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的孩子打也打得、骂也骂得,为什么很少有心理问题

心理咨询师刘延江
2月前  
《中国新闻周刊》有报道提到,儿童抑郁症已经成为一种时代病,儿童精神科挤满了抑郁症小患者。
这几年,关于孩子抑郁、跳楼、诱导“自杀”的新闻也有点多。
很多家长不解:我们小时候也挨打、挨骂,为什么没有心理问题?
现在的孩子也太难养了!
那么问题来了,以前的孩子真的没有心理问题吗?
答案是否定的。
那我们为什么会有这种错觉呢?
一是,那个时候还没有这种概念或意识。
对于孩子的一些极端或异常行为,统一归结为“不听话”“想不开”;
二是,那个时候信息不发达,人们的生活圈子有限,对外面的人和事知之甚少。
虽然没有数据对比,但现在的孩子确实比以前的孩子更容易有心理问题。
为什么呢?
-01-
所注重的需求不一样
以前的孩子,被打骂是家常便饭,是普遍现象,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而且,物质的普遍匮乏,使以前的孩子的需求重点还停留在马斯洛心理需求的最低层次——生理需求:吃饱穿暖。
再者,以前的家庭,兄弟姐妹比较多,父母又忙于生计,根本没多少精力照顾孩子,更别提关注其心理问题了。
即便有点心理问题,也会在与伙伴的尽情玩耍和在做农活的过程中得到舒缓与释放。
现在的孩子,大多是独生子女,衣食无忧。一家两代五六个人围着一个孩子转,孩子稍有风吹草动,全家草木皆兵,这无形中会给孩子带来一定的心理负担与窒息感。
况且,信息化的普及拓宽了孩子获取知识的渠道,开发了孩子的心智。他们更看重自我个性、价值是否被认同与尊重。
与以前的孩子相比,他们的需求点已上升至马斯洛心理需求的中高级层次——归属需求、尊重需求、自我需求。
可悲的是,父母及长辈爱孩子的方式,还停留在满足其物质需求和照顾其生活起居上。
美国教育家约翰·杜威说:
“如果我们用过去的方式教育现在的孩子,就是在剥夺他们的未来。”
所以,当家长的思维跟不上孩子成长的脚步时,他们会有不被理解的孤独,也会有无法实现自我价值的无奈。
北大弑母案的吴谢宇曾自述:父亲生病期间,他很想替母亲分担,却被告知:“你小小年纪唯一的任务就是好好学习。”
母亲觉得自己大包大揽是为孩子好,但这恰恰剥夺了孩子想要实现自我价值的机会。
其实,孩子需要的爱很简单,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请你看到我,听到我。
-02-
童年缺少玩耍的孩子
容易出现心理问题
李玫瑾教授说过:“会玩的小孩往往更优秀,学习成绩更好。”
可现实生活中,多少孩子的一天,不是在学校上课,就是在家里小课桌前的方寸之地刷题,几乎没有放松的时间。
前几天,四川攀枝花一个小男孩打110,只为求得几句安慰。
他哭泣着倾诉:妈妈只要一看到他不在学习,就打他。
哪怕作业他全部完成了,妈妈还要逼着他看书,无时无刻不在逼着他学习。
他苦闷、委屈、压抑,终于情绪崩溃,只好找110求助,称“我想永远离开我妈妈”。
被学习裹挟得密不透风的孩子,丝毫没有自己的喘息之地,很容易出现心理问题。
综艺《亲爱的小课桌》里的凯凯,才上一年级,就出现了专注力差、不合群、自卑等各种问题。
直到看了凯凯的日常生活才知道,他的课外活动全部被学习挤满了,没时间跟小伙伴们玩,也没机会跟同龄人打交道。
短短一个假期里,妈妈给他布置了376套卷子、报了三个兴趣班,并且以亲戚家孩子暑假全部用来学习为例,鼓励凯凯向别人家孩子看齐。
像凯凯这样的孩子在生活中不在少数。
他们从早上七点半进校开始学习,一直学到下午五点半,晚上写作业又要写到十一、二点。
周六、周日又被各种各样的课外班占上,继续埋头学习。
这样每天都被学习安排得满满当当的日子,要过12年!
这种常年无休的高压学习状态,有几个孩子能够乐在其中?
经常听到网上有人吐槽现在的孩子脆弱、玻璃心,打不得、骂不得,稍有不如意就要死要活。
但是想一想,我们小时候,也没有现在孩子这么多的作业、考试啊,更不会每天被父母批评、唠叨。
即使被打被骂,我们也有时间跑出去玩,一玩起来就把烦恼抛之脑后了。
就像知乎看到的一个提问:
过去的孩子也挨骂甚至还挨打,为什么不会动辄抑郁、跳楼?
上千条回答,可以概括为一点:
过去的孩子虽然挨骂挨打,但他们有很多情绪出口,他们的生活除了学习,还有洗衣、做饭、照顾弟弟妹妹、在外面疯跑……
是啊,孩子们的童年,需要玩耍、运动,需要蓬勃的生命力。
只有生命力越旺盛的孩子,内心才越阳光。
-03-
童年爱玩的孩子
未来内心更强大
什么是一个孩子真正幸福的童年呢?
我想应该如教育学博士钱志亮所说:
“有充足的睡眠,可以好好长身体;
有很多丰富多彩的活动,自在地疯跑、畅快地运动、投入地观察自然万物、和小伙伴玩游戏、或者只是静静地放空、发呆……
这样的生活会让孩子每天兴致勃勃,感受着生活的乐趣,激发出内在生命力。”
但现在的孩子生活非常单调:
即使是“双减”过后,大部分的孩子也是学校——家庭,两点一线。
娱乐方式也比较单调:手机,电脑,电视,而这些又通常被家长视作眼中钉。
而且现在每个家庭的孩子数也比过去少,家长更容易集中力量去教育。
双向夹击之下,孩子受到的伤害就更大:成绩没考好,家长一批评就钻牛角尖;老玩手机,家长一批评就跟父母吵架、闹离家出走。
不是孩子非要闹,而是他们的世界太小了,只有那么一点事,就显得特别大。
但会玩的孩子,就不一样了。
他有很多消遣的方式,遇到再大的事,也不会轻易被击垮。
我同事的儿子喜欢打篮球,用他的话说:就没有一场球解决不了的事,如果一场不行,那就打两场。
摸底考试没考好,打打球发泄完了,人就好了。
父母吵他了,二话不说出去打球去了,回来后,大家也都消气了。
去年上高一,开始住校,同事担心他第一次跟同学合住不习惯,结果他跟舍友打了两场篮球,彼此就处成了铁哥们。
他每天过得丰富而充实,练就了一颗强大的内心。
美国医学博士斯图尔特·布朗用了42年时间,跟踪采访了6000人,结果发现:
小时候没有无拘无束玩耍过的孩子,长大后更难适应新的环境。
而那些自由畅玩的孩子,长大后无论社交能力、抗压能力,还是解决问题的能力,都比较强。
会玩的孩子,无论性格还是行为举止,都更为松弛、开放。
他们不至于把自己搞得紧张兮兮的,或者陷入刷题、考试、青春期苦闷里,不会动不动就钻牛角尖,更能适应生活的复杂性。
所以,如果你的孩子爱玩、爱闹,只要不是原则性问题,就由着他去吧!
一个会跳、会笑、会闹的孩子,比一个内心脆弱不堪的孩子,更让父母省心。
-04-
学习时的心情不一样
要知道,每个孩子的花期不同,接纳孩子的不完美,以欣赏的心态鼓励孩子前行,才是父母毕生的修行。
晚清四大名臣之首曾国藩,小时候能笨到什么程度呢?
一篇课文,他没背两句就卡壳,反反复复一直背到了后半夜。结果,趴在他家房梁上的小偷都被迫背熟了,他还没背过。
这样的孩子,要是放到现在,不知道会把父母气成什么样。庆幸的是,他父母没有那么“鸡娃”,否则,可能会将一代名臣扼杀在摇篮里。
现在很多父母对孩子的教育方式有点像歌词里唱的那句“最心爱的情人,却伤害我最深”!
孩子的出生是被动的,他们长大的方式也是被动的。因为他们没有经济能力,没有独自长大的能力,所以他们就要被动地接受父母对自己的一切操控,无论自己是多么不情愿,甚至是恐惧。
我们创造一个孩子的初衷,不是应该让ta幸福吗?
既然想让ta幸福,那就给予ta无条件的爱,无条件的接纳,无条件的支持。
然而,现实中,有的家长的所作所为,却让孩子觉得,父母不是爱真正的“我”,而是爱那个学习成绩优秀的“我”,爱那个给他们带来面子的“我”。
孩子一旦有这种错觉,内心就会很压抑、很痛苦,甚至很绝望。
无论何种情况,孩子都不会停止爱父母,但他们会停止爱自己,甚至伤害自己。
一个好的家长,应把重心由教育孩子转移到自我提升上来。
当你把自己提升好了,才能带给孩子安全幸福健全的人生。
很早就发现,我的大脑会时不时渴望一点精神垃圾。
比如,浪费掉整个周末来追剧,观看早已看过数十遍的小品,大晚上渴望甜食,或明知道有很多事情还没有完成,却熬夜打游戏等等。
朋友问:为啥你每天在喊工作太累了,一看消消乐打到 了1832 关?
点击播放 GIF 0.0M
这就略显尴尬了!
我今天我们就一起来了解一下罪恶快感,这样的行为在我们日常生活中非常常见,这种行为非但没有什么坏处,相反的是还存在诸多好处。比如说,可以让我们的大脑的到充分的放松,提高个体的抗挫折能力,提高我们的主观幸福感。
其实换个角度想一想,只要可以让我们自己感到快乐,使用什么样的方式有何妨呢?
05
什么是罪恶快感?
我们一起通过一个超可爱的动画片来了解一下什么是罪恶快感吧!
听口水歌
点击播放 GIF 0.0M
读俗气至极的爱情小说
在卫生间打游戏
吃小蛋糕配花生草莓酱
拍无数张自拍,直到拍到完美的那张
点击播放 GIF 0.0M
罪恶快感具备 3 个特点:
这种行为不犯法,但在道德或理智方面却是不正确的;
对于这种行为你是感到愉悦的;
你为自己偶尔沉溺于此感到愧疚、心虚、羞耻。
文化人类学家 Susan Kresnicka 提出罪恶快感有两种来源:
社会评判。人们往往会因为沉溺于自己喜欢的东西,而感觉受到了别人的评判,事实上,别人可能根本都没有注意到你。人们往往受成功学观念的影响,认为自己应该时刻保持努力,进而对这种摆烂的生活而感到愧疚,这个过程我们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我们是独立的个体,而不是机器,我们的大脑和身体都需要休息。
身份认同。在放松时的罪恶感另外一个重要的来源就是对自己过高的期望,比如说看剧前,定好目标。只看半小时剧放松一下,当半小时后,忍不住继续追剧时,难免会觉得自己的行为很罪恶,自己表面一套背后一套,进而产生罪恶感。
06
为什么你需要让快感不那么罪恶?
1)罪恶感只会让放纵变得更诱人
被禁忌的愉悦,往往拥有更大的吸引力。
许多情绪研究发现,内疚感可能是消费行为的诱因。吸烟有害健康、未成年人不得饮酒……从结果上看,这样的标识反而会刺激更多的烟酒消费。
研究者 Kelly Goldsmith 发现,罪恶感会转化为真正的感官体验。那些对甜食感到内疚的受试者,在实验里吃掉了更大量的糖果。
2)破罐破摔效应增加了持续放纵的渴望
这个心理现象可能是我们不能只打一小时游戏的原因——既然今晚的自律已经毁了,那就放弃吧(继续毁下去)。
事实上,因为放纵而自我责备的人,更有可能再次放纵。
坎特伯雷大学 Roeline Kuijer 等人发现,相对于积极享受巧克力的人,那些对巧克力有负罪感的参与者,不仅对自控力的信心降低,也更不可能减肥成功。
3)低俗娱乐、垃圾游戏……这些小小的快乐,能让我们的意志力肌肉得到休息
德国美因茨大学的 Leonard Reinecke 说:每当我们长时间使用自我控制抵制诱惑或做一项不愉快的任务时,这种肌肉的力量就会枯竭。
而时不时地有意识地放纵自己,享受一些无脑快乐,可以让我们摆脱解决问题的模式,提高应对压力的能力,为之后的困难积蓄心理资源,这对于保持意志力和目标感至关重要。
4)更重要的是:沉溺于无害愉悦,本来就是健康的呀!
一篇发表在《Frontiers in Psychology》上的研究发现,玩一点不费力的小游戏可以改善幸福感,增加成就感,减轻压力。
不过,这些行为能发挥好处都有一个前提:你并不会因此感到罪恶,而更觉得这是一种自我照顾。
点击播放 GIF 0.0M
07
如何更好地享受渴望?
1)消除罪恶愉悦的概念本身
不要说罪恶快感,也不要说cheat Day。语言和定义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影响行为的感受。
首先,罪恶快感是不存在的,它更多是一种社会规范,迫使人们觉得:哦,我又犯懒了,我又丧失意志力了,我今天也很没有品味……够了,这个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道德判断。
其次,罪恶感可能会引发内在的羞耻,对于行为改变也可以说是毫无作用。心理学家 Aniko Dunn 说:虽然我们都认为应该把空闲时间花在自我提升上,但就像所有其他器官一样,你的大脑也需要休息。
只要这种快乐不对任何人造成伤害,我在一年 365 天中熬两个大夜看《甄嬛传》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2)把它当作是自我照顾的方式
在人生中的许多时刻,单纯依靠意志力是行不通的,因为我们的行为并非基于逻辑或意志。逻辑和意志会影响决定,但最终决定行动的是我们的感受如何
当你将罪恶快感行为描述成一种爱自己的行为时,我们就有空间后退一步,赶走脑中自我批评的声音,想想有哪些事情可以让我感觉良好,然后选择接受它,将它与羞耻感分离出来。
与其内疚和自责,不如告诉自己:我正在品尝一个美味蛋糕。
3)不要使用单向度进行自我评价
人们很容易以一维的方式看待自己,并摒弃或否认与我们自我形象其余部分不一致的部分,从而降低自我认同感。
但身份是多维的、复杂的、不断变化的,不仅仅是外貌、工作、品味……这些被赋予很大社会期望的东西。当认可自己也能享受无脑快乐时,我们就完成了一次短暂的边界设定行为,并允许自己描述一个更复杂、更立体的我(当然也更真实)
打个比方,当所有人说自己不喜欢王心凌,私下却在偷偷听王心凌并感到难为情时——他们错误地认为其他人的公开和私下喜好一致。
点击播放 GIF 0.0M
4)察觉这种行为背后的情绪需要
听起来有些离谱,但有学者认为,罪恶快感与你的童年经历有关。
享受罪恶快感时,我们会与自己的内在孩子(inner child)有更多的联系。这通常会有一种成就感,也是在测试自己可以逃脱多少惩罚」。
打游戏、吃蛋糕、看低俗小说……我们可能从这些行为中看到一种更本真的需求:比如曾经渴望成为的人、未被满足的任性、自我成长的某些经验、人与人之间的连接。
当下次有罪恶感潜入快乐时,也许我们不应该忽视或内化它,而是直视它:我知道你为什么在这里,老朋友。谢谢你给我机会了解我自己,提醒我自己的需要很重要。
总之,罪恶快感存在本身似乎否认了放松的正当性,并试图为不同的放松方式打分。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
更多精彩内容进入 [育儿频道]
打开腾讯新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