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进移风易俗!凉山布拖县:已自愿解除“娃娃亲”399对,推行低价彩礼12对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
2月前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官方账号
今年5月1日起,《凉山彝族自治州移风易俗条例》正式施行,其中对遏制“高额彩礼”等陋习作出了明确规定。专门将移风易俗工作上升到法规层面,在四川也尚属首例。
近日,凉山多部门印发《凉山州治理高价彩礼深化移风易俗工作导则》(以下简称《导则》),明确规定了凉山州婚嫁彩礼最高不得超过10万元。同时,规定禁止为未成年人订立婚约和收受彩礼等。
目前,凉山各县(市)正在深入开展移风易俗工作。以布拖县为例,截至6月23日,布拖全县上下共签订了2万余份治理高价彩礼、丧事大操大办、农村人居环境脏乱差深化移风易俗工作承诺书;已自愿解除“娃娃亲”399对,推行低价彩礼12对、丧事简办16起。
6月17日,布拖县深化移风易俗工作动员大会召开
1.
规定彩礼最高不超10万元
禁止“为未成年人订立婚约”
该《导则》规定,领导干部、党员、公职人员、企事业单位人员、村组干部及财政供养人员和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等要带头严格执行规定的彩礼标准上限,凉山州婚嫁彩礼最高不得超过10万元(原婚嫁彩礼标准低于10万元的县(市)或地方严格按之前的规定执行),舅舅、叔叔、兄弟、媒人等各类婚嫁民俗礼金合计不得超过1万元。
村(居)民要严格按照村规民约和居民公约要求,不举办乔迁、履新、出国(境)、满月、庆生、升学(留学)、开业庆典等各类收礼性宴请,严格执行彩礼、宴席、接送亲等在乡镇(街道)集中报备和在乡镇(街道)、村(社区)公示制度。
包村(社区)乡镇(街道)干部、驻村第一书记、村(社区)和组干部须参与村(居)民说亲订婚、收付彩礼、置办宴席等环节,发现索要收受高价彩礼和违反移风易俗承诺书的家庭及时予以纠正制止、教育处罚,对屡教不改的纳入“红黑榜”公示通报。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导则》中明确政法部门要依法坚决制止父母、亲属等强迫索要高价彩礼违法行为,坚决制止媒人等中介人以抬高彩礼索要抽成等行为,坚决制止因婚姻纠纷而向对方索要超出判决或高于报备彩礼金额的行为;依法保护妇女儿童合法权益,坚决制止强迫未达到法定结婚年龄的婚姻行为,禁止为未成年人订立婚约和收受彩礼。
6月22日,洛底村举办解除“娃娃亲”婚约协调会
6月22日,洛底村举办解除“娃娃亲”婚约协调会
2.
布拖县深化移风易俗工作
已自愿解除“娃娃亲”399对
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专门将移风易俗工作上升到法规层面,在四川尚属首例,这也标志着凉山州移风易俗工作有了法治护航。目前,凉山州各县(市)都在对该《条例》、《导则》进行宣传,开展落实移风易俗工作。
据“布拖发布”消息,6月23日,布拖县委、县政府组织召开布拖县深化移风易俗工作第一次视频调度会。截至当日,布拖全县上下共签订了2万余份治理高价彩礼、丧事大操大办、农村人居环境脏乱差深化移风易俗工作承诺书;已自愿解除“娃娃亲”399对,推行低价彩礼12对、丧事简办16起,农村人居环境治理工作取得明显成效。
6月21日,布拖县乐安镇召开深化移风易俗工作暨“娃娃亲”婚姻解除协议签订仪式。仪式上,乐安镇与13个村签到《移风易俗责任书》,要求必须严控婚嫁彩礼不超过10万元,操办丧事杀牛不超过10头的硬性规定。26对“娃娃亲”监护人现场签订退婚协议,并统一返还礼金66.6万,26对“娃娃亲”中年龄最大的16岁,最小的3岁,给付订金彩礼最高的6万元,最低的仅为9000元。
“‘娃娃亲’传统婚俗由来已久,不仅严重束缚当代年轻人婚姻自由,更颠覆下一代爱情婚姻观,破除‘娃娃亲’民心所向,更是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必然要求。”据“布拖发布”消息,6月22日,布拖县洛底村成功举办解除“娃娃亲”婚约协调会,现场解除孩童婚约11对,赢得群众一致点赞。
村民签订了承诺书
3.
背后是不堪重负的彩礼支出
支付20万元以上的群众占比79%
据凉山日报报道,今年4月以来,布拖县移风易俗工作专班小组经过2个多月的广泛调研,访问7573人、收集2.3万份问卷调查表后统计出这样一个数据:百姓仅结婚彩礼一项支出,就是年收入的几十倍。“支付超过20万元以上彩礼的群众占比高达79%,而布拖县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仅1.1万元。”
专班组详细调查了解后得知,这些彩礼来源为亲戚众筹的高达74%,给农村家庭带来了极大负担——有的家庭男青年到了适婚年龄却“娶不起媳妇”;有的家庭“娶了媳妇就返贫”,甚至欠下巨额债务;有的家庭为娶儿媳,必须先嫁女儿,既物化了婚姻,也掏空了家底。
此外,这也导致了“人情枷锁”加剧。近年来,布拖县“人情消费”愈演愈烈,礼金数额从过去的几十元,到如今少则数百元,多则上千元。在发放的2.3万份调查问卷中了解到,农村家庭每年随礼普遍在5000元以上,机关干部少则6000元,多则1万元以上。
这一问题还事关社会治理成效。比如,养老问题愈加突出,高价彩礼成了拦住爱情、拴住亲情的高门槛,父母成为彩礼债务的承担者,间接导致了子辈对父辈的代际“剥削”,父母因婚致贫,养老缺乏经济支撑。这样一来,社会矛盾隐患凸显。男方因婚丧事宜欠下的巨额债务导致家庭矛盾冲突不断,同时高额彩礼的支付与高倍索赔也“绑架”了女性自由;甚至有因婚事彩礼协商不成、离婚退婚彩礼退赔不成所引发的家支家族矛盾出现,为社会治理埋下了隐患。
今年5月1日,《凉山彝族自治州移风易俗条例》正式施行,标志着凉山州移风易俗工作有了法治护航。6月17日,布拖县深化移风易俗工作动员大会召开,会上解读了布拖县关于治理农村人居环境脏乱差的意见》《布拖县关于治理丧事大操大办的意见》和《布拖县关于治理高价彩礼的意见》,安排部署移风易俗纪律保障和组织保障工作,签订了《布拖县深化移风易俗承诺书》和目标责任书。大会还向14支乡(镇)移风易俗志愿服务队、巾帼志愿服务队、青年志愿服务队授旗,并进行宣誓,还举行万人签名活动。
特木里镇团委书记张龙在被选为布拖县深化移风易俗青年宣传队成员时,在自己的工作本上写下这样一句话:“移风易俗不是风俗的淡化,而是文明的进步;不是女性的贬值,而是枷锁的打开;不是男性的解脱,而是责任的加强”。
红星新闻记者 江龙 图据“布拖发布”
编辑 王禾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
打开腾讯新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