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曾经一朝成名的餐厅,现在已经挂出整层出租的信息了

关注

【味道泸州】VOL:043期

文字:王木木

图片: 王木木

今天写这篇小文,王木木有点感慨:“每个时代,都有属于它的美食王者字号存在。那些曾经一朝成名的餐厅,即便成为某个时代的行业符号,却也难以在变化莫测的市场中,长盛不衰。”

去年,王木木回忆完小市的“八万春”---《这家大名鼎鼎的餐馆,已消失在江湖,但江湖仍有它的传说》之后,大家在评论区讨论得相当热烈,当时就想接着写江阳区的这家餐厅,结果东耽搁、西耽搁,等我再动念头的时候,偶然间发现这家餐厅,现在居然已经挂出整层出租的信息了。

甚至,还没来得及采访负责人,就猝不及防地要和它告别了。

尽管如此,这家餐厅,依然值得和大家分享,虽然看上去,好像晚了一点。

今天,王木木和大家分享的这家餐厅,就是开在市人医旁边的“泸州餐厅”,曾经也是泸州餐饮界了不得的存在。

“八万春”是小市唯一一家被画在老街墙上的餐厅。

而泸州主城区市府路附近的“泸州餐厅”,在70年代到90年代,它曾经的声名,和小市的“八万春”是不相上下,各有千秋。泸州餐厅开店于什么时候,王木木并不清楚,只知道它在泸州餐饮界,曾经也是举足轻重的存在。

以前的泸州餐厅,也曾门庭若市。

现在看,“泸州餐厅”的招牌和市区高大上的中餐馆相比,稍显陈旧和低调。挂着出租信息的横幅,尽显曾经餐饮界“天花板”的落寞与无奈。

在泸州的本土传统菜品里面,较早以泸州两字冠名的,好像也就只有“泸州烘蛋”这道菜了。虽然只是一道“烘蛋”,但是工序并不简单,这是一道很考手艺的菜品,不但考厨师的基本功底,还考厨师对火候的切换把控,食材成本并不高,但制作很耗厨师和工时,其制作复杂程度,不亚于开水白菜的制作。没耐心的顾客,根本等不了它出锅。复杂的工艺,过长的工时,导致现在很多餐厅都不再推这道菜,而会的厨师,大部分的年纪都40往上走了。

如果你是老泸州人,如果你还记得正宗传统的“泸州烘蛋”,那么必定也能记得“泸州餐厅”,毕竟当年,泸州烘蛋做得最好的地方,就是泸州餐厅。

(PS:说句题外话,一个餐厅,敢以泸州两字开头命名的餐馆,这家餐厅可能是独一份。)

王木木在泸州餐厅吃饭的次数不多,记忆中都是赴的宴席,没有尝试过零餐。实在是想不起它的招牌菜叫啥名字。但是王木木知道,在80、90年代,泸州餐厅,因为菜品味道出众,成为很多老泸州人心目里的名餐厅。没去吃过的,听也听说过。

在那个年代,能出入泸州餐厅或八万春用餐,本身就是一种经济实力和身份的象征。

曾经在泸州餐厅工作过的厨师,应该都有一种自豪感,能留下来工作的师傅,都是厨艺出众的。而那些从泸州餐厅出来,要找在泸州找工作的厨师,只要提一句在泸州餐厅工作过,基本也就不用试菜了,就有这么牛。

从泸州餐厅成立,到今天店面出租,王木木不知道这里面经历了些什么变迁?中间是否有过几度易主,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

无论什么名店,因为什么原因,只要没有跟上时代发展的机遇,被淘汰就是必然,可惜的只是那四个字的招牌。

也许,泸州餐厅就如同八万春一样,繁华落幕后,沦为无名之辈,美食江湖从此也再难寻觅它的踪迹。

但是,它最成功的地方在于:不论成败如何,它都拥有过自己的时代。在属于它的那个时代里,能做到让人念念不忘,就已经足够了。

PS:

关于泸州餐厅的招牌菜,王木木确实不知道,欢迎熟悉的朋友们来评论区科普一下。

打开腾讯新闻APP
前往腾讯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前往
全站导航