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的新一代战争手段(俄乌战例)

战例译注
2017-12-26 21:42
作者/PHILLIP KARBER、JOSHUA THIBEAULT
取材/2016年5月美国月刊(ARMY,May/2016)
提要
俄罗斯与乌克兰的军事冲突,至今已迈入第25个月。从最初超级强权介入对克里米亚的相对不流血争斗,演变成以“分离主义者”为代理人的方式在顿巴斯(Donbass)区域叛乱,如今则成为长达两年的正式战争。即便各国不断试图经由谈判达成停火的目标,在乌克兰境内发生的冲突仍是欧洲在二次世界大战后所面临的最大规模战事。
如同40年前的“赎罪日战争”,此次的俄乌战争也让我们能一窥未来战场状况的天然“实验场”。在接下来的篇幅中,透过这场源自15年来戡乱行动所产生的冲突,我们提出10件美军必需了解的重要课题,并希望军队能够再次检视来自实力相近竞争者的威胁。
新一代战争手段
在这复杂又难以预测的世界情势中,俄罗斯就意味着对我们真正盟友与其实际领土的威胁。虽说俄罗斯总统弗拉迪米尔.普京的真实意图难料,但我们仍能推敲出他的策略蓝图。这张蓝图的名称就是“新一代战争”,目标针对西方的弱点而非强项。新一代战争和西方世界对战争的观点相异,是结合低调的国家秘密干预,和高调的强权直接、甚至大摇大摆涉入战事的战争手段。(如图一)
图一 BM-30“龙卷风”,俄制多管火箭炮发射器
这种战略早在对车臣和对格鲁吉亚的冲突中就已进行过测试,但俄罗斯在对乌克兰的战争中更是将其发扬光大,并修正至尽善尽美的程度。就对乌克兰战争中实行的方式来看,俄罗斯的新一代战争共具备了五个要素:
•政治颠覆手段:派出特工;使用传统“煽动宣传”方式或进行政治宣传、动用现代大型传媒鼓吹种族-语言-阶级的分化的信息战手法;腐化、贿赂地方官员等。
•代理庇护手段:攻占地方政府中心、警局、机场和军事储存设施;武装并训练抵抗组织;设立检查哨并破坏入境的交通设施;透过信息攻击破坏受害方的通讯;举行只有单一政党参与的假投票和建立在俄罗斯监护下的“人民共和国”等。
•干涉手段:将俄罗斯军队部署在边境并举行包含:陆、海、空、空降军等大规模演习;对抵抗组织秘密提供重型兵器;在边境处设立训练和后勤中心;设立所谓志愿军联合战术部队;将代理部队整并到俄军更高阶的编队中,由俄罗斯提供装备、进行支持并加以领导。(志愿军联合战术部队:俄罗斯志愿者组成的部队;代理部队:俄军遥控乌东亲俄份子组织的军队,不以俄军名义作战)
•高压吓阻手段:派出秘密战术部队进行警戒和“抽查”;将战术核武设施的部署推近前线;进行战场在地和跨洲际之军事调动;对邻近区域进行侵略性的空中巡逻以妨碍对方之涉入。
•谈判式操作手段:利用西方谈判出的停火协议,替代理部队重整其武装;透过暴力手段让对手的军队耗尽心力,并让其它国家为害怕冲突升级而不愿涉入;透过经济诱因分裂西方阵营;用选择性和持续重复性的电话谈判扰乱指定的安全合作伙伴等。和西方政治家不同,俄罗斯的领导阶层不但熟悉这些军事手段,还能巧妙果断的运用它们。
电子战
俄罗斯的电子战手段,再加上美军对科技和数字系统的依赖,让美军在现代战场上产生相当大的弱点。俄罗斯的电子战主要利用在四大目的上:
•阻断通讯:在顿巴斯区域中,有些区域的电磁通讯是完全被阻绝的-包括无线电、手机信号和电视转播讯号。
•对付无人飞行机系统:电子战是乌克兰战斗系统的最大杀手,其攻击方式包括干扰控制信号或GPS定位信号等。
•对付自行火炮和迫击炮:俄罗斯的电子战能掌握自行火炮和迫击炮弹的位置,甚至让有电子信管的炮弹不致爆发。
•针对命令与控制节点:俄罗斯电子战可以侦测到各种电磁波的活动,包括从无线电、友军识别系统、Wi-Fi和手机讯号发出的电磁波,接着就能透过无人空中载具的精准打击和重型火炮加以针对性攻击。
•若要在电子战环境中加以对抗,那军队就必须再次熟悉模拟式系统的操作,移除所有不必要的电磁波发射设备,比如说个人手机,并让信号天线尽可能远离军事行动中心;在训练任务中进行“无无线电或计算机”的演练;且要能迅速的组织自己的电战系统加以反制。
无人飞行器系统
俄乌冲突是史上首次在交战双方国土大量使用无人飞行载具的战争。俄罗斯利用无人飞行载具作为情报、监控、和侦察之用,同时用以截获目标并实时施以密集火炮攻击;此外,近来他们也使用携带燃烧弹的迷你型轰炸机,瞄准弹药库和油库等区域进行攻击。
乌克兰部队每日都可观测到多达八架的俄军无人飞行载具飞越他们上空,而随时处在被敌人观察和锁定的情况下,令乌军产生创伤般的恐惧,甚至影响他们的行动,特别是在昼间。无人飞行载具的体积小、难以被雷达或红外线捕捉、未到达目标上空前或通过目标时难以被目视观测到等特点,让使用地对空导弹对付它们显得既不实际又所费不赀。
我们的军队必须重新学习伪装、隐匿、欺敌等作战的重要性,且必需与反抗部队共同训练运用空拍机的技术,并确保它们随时处在持续、实时的空中监视之下。若无法做到,则每个连队都必须有能力针对并击落四轴和定翼式无人飞行载具的训练标准。
集火攻击
空中监视可行性提升,加上区域饱和火力攻击和多管火箭发射系统的投入,使现代化传统战斗更为激烈。从乌克兰冲突中取得的数据显示80%左右的伤亡都是由火炮造成,这当中呈现出四种趋势值得美国地面部队注意。
•俄罗斯部署了传统双效弹药,例如散雷、攻顶榴弹和爆压弹等,若搭配事前计划好的饱和火力攻击,将会造成毁灭性的效果。然而美军却已不再使用这类弹药。
•乌克兰和俄罗斯军队在距离1至6公里内,都使用直接瞄准型的火炮为掩护系统,除了压制敌军反坦克防卫火力外,也可作为我军的反坦克武器使用。
•对火炮射程的追求是多变战况下的必然趋势,而透过无人飞行载具和反炮兵雷达的性能提升,让这点不再是梦想。
•需广泛使用反炮兵雷达,重视以火力干扰对手的射击任务,以迫使对手阵地变换。
俄罗斯军队的火炮和美军的火炮相比,在数量上约以3:1占优势,且俄军的火炮在性能上也较优。此外俄军也利用改良版、具备双功能性的传统榴弹和子炸弹。若美国军队要能加以对抗,国防部必须推翻前国防部长Robert
Gates在2008年为遵守《渥太华禁雷公约》所下的指令,也就是美军将不再使用含有子炸弹的弹种。
重型步兵战斗车辆
若装上了能反制反坦克导弹和步兵用反坦克火箭的配备,主力坦克仍将主宰现代战场。俄军现代的T-72B3型坦克已提升了其装甲的防护力和爆炸反应装甲的性能,并安装了新式的125mm坦克炮,而最重要的是其计算机化的火控系统以及先进的光学与现代夜战/全天候视觉系统。T-90主力作战坦克也获得相同的性能提升,(如图二)但更值得一提的是其整体性主动防御系统,此防御系统能使用雷达侦测来犯的导弹,且在导弹接近坦克时发射散弹般的干扰圆球,让反坦克导弹的导引系统失灵。
图二 在俄罗斯茹科夫斯基展示的T-90坦克
俄罗斯也开发了模块化积极防御装甲系统,能适用在所有T-80系、T-72系和T-64系的坦克上。美军必须要测试其标枪反坦克导弹面对这些装甲系统的攻击效能,以确保这种导弹能给予下车战斗的步兵应有的反装甲杀伤力。
脆弱的轻型载具
强调速度,仅装配保命用的最低限度火力的轻型步兵战斗车,面对反坦克武器与装置于其它轻型战斗车辆的中口径(30公厘)自动炮、火炮的子炸弹和爆压弹等都很脆弱。一旦被命中,这些步兵战斗车通常会受到毁灭性的损伤,杀死或严重烧伤其中的兵员。鉴于上述状况会造成惊人的人员战损,士兵们移动时宁可乘坐于车辆顶端,然后迅速下车进行战斗,也不愿乘坐在车内战斗。(如图三)如此一来,坦克的打击效果会变差,因为它们再也无法倚靠具备相同移动速度的机械化步兵保护它们,避免遭敌方步兵的反装甲攻击。
图三 乌克兰军队在训练时乘坐步兵战斗车辆
在面对俄军机械化军队及其火炮和多管火箭的支持时,美军在现代战场的生存能力受到很大的挑战。在最低限度的情况下,美军的布莱德雷和史崔克步战车至少都应安装反应式装甲和其它先进的防护系统,才能加以应对。
疏散和机动
在顿巴斯战场上,低密度的兵员-空间比和来自现代武器系统所造成的致死率窜升,使兵员必须将疏散距离更开才能提升存活率。广泛疏散的部队,让军队有了许多机动作战的机会,特别是武装突袭敌军防线后方,或攻击对方的交通及补给路线等。在2014年8月,乌克兰一支空中突袭旅进行了军事史上最大规模的武装敌后打击作业,以解救被孤立的乌克兰游击队、扰乱俄军的进军、并俘虏俄罗斯的装甲载具和火炮。
进行机动的各营是依传统旅级规模的方式展开,正面大约延伸40公里,部队编组包含一个装甲连队、三个步兵连队、一个反坦克连队、两至三个自行火炮与多管火箭系统连队和两个防空连队。这种灵活的组合给予营群指挥官在空旷环境中无坚不摧的打击力、移动性和防护能力。同样的,美军必须考虑重建其装甲骑兵团,在目前编装中补足其缺乏的机动性、机动支持能力、火力和空中载具。
空优与制空权
俄军在顿巴斯用兵的模式,是部署世界最大且密度最高的机动防空网。结合了整体性和网络化的自走式防空系统,与携行式的防空系统,让乌克兰空军几乎无法在其自己的空域飞行。(如图四)
图四 美军在11月提供两具AN/TPQ-36雷达给乌克兰以协助其防御和国内安全作战
乌克兰空军的直升机被迫在离地3至5公尺的高度,或树梢高度飞行,以避免成为大型自走式地对空导弹防空系统的目标,但俄军预先埋伏2至5套单兵携行式防空系统,在整合防空网的指引下,仍将这些直升机射了下来。由于无法对敌军防空设备,或强化的基地与防御设施给予有效制压之情况下,乌军对此状况无能为力。
航空兵力的弱点
幸运的是,军队在战场上四散的情况对航空作战有利。在装甲和机械化步兵被调离营区战术指挥部越远的地方,且脱离防空保护网后,在面对由空中发起的攻击时就显得脆弱不堪。同样的,交通及补给线也可能因延伸过远而变得脆弱。
对美国空军来说,要在世界其它地区能有效对付俄军防空网,它的基地设施必需要部署分散、强化功能,并以防御的方式增加生存能力。也得具备全面性的防空系统,包括长程监视系统和有效的地对空导弹防御措施。要想给地面目标充份打击,就需要大规模的支持,包括由护航机和反电战机护航的攻击机,另以区域火力制压敌军防空部队的长程地面炮火密切配合作战才行。
高伤亡数
在伊拉克和阿富汗进行的低强度反恐战争模式,是无法让美军面对高强度、势均力敌的战争模式。2014年7月,俄军在旷野中配置长程炮火和多管火箭发射器,运用顶攻式弹药和爆压弹对付两支乌克兰的机械化营队。这种强烈且高密度的火力仅持续了数分钟,对乌军造成了很大的伤亡,破坏了大多数的装甲车,并让两支部队都失去战斗能力。
在这种战斗状态下,当超过三成的单位被击杀或失去战力时,指管体系会完全损毁,该单位再也无能力治疗其伤员,更别提重组部队继续执行任务。美国陆军需要在旅级单位实施重整,能重新建立指挥和控制体系,提供战场救护和其它医疗上的协助,并迅速协调部队重组的工作。否则,所有层级的部队单位都必须演练面临高伤亡状况的应变方式。
过去近一百年间,美国军队都担负着维护欧洲大陆民主与和平的主要角色。二次世界大战造成美军近百万的伤亡,而前后有超过2100万名兵员配置于当地,协助赢得了冷战胜利,让欧洲能保持着“完整且自由”的状态。然而俄罗斯的新一代战争手段,会对该区的稳定造成威胁,而美军在国防预算压力下面临两难。问题在于,美军是否能因此学到宝贵的一课,并有能力适应变革及面对未来挑战。
作者简介:
Phillip Karber是波多马克基金会的会长,也是华盛顿特区乔治敦大学之兼任助理教授。曾服役于美国陆战队,曾和史塔利(Donn Starry)将军与陆军训练和准则司令部共同发表“1973年赎罪日战争带给我们的一课”,也曾担任前国防部长温伯格(Caspar Weinberger)之战略顾问。
Joshua Thibeault是美国陆军性能整合中心之运筹系统分析师,也是陆军训练和准则司令部关于俄罗斯新一代战争研究团队的成员之一。毕业于西点军校并获有弗吉尼亚理工大学、密苏里科技大学工学硕士学位。
全网独家战例研究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