邵飘萍先生怒拒30万元,在《京报》上坚持揭露张作霖直到被捕就义……“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但是今天,后真相成为热词,谎话、流言、绯闻在网络上广泛的流传,呈现出真相的样子。在美国,“假新闻”(fake news)这个词条,在2017年初成为了Google搜索引擎中最热门的词条之一。《华盛顿邮报》曾采访了一名假新闻制造者,他说,几乎没有人会在转发新闻时进行事实核查。
就有前几天,2018年10月2日,在伊斯坦布尔的沙特阿拉伯领事馆内,他被15名男子折磨、虐待至死。尸体随后被肢解,抛弃。卡舒吉遇害后,川普明确向卫报记者表示:这是一件惨剧,但沙特正在和我们谈1100亿美元的军售。他们不从我们这里买,就会转向俄国和法国。我们不能因此就放弃这笔订单,和数以万计的就业机会…
也许这个时代,新闻真的不再重要了?
哦,不!
中国传媒大学的馨漪写道:尽管传媒业面临重重挑战,媒体人面对各种压力,但新闻理想依然是新闻从业者强大的精神动力和支撑。越是在艰难的时刻,理想越弥足珍贵。新闻业绝不也永远不可能仅仅是一个制造和满足消费需求的产业,它一定会肩负着维护社会公平与正义,引领社会风尚,弘扬真善美,监督批评假恶丑的责任与义务。现实环境不应该成为新闻理想的“火葬场”,而应该成为新闻理想“试金石”。
转发一篇一位朋友当年采访沈颢时写的文章,为今天这个平凡的秋夜留点纪念。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
—— 分享新闻,还能获得积分兑换好礼哦 ——
  • 1629643为何喀什感染者均为无症状

  • 1601472女童遭亲妈及其男友虐待险丧命

  • 1599667iPhone 12边框掉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