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安:相扶世运顺乎天——雁门萨氏考记 | 作家行记

中篇小说选刊
2018-02-09 11:44
相扶世运顺乎天
——雁门萨氏考记
文 | 兴安
福州确实是个名人荟萃的地方。如果你走进三坊七巷或者朱紫坊,就如同走进了名人故居的博物馆,一户连着一户,一家挨着一家,如果再提起曾经主人的名字,你会不住地惊叹,之后是肃然起敬。来到朱紫坊,我被一处明清时期的古宅所吸引,它应该是这条巷子里最豪华的一个院落。院临街有6扇大门,两侧为高耸的马头墙,东墙头塑有一狮子,西墙头塑有一如意。主门的两边是一幅楹联:“雁门垂世泽,榕峤振家声。”横批:“本固枝荣。”左右门面上各贴着两个大字:“政通、人和。”字体遒劲、稳健,字意家国兼顾,忧国忧民。最让我好奇的是两个高挂的红灯笼上写着“雁门”两个字。福州的作家林那北告诉我,这就是闻名中外的萨家,即“雁门萨氏”的祖宅。近代著名海军大将萨镇冰便出自这里,还有在中国近现代史上赫赫有名的萨氏家族。
福州 三坊七巷
提起雁门萨氏,必然会联想到元代的大诗人萨都剌,还有那首“紫塞风高弓力强,王孙走马猎沙场。呼鹰腰箭归来晚,马上倒悬双白狼。”的诗句。据萨家后人称,出生在山西雁门的萨都剌就是他们萨家的第三世先人。
萨都剌,元代著名诗人和画家。祖父思兰不花,曾跟随元世祖忽必烈南征北战,立下汗马功劳。元朝第五代皇帝元英宗时被赐姓萨,定居代州雁门(今山西代县),由此成为雁门萨氏的肇始。有关萨都剌的族属,学术界一直有争议,有说是西域的回回人,有说是答失蛮氏的蒙古人。但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在国家民族身份认定时,福州雁门萨氏的后人大多将自己的民族成分认定为蒙古族,这应该为萨都剌的族属问题画上了一个句号。关于萨都剌在中国古典文学史上的地位,当代文学史家们评价并不充分,他们过多地花时间考证和甄别他的族属问题,而遮蔽了他在诗歌创作上的成就,有些学者甚至以“游山玩水、归隐赋闲、慕仙礼佛、酬酢应答”之类的言辞来为他定位,低估其创作的思想价值,还有的学者以今天的眼光来强求他的文学立场和思想意识,令人无语。我个人以为萨都剌的诗歌创作,仅凭《上京即事五首》和《念奴娇·登石头城》两首便足可与唐宋的那些诗词大家相提并论。
那么,雁门萨氏是如何从山西来到福建的呢?据史料记载,萨都剌有兄弟三人,萨都剌为长兄,其弟萨野芝有一子为萨仲礼,在元惠宗时,考中进士,被封予福建行中书省检校一职,于是萨仲礼举家来到福建就职,并定居福州,百年后葬于候官县(今福州市鼓楼区)大梦山,成为了雁门萨氏入闽开基的始祖。元朝灭亡后,萨氏后人逐渐汉化,第三代的萨都琦中了明朝的进士,官至礼部右侍郎,雁门萨家便完全融入儒家文化的传统礼仪之中,从语言文字到生活方式,变成了地地道道的福州人。据统计,在雁门萨氏落户福州的600多年时间里,萨家共产生了9位进士、40位个举人、10位诗人。而在近现代的100多年中,这个家族又产生了5位将军、12位博士、几十位学者、1位中央研究院院士和1位中科院外籍院士,其中就有中国海军的奠基人之一萨镇冰,中山舰舰长、抗日英雄萨师俊,厦门大学校长、物理学家萨本栋,法学家萨孟武,化学家萨本铁,造船工程师萨本炘,中国计算机数据库创始人萨师煊,历史学家萨师炯,微电子学家、中科院外籍院士萨支唐等等。现如今他们分布在中国、美国和台湾等国家和地区,成为国内屈指可数的名门望族,而最有影响的代表人物当是清末民初的海军将领萨镇冰。
萨镇冰,雁门萨氏第十六世,历任海军统制、海军总长、代理国务总理、福建省省长、海军部高级顾问、全国政协委员等职。他的一生经历了满清、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三个重要的历史时期,亲眼见证了北洋舰队从组建、壮大到覆灭,从清朝灭亡和建立民国,到日本战败投降,一直到新中国成立,可以说是跌宕沉浮、大起大落。而他最让人称道的是在甲午海战中奋勇反击日寇,誓死守卫炮台的英勇事迹。在我方战舰相继被敌方击沉的困境下,萨镇冰所掌管的康济号成为唯一幸存者。另外,在1907年,作为清朝海军统制的萨镇冰派遣军舰在西沙群岛巡视,宣誓我国主权,这为当时已经被列强蚕食得岌岌可危的清朝统治下破碎山河,留下维护国家主权的精彩一笔。
作为军队高级将领,萨镇冰为官清廉,爱民如子,且有风骨。他治军严谨,不仅不贪污腐败,还用自己的俸禄贴补军饷,修复军舰。引退后,更是致力于慈善事业,在福州开办孤儿院、工艺传习所、收容所,并向海外闽侨募集巨资,建成具有慈善性质的佛教医院,以济世救人为本,施医赠药。1926年冬天,军阀张毅率残余部队流窜到闽县,大肆掠夺,烧毁民舍,乡民们流离失所。萨镇冰走遍南洋群岛,募集了20余万元巨款,重建灾区,并亲自督办救济事宜。当地村民感激涕淋,为他建起长寿亭,称赞他为“活菩萨”。
然而,正如他的先祖萨都剌一样,萨镇冰的一生也存有不少的非议。尤其是近年,有史家对他在国民革命时期的政治立场发出了质疑。说他效忠清室,反对“武昌起义”,还在张勋复辟的内阁担任了海军总长一职等等。作为一个在历经元、明、清三个封建王朝,近800年受儒家文化浸淫的家族中走出来的军人,我们不能以今天的眼光来强求并限定他,我以为,在他看来,清朝是一个象征,一个代表着中国几千年来正统文化和体制稳定与延续的一个保障。当它摇摇欲坠的时候,他必须为之牺牲,尽职尽忠。由此我想起了王国维,作为前朝遗老在清灭亡之后,他依然留着辫子,感叹毕生追求的文化与传统的衰落,并最终为之沉湖殉葬。学术界并没有因为王国维的“愚忠”和“殉清”而质疑甚至否定他在美学和哲学方面的成就,而且还对他充满悲剧性的结局表示同情和认可。其实,知道那段历史的人明白,萨镇冰并不是一个因循守旧的老顽固,当袁世凯背叛民国称帝时,曾任命他为内阁海军大臣,但被萨镇冰拒绝,而民国恢复后,黎元洪大总统要他做海军办事处的办事员,他却不嫌职位的卑微欣然赴任,表现了他顾全大局,以国家为重的情操和胸怀。也是出生在福建的女作家冰心非常肯定她的这位老乡,她在一篇文章中写道:“萨镇冰先生,永远是我崇拜的偶像。”并高度赞扬——他是中国海军的模范军人。
在他晚年,他拒绝了蒋介石的邀请,毅然决然地留在了大陆,并发表文告拥护中国共产党。他的这一行动,也佐证了在晚年人生的关键时刻,他对未来的高瞻远瞩和对社稷的坚定信念。他的爱国表现和政治选择得到中国共产党的肯定。福州解放后,他受聘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福建省人民政府委员等职位,发挥余热,积极投身新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受到中央政府的肯定和乡亲们的爱戴。1952年4月10日,萨镇冰先生病逝于福州,享年94岁。临终前,萨镇冰先生写下一首诗,表现了这位饱经沧桑的世纪老人的人生智慧、对国家和民族复兴的希望以及对天道人伦的敬仰:
“国疆昔小而今大,民治虽分终必联,人类求安原有道,俗情狃旧尚无边,忘怀富贵心常乐,从事勤劳志益坚,所望群公齐努力,相扶世运顺乎天。”
本文作者兴安和关仁山在福州三坊七巷
作家简介
兴 安
兴安,文学艺术评论家、水墨艺术家。蒙古人。六十年代生于内蒙古。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汉语言文学系和第九届鲁迅文学院高级评论家班。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理事,北京作家协会会员、签约作家,中国作家书画院艺术委员会委员。著有文艺随笔集《伴酒一生》等。主编《九十年代中国小说佳作丛书》《蔚蓝色天空下的黄金:中国六十年代出生作家作品展示•小说卷》《中国当代乡土小说大系》《女性的狂欢:中国当代女性主义小说选》《知识女人文丛》等。
少年时代开始学习绘画,曾多次参加黑龙江省和北京市少年美术展。近年开始水墨创作,曾参加首届书堂山当代文人书法周书法展(湖南)、“圈外”:8位作家诗人书画展(宋庄)、百名中国著名作家书画展(福州)、梦笔生花:当代语境下的文人艺术(北京今日美术馆)、“意象世界•多彩中国”微型艺术国际大展(呼和浩特)、首届中国多民族作家书画展及“意新语俊”:首届中国作家手札展(中国现代文学馆)、2018首届中国作家书画、手稿和手札展(中华世纪坛艺术馆)。作品被古巴哈瓦那大学艺术学院、意大利贝纳通学术研究基金会、法国作家之家、巴黎艺术中心等收藏。
目录
2018年第一期
总第220期
实力再现
时于此间 /方方
创作谈 | 所有的一念
镜中三十/储福金
创作谈 | 镜中的多重形象
入戏 | 徐小斌
创作谈/如何避免成为我们小时候讨厌的那种人
麒麟/朱大可
创作谈 | 麒麟是小说结构的秘密映像
现实立场
蛇吻/张学东
创作谈 | 蛇吻,将人性引向古老的黑洞
失重/马小淘
创作谈/关于《失重》
新锐出发
白的粉/二湘
创作谈 | 小概率事件的宝贵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