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观察3】:全球硬件首都+全球创新枢纽

朱罗纪
2018-01-31 20:18
上一篇关于深圳将来会成为“中国第一大城市”的判断,看到引发一些争议,解释一下。
对比深圳和上海,并非要褒深贬沪。就像我们炒股票比较美的和格力一样,钱就那么多,我们要选一只自己认为走势会最强的股票。有的人会选赛道,俩都买,有的人钱不够或是只想搞个大新闻,那就要穷根究底去研究。如果可以,我想在北上广深最好的地方都买一套房,谁跑得快一点,跑得慢一点有什么关系?珠江新城的价格可一点也不比深圳湾的便宜。但只能选一个怎么办?
同样,判断深圳未来在全球的地位,也不是要说深圳就是全球未来最好最强的城市了——盖过纽约东京伦敦城。而是看变化,看它和全球的、中国的其它城市相比,它预期中的变化是不是最为强烈的。对于投资来说,这是我们最重点关注的东西。
不要说在全球范围内,就是在全国范围内,至今依然存在着对深圳的相当程度的争论——比如相当部分人认为,依赖于香港而腾飞的深圳,现在香港衰落之后将何去何从。每当看到这种论调,我就像看到人们还在说东莞治安差、“失足妇女”多一样哑然无语。我们是如此的习惯于陷入经验思维之中,以至于根本无视正在发生的巨大变化。
在全球范围更是如此,显然深圳在一般的工薪白领眼里,还不是一座国际化城市——既没有很多的歪果仁,也没有什么外企总部、领事馆,城市建筑也并不怎么国际化。它就是一个土老帽的暴发户,突然就崛起了。
但是。跨国巨头们早就已经不是这么看的了。
我检索了金融危机之后,进驻深圳的跨国巨头和中国最好的企业巨头,一条鲜明的变化轨迹是能看到的。
列举近期最重要的几家:
一、谷歌入深。
2018年1月,谷歌在深圳设立中国第三家办公室——位于平安国际金融中心,媒体猜测定位将是“人工智能实验室”。谷歌的声明里说:“我们在深圳有很多重要客户和合作伙伴,设立这个办公室是为了更好地展开沟通与合作。”“在中国,我们很多员工会定期前往深圳地区出差。许多人反馈说,我们有必要在那里设立办公室,让员工在那里工作”。
谷歌进来之后,全球最有名的互联网科技巨头们在深圳全部都齐活了——苹果、谷歌、百度、阿里、腾讯……
(后海的阿里中心)
二、空客入深。
2017年11月,全球第二大航空航天技术公司空客公司,与深圳签约,将在深圳设立全球第二家创新中心,空客公司此前只在硅谷有一个创新中心,在中国只在天津设了总装线。空客(中国)创新中心(ACIC)未来专注的领域包含:智能制造、自动驾驶、创新客舱体验、城市空中交通以及飞行器电动化等。空客(中国)创新中心CEO罗岗当时的说法是:上述这些领域主要是前沿交叉学科,而深圳全球领先并且独特的软硬件一体化生态系统,正好能助力空客发展。
三、ARM入深。
2017年5月,全球最大集成电路核心知识产权提供商英国ARM,与厚安创新基金在北京签署ARM(中国)落户深圳合作备忘录,双方宣布将在深圳设立由中方控股的合资公司。
ARM主导了全球90%以上智能手机的芯片处理器市场,包括苹果、三星等,2016年基于ARM生产的芯片产品达170亿颗,后为日本软银集团收购。而厚安基金由中投公司、丝路基金、新加坡淡马锡、深圳深业集团、厚朴投资与ARM公司在2017年1月共同发起设立。这个基金将结合ARM的全球产业生态系统,专注于投资移动互联、物联网、人工智能等多个关键领域。
空客、ARM落户深圳,被深圳官方写入了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视为2017年度巨大功绩之一
这是最近发生的几件事情,再往前溯,是2016年苹果的落户。
2016年10月,苹果CEO库克到访深圳,宣布在深圳成立研发中心(华南总部),将提供20万个就业机会,设于蛇口网谷。在这之前,苹果在北京中关村设了第一家研发中心,在上海设了贸易公司,但在深圳只有组装厂。研发中心的设立,让深圳开始变身成了智力中心。
篇幅所限,我就重点列这几个,其它的像微软、高通、英特尔等等,这些年越来越多,和最早只有沃尔玛中国总部相比,跨国巨头加速入深的趋势很明显。这样的转变,主要发生在金融危机之后,尤其是密集出现在 2015年之后这几年。从总量上看,截至目前,在深圳设立总部、区域总部或者研发中心的世界500强企业的数量达到275家(2017年5月,深圳新闻网报道)。
(坐落于阿里中心的高通深圳研发中心)
一方面,是深圳本土企业的强力崛起。举凡腾讯、华为、中兴、招行、万科、华大等等。这些年,深圳一共出现了超过350家上市公司,其中约220家是在上海和深圳上市,还有约130家在包括香港、美国等地上市。前深圳市副市长唐杰的评价是:“没查到过世界上任何一个城市像深圳一样拥有350家上市公司”。
这些跨国巨头们可以说是全球最优秀的企业,掌握着全球最前沿最尖端的科学技术,他们不约而同密集选择了深圳,无论原因若何,显然都说明了一点:深圳得的地位到了他们的认同,深圳已经强壮到他们必须要选择落户。最重要的是,和以往不同,他们在深圳设立的不再是生产线,而是研发中心。这已经在非常清晰的昭示:深圳的未来,是要参与到全球最为上游的高精尖技术的研发过程中去,在全球产业链分工的角色扮演中,代表着“中国制造”走向“中国创造”。
这不再吹牛了,而是摆在眼前不能否认的最重要的事实。跨国巨头们真金白银的投票,最说明谁是他们眼中真正可以对标全球的城市。
也就是说,当我们还在为深圳到底是一个爆发户还是一个卓越城市而争论不休的时候,跨国巨头们已经在用真金白银做选择了。我想他们一定是看到了什么东西,只有中国深圳有而其它地方没有(包括硅谷),除非我们认为那些最聪明的跨国巨头们,他们都是傻子。
他们为什么都不约而同的密集选择了深圳?或者说,深圳在什么地方强到让他们必须选择深圳。
分享两个看法,我觉得很值得研究。
一个是,空客公司首席技术官保罗·艾瑞蒙科2017年11月18日在深圳会展中心的一场演讲,结尾部分讲道:
“深圳被称之为中国的硅谷,个人层面而言,我觉得这里面有一些没有很好的形容的地方,硅谷本身具有自身的复杂性,其实硅谷是没有硅的,在80年代的时候,我们知道硅谷已经是一个软件生产以及开发的最重要基地,也有不同的各种软件的开发,但是深圳就不一样,深圳有体现出非常大的活力以及非常好的一些硬件生产能力,所以跟硅谷发展软件不一样,深圳能制造软件也能制造硬件,所以深圳能够在未来也能够为航天事业助力,我们知道在深圳有非常大的大疆,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商用无人机的制造商,所以我知道深圳作为一个未来全球创新的枢纽,将会绽放出更多的辉煌,也能够引进一些新的技术,比如说像华大基因现在已经在基因测序和基因组的研究里面全球遥遥领先,在过去几个月里面,我们的项目已经引进了一些振奋人心的技术……”
总结一下,他认为:深圳是“全球的创新枢纽”,深圳所拥有的是“硬件制造+软件研发”的双优势,这一点硅谷并不具备。因此,未来我们说深圳只是硅谷,可能还涵盖不了深圳的内容。
第二个是,美国社会学家Salvatore Babones(萨尔瓦多·巴博内斯)在空客落户深圳之后于福布斯新闻网上发表的专栏评论。巴博内斯现在悉尼大学任教,研究主题为以长期视角解释全球经济结构,曾任美国社会学家协会学会世界体系政治经济学部主席。
他提出的问题是:空客的全球创新中心为什么不选在欧洲?该公司的中国创新中心为什么不选在天津?原因是:喷气式客机的真正价值……在于电子设备——既包括控制油耗的航电设备,又包括机载WiFi和娱乐系统。未来,将各种设备连接在一起的网络将成为价值的来源。
对于深圳的未来,巴博内斯的看法是:
深圳和硅谷正在快速融合,形成横跨太平洋的制造业中心。我们可以将其称为Calichina(译者注:硅谷所在州“加利福尼亚”和“中国”两个英文单词的结合)。加州产生想法,中国打造产品。我们说的不是生产线(当然,中国也有相关生产线)。我们说的是形成模式、验证产品,对想法进行实验。结合加州与中国之力的公司不止空客一家。从技术巨头苹果到农业巨头嘉吉,各大产业都在采取类似行动。
深圳与硅谷之间存在着共生关系。加州依旧诞生梦想,但是只有中国才能造出产品。过去,第一代苹果电脑在加州制造,而且零部件从当地购买。这早已成为历史。显然,已经有人可以在深圳购买零部件,组装iPhone 6s手机。用深圳的材料,将硅谷的想法变成产品,Calichina能够创造未来
Calichina,硅谷+深圳,这是一个很大的构想。粗暴一点讲,放眼全球,现在只有中国能造出好产品,中国只有深圳更有综合优势造出好产品。
但我想深圳乃至中国不会满足“先进制造”这个称号,当然现在在高端研发领域,深圳还是没有办法和硅谷相比,可能在未来一段时间,硅谷+深圳共生的关系是一定存在的。但是正在茁壮成长的本土企业,已经表现出了越来越大的引领而非参与上游研发的雄心,尤其从这些年的PCT国际专利的表现看,变化来临会比硅谷想象得快。
综合上述的观点,也许,“全球硬件首都+全球创新枢纽”就是我们用来描述深圳未来在全球的地位。其中“全球硬件首都”,是经济学人杂志早在2014年就给定的称呼,而“全球创新枢纽”,恰恰是深圳这几年来表现出来的最大的亮色。也即是说,深圳不会放弃成为全球先进制造业的基地,而且会更进一步掌握上游,成为参与乃至引领全球研发创新的枢纽高地
这个地位,显然也不会是深圳一家独力完成,比如硅谷+北京+深圳,而在粤港澳大湾区范围,未来将主要是深圳+东莞双城来承担(比如全球智能手机的制造中心,已经成功转移到了东莞)。
ps:插播个广告:从2016-2017年市场成交看,深圳的大宗交易正在逐年暴增,预计未来单宗过亿的大宗成交会越来越多。中原地产正全力进军大宗交易领域,有需要进行大宗交易的朋友,可以扫描下图二维码接洽商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