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耀煌日记:顾祝同想要他,蒋介石让他成为“军事教育家”

说蒋
2018-01-01 12:22
文/冯杰 “蒋研”青年学者
1938年元旦,万耀煌在日记中这样写着:“元月元日,在屯溪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部静渡新年,战地军事倥偬,无过年兴趣,人民仍以旧历为主,对于新历毫无印象,一切如平常,我如不记日记,可能也忘了。中午在刘家花园与上官云相、邹文华、邵存诚、侯成等共餐。”
图:台湾“湖北文献社”出版的《万耀煌将军日记》。
万耀煌时任第25军军长,部队一个多月前刚从淞沪战场撤下来,总结经验教训,他说:“敌人有优势炮火,上有飞机掩护,我们只有拿血肉来抵抗,到九月底、十月初,战局逆转,陆续后撤,在撤退途中,损失甚大。”军委会政治部部长陈诚有意挽留万耀煌“在鄂负一方面指挥之责”,万表示“仍愿赴前方”,指挥所部继续抗日。
东战场撤退之后,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指定万耀煌跟随战区行动,于是转赴安徽屯溪。虽说“战地军事倥偬”,万耀煌还是决定一游近在咫尺的黄山。元月二日适逢腊月初一,万耀煌等人先到温泉沐浴,接着又在中国旅行社用餐,地方人士力阻游山,理由是“时局紧张,山上不靖”。由此似可推断,万耀煌一行当时大概身着便装,没有公开高级将领身份。
图:万耀煌,湖北黄冈人。
久慕黄山之胜,有此机会,已到山麓,岂肯中止,拟入山作三日之游”。万耀煌当晚刚刚写下日记,顾祝同打来电话,催促他返回屯溪。原来顾祝同一直想拉万耀煌担任战区参谋长,此前在苏州、武进、南昌三度相邀,但万“早已考虑不适宜此职”。尽管顾祝同新年热情招待,万耀煌还是婉言拒绝,表示自己愿望仍在带兵。
陈诚、顾祝同为何如此看重万耀煌?万耀煌17岁时投笔从戎,入湖北新军为“学兵”,后经武昌陆军第三中学,依军制保送保定陆军兵官学堂。辛亥革命爆发,万耀煌即由保定南下加入革命军队。1911年6月,兵官学堂更名为保定军官学校,万耀煌等被召回继续受教,成为第一期毕业生。1916年冬,万耀煌又考入陆军大学第五期,可以说是我国最早接受完整的新式陆军教育的青年军官。
图:万耀煌与何应钦、张群合影。
万耀煌之所以三番四次婉拒顾祝同,其中还有复杂的人事关系。现任战区副参谋长兼参谋处长侯成久随顾祝同参赞戎机,对参谋长一职似乎志在必得。另一方面,战区高级参谋邹文华、邵存诚与侯成存在隔膜,得知万耀煌坚决不干,有意推荐上官云相。上官云相很识趣,因与顾祝同保定军校同期同学,说话没有顾忌,指着自己的鼻子笑着说:“你看我像不像参谋长?”轻易规避了人事上可能出现的龃龉。
没过多久,邹文华如愿当上参谋长,侯成转任高级参谋兼战时干部训练团副教育长,邵存诚继任参谋处长。1939年2月,军事委员会副参谋总长白崇禧奉命至江西吉安,召集第三、第九战区军事会议,顾祝同偕主要幕僚前往开会,不料消息走漏,日机轰炸吉安,邵存诚不幸被炸身亡。
图:顾祝同与幕僚在淞沪会战中。
1940年春,蒋介石召开参谋长会议,检讨上一年冬季攻势的成败得失,邹文华遭到严厉批评:“这次冬季攻势,你们事先虽然有了很好的计划与准备,但作战任务没有完成,目的没有达到,主管作战业务的参谋长,是不能辞其责的。”1941年9月,黄百韬调任第三战区参谋长,邹文华改任苏浙闽赣边区游击副总指挥。
万耀煌当日不愿趟第三战区的人事浑水,似有先见之明,不过他的带兵愿望并未长久实现。临近旧历除夕,蒋介石电令万耀煌到武汉负责办理战时军官训练班,事情来得突然,万与薛岳、罗卓英沟通意见,彼等均认为“前方重要,不可离开”。第二天,顾祝同转来蒋介石电报,嘱咐万耀煌克日前往报到。战时军官训练班后来发展成为珞珈山军官训练团、中央训练团。
图:万耀煌与胡宗南(前排右)等人合影。
1938年12月,万耀煌调升陆军大学教育长,从此告别带兵。据军令部次长熊斌透露,蒋介石在一次军事会报中,不满陆军大学风气败坏,询问何人可去负责,陈诚推荐说:“万耀煌奉调后方拟办教育,且系陆大毕业,可为适当人选。”蒋介石连说:“万耀煌好,万耀煌好。”在陆军大学教育长任内,万耀煌办了第十七至第二十期四个学班及几期将官班,并将陆军大学从遵义迁往重庆。
图:万耀煌晚年肖像照。
1943年5月,蒋介石指示万耀煌接任中央军校教育长,万耀煌通过军政部长何应钦几次力辞,“中央军校之教育长,历来都出于与黄埔军校有渊源者,我虽为国军中参加北伐、抗日等战役之中坚,亦受知于蒋公,但无黄埔渊源,故决定力辞”。
蒋介石只好亲自出马,“命令接到否?我调你为中央军校教育长,赶速前往,陆军大学派阮肇昌接替,即刻交代即赴成都,首先要禁止学生往戏园,要负责整理”。万耀煌说:“请校长重新考虑,我不适宜。”蒋介石不为所动:“我考虑过了,迅速交代即速前往。”在中央军校教育长任内,万耀煌办了第十八至第二十一期,成为国军将领中名副其实的“军事教育家”。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新闻、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